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套台灣來的「JW生態工法」,立志打造一個會深呼吸的地球!

每到炎炎夏天,上午的炎熱直逼得人們不想出門,到了兩三點又將迎來例行的午後雷陣雨,但特別是這樣下了一場雨以後,人體感覺有清涼許多嗎?還是跟以前相比依舊覺得悶悶濕濕的?
評論
評論

每到炎炎夏天,上午的炎熱直逼得人們不想出門,到了兩三點又將迎來例行的午後雷陣雨,但特別是這樣下了一場雨以後,人體感覺有清涼許多嗎?還是跟以前相比依舊覺得悶悶濕濕的?那你想過如果那些降下來的雨水有機會被地表吸收,甚至是直接成為除了水庫儲水機制以外,能夠涵養地下表層的有效水源,對於水資源的應用是否更為解省了呢?但其實早在十年前就有過一項這樣的工法在台灣被發明。

有關「JW 生態工法」

這篇文章主要是想介紹在多年前由國人陳瑞文所提出的「JW 生態工法」,正是為了解決台灣熱島效應而提出的構思,多年來參獎並獲得國內外許多肯定,近年來由於暖化的影響逐漸擴大有感,許多歐洲國家紛紛採用了此一技術,而今年在摩洛哥所舉行的 COP 22 上,陳瑞文更是受邀至締約國展覽藍區發表了台灣企業演說,此一技術並受到大會公開的推薦,這項工法的重要推手之一包括前台大全球氣候變遷中心主任柳中明與前水利署署長陳伸賢產官學攜手,接下來就要詳細說明這樣的生態工法究竟是如何形成的。

▲僅有國中學歷的陳瑞文,秉持著那一份對台灣土地的關懷,發明了「JW 生態工法」。

首先,「JW 生態工法」想要創造出會呼吸的海綿道路,他所使用的材料是兩種看起來最不環保,搭在一起卻是絕配的廢塑膠與混凝土,然後再透過綠色工法垂直向下,打造出地表的毛細孔,接著再由碎石層分散承重,讓雨水能夠滲透與過濾,等到第三層地底吸收雨水後,便能涵養地底的生態系統,它同時解決了淹水與儲水的問題,更神奇的是能改善熱島效應。

 

photo credit : taiwanseed

根據數字統計,若能夠在台灣積極推展這項綠色工法,台北夏季熱島效應大約是攝氏 4.5 度,如果全市道路採用 JW 生態工法地下滯洪池就能約降低攝氏 3 度氣溫,也能夠在炎熱的夏季節約 30 億度用電,捕捉至少 180 萬噸的二氧化碳排放。這樣對台灣難以抵抗的炎熱天氣來說,簡直是一大福音!

▲海綿城市的生態循環系統與建設示意圖

JW 生態工法長怎樣、被運用在何處?

▲苗栗南勢里
▲台北科技大學

除了在臺灣地區發展外,JW 也發展至中國大陸地區,在該國重要公共建設中,也是常見的舖設工法。例如福建省政府、北京生態園區遊客中心等等。

在地發明為什麼台灣多處卻行不通?

JW 生態工法主要特性是受重耐壓不怕壞,因此受限於台灣 〈採購法〉 法規第 46 條規定招標工程都要符合「最低標」,也就是說有權核定底價之首長或其授權人員,如欲刪減承辦單位簽報之預估底價,以預估單價、數量有無高估或不合理為考量重點,勿機械化刪減某一比率;因此會有價格底價上的考量,雖然 JW 工法打造出的路面兼具多重好處、長期下來能節省許多維修費,但由於在建材上確實一開始所必須要付出的價格昂貴,於是政府就選擇回到傳統透水磚、瀝青作法,卻忽略背後每年龐大的維修費用。

▲一般瀝青鋪面與 JW 生態工法鋪面的價格與道路厚度有所差異

另外少不了的是現實糾葛,建造工程難免會牽扯上下游廠商的相關利益,舉凡建材到建造再到維修,其實在招標上都不容易,但陳瑞文為了生態的理想、對打造海綿城市的這個夢懷有抱負,他因為這些阻擋變得更積極尋求專家進行環境生態的檢測與背書,雖然近幾年台灣逐漸有在地方公園、大學路面、腳踏車步道這些地方建設海綿道路,不過環境意識與生態保護的觀念無法等到多數人感同身受氣候變遷對我們生活的重要性後才被動尋求改變,也許,每天與我們時刻共存的自然環境等不到人類集體意識到的那一天。

台灣在環境議題上是否要轉守為攻?

前陣子與環境相關沸沸揚揚的國際新聞不外乎是美國總統川普不打算繼續簽訂巴黎氣候協定契約,此新聞一出雖引來了許多反對聲浪與撻伐,但反觀國際上仍然有許多其他國家堅守環境議題的防線,而台灣雖然在國際上的發語權仍很有限,即便如此,我們還是可以努力打造家園的友善綠環境,讓這項技術具備更有力的實證方式推廣台灣,積極打造未來世代的乾淨與舒適。

參考資料:

Taiwanseed- JW 工法案例實績

低碳生活部落格

台北市議員黃珊珊研究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