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說到做到:大學 YouTuber 課程上什麼?副教授現身說法

評論
評論
▲世新大學 YouTube 課程現場,左一為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江亦瑄,左二為 YouTube 大中華區策略合作夥伴協理林映嵐 Isabel Lin。Photo Credit: Google 台灣

自 Google 年初宣布智慧台灣計畫,提到將與世新和政大合作開設 YouTuber 創作者課程培養人才。課程已進行了 18 週,在學期尾聲 INSIDE 訪問到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及 YouTube 大中華區策略合作夥伴協理林映嵐 Isabel Lin,來和我們分享網路影音和傳媒相關學門傳統激盪出的火花。

教育觀察:傳統媒體碰上網路

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副教授江奕瑄表示,儘管網路影音影響力愈來愈大,其實現在大眾傳播相關學系還是走傳統路線,培養的技能與理論也是以電視、電影出發,而且 YouTuber 需要的職能涉及商業營運、財務、行銷等領域,如果單純想提升經營網路影音技能,參與跨領域學程會比進入廣電科系來得實用。

「從前幾年開始,電視台職缺也變少。」然而廣電出身做網路媒體卻是少數,要不是進入公司或劇組,就是乾脆轉行。江亦瑄推薦對傳統大眾媒體有興趣者念廣電系,另一方面看到影視產業劇烈的變遷,她也認為學校課程的架構漸漸不符時代需求,或許由業界需求來規劃學程,而老師的角色則變為教學設計師,是因應產業變化最好的解方。

再好的內容,沒人看也沒用。

江亦瑄點出網路影音和電視電影最大的差別在於長度,以及非常重視目標受眾。過去學生拍攝的影片作品會公開播映或放上網,不過來看的觀眾大多還是親友。

世新近年也試圖在新的環境中找機會,比如廣電系與 OTT 影音平台學產合作,播送學生製作的短戲劇或非戲劇作品。本次更與 YouTube 合作開課,找來台灣吧分享經營平到需要的前期企劃、跨領域知識等,其他部分也會配合線上影片和 YouTuber 校友分享經驗。

站在教育者的立場,江亦瑄會盡量帶學生認識知識型、社會公益型的 YouTuber,她認為在萎縮的就業空間下當 YouTuber 更像一種創業,而以知識或社會理念為主題,「讓年輕人比較知道為什麼要當 YouTuber」,更有機會透過 YouTube 的國際資源向國外接觸。

既然 YouTuber 像創業,能留下來的創作者自然不多,江亦瑄分享,在學校課程要求學生經營 YouTube 頻道,作業結束後十組裡面只有一兩組會繼續下去。

教師規劃課程,YouTube 提供資源

林映嵐表示,校園 YouTube 課程是與老師共同規劃,YouTube 再以業師的角色透過面對面交流及實作,提供基礎 YouTube 頻道經營知識,並協助安排講者及案例帶來觀念與啟發,比如在 YouTube 成功的十種方法、YouTube 後台數據導讀的概念教學。林映嵐舉例「續看率就是個容易弄不清楚的指標,藉由了解觀眾看到幾分鐘,就能推測出觀眾愛長影片還是短影片,進而調整策略。」她認為,從廣電相關科系出發,YouTube 把網路影音知識帶進校園,「過去印象是要夠活潑才能成為創作者,不過剪輯、企劃、經紀等,其實都是有需求的。」這些人才不一定在鏡頭上,也許也能走進新生態圈的幕後。

校園之外:工作坊和研習營涵蓋完整生態

除了與學校合作開課,YouTube 還有舉辦教師研習營和創作者工作坊,都是創作人才培養計畫的一部分。

考量到 YouTube 無法走遍全台大專院校,林映嵐把教師研習比喻為種子,讓教師可以將網路影音的新知識帶回校園開枝散葉。她也觀察到,其實老師也怕自己對 YouTube 的了解不如學生就要上場教學,因此積極參加研習。在和傳統媒體學界交流過程中,林映嵐也觀察到傳媒的製作架構相當值得借鏡,比如棚內、外景各種不同類型的影片拍法和行話,都是在互動過程中第一次碰到。

對創作者方面,YouTube 會舉辦工作坊鼓勵創作者彼此交流、提供國外案例給創作者參考等。林映嵐舉例,比如商業工作坊就會傳授一些商務知識,「包含財務、法務,很多創作者沒有太多社會經驗。」像不少創作者沒有聘請經紀人,YouTube 也會請業界經紀人來講解藝人管理、簽訂合約的基本觀念。

另外 YouTube 也會介紹 MCN 資源給創作者,告訴他們有拍攝、版權、音樂、經紀等各種類型的 MCN,配合創作者在不同階段會需要不同的協助。林映嵐觀察 2004 年蔡阿嘎破百萬訂閱之後,直到 2016 年才出現下一位百萬訂閱創作者,「在 2017 年之前很安靜。」不過情況到了去年開始熱鬧起來,出現 7 位破百萬的創作者,到了今年總共 15 人。YouTube 也針對這些大型創作者不少生涯規劃建議,甚至達到一定規模也可以自己建立 MCN ,而 YouTube 也會給 MCN 教育訓練,讓他們投入更多資源在創作者上。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