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久的將來,你會願意去看機器人說相聲嗎?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Reuters

本文獲得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原文出處:nytlicensing

編者按:人類一直以大腦無法被完全模擬為人工智慧的發展底線,但是即便如此該技術已經深入各個領域。本文作者 Alex Marshall 在 "A Robot Walks Into a Bar. But Can It Do Comedy?" 一文中講述了 Google DeepMind 團隊成員 Mirowski 所開發的一款人工智慧程式,其可以配合表演者完成即興創作。

近日,倫敦,一個夜晚,一家酒吧,39 歲的 Piotr Mirowski 在幾十名喜劇迷面前證明了一個人工智慧電腦程式可以表演即興喜劇。

他的一隻手中拿著一個爆眼玩具機器人,它的聲音由程式控制發出。另一隻手則假裝握著方向盤。這個機器人充當著 Mirowski 的搭檔,他們正開著一輛車欣賞著沿途風景。

「我並不是想要生氣。」機器人突然出聲,打破了車內蔓延的情緒。

「我不想讓你生氣—這是我們的寶貴時間,」Mirowski 回應道。

「我相信你會找到真愛的,」機器人在尷尬的停頓後如此說道,表明自己為彼此的夫妻關係畫上句號,這引起了觀眾們的一陣笑聲。

「我實在是心累了,」它補充道。之後, Mirowski 又做了挽救這段關係的最後一次嘗試,但是機器人依舊選擇拒絕。「你不是我。你只是我的朋友,」機器人這樣回答道,面無表情。

雖然 Mirowski 剛剛在觀眾面前被甩了臉,但是依舊很高興。為什麼?他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提到,因為他所創造的人工智慧已經成功,並且認為這是一個罕見事件。

在過去幾年中,人工智慧引起了許多藝術和文化領域相關人士的注意和警惕。科技巨頭和一些創業公司正在開發能夠創作音樂的人工智慧系統,其他公司則在進行著關於藝術創造方面的嘗試。一些人擔心這些項目會讓音樂家和藝術家們失去工作。

相比而言,利用電腦進行喜劇創造則不那麼引起大眾的注意,但是關於此種技術的歷史則有著出人意料的悠久。上個世紀 90 年代,愛丁堡大學的研究人員編寫了一段程式碼,用來提出問題式的雙關語,比如「你如何做才能叫一輛漂亮的出租車?當然是先叫一輛帥氣的出租車了。」研究人員在一篇關於該項目的論文中寫道:「它成功輸出了一些人們能夠理解的笑話,雖然其中一些並不是很好笑。」

如今,在歐洲和北美大約有 12 人利用業餘時間從事著相關項目的 Google 研究,他們的正式工作一般也與人工智慧有關, Mirowski 說道。 Mirowski 是 DeepMind 團隊中研究人工智慧的高級研究科學家,但據其所言,他在那裡的工作與喜劇一點無關也沒有。 Mirowski 出生在波蘭,但是童年的大部分時光都在法國度過,當時他熱愛角色扮演和電子遊戲。在大學時, Mirowski 愛上了即興表演,並將其視為一種挑戰沉浸其中。甚至在他畢業後從事人工智慧相關工作時也沒有放棄這項興趣。

Mirowski 一直試圖把自己的愛好融入事業版圖中,但是據其所言直到 2014 年他才意識到這種可能性,部分原因在於那些能夠快速分析大量文本、找出模式並產出相應回覆的系統的出現。 Mirowski 決定將這些技術應用於即興表演中。

他所創建的系統相當簡單。 ALEx 系統已經從 10 萬部電影的台詞中獲得分析內容,內容涉及從動作大片《天地大撞擊》(Deep Impact)到色情電影《深喉》(Deep Throat)。當有人對 ALEx 說話時,這個系統就會喚醒一個叫做神經網路的工具,其仿照大腦構造分析資料庫中的相似內容,並輸出自己的回覆。

2016 年 7 月, Mirowski 與 ALEx 初次登台亮相,但是首戰並未告捷。「在一段時間裡, ALEx 的語音辨識系統崩潰了,它拒絕說任何話。」Mirowski 說道。「所以我不得不說,『我看到你想保持沉默。但是這件事情下不為例。』」

ALEx 現在的脾氣時這樣的,它很樂意為其他即興表演者提供幫助。在最近的倫敦時裝秀上, Mirowski 還用這個系統透過耳機為表演者提供訊息。

Mirowski 說,儘管已經對這個系統進行了改進,但是其在舞台上與人合作時像一個「完全喝醉了酒的喜劇演員」,他的搞笑並非專業,而是一種「偶然行為」,說著一些完全不合時宜的、過於情緒化的或者是完全平淡無奇的話題。

「在某種程度上,機器人與戲劇和喜劇是對立的。」他說道。「戲劇是舞台上的人類表達,是關於演員和觀眾之間的溝通和共鳴。機器人無法用傳感器來感知這些。」

Mirowski 認為,人工智慧的優點在於它的輸出邏輯與人類不同,進而挑戰了人類即興發揮的可能,並當其圓滿完成任務時帶給人們不一樣的感受。「即興表演就像是智力和精神走在鋼絲上一樣。」他說。「機器人的加入相當於讓鋼絲變得更長了。」

馬修森在一次 Skype 的採訪中贊同道,當你想要一個節目不止依賴於幽默反應的隨機性而是為了讓故事繼續往下進行時,就會發現與人工智慧系統合作的樂趣所在。

他曾經說過,自己的早期節目在這方面的嘗試比較失敗。舉個例子,當他在惱怒地咒罵著的時候,機器回答說:「咒罵通常是一種宣洩。」現在,他已經與機器人公開合作了 50 多次。他又補充道,當節目取得成功,人們通常會將功勞歸於人類創造力的妙趣,而置之不談人工智慧在其中發揮的作用。

在周三的表演中, Mirowski 用人工智慧完成了幾個不同的場景。但是沒有一個比前文中提到的「夫婦開車兜風」更成功的了。而這幕劇的高潮部分是 Mirowski 即興表演劇團的四位成員表演了一個有虛擬總統,總統的幕僚長,以及一位辦公室清潔工的場景。

觀眾不得不猜測到底哪個演員是由人工智慧控制的。答案在清潔工走上舞台時揭曉。

Mirowski 從舞台邊上的幾台筆記本電腦後面觀看了整場表演,他笑了。他的人工智慧彷彿在做沒有意義的事,但是卻把觀眾逗笑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