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愛聊科學】酒醉心理學-喝醉了到底會忘記還是記得更清楚?

不少有灌黃湯到爛醉如泥的朋友都有這樣的經驗,就是完全忘光光酒後亂性時發生的事,也不知要不要負責,活脫脫就是醉後大丈夫。
評論
評論

不少有灌黃湯到爛醉如泥的朋友都有這樣的經驗,就是完全忘光光酒後亂性時發生的事,也不知要不要負責,活脫脫就是醉後大丈夫。

遺忘喝掛後發生的事,心理學上稱作「順行記憶障礙」(anterograde memory impairment)。然而弔詭的是,隨著喝掛時記憶力的下降,有研究卻發現酒精能增強了飲酒前獲取的記憶。

這種與酒精相關的記憶力增強,意味著與沒有飲酒的人相比,那些喝了酒的人更不會忘記喝酒之前取得的資訊。這種現像稱作「逆行記憶促進」(retrograde memory facilitation),心理學家已經在不同記憶任務的研究中,得到一些證據支持。

喝了酒的人更不會忘記喝酒之前取得的資訊

心理學家主要是利用語言記憶來研究「逆行記憶促進」的效應。在一個實驗中,先讓受試者學習記下一組單字,然後喝下 0.66 ml/kg 的酒精,在兩個小時後測試,結果發現實驗組有比給予安慰劑的控制組,回憶出更多單字。在另一項研究中,與沒有喝酒的人相比,喝了 1.00 ml/kg 酒精的受試者能夠回憶出更多在飲酒前讀到的故事。

逆行記憶促進並不僅限於語言記憶,也在場景的記憶中有效應,給予受試者 0.5 ml/kg 或 1.0 ml/kg 的酒精,相較只攝取微量(0.025 ml/kg)的受試者,在第二天早上做測試時,也有更佳的場景記憶表現。此外,還有研究指出,喝了 1.0 ml/kg 的酒,隨著第二天作的測試,正面和負面的陳述記憶都得到增強。

酒精能阻礙攝取後記憶的形成

為何酒精會有讓人更容易記得喝掛前的事情?心理學家的解釋是,那是因為酒精能阻礙攝取後記憶的形成,我們將有更多的資源,把其他最近學習到的資訊放置進長期記憶中。這意味著,擔當著關於短期記憶、長期記憶、空間定位作用的海馬迴,不去處理新資訊時,它會轉換去鞏固更之前學習的資訊。

順行記憶障礙對於引發逆行記憶促進可能是重要的,可說是減少了「逆行干擾」。換句話說就是酒精讓新記憶更不易產生,於是較早的記憶的形成就比較不受到較晚記憶的干擾,所以就增強了。這理論解釋了酒精對逆行記憶促進的劑量效應,也就是為何酒精劑量愈高,效果愈顯著。

然而過去的研究都是在實驗室環境中進行,而非自然環境下。英國艾希特大學的心理藥理學家 Molly Carlyle 和 Celia J. A. Morgan 等人認為,酒精既然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娛樂用品,估計全球有近四成的人都有飲酒,研究酒精的自然環境的狀況下之影響,對評估這種普遍存在的成癮物質的危害和潛在的益處很重要。他們進行的新研究研究了在自然環境中,是否能觀察到酒後記憶的逆行促進 [1]。

自然環境中跟實驗室有什麼不同?

所謂自然環境下的觀察,是心理學家和其他社會科學家常用的研究方法,這種方法包括在自然環境中觀察受試者。這種研究經常用於實驗室研究不現實、成本過高或不適當地影響受試者行為的情況下進行。

艾希特大學的心理藥理學家在受試者熟悉的家中進行實驗,而非在陌生的實驗室中。自然環境的研究設計,還使研究人員可以收集到更廣泛的酒精攝取劑量,更切實反映現實生活中的飲酒量,而非實驗室裡研究者設定的固定劑量。研究自然變化的酒精劑量,與隨後的逆行記憶促進之間的關係,能夠更進一步支持這一現象與酒精飲料本身是相關的,而不是實驗室裡奇怪的激勵作用。

他們找了 88 位年齡介於 18 至 53 歲的 31 男、57 女來進行研究,透過評估社交性飲酒者在自己家中飲酒和利用電腦螢幕進行實驗,用自主性飲酒之前、之後,以及第二天早上完成的記憶任務來進行。

他們用兩項獨立的記憶任務來研究飲酒引起的急性記憶障礙,以及隨著時間推移的記憶鞏固。他們使用了簡單的「記憶相似性任務」(mnemonics similarity task,簡稱 MST)來當作「順行任務」以評估酒後急性記憶障礙。

MST:記憶相似性任務

MST 分為兩個階段。在第一階段,受試者會看到一組圖片,並對這些圖片中的物體進行分類。在第二階段,受試者需要以前一組圖片為基準,判斷眼前出現的圖片到底是「相同」、「相似」還是之前沒有見過的「新圖片」。而識別「相似」圖片的正確率,就可以反映海馬迴中對記憶資訊進行處理的能力。他們選擇這個任務,是因為它敏感地觀察到微妙的記憶缺陷的變化;他們使用新單詞任務來當作「逆行任務」來評估逆行記憶促進,要求參與者學習一組新的編造字,這些項目的文字和記憶,使用提示回憶進行了測試。

他們假設酒精組和清醒組在飲酒之前的逆行任務中表現相同,但酒精組在飲酒後,相較清醒組進行測試時,會有更好的表現。此外,他們也調查了飲酒量是否與順行任務直接相關。他們並假設急性酒精誘導的記憶障礙的程度,將與次日的逆行記憶促進相關。

他們發現飲酒後第二天,與飲酒前相比,酒精組的逆行任務表現更佳,但在清醒組中卻沒有觀察到改善。而且酒精組的改善,還與飲酒的劑量有關。他們還發現,在清醒的第二天的測試比起前一天,清醒組的順行任務表現更佳,可是酒精組卻沒差。

另外,第一天飲酒的量與次日逆行任務的表現呈正相關。因此,飲酒更多的酒精組,在隨後的早晨的回憶中做出了更為正確的反應。更多攝取的酒精被喝下肚,逆行干擾的效果則愈小。

會不會是因為睡眠造成的影響?

雖然他們的研究顯示了酒精在自然環境中的逆行記憶促進作用,並發現它與酒精的用量有關,可是由於飲酒會影響睡眠,例如增加夜間睡眠,而睡眠對記憶鞏固也有影響,搞不好和逆行干擾無關,所以他們未來恐怕還得控制受試者的睡眠時間來排除睡眠的影響。

他們的研究還有一個問題是,他們讓受試者在家中想喝多少就喝多少,然後讓受試者自行回報酒精的攝取量,而非採用更準確的血液酒精濃度測試;另外,受試者是在家中進行了實驗,那不見得是最常飲酒的環境。他們曾經想要在更容易飲酒的場合,如酒吧或夜店中做實驗,但遭受到業者的強烈抵制,因此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在受試者家中進行。

目擊證人應該喝酒以保護記憶?

無獨有偶,今年稍早,英國格拉斯哥加里東大學的心理學家 Julie Gawrylowicz 等人發現,如果酒是在目擊了犯罪現場之後喝下的,可以保護記憶不受誤導性資訊的干擾 [2]。他們在研究中,受試者觀看了一個盜竊過程的影片,裡頭有一對男女闖空門偷走了一些首飾、金錢和筆記本電腦。

觀看電影後,參與者分為三組:第一組的成員在知情的情況下喝了酒;第二組被告知他們會喝非酒精啤酒,但實際上是有酒精的;第三組沒有喝酒,並知道他們沒喝酒。然後,所有參與者都會看到有關犯罪影片的一些虛假資訊。例如,騙他們受害者的毛衣是綠色而非藍色,小偷的頭髮是棕色而非黑色。

第二天,所有參與者都清醒地回到實驗室,並對他們關於該犯罪的記憶進行了測試。結果顯示,與那些不知道飲了酒的人相比,那些不喝酒的人更有可能記住虛假資訊。他們也認為這是因為酒精阻礙了新資訊形成的記憶,包括錯誤的資訊,因此不太對所見證的有負面影響。

接下來呢?

看來酒精對記憶的作用比我們過去認識的還複雜,飲酒對人們造成的身心效果還有待更多的研究來發現。說不定對那些在期末考抱佛腳的大學生來說,可以自己實驗一下,讀完書之後喝了酒然後跑去睡覺,隔天考試成績會很不錯,但是不要睡到沒去考試...

參考文獻:

1) Carlyle M, et al. Improved memory for information learnt before alcohol use in social drinkers tested in a naturalistic setting. Sci Rep. 2017 Jul 24;7(1):6213. doi: 10.1038/s41598-017-06305-w.

2) Gawrylowicz J, et al. Alcohol-induced retrograde facilitation renders witnesses of crime less suggestible to misinformation. Psychopharmacology (Berl). 2017 Apr;234(8):1267-1275. doi: 10.1007/s00213-017-4564-2. Epub 2017 Feb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