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文化論】剖析《七月半》:先養粉絲,再玩團的時代來了?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 HowHow YouTube

本文為作者投稿,經 INSIDE 編審後刊出。作者 Cyan,現任網路數位行銷,鍾情文化人類學,喜歡觀眾獨立音樂,大眾流行文化還有醫療科技。希望自己的書寫能具可讀及耐讀的成果。

隨著網路平台和錄製技術越來越簡易,音樂創作人發表作品越來越容易和多元,但 YouTube 成為新媒體的如今,連樂團經營與行銷,都因此有了新的方式。可以先當好創作人,發行音樂作品。五個成熟 YouTuber 所成立的樂團七月半,替創作樂團文化翻開新的一頁。

先經營粉絲,再進行創作

早先稱為地下樂團,現今稱為獨立樂團的創作型樂團,由於沒有商業型態的大型資源,所以從創作到錄音都是由樂團成員自行完成。獨立樂團自 2000 年開始蓬勃的發展。團員的組成往往是幾個喜歡音樂的朋友組成樂團,進行創作之後,開始往各大表演場合去投遞表演的報名,及想辦法銷售自己的作品。如果一下子無法完成樂團的基本編制人數,也是透過人際網絡來尋找團員,例如在學樂器的地方張貼徵團員公告,或是找朋友的朋友來軋一下。

新媒體時代所出現的七月半樂團,完全顛覆這樣的形式。首先是樂團團員的組成,七月半的團員原本就是 YouTube 創作者,根據團員阿傑在直播中表示,是藉由創作者之間互相都有在觀看對方的創作影片,得知對方會樂器在進行邀約而成團,團員之間原本的熟悉度並不高。成團之後,團員之間在互相了解對方的聆聽脈絡。

Photo Credit: 截自 七月半 YouTube

根據七月半的影片中陳述,七月半目前固定週四練團,也在進行相關的創作,但直至目前,七月半並未正式發表創作曲,但早已經成立七月半 YouTube 頻道,每個禮拜一到禮拜五發部影片,主題以詼諧地分享生活日常為主,以這種接近日更 (每日發布影片) 的方式經營粉絲。這種先經營樂團,在進行創作的形式前所未見。在此之前,七月半曾經進行過所謂 COPY 歌的表演,台灣的創作樂團文化在 2000 年左右開始已經不走這個路線,因為社群中強烈的自我認同,所以相當強調創作。但七月半卻有 COPY 歌的公開演出,後來轉回到 YouTube 來經營粉絲。可以說是 YouTube 作為媒體後才有的形式,十分有趣。

另外一個嶄新的部分是,七月半樂團曾經以日更的方式來創作,阿傑決定鼓點,然後接下來一個人一個人完成自己樂器的創作部分,最後主唱蔡阿嘎再把詞寫出來並唱出來完成創作。直接把創作過程拿來作經營粉絲的方式,同時創作歌曲、創作影片還創作流量的表現方式令人耳目一新。雖然我們無從把握這首自創曲有沒有可能是已經先完成,在拆開來拍影片,但由於搖滾樂的創作型態通常是貝斯跟鼓點,然後吉他主旋律出來,再創作歌詞,這次的影片也因此有調換過日更的團員順序,在表現方式上非常完整和流暢。

跨領域及是否可能

日前團員之一的阿傑前指標性獨立音樂祭大港開唱進行售票式演出,擔任 DJ 放歌給粉絲。在現場颳起一陣旋風,許多獨立樂迷同時也是阿傑所屬頻道上班不要看的觀眾。在日後阿傑和同公司的木吉他手蔡哥,也都有在直播或是其他平台討論到自己喜歡的音樂與粉絲交流。

Photo Credit: 截自 七月半 YouTube

在大港開唱結束後的下一個禮拜,七月半團員的周主題出現的創作主題,但音樂性的討論少,還是以粉絲互動的情況居多,由於之前七月半每周會讓粉絲選出一個粉絲覺得影片創作太隨便的團員出來道歉,所以即便是在音樂相關的主題,許多還是以開玩笑或是要求道歉的留言居多。在大港開唱前,團員們直播分享自己的音樂學習過程,但留言仍舊是以粉絲互動為主,貝斯手 HOWHOW 就陳述到:「怎麼大家現在好像都是在等我們看誰道歉呢?」

撇開翻唱歌曲的 YouTube 創作者不談,目前跨足不同音樂創作領域的 YouTube 創作者一共有三組團隊,分別是聖結石,為 TOYOTA YARIS 廣告的 YARiS,還有七月半。YARiS 有訴求明顯,走的也不是創作團體的路線,資金來源顯然也不用創作者自己操心,在此先不談。聖結石跨足商業音樂圈一片喝倒采,主流媒體幾乎也都是相當負面的報導。聖結石自己的頻道原本每支影片都有百萬以上點閱率,在近期內幾乎都只有三、四十萬,MV 發表的 YouTube 影片點閱數下滑更是快速,。2018 年愚人節時聖結石宣布恢復日更,雖然當時說是愚人節玩笑,但卻在兩個禮拜後真正宣布日更。令人不免臆測是進軍商業音樂圈不力後的回歸。

七月半是否能跨足真正的創作樂團,令人期待又怕受傷害。網路平台相對容易操作的今日,我們看過太多的樂團只發表過一次作品就消聲匿跡。如同自然捲奇哥說的,看似因為網路而蓬勃發展的這個時代,其實並未真的因為這樣而留下些甚麼。阿傑在大港開唱後的 Vlog 提到,下次來就是以樂團的身分來了。對於一個這樣各方面的經營都十分新穎的樂團,音樂相關的一切都未知。

不同創作類型的開展

能夠不依靠商業資源來發表作品的「獨立樂團」,如今因為網路的便利,獨立一詞所具備的意義已經被稀釋的現在,無論七月半是否是真正有意願進軍獨立音樂社群,這樣新型態樂團的出現是有趣而且令人興奮的。阿傑先前在大港的訪談曾經提過,將來在 MV 上也會揉入它們每個人原本的創作特色。這也是目前不論創作樂團還是商業音樂都未曾出現過的題材。

流行歌曲的創作常有認為記錄時代意義,七月半上一支的自創曲,確實記錄了 YouTuber(YouTube 創作者) 在娛樂與流行界所扮演的腳色--- 詼諧、逗趣,希望觀眾看了開心。

台灣的獨立樂團所得有限,發行作品或出場表演都不一定有 Pay,就算有也要拆帳,剩下來能給創作者的並不多。所以大部分的樂團團員都有正職工作,許多樂團和公司甚至必須靠文化部的補助。

比起傳統的獨立樂團,七月半有更多時間來經營粉絲。甚至也不需要只靠跑表演跟賣作品來獲利,我們是否可能期待新媒體時代可以給音樂創作者更多來元的收入,來讓音樂創作者更有可能專職創作,甚至因此有更豐富的作品?都讓這個時代的閱聽人感到期待。

Photo Credit: 截自 七月半 Facebook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