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色觀點】投資如果不為錢,那還能為什麼?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gooner on Unsplash

原文 《投資如果不為錢,那還能為什麼?》 刊登於綠學院, ​INSIDE 獲授權轉載。

作者楊家彥​,留美經濟學博士,曾任職於台灣經濟研究院十餘年,主要研究涵蓋總體經濟、中小企業、知識服務及產業創新等領域,研究報告及產經政策評論均多。基於實踐創造理論更大價值的信念,近年投身台灣影響力投資領域,希望透過跨界、跨域、跨世代方式整合多方力量,投入新經濟探索與社會改善工作,亦為綠學院綠色帶路人。

綠色影響力投資系列上一篇 《投資人和你想的不一樣!三分鐘帶你搞懂影響力投資的全球趨勢》 文中談到投資界很重要的全球趨勢,在討論實際案例之前,我想先回頭請問你覺得投資的目的是什麼?提出這麼簡單到可能被視為幼稚問題的人,應該需要很有勇氣吧?

我猜想,最可能的直接答案應該是「投資當然是為了賺錢!」學過財務學的人也可能會說:「投資的主要目的就是獲取『投資報酬(Return on Investment)』!」有趣的是,會被視為「報酬」的價值一定得是錢嗎?

陽光有沒有價值?乾淨的空氣和水有沒有價值?你所關愛的人健健康康、開開心心的,有沒有價值?大概沒有人會否定吧!但如果大家都同意價值和錢並不是同義詞,為何當今資本市場,只要談投資報酬和價值,幾乎又都等於錢了呢?

自從投身影響力投資(Impact Investment)的這些年以來,我越來越常問人:

「已經有了投資,為什麼還要社會投資?」

「已經有了企業,為什麼還要社會企業?」

「已經有了創新,為什麼還要社會創新?」

曾有人回答:因為社會企業、社會投資、社會創新是為了讓這世界更好。但只要我一追問:「那麼為何眼前的企業、投資、創新這一套系統不夠好?」通常的反應就是開始靜默。

記得美國知名食品業者瑪氏企業(Mars Inc.)幾年前曾在一場台灣的企業論壇中表示,任何企業組織的運營活動,絕不會只有財務影響(Financial Impact)。只要有人參與其中,就會產生人文影響(Human Impact),對周邊所在地產生環境影響(Environmental Impact),也會對社區關係人產生社會影響(Social Impact)。然而,如果企業決策者只知考慮財務效果,而漠視或輕忽其他衍生影響,將會在追求企業全面價值(Total Value)的道路上,不斷地犯下策略性錯誤。

當前經濟社會沿用已久的會計標準,已能游刃有餘地衡量多數短期、直接、有形的財務價值,但對許多無形、間接、長期的價值無能為力,無形資產價值的衡量就是眾所皆知的例子。這個人類社會價值衡量系統的缺陷,導致全世界累積巨大的資源在資本和金融市場上,偏頗地根據財務績效進行配置或再利用的決策。無怪乎再怎麼富裕的社會中,仍見許多重大價值領域不易得到足夠的資源。

正因為那些價值還放不進當前的財務報表內,所以有時也被稱為「表外價值」。於是,社會企業的本質之一,也可說是在追求財務報表以外的「社會價值」;社會創新的本質,也可說是在創造更全面的價值活動;社會投資也可說是支持並換取未來全面價值可持續被創造的資源投入。

所以,有人才會說,公益投資(Venture Philanthropy)或影響力投資除了追求財務報酬(Financial Return)之外,也兼顧「社會報酬(Social Return)」。而不同的投資價值定位就像光譜一樣,可能包括

  • 財務價值唯一(Financial Only)
  • 財務價值優先(Financial First)
  • 社會價值優先(Impact First)
  • 社會價值唯一(Impact Only)

換句話說,「投資是為了賺錢」不過是眾多價值目標中的一種,卻在當前的財會價值衡量系統之下,被誤以為是天經地義的唯一選擇。

近二十年來,公益投資或影響力投資從歐美社會開始,目前已有歐洲公益投資協會(European Venture Philanthropy Association, EVPA)、全球影響力投資網絡(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 GIIN)、亞洲公益投資網絡(Asian Venture Philanthropy Network, AVPN)等大型國際組織的出現。其中 EVPA 和 GIIN 每年更定期發佈國際社會投資的調查報告,讓世人了解,那些「不只為了賺錢」的世界各地投資人到底在做什麼。

我們需要擴張投資報酬的定義,除了財務報酬之外,將環境和社會的報酬也納入其中。也許你會接著問,如果投資不是只為賺錢的話,那財務可以持續嗎?錢會不會有燒光的一天?當今世上有可以合理期待「財務可持續(Financially Sustainable)」的影響力投資嗎?

我們下一篇先看一個國外的案例來看影響力投資人如何評估投資決策,然後我會再回頭從國內的影響力投資案例討論我們在本地的實踐經驗。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