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在美國「一點都不酷」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 PewDiePie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極客公園 ,INSIDE 授權轉載

抖音從中國出海一年多成績相當顯著,Google Play 下載量超過 1000 萬,在 App Store 排名甚至經常超過 YouTube 以及 Instagram。在印尼,泰國,馬來西亞和菲律賓等國家 app 排行榜均居前十位。但一跨過大西洋,TikTok 可能要擱淺了。

兩周前,著名 YouTuber PewDiePie 上傳了一條長度 10 分鐘左右的影片《TIK TOK TROLLS funny compilation #2》,截至目前已有 637 萬次觀看。在影片中,PewDiePie 就吐槽了這個「不明所以」、「看了就尬」的短影片 App,隨後 The Outline 也發表了一篇名為《TIKTOK MAKE IT STOP》的文章,先調侃再分析了 TikTok 這個短影片 App,為什麼難登北美之堂。

開篇 The Outline 就提到了 TikTok「污水般」的推廣,從 YouTube 到 Instagram 上隨處可見 10 秒長度的小廣告,當然這 10 秒鐘的短影片也出自 TikTok,但它們甚至都稱不上是中國熟悉的「抖音風」。這些廣告只有簡單的加速、變聲,充其量加上個濾鏡,內容也讓人摸不到頭腦,莫名其妙的二人對詞和還沒展開就結束的「劇情」把觀眾的十秒鐘變成了「垃圾時間」。這也就是這篇文章和 PewDiePie 詬病 TikTok 的弊病所在:令人無語的內容。

TikTok 在北美已經近乎成了「一點也不酷」的群嘲形象,其中一個主要原因就是:過於千篇一律的內容。

TikTok 中有各種話題活動,比如把自己「一遍又一遍」扔到床上的 #pillowchallenge,它的長度、歌曲片段、元素甚至是濾鏡選擇都是固定的,作為「路人使用者」,看成千上萬的陌生人把自己扔到床上就是很無聊。TikTok 使用者生產的內容中很大比例都是這樣的「套路」內容,用浮誇的表演演繹著 10 秒鐘的尷尬台本,就連歌曲的選擇也十分「老土」,PewDiePie 也在他的影片中展現了 TikTok 中的「熱門勁曲」《Good Girls,Bad Guys》的話題片段,就是成千上萬個男性跟著幾句歌詞從「傻男孩」搖身一變為「壞男人」。

The Outline 認為,TikTok 的出現並沒有填補短影片 App Vine 的沒落帶來的空缺,TikTok 還不如 Vine,它在以一種病毒式行銷的方法傳播這種無聊又空洞的文化。不管是 #GoodGirlsBadGuys 還是與 Siri 的尬聊話題 #whichgirlfriend(「打給我的女朋友」Siri 回答的「哪一個」)……與 Vine 對此起來,TikTok 既沒有原創性,喜劇感也不足。要知道,假笑男孩 Gavin Thomas 和現在臭名昭著的 Logan/Jake Paul 兄弟倆都是在 Vine 的平台上火起來的,許多傳遍網路的 meme 也都誕生自 Vine。

TikTok 在北美面臨的窘境或許正是它限制住了使用者的創造力,過於強調病毒式話題而非爆款網紅,Instagram、YouTube、Twitter 甚至 Snapchat 都能創造出比 TikTok 有趣得多且傳播更廣的短影片,在這樣激烈的外部競爭下,就連短影片鼻祖 Vine 都不得不面對明星主播紛紛出走的慘狀,黯然退場。TikTok 在其中,就像過去電視台插播的《尷尬家庭錄影帶》,姿態談不上高雅,還一看就是假拍的那種。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