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公民】說故事的百年酒吧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Beaufort Bar

本文由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 提供,本文收錄於英語島 English Island 2018 年 7 月號,作者馬永欣 ,INSIDE 獲授權轉載。更多詳情請見 世界公民文化中心粉絲專頁

倫敦泰晤士河畔的 Savoy Hotel,自 1889 年開幕時,就不曾停止引領創新,第一個所有房間都有衛浴並且 24 小時提供冷熱水的旅館、第一個裝有電燈與電梯的旅館。這一台漆紅色的百歲電梯,至今都還在旅館內正常運作,過去一百多年來,不只貴族名流搭乘過,當年的電梯小弟,因為天天看著高貴時尚的旅人進出,對頂級時尚耳濡目染,決定辭職創辦自己的服裝品牌 --- Gucci。

旅館重新裝修,於 2010 年再次開幕時,一個新酒吧,Beaufort Bar 也隨之開啟大門與老飯店一起迎接世界旅人。比起在旅館裡立足 130 年的 American Bar,Beaufort Bar 年輕許多,卻仍有說不完的經典。酒吧的所在地是當年 Frank Sinatra 歌舞表演的空間,也是蓋希文在兩次世界大戰之間,首次在英國發表曠世經典「藍色狂想曲」的舞台。

來喝一杯故事

酒吧服務生 Peter 將酒單遞給我,封面的設計與酒吧黑底金花的 Art Deco 設計一致。翻開酒單,我驚呼不已,這不是酒單,是一本故事書!每一杯酒都是一個故事,我像是掉進兔子洞裡面的愛麗絲,一頁頁帶點奇幻風個的故事令人看得眼花撩亂心情澎湃。我點了一杯 Show Girl,一杯關於瑪麗蓮夢露在 Savoy 旅館內的記者會上以機智幽默迷倒英國媒體的故事。

Peter 將酒端上來,高腳水晶杯放在一個小型的化妝台上,化妝鏡緣裝有一圈化妝燈,彷如可以看到瑪麗蓮夢露與媒體相見前最後確認妝容的完美。

隔壁桌的服務生這時上了一杯酒,杯內不斷湧出白色煙霧,Peter 看到我著迷的眼神,馬上說明:「這杯叫『印象派』, 紀錄的是印象派畫家莫內旅居倫敦住在 Savoy Hotel 期間曾說過的一句話:『What I love more than anything in London is the fog. Without fog, London wouldn’t be a beautiful city. (在倫敦,我愛他的霧勝過任何其他事物,沒有霧,倫敦不會是一個美麗的城市。)』

Photo Credit: Beaufort Bar

Ownership

壓抑不住好奇心,我忍不住問 Peter:「你們酒單就像一本插畫精美的故事書,這些靈感哪裡來?創意發想的過程又是如何呢?」

他說:「我們非常注重內部討論,故事書的創作事實上是大家一起討論出來的。首先經理為我們準備許多閱讀材料,有 Savoy 的歷史、有報導、也有過去一百年來的酒單。看完之後,每個人都會提出他們想要講的故事。調酒師根據故事內容,將調酒創作出來。這時候還要經過好幾輪的品酒,每個人喜歡喝的酒都差很多,有經驗的調酒師調出來的酒,不一定是最多人喜歡喝的酒,每個工作人員不同的喜好就代表著不同客人的品味,每個意見都很重要。最後故事與調酒都定案後,我們才去找一家對餐飲非常了解的設計公司,進行下一步的視覺體驗與體驗設計。」

我細細看著每一頁酒單,每一則故事都將讀者帶入旅館的不同世代、不同空間,時而飛上屋頂翩翩起舞,時而在房內一角思考。每一頁美麗的插畫都有一個中空的圓形洞洞,還沒翻頁就能窺探下一杯酒的故事。

這一本時光隧道的故事書,一直翻到最後一頁,是 Savoy 歷史上第一本酒單的封面,以這一切故事的起源做結尾。

這時 Peter 停頓了一下,翻開酒單其中一頁,眼中閃爍一絲得意地說:「你看這一杯酒就正是按照我的提案設計出來的酒!」

Peter 盡興的分享,我也盡興得問下去。「原來你們每個人都參與得這麼深入,上班的日常也是如此嗎?」

「是的,每天下午 5 點酒吧開店前,酒吧經理、調酒師、與所有酒吧裡的現場工作人員會聚集在一起聆聽簡報,報告今天工作注意事項、旅館住房率與 VIP 名單。每天凌晨 1 點收店前,我們也會以今天的事件檢討與營業數字作為一天的收尾。」他細數著一天的行程。

這家旅館的 VIP 名單講出來真的是個嚇死人的名單,除了各個我們熟悉的名人如邦喬飛、英國女王之外,連如歷史人物如英國首相邱吉爾、小說作品永垂不朽的 Oscar Wilde,也都曾是 Savoy 的 VIP,幸運的旅人,也許至今仍能看到他們的「身影」。

而比起這些古今中外的名人比起來,Peter 可能是從斯洛伐克相對不知名城市來的年輕人,但是他眼神裡一點都沒有異鄉人的不確定感,從他專業又從容的服務看起來,他的一舉一動,都帶著 Savoy 的光芒,他雖然不是高階主管,但是他的意見被看重,他能了解營運狀況,在這裏他擁有產生影響的改變力量。

▲Beaufort Bar 充滿奇幻感的酒單,就像一本精美的故事繪本,
每一頁都有中空的圓形洞洞,還沒翻頁就能窺探下一杯酒的故事。
Photo Credit: Beaufort Bar

完美,然後呢?

見證百年英國上流社會的 Savoy Hotel 在 2004 年由阿拉伯王子 Al-Waleed bin Talal 的 Kingdom Holding Company 接手,就跟紐約百年經典 Waldorf Astoria Hotel 被中國安邦保險收購一樣,一同見證全球資本市場洗牌。

富爸爸接手後用 100 億台幣天文數字重新裝修這家老旅館,開幕後一杯調酒的價格在台幣 600 元起跳,房間一個晚上的價錢在 15,000 台幣起跳。這樣高貴的投入與訂價,換來的卻是自 2010 年重新開幕以來,平均每年約 20 億台幣的虧損。

要怎麼樣才能彌補這個無底黑洞,大概是同時身為 Twitter 與 Citi Bank 大股東的王子的當務之急。唯一很明顯的是,降低服務標準,對他不是一個選項。

Photo Credit: Beaufort Bar

早餐的故事

在旅館吃早餐時,隔壁桌坐著一位鼻子很大相貌平凡但是神采奕奕的老先生,他與對面的男子輕聲聊天,與其他桌吃早餐的客人沒有什麼不同,我閒著沒事,心裡猜測著,這兩位在做什麼?是什麼關係?談公事看起來太輕鬆,若是家人、父子關係,看起來氣氛又有些正式,想著想著,這位老先生突然哼起歌來。

Take my hand, take my whole life too
For I can't help falling in love with you.

這首貓王的歌,他唱得很小聲,剛好足夠讓隔壁桌的我聽到而已;他唱得很自然愜意,沒有為誰,彷如吃完早餐本來就該來首歌一般。離席之前,我忍不住走向他說了一句:「你唱歌真好聽。」閒話家常了一番,他大方地與我握手說:「我叫 Mel Brooks,我很有名喔,你可以上網查查我的名字。」

後來我才知道,原來眼前這位吃完早餐會輕輕哼著歌的老先生是美國歷史上唯 12 位囊括艾美、奧斯卡、東尼、葛萊美四項個人大獎的奇才。

長期旅行的人都知道音樂能夠定義一個奇妙的時空,在特定的時間、地點聽到某些歌,這首歌就會跟這個地點與當時的心情產生永遠的關係,而且是只有你自己知道的小秘密。

而對一個說故事的旅館,Mel Brooks 所定義的很有可能成為下一本酒單裡的雞尾酒、或是旅館歷史的一頁。只因為這個世界上,只要聽故事的人還在,說故事的人就會為了他們而存在。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