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有求職天眼通?」以及這一年我在求職天眼通的工作體驗

去年我寫了「求職天眼通」來讓大家寫下公司和工作的評價,後來也成立公司來專心做這件事情,現在差不多一年了,是該寫一篇關於在這個公司工作的評價。
評論
Photo Credit:原圖來自愛奇藝經本篇原文作者後製
評論

本篇原文刊登於「求職天眼通」創辦人 Denny Ku 之 medium 與求職天眼通 部落格 ,INSIDE 獲授權後轉載。關於 Denny:是 Denny,不是 Danny,de for debug。 求職天眼通的作者。 正在努力學習如何成為一位專業的軟體工程師,以及發揮影響力,把話語權從奇怪的人身上拿回來。

去年我寫了「求職天眼通」來讓大家寫下公司和工作的評價,後來也成立公司來專心做這件事情,現在差不多一年了,是該寫一篇關於在這個公司工作的評價。

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仍然熱愛生活。 — — 羅曼羅蘭

這是在準備大學指考時背下來的一句格言,沒想到現在剛好可以幫這個有點太精彩的一年下個註解。 這一年掉了很多頭髮,也理解到壓力很大胃真的會很痛,希望可以藉由這個機會分享給各位我這一年學習到的事情。

1. Hi 大家,我是 Denny 

從寫出「求職天眼通」到現在,已經一年了,覺得該跟支持和反對我們的人說聲謝謝,還有身邊的人說聲辛苦了。勞動環境的問題平常在粉專上小編已經講了很多,現在不如讓我講講在「求職天眼通」這個位置上到底看見什麼事情。

2. 為什麼該有「求職天眼通」

先從自己為什麼要加入這間公司說起,「求職天眼通」一開始是個讓大家能在各個工作頁面底下留下評論的插件,現在,不只針對工作,也是個能對公司留下評論的網站。為什麼這東西需要存在?

從求職者的角度來看,找工作前最需要的就是蒐集情報,來看看有哪些管道:台灣的 Linkedin 大部分都是獵頭在上面找人,在上面找工作並不是常態;也有少數優質的找工作平台如:yourator、mit.job;不過一般大眾找工作幾乎還是依靠人力銀行居多。人力銀行上的資訊都是由公司刊登,雖然已經相當「豐富」,但缺少其他人的評價後,這些「資訊」能對求職者的幫助很有限,在自己成為資方以後,也開始理解為什麼很多老闆會選擇讓「資訊不透明」,這留到後面再說。

(對人力銀行來說縱容這些事情發生也很正常,畢竟他們主要是在服務企業,求職者對於人力銀行來說是商品,有個蠻經典的文章分享給大家:「你若不是顧客,你就是產品。」)

求職者找工作這件事,跟平常找餐廳吃飯其實有點像,儘管口味適合不適合很「主觀」,現在多數人決定要不要去這間餐廳時,第一件做的事情還是上網參考「別人」的食記來看。google 一下會發現,一開始也很多人說這種「評價餐廳」是「鄉民的正義」,怎麼可以讓網路上不相干的人來評價我的餐廳(公司)呢?不過在資訊流通越來越快的年代,時間也證明一切,這就是個不可逆的趨勢,我們如果還活在有網際網路的社會,那能做的就不是想辦法阻止這一切發生,而是提升自己判斷資訊的素養。求職天眼通現階段做到的就是讓求職者間能更快的交流這些資訊,所以我的動機很簡單,就是單純認為這東西本來就應該要存在,如果它不存在,那就自己做一個吧!

我是頭腦比較遲鈍的人,沒辦法同時做很多件事情,用 side project 的方式一定沒辦法比全心投入做得好,最後就決定暫時把自己全部的人生壓在這一件事情上了。

Photo Credit:screenshot
Photo Credit:screenshot

3. 評論工作、公司有什麼問題?

在網站上線時發了一篇 文章 , 沒多久後,貼文底下就有張總來回應請我刪除文章,張總其實算是這一整年下來中,最友善、理性的一位老闆,在幾次溝通之後他也能理解我們為什麼這樣做。但隔了一天,這個 po 文被轉上 ptt,

也第一次出現了支持者以外的批評聲;我想這應該是最突破自己同溫層的一次,因為我們開始受到質疑了,最主要的點莫過於這一個:「如何防止不實的評論?」這個質疑很直觀,但稍微想一下就會明白這是一個很顯而易見的藉口,因為每個人對於事物的看法永遠都是主觀的,沒有人有辦法保證任何主觀言論的「真實性」也是不言而喻的,用這個理由來否定掉所有資訊交流的價值,甚至去禁止這件事情發生,無疑是因噎廢食,不如自殺回戒嚴時代。所以思考到這裡,就明白這個問題的意思其實是:「如何防止所有人對我的企業評價?」,只是問的這些人不好意思說而已,對於這些人來說,這個問題的答案明顯是:「沒有辦法。」但退一步來說,這個問題的解方應該是:「如何產生好的評論?」,所謂好的評論並不是歌功頌德說公司有多麽的好,而是能反映更多公司內部或是面試情況的評論,這是我們接下來馬上就要改進的方向(從評論的格式和 UI 改起)。

這件事不只讓求職者省下時間,對於企業來說,也在這裡就過濾掉不適合的人,長期來看,這對於雙方來說都是有利的。既然是有利,那為什麼有些人會對這件事有疑慮?

先從企業認為對自己「不利」的評論來說:

因為「長期有利」這件事情不這麼顯而易見,短期來看,有些企業考慮到的點是投遞履歷、面試的人變少了,但不適合的人來面試,甚至錄取才是真正的虛耗;以往這些資訊都很不透明、流通速度慢,身為一個公司經營者並不需要這麼在意員工對自己的評價,(透過朋友打聽跟網路傳播比起來實在太慢)但是如果其他人在網路上會知道你有沒有做好,那對待這件事情的重視會上升到完全不一樣的層級。我也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會抗拒這件事,以已經變成一個資方的自己來講,要煩的事情已經很多了,為什麼要多煩一件事情?答案很簡單,因為尊重和好好跟員工溝通是本來就應該要做的事情,很多時候我們都以為自己做到了,但在員工的眼中並沒有,求職天眼通同時也是個能檢視這件事到底有哪裡做好跟做不好的地方。在這個越來越多人選擇出走的時代,我是衷心希望每個人在看待人才時,考慮的是更長期的利益,而不是像在買一個耗材;如果有企業願意好好做這件事情,我們也會花更多力氣在讓這些公司被人看到。

4. 職業風險

第一,是法律上的風險

任何工作可能都有風險,在求職天眼通工作最大的風險應該就是法律上的了。評論是匿名的,但匿名評論不代表不用負責任,也因此收到許多企業的檢舉,如果是指名道姓的辱罵、或者有具體事實,我們會通知該名用戶並且刪除這種評論(就是不需要我們去驗證,客觀就擺在那裡的事實,e.g: 根本就留錯公司)拜託,如果真的生氣,更應該沉住氣來告訴大家發生什麼事情但我們不會去充當法官來判斷這則評論是否違法,能做到的就是轉告檢舉的內容給這位留下評論的人。如果企業認為這些評論違法,那當然就照法律的程序走,也因此,我們接到了許多存證信函。現在講起來輕描淡寫,但每一次收到都還是害怕,加上一點沮喪,因為信件的內容很多都充滿威脅,大多也是跳針在上述說的:「不實評論」;還有很多會用高高在上的角度請你電話聯絡他,不然哼哼⋯⋯。

第二,則是人際上的風險

這裡的人際指的是親友以外的人。我不只一次聽到這句話:「這個圈子很小」、「得罪我就⋯⋯」之類的話。老實說,如果因為在網站上被評論就開始用威脅的,那好像本來就不該是同個圈圈的人,而且這種人大部分都是唯利是圖,有利益的話什麼都馬沒關係。

第三,家人的擔心

存證信函其實蠻多的,大部分也都會寄回老家去,家人收到時總是比我還緊張,跟他們解釋完,他們通常都會替我生氣:「你們又沒做壞事,為什麼要這樣?」「這樣值得嗎?唉呀台灣真的不行啦!」在確認自己想繼續做下去後,我還是會告訴話筒另一端的爸媽說「沒事」,也只能說沒事,爸媽都兩三秒就被說服了,想想他們真的很相信我這個兒子,甚至比我還要相信,每次講完電話後都只覺得自己更不能放棄。

5. 職涯發展

本來以為已經很幸運地結束對自己人生迷茫的階段了,現在卻走在更未知的路上;在大三那年開始寫程式,現在才第三年,中間跌跌撞撞寫過幾個專案,如果有人說我是業餘軟體工程師,一點都沒辦法否認,但要成為更專業的軟體工程師的這個目標,已是我確定想達成、且正在努力中的事情。

開始在「求職天眼通」工作後,能花在鑽研技術上的時間相對少了許多,但也逼迫自己更有效率地去掌握技能,以及處理雜事,之前 7/1 掉資料,也讓人一夜之間長大,重要的是我體會到 op 真的是需要環境和經驗。

如果有人想知道的話:

我重新用 serverless framework 做了一個確認備份的小服務,(啊~居然 1.0 了)有時候使用 Database as a service 的服務時,無法直接建立 snapshot 可能近期內會有一篇技術筆記講這件事情。團隊的另外兩位成員其實都不是技術人員,因此我也花了大量的時間在與他們溝通產品的作法,把困難生硬的技術,講到任何人都聽得懂絕對是我這一年進步最多的技能之一。

除此之外,如果有任何難以抉擇的事情,身為公司負責人的自己,也必須要做出決定來。同時也因為這樣,當我發言的時候代表的也不只是自己的立場,的確要考慮到更多事情。

6. 人

其實就是團隊還有這一年對外面到底遇到哪些人,除了內部比較熟的人之外,已經算是完全脫離舒適圈了。一起工作的人:當初決定團隊組成的時候,蠻幸運能找到憲祥和 YC。

兩位幾乎是在沒有猶豫的情況下就選擇加入,現在想想,他們簡直是瘋了(除了缺少設計師之外,我想不出有什麼缺點)也因為我們三個住在一起的關係,所以一天大概十幾個小時都耗在工作上,

工作結束以後吃個飯聊天也很容易又聊回工作上。除了寫程式他們沒辦法幫忙以外,幾乎所有事情我都可以百分之百的相信他們,這一年來,雖然真正開心的時候很少,但我認為能有人能這樣義無反顧地陪你把頭給洗下去是一件非常過癮的事情。當然還要感謝許多強大的顧問給我們意見,

雖然還離目標很遠,但很謝謝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

當然,也不乏奇怪的人來說奇怪的話,可以跟大家分享一下:

天眼通上會顯示公司違反勞基法紀錄,沒想到有公司來信說:「這個不能自己亂寫,請你們要負起責任⋯⋯」之類的,我們的資料其實是從各個勞動局公布的違法紀錄爬下來,並不是我們自己判定違法(會覺得我們自己判定哪些企業違法真的是蠻有創意),後來去看了一下這間檢舉的公司,在網站上有一筆違反勞基法紀錄,查證之後,還真的是我們搞錯了,原來是違反兩筆才對。還有希望我們將其他網站上的評論下架的(我們的網站只有這個)或是來粉專假裝私訊問問題,其實是釣魚想問我們公司地址的,(商業司就查得到了⋯⋯)說有東西要拿給我們,但一定要當面才比較方便給的(誰敢去啦⋯⋯)⋯⋯族繁不及備載。

一整年下來,EQ 還有看待人生的方式已經變得跟以前很不一樣。這裡還得再次感謝一個特別的人,就是我的女朋友,去年端午節我跟他去新竹玩時,帶著筆電去把天眼通的第一版完成;這一年裡面,不管我去哪裡,幾乎都還是帶著這台筆電 on-call,儘管偶爾會生氣,但最後總是很支持我,就算等到睡著也會等我把事情解決,謝謝你。

7. 下一步

待在一間公司工作,如果看不到未來我就會想要趕快走人,所以現在我想來說一下這間公司的未來。對於我們來說的第一步是要建立起大家開始談論工作的風氣,(大家對朋友都很會說,但到了網路上交流反而就有所顧忌)也因此把留言的限制降得比較低一些,不用填完太長的表單就可以完成;

在現在確認評論的風氣開始出現、也漸漸讓眾人知道以後,該追求的就是評論的質了,所以我們近期內就會把新的留言格式給更新上去。

這件事需要的是時間,讓子彈飛一會才能達到它的終極價值。接著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雖然現在很幸運的有了第一批用戶以及不少的關注,我們也明白在成長到一定程度後除了社會價值之外也會出現商業價值,但公司很可能在到那一天前就先死掉了,我們並不是慈善團體,一間公司要活下去要有一個可靠的商業模式,接下來這半年內會推出一些嘗試。近期的支持 qollie 並不是我們的商業模式,也不會是未來主要的收入來源,對於我們來說這其實也是產品的一部分,讓單純支持我們理念的人能夠參與接下來的每一步。

8. 小結

在天眼通的這個位置,能看到許多公司評價,求職者評論以及他們的行為,台灣人才的處境其實比原本想像的更糟,如果剛畢業的時候只是有點失望,那現在應該是接近絕望,不過「世界上只有一種真正的英雄主義,就是在認清生活真相之後仍然熱愛生活。」,儘管很多事情都讓我們很害怕,或者對於現實的醜陋感到無奈,我仍然覺得這份工作真的是蠻有意思的,推薦給大家。

如果你想要參與的話,可以:

在網站上寫下評論:https://www.qollie.com

支持 qollie: https://www.qollie.com/simpleDonate

follow 粉專:https://www.facebook.com/qollie.tw


助攻金融科技!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因應疫情時代的視訊投保需求,以及各種遠端金融服務場景,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一站式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視訊會議、人臉辨識三大難題。
評論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
評論

受疫情影響,金管會於今年 6 月宣佈視訊投保暫行方案,確保壽險業者各項服務及業務不因疫情影響中斷;截至7月底止,已有不少知名金融保險業者獲准試辦遠距投保業務項目。

目前小規模試辦的結果,卻因為市面上欠缺可整合視訊會議及 eKYC(Electronic Know Your Customer)的解決方案,業者大多得透過整合多套不同服務,例如:採用 Teams、Webex 或  LINE 等工具進行視訊會議,或保險簽單需事先提供予客戶列印、簽名,又或者是透過第三方的方式錄影(如透過手機或攝影機翻拍)等,導致使用者體驗不佳。此外,這樣的做法還是仰賴保險業務員以肉眼比對投保人及身分證,仍有冒用風險。

對於未來大幅度開放遠距投保,勢必需要更成熟、高度整合的解決方案。

訊連科技推出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解決遠距投保的身份認證難題

以保險、金融應用來說,目前主流的生物辨識 eKYC 技術主要包含:人臉辨識、指紋辨識、虹膜辨識等。其中,人臉辨識在過去數年來,因為深度學習技術導入,辨識度大幅提高,加上辨識速度快、無須專用硬體(可使用裝置上的相機)即可進行遠端辨識,大大降低接觸風險,因此也在這幾年成為生物辨識技術的主流。

只不過,目前全球的人臉辨識技術大多為中國廠商,在台灣要落地應用,恐怕會有資安疑慮,無法安心採用。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訊連科技推出人臉辨識產品 FaceMe® 並可作為一系列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值得注意的是,過去以威力導演、PowerDVD 等軟體知名的「訊連科技」,近年來也跨足 eKYC、AI 領域,擴充人臉辨識產品,推出「FaceMe® AI 人臉辨識引擎」,提供高達 99.7% 準確度的人臉辨識服務,並於全球知名的 NIST(美國國家標準暨技術研究院)之 FRVT 人臉辨識基準測試中,於 1:1(人證比對)及 1:N(身份認證)項目排行全球第六,除了是台灣排名最佳的廠商之外,也是該項測試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這樣的技術,也是訊連科技針對金融保險業者的 FaceMe® Fintech 解決方案中,重要的核心之一。

辨明真偽!FaceMe® Fintech 提供整合性的金融科技解決方案

談到金融科技,除了資安、金流系統之外,在講求無遠弗屆的遠端服務時,辨明真偽更是信任基礎的第一步。因此,訊連科技的 FaceMe® Fintech 以精準辨識的技術為核心,為金融、保險應用提供一系列解決方案,包含:

  1. eKYC SDK 提供人臉辨識、身分證真偽辨識、活體辨識、人證比對等功能。
  2. 視訊會議 SDK 提供金融保險業者於公有雲或私有雲架設視訊會議、進行錄音錄影、畫面分享,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以公有雲來說,FaceMe® Fintech 的視訊會議採用位於台灣機房的 GCP (Google Cloud Platform),即可符合資料落地的需求。

其中,視訊會議 SDK 功能完整,有諸多優勢。除了可於視訊會議過程中進行錄音錄影(符合金管會要求)、業務員能透過畫面分享進行保單說明之外,還有許多身分驗證服務,可導入包含:

  1. 身分證真偽辨識:透過 AI 辨識身分證是否為真,避免業務員肉眼誤判。此外,若有二階段認證需求,也提供聲紋比對功能。
  2. 活體辨識:避免透過相片或影片假冒身分。FaceMe® 的活體辨識可提供透過一般行動裝置之 2D 鏡頭、或是透過 3D 鏡頭(如 iPad Pro、iPhone X 等)進行活體辨識。
  3. 人證比對及核身:透過人臉辨識,比對證件照及鏡頭前的投保人是否為同一人,減少業務員肉眼誤判。
  4. OCR 光學字元辨識: 身分確認後,將證件資訊帶入保單,如姓名、身分證號、換發日期等,省去打字麻煩,加快投保速度。
Photo Credit:訊連科技/FaceMe® 可跨平台建置於 Windows、Linux、Android 與 iOS 等作業系統,亦可提供 HTTP API ,進行網銀服務串接。開發者可在各種終端設備或雲端服務中快速導入人臉辨識功能,進行身份辨識、身分驗證等多種應用。

不限智慧金融!FaceMe® 的其他廣泛應用:智慧安控、智慧健康量測

於前一陣子 IEEE 舉辦的 ICCV 電腦視覺大會中,訊連 FaceMe® 活體辨識成績為全球第三,且是排除中、俄廠商的全球第一。 FaceMe® 除了核心的跨平台軟體開發套件外,也針對安控、金融保險等應用,提供垂直整合方案。

除了上述保險應用之外, FaceMe® 也可廣泛使用於遠距開戶、 ATM 無卡交易、行動網銀身分辨識、遠距客服等服務,或是於分行內建立迎賓系統、黑名單偵測、機房金庫的門禁管理等;在疫情時代下,也提供非接觸性的健康量測功能,例如偵測是否配戴口罩,或偵測訪客額溫等。如果終究都要推行遠端,何不現在就了解 FaceMe® 各種強大的應用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