中國「共享健身倉」大戰正式開打,但你會想用嗎?

但有人就直言不諱表達了對共享健身倉的質疑——「這樣的共享健身倉,到底是為了健身,還是僅僅為了噱頭?」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騰訊科技 ,INSIDE 授權轉載

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共享籃球」……共享的概念早就成為了中國創投圈的熱詞,而在北京新近出現的共享健身倉,看起來更像是下一個「共享」相關話題的帶動者。

4 到 5 平方公尺的密閉健身房內,配備有跑步機等運動器械,自助門禁按時付費,用戶可以通過手機 APP 端線上預約、掃碼開門。在健身人群迅猛增加的今天,這樣的迷你健身房,會成為未來大眾健身的新模式嗎?

人民幣 0.2 元每分鐘,但清潔問題怎麼辦

近日,北京東部的部分小區出現了名為「覓跑」的共享健身倉,這也迅速引起了廣大市民的關注。

據悉,覓跑的健身倉配置有空調和空氣淨化設備,還採用智慧門禁和運動倉內置電子螢幕,運動器械主要分跑步機、動感單車、橢圓機等主體倉,其中跑步機佔多數。手機 APP 端線上預約、掃碼開門,整體的配置以自助和智慧化為主題。

目前北京市內有 5 處健身倉可供使用,主要集中在朝陽、通州等北京市東部的高檔小區內。只需下載「覓跑」APP,再用身份證註冊登陸,交人民幣 99 元押金便可以使用共享健身倉。

從掃碼開倉門開始,APP 就會顯示計時,價格為 0.2 元/分鐘。而健身倉內包括了跑步機、空調、空氣淨化器和電視等設備。居民大多表示,由於這個健身倉剛剛出來,還未嘗試使用。

不過,一位平日熱愛健身的周女士也表達了她對於共享健身倉的看法:

「有了這個肯定是方便的,但不知道具體的體驗會是怎麼樣。畢竟是密閉空間,雖然有空氣淨化器,還是比較擔心跑步環境的衛生和跑完後的清潔問題。」

走訪時也發現,由於剛剛投入,共享健身倉的使用情況並不算理想。而由於「覓跑」APP 剛上線,也存在很多問題:

運動倉圖無法顯示具體地點,需要放大地圖查看,無法獲得與健身倉的準確距離;遮擋不足,不方便更換衣物;健身倉空間有限,設備單一;有的電視設備無訊號等。

此外,如果在裡面發生運動傷害,健身倉內是否有緊急救護設施,而如果一旦出現意外,外面的人能否及時破門而入進行救護?

當致電「覓跑」客服時,對方表示 APP 系統正在完善,至於其他資訊,則不方便對外界透露。

投資方一小時內就選擇「覓跑」

從網上的資料來看,「覓跑」成立於今年 7 月,是一家共享自助運動倉的提供商。「覓跑」的創辦人畢振是「餓了麼」早期成員,根據他的團隊在北京的實地調查,10% 的白領用戶有購買健身卡,但保持健身習慣的並不多;95% 的用戶有運動需求,但運動習慣仍未完全保持,場地和設備限制是一大原因。

於是,「覓跑」也就應運而生。在畢振看來,「覓跑」主要投放在小區內部,通過打造「5 分鐘運動圈」,來滿足更多人的運動需求。

「室外運動是剛需,自助運動倉可能是切入這一場景的最有效方式」。

畢振向媒體透露,整個「覓跑」團隊預計在北京投入共計 1000 個共享健身倉,而按照日均使用 5-6 小時來計算,單個健身倉每天收入在 70 元左右,成本 2 萬元的健身倉,回本時間約為 8 個月。

隨著「迷你健身倉」的概念落實,立即吸引了大批的資本。

據報導,共享健身倉項目「覓跑」在一周內獲得由獵鷹資本、經緯中國、信中利資本合鯨創投等投資的連著兩輪共 2500 萬元融資,估值超過 1 億人民幣。

獵鷹創投董事總經理李圓峰透露,團隊在一個小時內就決定投資覓跑,並完成了打款。在他看來,「覓跑」的出現,將會引領一批共享運動設備的新風潮。

「‘覓跑’首創的 7×24 小時共享快樂運動倉,能夠有效地改善全民身體素質問題,很有社會價值。可以預見的是,共享運動設備將迎來今年新零售的又一風口。」

博睿體育 CEO 李宜澤也表示,社區健身市場的確是一塊大紅利。

「現在(共享健身倉)可能還在概念階段,未來健身倉改良,是有機會的。當然改良的可行性、安全性,收費模式都是很大的挑戰。」

「社區健身市場需求空間巨大,但是不是能被健身倉分享到是需要仔細研究。」

開啓健身房領域的變革?

共享健身倉的出爐,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眾對於健身的新需求。

2016 年,中國國務院印發的《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 年)》提出,到 2020 年,每周參加 1 次及以上體育鍛鍊的人數達到 7 億,經常參加體育鍛鍊的人數達到 4.35 億,體育消費總規模達 1.5 兆元。

而與此同時,根據中國國家體育總局《2016 年健身教練職業發展研究報告》資料顯示,2015 年中國健身房市場規模增長 14%,健身俱樂部數量增長 20%,國家職業資格持證教練數量增長 77%。健身市場的規模越來越大,搶蛋糕的現象也不斷出現——線下傳統健身房、線下新型工作室和線上健身運動 APP 都在搶佔著飛速增長的大眾健身人群。「覓跑」就屬於最新版的線下新型健身房。

相比於傳統線下健身房,大量新型工作室由於其「便捷性」逐漸更受到了大眾的青睞。新型工作室由於規模小、靈活性更好,往往可以下沈到大型連鎖無力觸及到的商業辦公和居住區域。之前的樂刻、光豬圈其實都屬於這類新型健身房。以樂刻為例,300 平左右的場館,99-199 不等的月卡費,都屬於新型健身房的嘗試。

根據 2017 年 2 月的統計數據,樂刻在全中國的門店總數約為 80 家左右,基本實現了收支平衡。

而佔地面積更小、強調更私密性的「覓跑」,則開啓了「迷你健身倉」的新模式。

雖然「覓跑」在形式上無限接近之前由集裝箱改造的「超級猩猩」,但是後者仍然可以容納 8-9 人健身,像「覓跑」這樣僅僅容納 1-2 人,面積在 4-5 平的迷你健身倉,則屬於全新的嘗試。不過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公司創始人張慶卻表示,共享健身倉是借用了「共享」這個概念,本質上其實還是「社區 MINI 健身房」。

「客觀上說,消費者健身的確存在就近就便的需求,但這種需求的剛性如何,還需要冷靜觀察。」

張慶同時表達了對於共享健身倉現階段問題的隱憂。

「若只有便利性,而設備單一,缺乏氛圍的話,能否具有吸引力是需要打個問號的。其次是經濟性,這種模式需要有廣泛布點,有足夠多的終端,但是硬件投入以及維護成本和收入難成正比,除非開拓廣告等收入來源。」

而「覓跑」剛剛登陸不久,另一個和它幾乎完全一樣的共享健身倉「抖吧」也隨即登陸北京,甚至和「覓跑健身倉」出現在了同一小區。甚至,它有比「覓跑」更多的優點——室內 WIFI、場地更大、無需押金。摩拜單車和 ofo 爭奪市場的戲碼,彷彿在健身領域又一次再現了。可是,當資本大批流入,共享健身倉固有的缺陷卻更加扎眼——健身後的洗澡問題無法解決,跑步環境衛生又怎麼提升?

有網友就直言不諱表達了對共享健身倉的質疑——「這樣的共享健身倉,到底是為了健身,還是僅僅為了噱頭?」


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稱霸台灣,化身「助飛員」幫企業飛上雲端,打造現代化 IT 架構

21 世紀的企業踏上數位浪潮,紛紛展開「上雲計畫」推動 IT 雲端化轉型工程。台灣第一家 AWS MSP 代管服務合作夥伴,即為遠傳子公司-博弘雲端科技(以下稱博弘)擔起「助飛員」重任。為各產業客戶提供雲端搬遷、資安防禦、數據資料庫、視覺化圖表、開發工具等一站式雲端解決方案。
評論
photo credit:遠傳
評論

博弘年營收成長率達 70%,於 2019 年加入遠傳,將雲端服務結合「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為遠傳大人物挹注雲端能量,亦為博弘掀開事業格局新頁。2020 年博弘被美國 CIO 雜誌、國際調研機構 ChannelE2E ,評選為全球前 25 大雲端託管服務商。在專業技術與產業經驗上不斷精進的博弘,儼然已成為企業數位轉型不可缺少的雲端夥伴。

聯姻遠傳厚植兩大武力:擴大商業謀略、強化數據技術

博弘總經理何冠生( Shasta )笑談十年的創業「試錯」之旅,數位、遊戲、零售事業試過一輪,當 AWS 前來叩門談合作,創業經驗化成對客戶痛點的深度同理心,因而將服務不斷延伸,從雲端架構規劃、部署、監控到 7×24 代管,博弘集團不但取得各雲平台原廠的信任與合作,更與客戶養出共存共榮的夥伴關係。

博弘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一方面獲得充沛資源,同時拓展企業價值鏈,進化為全新企業體。何冠生指出:「我們汲取了遠傳深耕產業 ICT 的整合經驗與集團財務紀律管理,又保留雲端公司的敏捷及彈性,以『雲端為體,大人物為用』,拉高我們經營格局與服務完整度。」另一方面,企業數位轉型專家遠傳聯手博弘,可以豐沛雲端基礎建設等資源搭載各種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的技術,協助各領域的垂直場域,快速展開智慧創新應用。

Photo Credit: 遠傳
博弘加入成為遠傳子公司之後,團隊不失既有的彈性與速度優勢,同時在經營格局擴大眼界,借助遠傳接觸更多元產業客戶。

除了拔尖商業戰略,博弘也沒有忽略技術本質的耕耘,今年更成立數據應用處,看準疫情迫使越來越多企業佈局現代化、雲端化 IT 之外,也開始講究數據驅動決策,才能在斷鏈、封城、停工等危機中速戰速決。何冠生表示,「我們此時擴大服務廣度,一部分也是洞察到『大人物』的市場機會。」

理解客戶思維鍛造上雲飛船,挖掘創新技術攻克每場戰役

何冠生解釋:「博弘先天具有致力解决客戶挑戰的 DNA ,提供面面俱到的服務;不斷挖掘新技術,加上團隊重視當責、不追求個人主義,也是我們在市場持續領先的關鍵!」不僅組織扁平、溝通透明,團隊總是面向同一目標進攻。就像同仁們經常一起登頂百岳、衝破馬拉松終線,練就遇到棘手挑戰,也無所畏懼的膽識。

經典成功戰役,就是協助台灣家樂福搬遷電商架構,助其提升 70% 連網速度。何冠生表示,家樂福電商網站原設置於香港機房,但許多服務仍需連回法國,博弘集團協助搬遷至 GCP 台灣機房,進行架構的調整與優化,結合在地機房優勢,大幅提升消費者線上購物的使用體驗,更導入創新代管服務,提升維運管理效率與服務品質,創造三贏局面。

另受 COVID-19 影響,線上學習成為必要轉型的選項之一,博弘與遠傳更聯手協助公部門,改善傳統伺服器因學生上網爆量造成的不堪負荷。短短不到 2 個月時間,快速將大量數位教材從地端拋上雲端、客製化雲端架構,並因應人流離尖峰,自動調整機台負載效能,遠傳與博弘充分發揮綜效以雲端技術量能,幫助莘莘學子在三級警戒期,安全安心落實停校不停學。

Photo Credit:博弘
博弘重視團隊合作精神,成員在工作之餘會一起攀爬百岳,從運動過程不僅鞏固向心力,更培養無懼客戶提出艱難任務的勇氣。

在地練兵樹立大人物典範,放眼海外目標亞太第一大

為了持續擴大博弘雲端託管服務的競爭優勢,何冠生說,我們將祭出差異化的殺手鐧。首先博弘把雲端託管技術加以商品化,未來一兩年將以 SaaS (軟體即服務)模式,推出自主開發的訂閱商品,同時結合遠傳大人物的相關技術與平台,形成深度、廣度兼具的完整解決方案,再加上遠傳顧問團隊在數位轉型的豐富實踐經驗與科技力,可進一步瞄準更多產業客戶。 

博弘除了拓展在地市場,也沒有忽略海外商機,何冠生提到,「這三年我們經營香港、東南亞據點大有斬獲,海外營收大幅成長,特別是在金融保險產業、政府公部門及大型企業,都是我們的客戶群。」這個好成績讓博弘繼續勇敢造夢,下一階段策略聚焦「立足台灣、放眼全球」,何冠生相信與遠傳攜手可以累積更多企業部署「大人物」的成功故事,絕對有助於把數位轉型典範輸出國際。

Photo Credit: 遠傳
遠傳洞察各業態需求,聚焦大數據(Big Data)、人工智慧(AI)、物聯網(IoT)三項技術,發展「遠傳大人物」,2019 年聯手博弘雲端科技,持續提供創新的數位服務解決企業面臨的問題,致力成為企業數位轉型的最佳夥伴。

本文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