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文化論】網紅該不該負社會責任?從放火、小玉、尊「廢片三冠王」談起

評論
評論

作者 Cyan,現任網路數位行銷,鍾情文化人類學,喜歡觀眾獨立音樂,大眾流行文化還有醫療科技。希望自己的書寫能具可讀及耐讀的成果。

放火、小玉、尊總是被放在一起討論。因為他們的影片主題、表演手法、粉絲客群都非常近似,雖然他們的點閱率和收入都非常高,但是評價並不是很好,網路的論壇只要提到廢片,大抵都是拿他們來舉例。

近日來小玉上傳一隻主題為被人騷擾實錄的影片,內容是一位家長來小玉家按門鈴,控訴他的影片傷風敗俗,認為小玉明明深知自己的粉絲都是國中小生,獨立判斷能力尚未受到肯定,小玉應該有公眾人物的自制能力,但小玉認為對方侵害了他的隱私。

重要的是,這支影片是小玉經過剪輯的「創作影片」

這並不是一隻完整平實記錄所有過程的影片,有一個大前提就是,影片是經過創作者本人根據錄影好的材料編寫腳本、剪輯、配音、下評論然後上傳在個人平台的影片。也就是說,這段影片是小玉的個人陳述,閱聽人其實無法透過影片得知他的指控是否完全貼合事實。地址是否真的被外流,這個按門鈴的人,他是不是透過不當的方法得知小玉的地址,並且構成所謂的騷擾行為。

之前有另一名 YouTuber 聖結石的電話號碼也遭到外流,接到許多騷擾電話,聖結石亦創作相關主題影片。但是在影片中,聖結石確實證明是小朋友覺得這樣很好玩,將聖結石的電話在朋友中散播,並有騷擾行為。同時,聖結石用此影片做了機會教育,甚至還用自己的媒體力量幫助孝順的小朋友。向大眾證明,這個主題可以處理得很有媒體該有的態度。

如果創作不需擔負社會責任,那幹嘛反對羅根跟 Cjride

尊的行事作風還算低調,但放火和小玉卻是爭議不斷,挑戰法律或是道德界線。日前小玉因為抽維他命棒被罰款,是因為他此舉「違法」。但是他卻抨擊檢舉他的家長,甚至他還製作一集影片提出,創作不應該被約束,認為這是在扼殺創作,同時也在影片宣稱,之後對於創作他將更放得開。

放火最廣為人知的就是他用巧克力塗在臉上嘲笑黑人,以及在 YouTuber 大會上穿納粹的衣服引起眾議。日前釋出的吃 50 人份泡麵影片,在影片中嘲笑非洲饑民,嘲笑完之後又自己放上自己之前鬧出爭議的新聞畫面。令人不免了悟,原來他之前的道歉並不是出於反省,更不是因為知道自己的行為真的是在傷害到其他人,欺負弱勢族群。所以當他在鏡頭前面說:「對於小孩子那個事情我們能夠多少克制一點,我們也很難跟每一個家長這樣解釋吧!」很遺憾的他並非是力有未殆,而是這個人根本就沒有自律的打算。事實上在更之前的影片中,小玉也曾經對希望他能不要用影片來影響國中小生的留言,說出雖然他身為公眾人物應該自律,但不是到你的小孩要我來教的程度,來拒絕這樣的要求。

很多人會說 YouTube 是新媒體,但更重要的問題是:YouTuber 有沒有媒體人的自覺?媒體是掌握話語工具的存在,如果把創作無限上綱凌駕法律凌駕道德凌駕良知,我們憑甚麼反對羅根跟 Cjride,別人嘲弄亞洲文化不可以,但是我們可以嘲弄別人?

他們說:應該叫你的小孩不要看

如同關於維他命棒被罰款後的宣示影片,底下的留言一面倒的支持聲浪,認為家長:「不喜歡不要看。」也有另一位 YouTuber 引用呱吉的話,認為這位家長更重要的是讓自己的小孩有思辨和媒體識讀的能力。

媒體識讀(media literacy)一直是重要的議題,在現今自媒體崛起的情況下更是有重視的必要。指的是人們對大眾媒體有所了解及辨識,並具有能認知到媒體對於自身所產生正負面影響的知識與能力,因此能抵抗媒體所帶的不當影響。

世新大學余陽洲 2007 年在《秋季媒觀講堂》提到,媒體識讀須具備四個基本觀念:第一個是「媒介建構論」,閱聽人知道自己是生活在一個由媒體建構的世界,所以自己可能會因為媒體的錯誤報導而被誤導。第二個是要辨別媒體背後的「意識形態」,閱聽人要懂得媒體是依據不同的意識形態建構我們的世界。第三個是能認知到媒體傳遞用的「符號」,即媒體利用符號傳遞意識形態。以電子媒體來說,這些建構技術可能包含重複播放影片、慢動作播放影片等方式,媒體企圖使用各種符號、技術,影響電視機前的觀眾。最後一個觀念是閱聽人必須有自己的「主體性與自覺」,使用媒體的我們都是獨立的個體,不應隨媒體起舞,而要對這些訊息「存疑」。

從以上的資訊我們不難理解,具備這些能力需要教育,所以家長當然該盡力給予小孩是非觀念。但不代表媒體就不用自律,因為確實年齡層較低的客群,媒體識讀的能力不見得足夠健全,不然電視節目幹嘛分級,幹嘛還要 NCC。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