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文章好難看,改善 Readability 的十個方法

文章太「難看」時,即使內容再好,神仙也難救。這兩天忽然想針對網頁的 Readability 鑽研一下,就這樣一邊吸收,一邊領悟,一邊分享給大家。在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在筆者還是小朋友的時候,作文老師總是要求使用稿紙來寫作。當時小小筆者面臨的三大困擾是:
評論
評論

文章太「難看」時,即使內容再好,神仙也難救。這兩天忽然想針對網頁的 Readability 鑽研一下,就這樣一邊吸收,一邊領悟,一邊分享給大家。在很久很久以前,也就是在筆者還是小朋友的時候,作文老師總是要求使用稿紙來寫作。當時小小筆者面臨的三大困擾是:

一、無法把字維持在格子的正中央
二、每個字都不一樣大小
三、常常一個字寫的像兩個字(沒金昔)..... 然後老師就說這是鬼畫符...

這個回憶的重點是 筆者字很醜 即使一篇文章再優美,再充實,字型與排版很差的話,還是會讓人讀不下去。在這個文字編輯器人人會用的時代,不論是寫部落格的人,或是平時在寫 e-mail 的人,都可以注意一下閱讀上的「可讀性」,也就是舒適度。有些人寫來的 e-mail 真的很恐怖,不但一封信裡字有大有小,沒有行距或斷行,還一堆斜體或是顏色,其實這樣在某些職場的場合,可能會降低專業度唷。

Readability

是一個關於排版能增加閱讀舒適度,甚至可為整體內容加分的學問。幾個小撇步:

  1. 用數字編號或 Bullet Points 幫助讀者整理文章要點 :當有好幾個想闡述的點,善用數字編號一個一個排出來,別全丟在一個段落裡,這樣閱讀的人會覺得很貼心,一目了然。
  2. 標點符號很棒,請使用它 :最恐怖的那種文章其實就是完全不下任何標點讓使用者不知道斷句在哪裡那樣讀起來很辛苦也可能會錯意啾咪
  3. 行距是眼睛呼吸的空間 :筆者個人喜歡至少 1.5 的行距,不然感覺很擁擠。可惜行距的掌控權在有些編輯器裡跟我們無緣。
  4. 換行是有趣的藝術 :有人喜歡每一兩句就換行,有人則喜歡一個完整的段落後才換行。這個沒有對錯。當然,太長的段落可能讓讀者很吃力(想說這個人有完沒完),但這是個人的寫作風格,當然,適度的換行讓閱讀人有喘息的空間。
    舉例來說:古龍與金庸,他們的換行習慣就非常不同(範例附件在文末)。古龍喜歡把句子說的很簡潔,斷行的很勤,讓觀眾去想像沒說的部份。金庸則偏好紮實的文字段落裡,有細緻的情緒跟環境描述。
  5. 字型真的有差 :中文字型其實不出細明體,微軟正黑體,標楷體等,但是網頁上沒事千萬不要用太花俏的字型,或是顏色調得太亮太淡,或字太小,或是白底配黃字,黑底配深綠之類的,這樣看久會瞎掉!在英語系國家,所謂的「 Typography」字型學,是個帶有心理學研究的領域,因為字型表達出的情緒跟態度不一樣。一般而言大家最討厭 Times New Roman,因為它很刻板。許多設計師偏好 Helvetica。中文的網站在這方面的著墨似乎比較少。
  6. 斜體很難看懂 :筆者想因為斜體是為了簡單的拼音文字所設計的,中文筆劃複雜,變成斜的不容易讀。也許不是最佳的「強調某段落」的作法。
  7. 文章的內容是否連貫 :這是文筆的問題,作者能不能把讀者從一個情緒拉到下一個情緒,不讓人有恍神的空間?一個方法是,試著把想說的話,先用嘴說一遍,然後再寫下來,常常就會變得更連貫唷。
  8. 西方的網頁排版,不一定能套入中文網頁 :有的時候會覺得,怎麼同樣的排版,英文的版本好漂亮,中文的就顯得很醜?中文就是一個比較複雜的系統,本身一個個的字就是一張小圖,有自己的意涵,而非拼音文字,讀中文其實比較像是在看連環畫。許多網站試圖複製國外的設計,但是就不美了,不同血統的東西,本來就不能硬套。中文網站排版要美,還是需要用我們自己的東方美感去詮釋。
  9. 直接了當的說話,就會有聽眾 :常常寫文章也不需要想太多,或去賣弄文學造詣,用最輕鬆最直接的方法表達,反而能成功抓住讀者的心。畢竟,寫文章是為了溝通想法呀!
  10. 硬要湊十個的無形價值 :十是最多人有感覺的兩個數字,有的時候會替文章增加一點魅力。不管是「top 10」還是「十大某某」,somehow 這個數字讓人覺得滿足。筆者猜是因為我們有十隻手指頭,自古以來就是某種 maximum 的完美整數象徵。

如果要寫部落格,或是發表文章,或是編輯網頁, 可讀性一定會影響到這個內容的擴散力 ,不得不注意一下。最後可以介紹一個 app 就叫做 Readability ,用來美化瀏覽器跟手機的內容呈現方式,它可以將混亂的版面簡化,變得非常簡單好讀,也可以把這頁存下來等會兒再看,其實挺方便的(可惜要付錢…)。以下是它的 demo 影片,有興趣的人可以參考一下:Readability demo

附件:斷句範例

古龍,楚留香傳奇

一盞已經被煙火熏黃了的風燈,挑在一個簡陋的竹棚下,照亮了一個小小的麵攤﹐幾張歪斜的桌椅和兩個愁苦的人。

這麼樣一個悽涼的雨夜,這麼樣一條幽僻的小巷﹐還有誰會來照顧他們的生意?

賣麵的夫婦兩個人臉上的皺紋更深了。

想不到就在這時候,窄巷裡居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居然有個青衣人冒著斜風細雨踽踽行來,蠟黃的麵色在昏燈下看來仿彿得病已久,看來應該躺在床上蓋著錦被吃藥的。

但是他卻告訴這個小麵攤的老闆:“我要吃麵﹐ 三碗麵﹐ 三大碗。”

這麼樣一個人居然有這樣好的胃口。

 

金庸,射雕英雄傳

郭靖、黃蓉都吃了一驚,齊問:“甚麼毒手?”那丐道:“那老丐不肯與兩位同席飲食,是不是?”黃蓉心中一凜,問道:“難道他在我們飲食中下了毒?”那丐嘆道:“也是我們幫中不幸,出了這等奸詐之人。這老丐下毒本事高明得緊,只要手指輕輕一彈,暗藏在指甲內的毒紛就神不知、鬼不覺的混入了酒菜。兩位中毒已深,再過個半個時辰,就無法解救了。” 黃蓉不信,說道:“我兩人跟他無怨無仇,他何以要下此毒手?” 那丐道:“多半是兩位言語中得罪了他。急速服此解藥,方可有救。” 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包藥紛,分置兩只酒杯之中,用酒沖了,要靖、蓉二人立即服下。

黃蓉剛才見楊康和他們做一路,心中已自起疑,豈肯只憑他三言兩語便貿然服藥?又問:“那位姓楊的相公和我們相識,請三位邀他來一見如何?”那丐道:“那自然是要見的,只是那奸徒所下之毒劇烈異常,兩位速服解藥,否則延誤難治。”

 


Cookie 消失?試試看全新 AI 影像內容辨識:讓用戶看的內容決定看到的廣告

Google Chrome 即將淘汰幫助廣告主的工具—— Cookie ,它的離去將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評論
Photo Credit:<a href="https://www.shutterstock.com/zh/image-photo/ai-artificial-intelligence-big-data-internet-1075853384" target="_blank">shutterstock</a>
評論

透過GA分析進站者發現, Safari的新客數越來越多,難道這表示 iOS 的用戶數也跟著增加了嗎?注意了,這有可能是 Apple 封鎖第三方 Cookie 帶來的影響。隨著 Google 即將淘汰 Chrome 上的 Cookie ,這個幫助廣告主記住用戶受眾的小工具,將要再一次地影響數位廣告產業。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後 Cookie 時代的廣告受眾如何鎖定?

各大廣告平台在過去幾年不斷地透過 Cookie 以及其它方式,悄悄收集使用者的用戶數據,隨著這幾年用戶的隱私權意識抬頭, Apple 與 Google 對於藉由 Cookie 辨識用戶資料的廣告投遞方式,持有不同的態度,這也將是所有廣告主的極大挑戰。當 Cookie 不復存在,要如何辨識使用者資料?

Cookie 消失了,或許會有新的數據辨識工具來取代,但是任何試圖跟蹤受眾的方式,都難以符合大眾對於保護隱私權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極有可能無法再通過日趨嚴格的媒體監管限制。無論如何,數位廣告不能像過去一樣,無條件地使用類似 Cookie 的追蹤方式,來達到與現在同樣的廣告效果。

後 Cookie 時代內容辨識類型的廣告鎖定方式,將成為未來具指標性的投放策略。廣告與瀏覽平台或內文主題的高相關性,不僅能顯著提高受眾的互動度,更重要的是,完全不需要收集任何個人數據。

FreakOut Taiwan 不斷嘗試更友善的廣告投遞形式, 自 2016 年進入台灣市場的原生廣告,到 2020 年末引進「 Mirrors 」 AI 影像視覺內容辨識系統,都是以網路使用者的角度出發。「 Mirrors 」不需要使用傳統的受眾興趣設定,即可針對「目標受眾在觀看的影像內容」、「品牌自身競爭對手或相關指定系列產品出現的影片」來投遞 YouTube 上的影音廣告。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AI 人工智慧影像技術突破,推動新一代內容辨識功能

傳統的內容比對廣告皆為自然語言處理 NLP 中心,基於「純文字」的比對來顯示相關廣告,如大家很熟悉的 Google AdSense 。但是,結合新興的 AI 演算和複雜的圖像辨識,已然能夠達到「影片」的內容偵測,透過增加多個比對層和基於自然語言處理 NLP 的基準定位,可深度學習並提供更精細的辨識洞察力。

舉例來說,若想要將汽車廣告投放給對汽車有興趣的人,我們要先從可能對汽車感興趣的受眾中開始推估,並且根據過去的經驗加入不同的興趣條件,最後針對素材更進一步地測試。透過 Mirrors ,我們可以讓廣告出現在有滿足特定條件的影片內,例如:在消費者觀看的影片中,出現汽車評測報告、自家品牌或競爭對手的 LOGO 、代言人等指定條件,再依照不同廣告主設定的預算判斷是否露出廣告。

藉由這樣的影像比對方式,可以更有效地根據消費者行為觸發廣告投遞條件,而不再是現行的用戶受眾數據。人的興趣是多樣且多變的,當對汽車有興趣的用戶在完成汽車的選購後,短期內將不會再瀏覽相關資訊,轉而瀏覽其他更具時效性的內容。透過消費者當下正在觀看的影片內容,取代消費者身上被貼上的數位標籤,將更貼近消費者本身的使用行為。

Photo Credit: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

Mirrors AI 影像辨識:用消費者看的內容決定廣告

2021 年台灣數位報告指出,台灣人在各網路內容服務中,最愛「網路影片」的比例高達 97.9%,遠超過 Vlog、串流音樂、網路廣播、Podcast 。

影音廣告早已是品牌經營的趨勢:根據 DMA 2019 年台灣數位廣告量統計報告指出,台灣各類型廣告中,影音廣告以 37.2% 的成長比例大幅領先奪冠。其中 YouTube 持續蟬聯台灣最常被造訪網站第 2 名(僅次於 Google ) ,在台灣各大影音平台中的觸及率及影響力不容小覷。

2021 年 FreakOut Taiwan 已與客戶合作,進行搭載新系統的 YouTube 串流內廣告投遞,在針對品牌及產品客製化的多層鎖定策略建議下,房地產廣告的 CTR 表現高於平均,並發現「人臉」群組辨識表現為佳,其中多為財經、名嘴等名人。而美妝品牌廣告 VTR 表現優異,則以品牌「 Logo 」、「人臉」群組有最出色的表現。

本文章內容由「驚點股份有限公司( FreakOut Taiwan )」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