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去了矽谷,兩年之後你的生活會是這樣!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flickr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36kr,INSIDE 經授權轉載。

一年前,Sunil Rajaraman 寫過一篇文章 ,談論矽谷生活。現在他又寫了第二篇。Sunil Rajaraman 是 Scripted.com 的共同創辦人,是 The Bold Italic 的 CEO,讓我們聽聽他又說了一些什麼。

你在一灘水裡醒來,那時是凌晨 5 點。

抱歉,不是水,是尿。你知道那是尿。你的孩子最近一直失眠,他睡在你們夫妻二人之間。昨天晚上你決定懶一下,都裝聾作啞,對床上濕濕的一片不理不睬。沒關係,稍後總會有一個人去處理的。

你再也無法入睡。你打開 Headspace App,想讓自己平靜 10 分鐘。你不知道冥想到底有沒有沒用。真是無聊,腦海裡能想到的只有 Instagram。雖然如此,感覺還是不錯的。本來還可以再睡幾小時,現在你可以將時間拿來找工作,在 LinkedIn 網站尋找。沒辦法,你之前創辦的公司失敗了。

你做商務拓展工作。你們請了一位 27 歲的 CEO,他之前沒有管理過企業軟體新創公司,他沒有打理好,公司垮了。為什麼會這樣?你想了想原因。

企業的確制定了「不招自負者」「不招缺德鬼」的政策,但是他並沒有受到兩項政策的約束。

公司之所以失敗,可能是因為推崇“開放辦公”概念,公司的數據庫對黑客來說是開放的。也可能是因為你不知道到底有誰真正在工作。照你的理解,你的許多同事都在亞馬遜買東西,在 Slack 上聊天,觀看世界杯。應該在周五時將辦公空間(每平方英尺要 75 美元)轉租,因為那天沒有員工來。

無論怎樣,現在生活更好了。忘了創業公司吧,它不適合你。這種生活已經結束,你必須習慣。你已經 35 歲,你未能獲得退出公司的機會(拿到錢,比如出售股份,退出公司)。你沒有自己的房子,現在你告訴別人說,租房是“長遠計劃”的一部分,因為更有彈性。你一直認為自己是失敗者。

你發現自己還有一些時間,比預想的多。

你將孩子送到小學。父母是複雜社會等級的一部分。這是一所公立學校,但是每個季度你都會碰到「捐贈」活動。你遇到了 Janice,在父母拍賣會上,她喝醉了,花 2.5 萬美元拍下泰勒·斯威夫特的演唱會門票。一周之前,Dropbox 上市了。她有一些股份,你在腦海裡計算她的淨資產是多少。對於她來說,2.5 萬元只是九牛一毛,不值一提。有許多父母「很酷」,她正是其中之一。

Ferdinand 將孩子送進學校,大約 30 分鐘,他來到操場。他喜歡和任何孩子的母親聊天,他們會調情,他總是戴著網眼棒球帽。Ferdinand 不工作。你們擊掌,擁抱。

你似乎覺得高中永遠不會結束。

你在大公司找到一份工作。很大,這正是你需要的。你要去 Foster City 上班,比舊金山好多了。那裡有人造垃圾填埋湖,裡面有一些病態的鴨子,每天走過時,它們會鼓勵你多去那裡散步。這些鴨子有時會追著你跑,發出嘶嘶的聲音,只是聲音很低。你每天都要找地方吃年飯。

從此之後,你不再穿印有創業公司 Logo 的衛衣,你設了一道家庭禁令。你準備讀讀心理學著作《追尋生命的意義》(Man's Search for Meaning),多讀幾次。

你再也不需要「興奮」,你喜歡的東西叫「枯燥」。你的妻子現在已經邁向成功,她的創業公司已經騰飛。你是「垃圾股」,她是「高增長股票」。你已經接受這種地位的懸殊。

在會議上,你投入了許多時間。會議為每一天設定美妙的旋律。站著開會尤其不錯。今天,你開了 3 次會,與相同的 4 個人開。你們也許應該將桌子拼在一起,這樣一整天都會開會。

上週,有一次會議開得不順利。會議結束時你說:「謝謝,伙計們(Thanks,guys)。」24 歲的發展經理喜歡自命不凡,回看他的一生,無非是在私立學校讀書,然後到 Laguna Beach 度假,思考開什麼顏色的寶馬 3 汽車,這個傢伙認為你不應該使用這個詞彙,它會冒犯房間內的大部分人。你發誓要改。

你站在一塊標語下,它宣揚的公司價值觀是這樣的:「謙卑大於一切。」

你正在推進一個大期待,將所有工程工作全部外包給 East Bay 地區的企業。以前,你的公司將工作外包給印度人,但是他們查看公司 Twitter 帳戶發布的假日派對冰雕照片之後,就會生產一種想法:應該獲得更高的報酬。而且你自己也很擔憂,生怕公司將你的工作內容也外包出去。在某個地方,肯定有某個人存在,他開的價格更低。

你的老闆和你年紀差不多,他也沒有退出公司,他老是回憶當年創業的光榮歲月。

好吧。你厭倦了。你上網,查閱與不動產執照有關的資料,你也許應該當一名房產代理人。你有一種感覺,似乎科技公司、投資資本家的目的就是將錢投向財產。如果你能跟兩筆大錢沾上邊,也許自己會撈到一些好處。

你查看當天的交易數據,也許能賺點小錢。如果購買加密貨幣怎麼樣?現在它的價格降下來了。Tim Draper 也許說得沒錯,最終價格會衝到幾萬美元。也許巴菲特是對的,加密貨幣沒有價值。你在 Coinbase 開了一個帳戶,但是沒有投資的動力。當年 Facebook IPO 時,你應該買些股票,一直持有,這樣你可能會賺更多的錢。

購買 Facebook 股票是一種「邪惡的舉動」。因為 Facebook 開發讓人容易沉迷的產品,干擾選舉。你刪了 Facebook 帳戶,但是繼續使用 Instagram 和 WhatsApp。

你跑到 Instagram 打發時間。你看到 Arti 老是發一些相同的自拍照。你拍了鴨子的照片,放在上面,Greg 很喜歡,但是兩天前你發訊息給對方,現在還沒有回覆。沒完沒了的分頁讓你惱怒。當你發現 Story 可以告訴你誰在看你的故事,於是你開始用 Story 發貼文。你原本認為某個人討厭你,當你看到他居然看了你的一則 Story,感覺不錯。

現在你對自己的人際關係感到滿意,晚上不會有那麼多約會。你做了一些研究,研究研究如何讓婚姻生活更美滿。你讀了 Cosmo 的一些文章,雖然說得不錯,但是做起來太難了。你還讀一些與多角戀、開放性關係有關的資料。Reddit 告訴你說,這樣幹很糟糕。你意識到,當你想提問時,Google 總是能自動幫你完成一切。

無窮無盡的會議。在公司裡,到底有誰在真正工作呢?可能大企業並不比創業公司好。你開始在 AngelList 尋找工作機會,來自創業公司的工作機會。你也許應該去 Box 或者 Salesforce 工作。Aaron Levie 在 Twitter 發的東西很不錯,Marc Benioff 寫的東西也很好。他們可能是出色的 CEO,沒有自負。

終於熬到 5 點了,今天你不用去接孩子,晚上孩子由父母照看。你怨恨你的父母,為此還接收了幾年的治療,但是你卻希望父母能幫你帶大孩子,且做得更好。

你本可以叫你的保姆帶,但她辭職了,她剛剛有了自己的孩子。你看到了她,住在一幢大房子裡,她請了兩個保姆。她開著一輛 Model S 汽車,而你呢?開一輛 Leaf。

如果有閒暇時間,你應該去哪個健身館呢?今天去 Orangetheory、Barry's、Core Power Yoga 還是 Barre Method?去上課的時候,應該聽哪個 podcast?最後你決定聽聽 SoulCycle 以及 Michael Rapaport 的 I Am Rapaport:                                            VVVVVVVVBVBBBB BVVVVVV  BVVVVVV BVV BV 你打開 Eaze App(一個大麻快遞平台)。大樓裡的每一個人都吸電子煙,但沒有誰一起吸。送快遞的人給你送了一袋東西,你卻給他一種懦弱的感覺。你的妻子下班回來了。

於是你們開始交流,看看是不是應該離開舊金山去 San Diego(是不是到高通去工作),然後討論去不去 Austin(德儀在哪裡),還有洛杉磯(交通太不方便了),紐約(太自命不凡),芝加哥(太冷了),亞特蘭大(不去),華盛頓 DC(太靠近政治家了),當你們說到波士頓時,已經迷迷糊糊在沙發上睡去,任由 Chapelle 的喜劇繼續播放。

明天,你可以好好清理一下床上的尿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