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不懂,越要賭:那些瘋狂投資中國概念股的美國韭菜

評論
評論
REUTERS/Mike Segar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Pingwest,INSIDE 授權轉載

美國投資者馬克·山伍德在蔚來汽車上市第三天時,終於忍不住誘惑下了買單。

9 月 14 日,馬克在蔚來股價盤中漲到 12.66 美金時,決定買入 200 股,之後在漲至 13.25 美金時快速賣出。賺取 118 美金。

「這是最近一段時間我賺的最快的一次。」他說。

(馬克向展示的交易軟體截圖)

美國時間 9 月 12 日,蔚來汽車以發行區間下限價格在美國上市發行。首日破發後次日暴漲 75.76%,第三天又暴跌 14.66%,而 9 月 14 日上市的另一家中國公司趣頭條,首日直接飆漲 128%,最高價時更是比發行價漲了近 200%。

這樣的走勢讓美國投資者直呼「瘋狂」,馬克在 Twitter 上關注的多個網紅紛紛強力推薦,馬克從一開始時「一臉懵」,到很快投入戰鬥,感覺就像是賭博。

「我很久沒見過這麼瘋狂的走法了,我根本不懂中國公司,但我現在開始關注各種中國 IPO 股票。」馬克說。

(蔚來汽車在 Google 上的搜索關注度隨著上市而驟升)

美國股民為中國 IPO 瘋狂

馬克自稱有 10 餘年的美股炒股經驗,在機構投資者為主的美股市場上,他這樣的「散戶」著實不多。而他介紹他的一天,也很像中國的散戶股民們:

股市開盤前,吃過早飯的他就坐在書房擺放的兩台螢幕前,一盯盤就是一天。有時候「廢寢忘食」。2016 年開始,他會一邊炒股一邊在 Twitter 上吐槽。

(馬克的工作台)

如果你也和馬克一樣在 Twitter 上關注了許多熱心的老師們,那麼在蔚來暴漲的這幾天,打開 Twitter 後,你可能以為自己來到了遍地薦股大師的園地。

(幾周前看到蔚來汽車 IPO 消息時候,所有人都說如果錯過了特斯拉的股價飆漲你一定會想要買入這個。當時沒有意識到價格只在 6 美金左右,所以如果你知道特斯拉現在在每股 300 美金,為什麼不滿倉買入?不然你想幹什麼?)
(有人買入蔚來嗎?新的 IPO,與特斯拉競爭。未來幾年股價有希望像特斯拉一樣上到 200 美金,6.25 美金買入的,看來未來孩子大學學費有著落了)

連知名財經自媒體 zerohedge 也出來調侃:中國的特斯拉讓美國特斯拉望塵莫及,他們正在燒掉更多的現金。

還有網友製作各種搞笑動圖,表示蔚來就是取款機。

不過好景不長,在第二個交易周開始後,蔚來和趣頭條紛紛下跌。

就像一個大型踩踏現場,後面的人群正朝著這個「自動提款機」奔來,前面卻已經倒下了。

Twitter 上關於蔚來的發文也變了樣,大家焦急詢問,剛跟風買來的蔚來會不會就這麼砸鍋了。

(好吧,蔚來,我已經滿倉持有你了,成敗在此一舉,快動起來做點什麼啊!)
(究竟要一直持有蔚來到死還是現在賣了止損?)

看過這些推文,還以為他們在投資 A 股:沒人知道為什麼漲,也沒人知道為什麼跌,總之趕緊跟著買入和賣出就對了。

一些投資美股的中國股民開玩笑地將此形容為,中國公司割美國韭菜。

越不懂,越要買

但在這一波雲霄飛車和罕見的動蕩走勢中嘗到甜頭的馬克們,卻並不擔心自己被割韭菜。

馬克表示,他之後還是會繼續關注中國 IPO 股票。他甚至去研究了即將在美股上市的中國藥企 1 藥網和名不見經傳的 Fintech 公司小贏理財(XYF),並在 Twitter 上發文推薦。

儼然一種中國 IPO 專家的形象。

當詢問馬克他是否搞懂了這些即將 IPO 的中國公司的業務模式時,他笑著說: 當然沒有。

《巴倫週刊》的一篇文章拿拼多多舉例寫到:

「拼多多被形容為 Groupon 和 Facebook 的結合體,但是在招股書中又被按照 Costco 加迪士尼的模型來定價,最終募集了 16.3 億美元,而且現在的市值已經是 Groupon 的 10 倍。」

別說只研究了幾天的馬克,就連專業投資者也搞不清楚。

但這並不妨礙馬克們繼續緊盯下一個來自中國的 IPO。經過蔚來和趣頭條的套利經歷,在他眼裡,一切中國 IPO 股票都有上漲的理由。

「股票越讓人不懂,越有漲的機會。也許這就是我學到的中國智慧。」

短短幾天時間,馬克已經學會將美股按照 A 股的節奏來操作了。不禁令人暗暗感慨,他真是個天才。

中概股短期內的極端震蕩,甚至還把習慣了大風大浪的幣圈玩家都勾引了過來。

一名專門炒作各種「雜幣」的美國虛擬貨幣投資者吐槽,最近他所在的多個幣圈社群中,不少人開始談論起這些中國公司的 IPO 故事。這讓他哭笑不得。

而一名專注炒作狗狗幣的投資者也在 Twitter 上表示,在交易軟體 Robinhood 的狗狗幣專區,人們卻在討論蔚來、趣頭條,這讓他「很不爽」。

一次押注成長的賭博

在中概股 IPO 的這一波暴漲暴跌背後,沒人說得清到底為什麼。

這些被「暴富」誘惑出來的炒股方式,這種 A 股股民司空見慣的短線交易,卻讓習慣了看基本面、跟著事件做交易的美股投資者們感到陌生。在他們眼中,這種操作更像是一種賭博。

「你見過凌晨 2 點的拉斯維加斯嗎?賭桌上擺滿五顏六色的籌碼,人們賭的正在勁頭上。現在我們這些美國投資者對待中國 IPO 的股票,感覺就跟這個(場景)一樣。」

馬克說。

《紐約時報》最近一篇評論的題目也寫到:「中國 IPO 正把賭場式交易帶到紐約」。

文章作者認為,中國公司 IPO 中出售的股份佔比,低於美股上市的其他公司平均水平,這給股價動蕩鋪了路——因為這使得人們動用較少量資金就可以大幅影響股價。另外,較低的發行價結合不停的媒體宣傳,也給了股價前期飆漲的動力。

「無論什麼原因,這種中國特色的交易都會帶來破壞性的後果。」文章說。

「這種波動會讓大型投資機構望而卻步,最終這些公司無法建立值得信賴的股東架構,而這又會進一步加深這種賭博問題。」

但也有人認為,在一直被認為是比較成熟的美股市場,卻出現了這種賭博一樣的投資現象,其實正是因為這批中概股滿足了投資者們的某種需求。

「這波中國公司 IPO 讓我想起 1990 年代的矽谷公司,當時許多科技公司也是剛開始經營沒多久,但正是這一點吸引著投資者。因為他們希望在最早期完成投資,之後一旦實現快速成長就能獲利更多。」有 20 多年矽谷報導經驗的德國《商報》資深記者 Axel Postinett 說。

在這場賭注中,有馬克這樣的幸運兒賺了錢,也有更多的美國韭菜被收割。但歸根到底,美股目前還是一個與 A 股不同的市場,這裡機構投資者居多,最終公司股價高低,可能還是要看公司的基本面。

而這場賭博式的狂歡過後,所有後果可能還是要這些公司自己承擔。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