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電影不是一個產業,如何用區塊鏈串起來?專訪華人首部區塊鏈電影導演徐嘉凱

評論
評論

區塊鏈電影《聖人大盜》&SELF 計畫創辦人徐嘉凱(左)SELF 計畫聯合創辦人 葛如鈞(右)

SELFPICK 新媒體公司拍攝的網路劇《 Mr.Bartender》《私室》在 YouTube 創下萬數點擊,不只是拍攝手法精緻,劇情道盡年輕世代在現實社會凌駕之下,面對世代 價值、創業、職涯、感情觀等人生議題時產生的矛盾感,讓七八年級生深感共鳴, 短短幾分鐘的網路劇中字句切中要害,發人深省。來自 徐嘉凱導演的作品總是細膩而深刻,他有著渾然天成的創業家精神,過去嘗試顛覆台灣影視娛樂產業亦是大家有目共賭的。將現實社會揉合電影作品,是他第一個創業,接著將電影場景搬到現實生活,在大安區打造 SELF 私室酒吧,這是他第二個創業。

而他並不止步於此, 既然是創業家,徐嘉凱在挑戰傳統擺脫平面化娛樂的過程中觀察到社會許多不公,而 當今最熱門「區塊鏈」的核心概念為此找到出口。他深深被吸引了,第三次創業走進「區塊鏈」世界。

區塊鏈電影《聖人大盜》背後 是一個更龐大的產業顛覆

SELFPICK PRODUCTION 拍攝網路影片起家,中間參與過群眾集資,從天使輪、種子輪、Pre A 輪增資走到了現在, 以虛實交互的「沉浸式娛樂」作為命題,清流的網路劇、建構起影視 O2O 娛樂互動體驗,為 台灣的影視圈注入活水,一路跨足到「區塊鏈」科技創新,不只顛覆傳統電影的商業模式,更試圖解決電影產業的痛點。層層遞進的腳步背後,八年級的 徐嘉凱的目標是讓台灣能夠跳脫過去,影視娛樂產業長期受到日本、韓國、歐美、中國打壓的困境,發展出台灣獨特的利基。

日前在網路上流傳著一部華人的區塊鏈電影即將開拍,劇情講述區塊鏈發行計畫的曲折起伏以及金融界的爾虞我詐,還找來重量級的製作人曾志偉、葉如芬擔任監製,致力打造出一個貼近世代潮流的全新華語商戰電影,開啟後《無間道》時代的全新鬥智類型片,不過你以為這只是一件電影的事恐怕就低估了徐嘉凱一貫的創新精神。在電影的背後,其實是一個大型的 數位資產計劃, 透過以太坊為基礎,發行代幣、推薦獎勵機制,未來甚至要發行去中心化的 OTT 影音及直播平台平台以及自主公鏈。

跳脫點數生態單一場景   ERC860 設計全球首個沉浸式區塊鏈角色遊戲

區塊鏈究竟如何深化虛實整合的娛樂生態系統?和過去的點數生態、虛擬代幣的意義有什麼不同?除了透過發幣籌措製片資金,還要把票券收入投注在對的地方,把過去效益有限的街邊、公車廣告看板等行銷費用改為推薦獎勵(電影介紹費)。 徐嘉凱 解釋道,SELF 所要做到的是能讓支持電影的行動可以被量化,過去大家都會喊著支持國片,但往往缺乏誘因,最終片商仍很難獲得票券上實質的收益,透過區塊鏈技術能證明自己參與作品推廣、推薦者、粉絲,更能藉由就區塊鏈不可竄改的記錄及去中心化積分演算系統,獲得獎勵回饋增加消費誘因。

SELF 計畫共同創辦人葛如鈞解釋道, SELF 發行的數位資產可在區塊鏈上完整記錄消費者持代幣到戲院看電影的消費金額、分享推薦電影、或轉移數位資產給朋友兌票之數量金額等行為。

根據白皮書,SELF 共分為三階段釋出,七月已經展開私募認購,目前仍在審核白名單階段,目前所用上的,不只是 ERC 20/223 的智能合約架構,還包含 ERC721/860  非同值的以太坊代幣。也就是持有者將享有不同階層的 VIP 特權,基於 ERC721 的數位資產支援多家戲院及消費場域,在電影院消費有托底設計,100 SELF 均可換得一張電影票,其他消費將依據  SELF 市場價調整。另外,他們也開發首創的 ERC860 規格,設計全球首個沉浸式區塊鏈角色遊戲。

SELF 數位資產持有者的應用將包含劇本參與、卡司票選等,每個人可以憑區塊鏈上存放不同數量的 SELF 購買加密憑證參與不同等級的 VIP 活動,提升用戶在影視娛樂產業中的參與度,更能促進生態圈的正向循環。透過進戲院觀看電影就能挖礦的概念,讓大眾體驗區塊鏈的迷人之處。最重要的是,消費者能可直接使用代幣體驗應用代幣的奧妙,目前他們已與威秀影城所屬中環集團以及擁有「開丼」、「元將軍」壽喜燒等知名品牌的餐影集團杰立餐飲成為合作夥伴,購票、代幣使用的場景相當生活化。

不僅如此,在他們的白皮書上也說明 去中心化的 OTT 影音 SELF PLAY 及直播平台平台 SELF LIVE,同時他們 將發行自主公鏈,提供全球其他平台、開發者、服務提供者可移植、可共同參與創造的區塊鏈共識體系。他們想完整娛樂生態圈的決心比想像中還要遠大。

台灣電影不是一個產業,如何用區塊鏈串接起來?

國片在當今市場佔不到百份七,近幾年靠著故事情感連結而走紅者也只是少數,同樣票價該如何與聲光效果十足的 IMAX、好萊塢電影競爭?在台灣沒有像韓國政府對國內娛樂產業的大力補助,群眾募資雖然看似可行但對觀眾來說連接性仍相當薄弱,倘若電影如期上檔,還要面對票房問題,最現實的是:對觀眾來說進入戲院看電影誘因到底是什麼?對本土製作團隊來說,不論是資金獲取或是市場環境都面臨嚴峻的挑戰。也許用「區塊鏈」科技創新能有機會改變。

夢想雖然很大,但現實總是骨感, 徐嘉凱語重心長的說:「 台灣的電影產業根本稱不上是一個產業,在電影為單一案子的模式下沒有「產業觀」很難與投資人溝通,籌措資金過程中經常碰壁。」他決定以不同的概念寫下台灣影視圈新的一頁-發展沉浸式娛樂,創立 SELFPICK 公司從網路劇著手,接著以實體酒吧完成 O2O 模式,將線上的媒體內容轉化為線下收益,達成沉浸式娛樂的第一步。

徐嘉凱以迪士尼樂園作為比喻,台灣沒有足夠的腹地與受眾來支撐起整個樂園,但不代表我們不能打造一座摩天輪、一座雲霄飛車讓觀眾能獲得遊樂園中的部分體驗,而 SELFPICK PRODUCTION 想做的正是在環境限制、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帶給大眾同等的娛樂體驗。

然而在這其中存在著一項問題,那就是轉換率仍然不足,是否能發揮 IP 之力真正達到產業化,對徐嘉凱來說,拍片、設立實體空間仍然太單一,「電影不是一直拍下去就能成就 IP 價值,更重要的是能實際接觸的周邊、五感娛樂、沉浸式體驗。藉由區塊鏈技術、發行 Token 讓沒有連貫性的電影真正走向產業化,資金有持續注入之動力。

同樣是虛擬幣 SELF Token 應用型代幣 有什麼不同?

當今人人都在 ICO、發幣,但多半人對於虛擬貨幣的認知似乎僅止於投資,當然此淪為「韭菜」、詐騙亂象也曾出不窮,卻枉顧「貨幣」的本質,寶博士解釋道,任何貨幣擁有流通性、共識體系、信賴 三大特性就相當有價值,為了讓大家更了解虛擬代幣的概念,區分為支付型(payment)、 應用型 ( Utility )、股權型 ( Shareholder) 三大類,SELF Token 正是以「應用型」作為出發,也許你會說當今也有不少的商家、收付都接受比特幣,但其他 ICO 幣可以拿到真實世界去使用者至今仍未出現,仍停留在炒作之用,SELF Token 從電影票券、餐飲消費開始,未來目標是成為可在全球流通、自由交易的代幣。同時隨著電影、生態系的成長,預計在 2021 年擴展支援全球影城的消費支付,建立起全球各地預計十家以上的沉浸式娛樂空間以及百家以上的合作夥伴。當然他們也將跟交易所進行合作,讓持有者可透過開放式的市場,自由選擇參與、退出「沉浸式娛樂」生態系。

SELF 計畫如此龐大,背後團隊成員來頭不小,除了電影本身的製作陣容,在技術團隊裡,有全中國前三名 DApp 開發者、 台灣本土智慧合約開發者,甚至還有首席經濟學家,橫跨電影圈、金融圈、鏈圈,延攬不少海外留學回台的高材生。

記得在《Mr.Bartender》劇集中,女主角怨懟著:「就算要證明你會打球,前提是台灣要有球讓你打。」

《Mr.Bartender》道盡年輕世代在現實社會凌駕之下,面對世代價值、創業、職涯、感情觀等人生議題時產生的矛盾感,在七八年級間獲得高度評價

過去受到大環境影響,不少台灣學生在國外完成學業後選擇在國外繼續職涯發展,「對這些人才來說,他們的機會成本太高了!」徐嘉凱有感而發 ,但是區塊鏈產業的特性是沒有國界的,即便是台灣都有相當大的機會能做出世界流通的應用,再次展現台灣區塊鏈發展為人才市場帶來的正向循環。

區塊鏈、虛擬貨幣等受到負面事件、主流媒體報導總是將此與詐騙掛鉤,讓大眾留下負面刻板印象,來自於知識缺乏應用不普及,如何將被蒙上一層灰的領域擦亮,或許透過更具體的創新應用, 讓大家只要花少許的錢體驗到區塊鏈的奧妙,而正也是 SELF 想帶來的社會價值。

《聖人大盜》前導片花絮照片 製作人曾志偉(中)與徐嘉凱(右)

區塊鏈電影《聖人大盜》電影前導影片已展開拍攝,由華語區知名影人曾志偉擔任電影監製, 徐嘉凱說:「在二十七歲的前夕,我跟十七歲的偶像一起拍戲」, 不只是自己的理想,在區塊鏈應用上更是嶄新突破,屆時觀眾們也能走進電影院共同鏈接起全新的娛樂生態系,為台灣影視產業譜出新的一頁。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