呱吉參上!邱威傑的網紅參政實境秀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攝影

來到訪談的這一天,台北市信義松山議員候選人邱威傑行程滿檔,以「呱吉」為網友所知的他,在放話參選後還一度改名為「邱議員」。原本就是網路影音工作室老闆的他,平日行程已經夠緊湊了,到正式完成登記、官網上線後訪問滿檔,時間更是完全不夠用,。

訪問當天一項推遲就拖累了整天的安排,讓邱威傑掛念著老婆大人的晚餐之約。「因為選舉忽略家庭,那就不能保證選上後(對家庭的影響)會到什麼程度。」就這樣,原本語速就已經夠快的他,更是展開了馬力全開的訪談。

網紅參政,風向怎麼吹?

和實地跑基層握手的「陸軍」不同,用「網紅」呱吉身份參選,邱威傑由網路出發,是名符其實的「空軍」。

談起參選理由,邱威傑說原本去年上班不要看其中一支企劃並不是要選議員,而是想登記選里長,拍成影片。只是三月中邀請柯文哲來上直播節目後,政治圈開始有了他做為「柯家軍」一員參選的風聲。但在採訪中他說那時要不要選議員這件事,並沒有拍板定案。

直到有一次立法委員林昶佐親自打電話問他有沒有意願接受時代力量徵召參選,邱威傑婉拒了。「說起來 Freddy 很夠意思,他邀請我我拒絕了,但他還來上我的節目。」不料,隔天就被網媒爆出他想參選的意願。

Photo Credit: 截自呱吉 YouTube

「那時上班不要看同事們反而對選議員蠻反感、蠻恐懼的。」但這讓他反而更加思索政治環境為何對青年族群不友善,才決定以起身示範的態度投入選戰。

選議員不比選市長,大家都拚第一印象

從選舉來看,他認為選議員和市長,群眾的標準大大不同。「市長會被嚴格檢驗,過去的政見、黑歷史仔細看過,大家都選舉當天不會猶豫。」但反觀議員投票則是「大概 50% 到當天才會打開選舉公報看照片、看政見。」

加上議員權力不若立法委員,提出確實政見卻無法實行的可能性很高。邱威傑分析,這就是為什麼議員政見都寫得很籠統而避免爭議性,以及為什麼產生光看臉就投的「豬哥票」現象,拚的總是選民心中的第一印象。

逆風鑽研政見:不只顧選區,還看台北市整體發展

儘管有了上述的觀察,邱威傑自己卻從政見下手。在直播中他曾估算,自己的粉絲中能投給他者約 2-3000 人,要當選至少 3%,也就是約 13000 人。而且他認為粉絲和一般選民不同,「比較像宗教信徒」,所以他就要提出教義作為支持者們的武器,也就是要有確切的政見來宣傳。

因此他找了 3 位競選助理,主要就是幫他打磨政見。對答如流點子多,邱威傑要自己針對議題發表 3-5 千字沒問題,但他也反思「我的直覺真的對嗎?」為了揪出自己的盲點,邱威傑希望這 3 人能盡量攻擊他的論點,找出漏洞。

比如捷運民生汐止線,他一開始以自身居民想法出發,認為不需要建置,但與團隊討論後加入考量外地通勤族的需求,便修正了自己的政見而支持興建。其他像社會住宅也是普遍受到在地居民反對,但對沒有票的外地工作者來說卻相當需要這樣的居住空間。

網紅參政,用最拿手的「群眾溝通」搭橋

「我希望讓社區、台北市有未來,就算犧牲選票。那我的工作就是彌平裂痕。」他認為以自己過去的大眾溝通經驗,整個政壇大概沒幾個比他擅長,更認為城市的未來比一時討好重要,並且以此為政見的主要切角。

另外他也會在既有的直播節目中談理念,以及在「呱吉脫殼屑」討論公共議題。他說這些影音重點就是要「好看」,就算談的是生硬的政策和數據,都要讓選民「看得下去又不弱智」,才是他理想中的健全溝通。

「選民服務」跑攤都是作秀?

「紅白帖?選前應該沒人會邀我,選後要看工作時間分配。」若以選民直觀想法來說,總在婚喪喜慶場合看到地方議員「站台」充場面,難免聯想為正事不做來賣人情。但邱威傑補充,其實市議員權力不若立委,議員也沒這麼多會要開,不做這些選民服務反而變成混吃等死,選民服務其實並非毫無意義。

不過他仍然覺得這樣的服務有必要改進,因此政見之一提出「選民服務透明化」:隱去個人資訊,把選民需求公開列出來,一一告訴大眾哪些會做、哪些不做,也接受批評。

參選是「行為藝術」:用親身參政對抗政論節目亂象

還有政論節目也是常見各大議員出現的場面,邱威傑說,媒體約訪他大都不會拒絕,但他最不齒就是政論節目,也可以說政論節目是促成參選議員這項「行為藝術」的原因之一。

他認為政論節目激化社會不安,造成社會在各大議題上總分裂為兩造極端,而沒有好好討論的空間。邱威傑說受影響的議題很多,其中廢除死刑就是個很好的例子。以他個人經驗來說,在 10-20 年前解嚴後「不能隨便剝奪他人性命」的概念成社會共識,整個社會往廢死的方向發展。然而政論節目的出現,開始對重大議題建立起不正確的連結,並訴諸情緒對立,使得社會「變成兩派,讓這個問題不能討論。」

跨界奧援趕工:網頁配色取自成人網

談到過去豐富的跨界經歷,邱威傑認為都對現在參選很有幫助,「沒路是白走的。」「像以前在劇場鬼混,讓我不怕面對人群和接受採訪。」在迪士尼管理內容授權,則讓邱威傑認識內容產業,經營公司,成立了上班不要看工作室讓他學會怎麼解決組織難題、怎麼運用資產。

這次的官網也是,原本因為呱吉青蛙形象採用綠色、灰色、白色搭配,沒想到柯文哲官網上線以後竟然走類似的風格配色。兩個月前做好的網站,工作室也沒餘力臨時大改,邱威傑坦承對設計團隊很抱歉,靠著過去認識的人脈,臨時再另外找人在一天之內就原本的基底做一些改變,趕工之下難免忙中有 bug。「這應該算我害的。」他最後採用了「成人片網站的奇怪桃紅色」取代原本的綠色,也成了競選主視覺代表色。

▲後來這種「成人片的奇怪桃紅色」一直沿用到競選總部。別緊張,這位半裸是看板。Photo Credit: INSIDE 攝影

也有很多網路產業朋友慷慨提供資源丟出許多創新的提議,比如製作 LINE chatbot 聊天機器人,不過在資源與時間有限之下,他還是婉拒了。

選議員的奇幻旅程:民主開箱實境秀

要衝票數,邱威傑還是會跑市場拜票,但他認為此舉宣示意味大於實質,只代表他是「選認真的」,所以不會投入太多時間。邱威傑比喻,市場握手每位候選人都會做,「就像送早餐給喜歡的女生,最後只會成為桌上的十份早餐之一」,事半功倍。他認為要真正讓女生感動,應該要做出不一樣的事。

隨著邱威傑參選議員,他用呱吉的身份在 YouTube 上開了新節目「民主開箱」,而且第一集就引起轟動飆上熱門榜。「本來第一集沒有要做這個,是剛好接到。」民主開箱第一集的內容就是收到中天電視的廣告業務接洽,回電並側拍對話,把媒體的政治業配流程、項目、行情通通攤在陽光下,影片發出後獲得熱烈迴響,至今已累積超過 32 萬觀看數,也是呱吉自己僅次於和柯文哲合作拍攝,觀看數最高的一集。

邱威傑表示,這系列預計做 5 集,順利的話每週播出。毅然決定第一集就要掀業配新聞的底,競選團隊全面阻止,畢竟業配人人有,在一開局就先得罪所有媒體對競選來說可是大忌,至少也把這放在選戰尾聲作為最終大爆料。「但這就違反我的競選潔癖,」邱威傑說,他不想為了選舉糾結在計謀與手段上,而是該直球對決,遇到障礙見招拆招。

「我一直想惹惱這些傳統媒體。」

邱威傑重申他不是針對記者、業務個人,而是討厭產業層級的媒體亂象。業配沒什麼不好,但他求的是光明磊落,也舉自己工作室的作品解釋業配得讓觀眾清楚知道這是廣告,而非模糊其詞。最大的問題是大家對這些問題敢怒不敢言,所以他想證明自己出來戳破也不會被扳倒,「要是傳統媒體那麼討厭我還可以當選,表示這些傳統媒體傷不了人。」

至於最後預估會拿多少票,邱威傑坦言他也不知道,「3000 到 30000 都有可能,沒人做過這件事,連柯文哲都沒有。」

城市行銷就是內容行銷

因為自己是影音創作者,邱威傑更希望能結合溝通能力為台北市爭取資源培育更多創作者,再利用這些作品達成城市行銷的素材。

「我們常講城市行銷靠什麼?當然就是內容創作。」

他舉例日本聞名全球的動漫畫元素、韓國和泰國有計畫地在美國推廣精緻當地料理餐廳,塑造出高級餐飲的形象,這些內容不僅吸引旅遊人潮,對商品銷售甚至整體經濟都有正面影響。

再提到他自己成立影音工作空間的政見,邱威傑說明韓國首爾已經成立組織,並投入數百萬提供空間、教育,並連結資源來提升創作品質,輸出海外。而邱威傑所在的松山信義選區正好就聚集了 Google 等跨國企業,以他在創作者圈和商界累積的人脈,就能夠串起內容產製所需的資源。

社群操作:LINE 高齡、Facebook 爆話題、YouTube 長尾

就像掃街拜票效益不高,在網路社群操作上邱威傑評估 LINE 是針對 40 歲以上族群所用,而根據過往直播觀眾數據,他主要的市場在 25-34 歲,資源有限下還是瞄準 Facebook 與 YouTube 為先。

僅管 Facebook 粉絲專頁觸及大降,但還是具相當影響力,現在 Facebook 上的內容不鳴則已一鳴驚人,邱威傑認為因應之道就是影片口味要下得更重,像民主開箱第一集觀看就從平常的數千來到數萬。相比於 Facebook 的話題爆發,他認為 YouTube 則是需要長期經營,這點從他直播深談各項議題還能維持觀看數可見一斑。

「政論是非常不給力的節目類型,不賺錢。」他再拿傳統電視政論節目對比:政論節目收視第一的政經看民視收視率 0.87%,採用的還是不甚準確的觀看家戶抽樣。他舉例,這收視率乘以全台灣 840 萬家戶,假定一戶有 1.5 人收看,觀眾也不到 20 萬人(約 10 萬出頭),「小玉拍一個在地上 哭著打滾的影片 都是它的 20 倍。」

邱威傑分析,政論節目本身賣一般廣告不賺錢,卻具有帶風向的能力,用來賣人情包案販售就可以包裝成一套誘人的業配元素。

尾聲

在另外一次訪談結束之後,筆者之一 Chris 跟著邱威傑到了他們位於嘉興街的競選總部,上面亮著斗大的看板,裡頭也放著跟他上班不要看一樣瘋狂的半裸露點人形看板。但更重要的是,那天晚上擠滿了各地趕來的志工,正準備他第一次的「政治電台」節目直播。

Photo Credit: INSIDE 攝影

看著星夜中白光閃爍的邱威傑,筆者不禁思索,這場非傳統的網紅參政實境秀我們某種程度上都在裡面了,但最後究竟能帶著他自己、松山信義區市民、他的觀眾與整個社會走到哪?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