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覆俄羅斯大選和劍橋機構洩密問題!祖克柏週三聽證會演講稿搶先曝光

評論
評論

本文經 36 氪   授權發布。

受大量使用者數量被英國諮詢機構劍橋分析不正當利用這一醜聞的影響, Facebook 執行長馬克‧祖克柏(Mark Zuckerberg)將於本週三(4 月 11 日)到美國眾議院能源和商業委員會出席相關聽證會。

為此,祖克柏還為此次聽證會準備了書面演講稿,他在這份演講稿中進行了道歉,並表示:「Facebook 在保護使用者資料不被濫用方面仍做得不夠。」在此之前,祖克柏還將於週二到美國參議院司法與商業委員會參加一個聯合聽證會。

 

以下為祖克柏為周三聽證會準備的演講稿全文:

格雷格‧沃爾登(Greg Walden,編註:美國眾議院能源商業委員會主席)、資深委員弗蘭克-帕隆(Frank Pallone)以及能源商業委員會的全體成員:

在隱私、安全和民主等方面,我們面臨著許多重要的問題,此刻,你們向我提出一些難答的問題。在我講出我們採取哪些措施來解決這些問題之前,我想先闡述一下我們是如何到達當前這一步的。

Facebook 是一間充滿理想主義和樂觀主義的公司。從我們的現狀來看,我們重點關注連網使用者所能帶來的一切好的東西。隨著 Facebook 的成長與壯大,各地使用者也獲得了一個強大的新工具來與他們所愛的人保持連接,相互聯絡,通過這種新工具傳達他們的聲音,並建立共同的社區和業務。

然而,就在最近,我們看到了在 Facebook 平台上出現了「#metoo 運動」和「為我們的生命遊行」(March for Our Lives)等活動。在颶風「哈維」到來之後,人們為了救援,透過我們的平台募資 2000 多萬美元。另外,約有 7000 多萬小企業使用 Facebook 平台發展和提供就業崗位。

但無論如何,目前有一點非常明確,那就是我們在防止這些工具被濫用和產生傷害等方面仍做得不夠。有人利用 Facebook 平台散佈虛假消息、國外一些機構利用我們的平台干預選舉事務,此外,還有人在 Facebook 平台上發布仇視言論,另外還涉及到開發者和個人資料隱私的問題。

我們沒有全面地評估我們的責任,這是一個嚴重的錯誤。這也是我的錯誤,我非常抱歉。我創建了 Facebook ,經營這個平台,我對 Facebook 當前發生的問題負責。

因此,我們現在必須要審核我們與人們建立關係的每一個環節,確保對我們的職責進行全方位的充分的評估。

僅僅將使用者連接起來,這還遠遠不夠,我們還必須確保這些連接是積極的。僅僅讓使用者表達出自己的心聲,這也遠遠不夠,我們還必須確保使用者不能利用這個工具傷害他人或傳播錯誤資訊。僅僅讓使用者控制他們的訊息內容仍遠遠不夠,我們還必須確保為此平台提供應用的開發者也能夠保護這一平台。總體而言,我們的責任不僅僅是創建工具,而且還要確保這些工具能夠用在好的地方。

對我們需要改進的所有地方進行全面的審查,還需要一段時間,但是,我會致力於做好這些事,包括完善我們保護使用者資料的方法、以及完善確保全球選舉事務安全的方法等。

以下就是我們當前面臨的一些問題以及正在做的一些重要事務。

一、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機構

Photo credit: Sputnik

最近幾個星期,我們一直在努力,力求確切地理解劍橋分析機構所發生的一切,為此也一直在採取措施來確保這些事情不會再度發生。事實上,早在四年之前,我們就採取了重要行動,以阻止現在再度發生這些事情,但我們還是犯下了錯誤,現在來看,我們仍有很多事情要做,而且我們需要加緊做。

(一)事情的緣由

2007 年,我們推出了 Facebook 平台,當時的願景就是打造更多社交化的應用。你們的日曆應當能夠顯示出你們好友的生日、你們的地圖應當能夠顯示出你們好友生活的地理位置、你們的地址薄應當能夠顯示出他們的照片。為此,我們讓使用者登錄應用程式並分享他們好友的身份以及有關他們自己的一些資訊。

2013 年,劍橋大學研究員亞歷山大‧科根(Aleksandr Kogan)建立了一款個人性格測試的應用程式。這款應用程式後來被大約 30 多萬同意分享他們 Facebook 訊息以及部分好友(這些好友的隱私設置允許分享)資訊的使用者下載安裝。從我們平台當時工作的方式來看,這就意味著科根能夠獲取使用者的一些資訊以及使用者數千萬好友的訊息。

2014 年,為了阻止那些不良應用,我們宣布將要調整整個平台,以便最大程度地限制各種應用獲取 Facebook 使用者的資訊。最為重要的是,與科根的應用程式相似的諸多應用程式不再能夠獲取使用者好友相關的訊息,除非這些使用者的好友已經授權這些應用來獲取他們的資訊。

我們還要求開發者事先須得到 Facebook 的許可,然後才能要求使用使用者公開資料、好友列表以及郵件地址之外的任何資訊。這些行動會阻止任何一款與科根的應用程式相似的應用程式像今天這樣獲取大量 Facebook 相關的數據。

2015 年,我們從英國《衛報》的記者那邊了解到,科根已經將其應用程式中的資料分享給劍橋分析機構,此舉違背了我們針對開發者制定的政策——未經使用者許可的情況下不得分享他們的隱私資訊,因此,我們當時立即在平台上禁用了科根的應用程式,並要求科根及其它與他分享資料的機構,包括劍橋分析機構在內,正式澄清他們已經刪除了所有通過不正當方式獲取的資料——他們最終按照我們的要求做了。

上個月,我們又從《衛報》、《紐約時報》以及 Channel 4 等媒體獲悉,劍橋分析機構可能並沒有刪除他們業已澄清刪除的資料。我們立即禁止該機構使用我們的任何服務。劍橋分析機構聲稱,他們已經刪除了這些資料並同意由我們聘用的審計機構來調查此事。目前,我們還在與英國訊息專員辦公室進行合作,該辦公室對劍橋分析機構擁有管轄權,並將完成對事情的調查。

(二)我們正在採取的措施

我們有責任來確保科根和劍橋分析機構所做的一切行為不會再度發生,以下就是我們當前正針對此事所採取的一些措施。

1. 我們已經於 2014 對 Facebook 平台進行了重大調整,大幅限制開發者能夠獲取的資料量,並積極審查我們平台上的各種應用,這些舉措讓如今的開發者無法再複製科根幾年前的行為。

2. 但是,我們還要採取更多的措施來限制開發者利用我們平台的訊息,還要採取更多的安全措施來防止使用者資料被濫用的情況。

(1)如果使用者在三個月之內不再使用開發者的應用程式,那麼我們將刪除開發者的這些應用程式的連接方式。

(2)我們將減少使用者給應用程式提供的資料量,即使使用者只使用自己的姓名、照片和電子郵件地址進行授權,這樣,這些應用程式獲取的資料量將比在其它重要應用平台少得多。

(3)我們會要求開發者不僅要獲得授權,而且還要簽署合約,合約將施加嚴格的規定,以此要求連接使用者訊息或其它隱私資料的應用程式按規定辦事。

(4)我們還將限制類似於小組和活動之類的更多 API。你們應當能夠非常容易地登錄應用程式並共享你們的公開訊息,但是,任何可能共享他人訊息(例如使用者參與的聊天室中的其它訊息)的意圖將會受到更加嚴格的限制。

(5)兩週之前,我們發現一個能夠讓使用者查找某人電話號碼和電子信箱的功能一直在被濫用。在某些情況下,如果有人獲得了同樣的姓名,那麼這個功能就會起到很大作用了,但是,卻有人濫用這一功能,將使用者的公開 Facebook 訊息與他們已經獲得的電話號碼進行連接。當我們發現這些濫用情況之後,我們就立即關閉了這一功能。

3. 調查其它應用。我們正在調查在 2014 年關閉我們平台之前利用我們大量訊息的每一款應用程式。如果我們發現可疑行為,我們將立即採取公開監管措施。如果我們發行有人不正當利用我們的資料,那麼我們將禁止他們並通知所有受影響的使用者。

4. 進行更好的控制。最後,我們還要讓使用者更加容易地知道他們已經允許哪些應用程式使用他們的資料。本週,我們已經開始向使用者展示了他們已經使用的一系列應用程式清單,並給使用者提供了一種非常便捷的方法,以便刪除提供給這些應用程式的許可。使用者已經在自己的​​隱私設置中完成了這些設置,但是,我們還將在動態消息(News Feed)頂部增加這些功能,以確保所有使用者都能看到這些功能。另外,我們還將相關情況通知了所有被劍橋分析機構共享過資料的使用者。

除了我們在 2014 年業已採取的措施之外,我認為,我們下一步還要採取一些措施來繼續確保我們平台的安全。

 

二、俄羅斯干預大選

SHUTTERSTOCK/GETTY IMAGE

Facebook 的任務就是要給人們提供表達心聲和將人們更緊密地連接起來。

這些都是深層的民主價值,也是我們引以為豪的地方。我不希望任何使用我們工具的使用者來破壞民主,這不是我們的初衷。

我們對俄羅斯干預大選之事反應不夠迅速,而且也未能及時地採取回應措施,如今,我們正在努力做得更好。我們在處理這些威脅方面已經顯得越來越成熟,而且處理能力也在迅速提高。我們將繼續與政府合作,以弄清俄羅斯干預大選的整個細節,我們還要盡力,不僅要確保全世界自由與公平選舉的完整性,而且還要讓所有人表達他們的聲音,同時還要成為推動全球各地民主制度變得更好的動力。

(一)事情的緣由

對我們的安全團隊而言,選舉一直時尤為敏感的時期,2016 年美國總統大選當然也不例外。

多年來,我們的安全團隊一直掌握著俄羅斯的網路攻擊威脅情況——例如駭客攻擊和惡意病毒等。在 2016 年 11 月大選之日前夕,我們發現並處理了多次與俄羅斯有關的網路進攻威脅,其中包括一個名為「APT28」的組織發起的攻擊行為,我們發現,美國政府已經公開表示這個組織與俄羅斯軍方情報機構有聯繫。

雖然我們非常關注傳統威脅,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在 2016 年夏季看到了一些新的苗頭,當時,一個與 APT28 組織相關的帳號,打著 DC Leaks 的旗幟,申請了一些 Facebook 的假帳號,再這些假帳號所竊取的訊息發布給媒體記者。後來,我們又侵犯我們的政策為由,關閉了這些帳號。

在大選之後,我們繼續調查相關事宜,並掌握到這些新威脅的更多訊息。我們發現的一些情況包括——那位駭客已經使用了由假帳號組成的網路來干預大選:例如推薦或攻擊特殊候選人,散步一些對政治機構不信任的言論,或者是簡單地傳播混亂局面。其中一些駭客也利用我們的廣告工具。

我們還了解到「網際網路研究機構」(IRA)發起的假情報運動,這家機構多次採取欺騙行為並試圖在美國、歐洲和俄羅斯等國操縱他人。我們發現,約有 470 個帳號和網頁與網際網路研究機構相連,在為期兩年的時間內,網際網路研究機構如法炮製了大約 8 萬個貼文。

我們最好的評估就是,在那段時期內的某一節點上,大約 1.26 億使用者可能一直在與網際網路研究機構相關的 Facebook Page 上提供內容。在 Instagram 服務上,我們發現約有 12 萬條訊息內容,預計還有 2000 多萬使用者可能為該機構提供內容。

在同一時期,「網際網路研究機構」也花費了大約 10 萬美元,在 Facebook 和 Instagram 上投放了 3000 多條廣告,我們發現,這些廣告可能被發送給全美 1100 多萬使用者。2017 年 8 月,我們關閉了網際網路研究機構的這些帳號。

(二)我們正在採取的措施

毫無疑問,我們應當及早阻止俄羅斯的干預,不過,我們如今正在努力確保這樣的事情不再發生。我們目前採取的措施包括以下幾點。

1. 在法國,2017 年總統大選前夕,我們發現並關閉了 3 萬條左右的假帳號。

2. 在德國,在 2017 年大選之前,我們直接與該國的選舉委員會合作,從他們那邊了解到他們所看到的一些威脅情況,並分享了這些訊息。

3. 在去年美國亞拉巴馬州參議院選舉期間,我們部署了全新的人工智慧工具,主動發現並刪除了來自馬其頓的假帳號,這些假帳號試圖散播假消息。

4. 我們讓成千上萬個有組織、得到金融資助的假消息散播者的帳號失效。我們一直利用這些調查來完善我們發現假帳號的自動化系統。

5. 上週,我們撤下了 270 多個由網際網路研究機構新增的頁面以及他們運營的帳號,這些頁面和帳號都是用來針對俄羅斯境內的使用者以及在亞塞拜然、烏茲別克和烏克蘭等國的俄羅斯人員。其中,我們刪除的一些屬於俄羅斯新聞機構的頁面,但我們發現這些機構受網際網路研究機構控制。

6. 大力增加我們在安全業務方面的投資。如今,我們擁有大約 1.5 萬名員工在從事安全和內容審查相關的工作。預計到今年底之前,我們將把這些數量增加到兩萬以上。

為此,我直接指導我們的團隊,要求他們大力將精力著墨於安全事務——重視程度要超過我們的其它業務。儘管這會對我們未來的盈利產生較大影響。但是,我想明確闡釋一下,我們的優先事項就是:保護我們的社區,這比我們追求利益最大化更加重要。

7. 加強我們的廣告政策。我們知道,一些國會議員正在研究提升政治或事務性廣告透明度的方案,我們在這個問題方面很樂意與國會保持合作。但是,我們不會單單坐等立法機構的行動。

(1)從現在起,每一個想要投放政治或事務性廣告的廣告主都將需要獲得批准。要想獲得批准,廣告主就需要證實他們的身份和位置。任何未能通過此類審核的廣告主將被禁止投放政治或事務性廣告。我們還會給他們貼上標籤,而廣告主則需要向使用者顯示誰為他們付款。我們已經在美國市場開始這一服務,並將在未來幾個月內向全球其它地區拓展。

(2)為了進一步提升政治廣告的透明度,我們還打造了一種工具,這個工具可以讓任何人都能看到某一頁面的所有廣告內容。我們正在加拿大市場測試這一工具,並將於今年夏季推廣到全球市場。我們還創建了一個此前政治廣告相關的搜索檔案庫。

(3)我們還將要求那些管理大頁面的使用者也要獲得相應的認證,這就會讓那些圖謀使用假帳號的使用者在營運相關頁面時變得更加困難,或者很難肆意擴散,另外這些帳號在傳播假訊息或有爭議問題時也會面臨更大的困難。

(4)為了讓所有運營此類頁面的使用者和廣告主進行認證,我們還聘用了數千員工。我們致力於在 2018 年美國中期選舉之前的關鍵幾個月內完成這些事務,同時也要為未來一年的墨西哥、巴西、印度、巴基斯坦以及其它地方的選舉做好安全準備工作。

(5)這些措施不會阻止所有人來濫用這個系統,但是,卻會讓那些圖謀重蹈 2016 年大選期間俄羅斯實施的惡意行為以及使用假帳號和頁面來投放廣告的人面臨更多的困難。干預選舉是一個問題,這個問題比任何一個平台都嚴重,這也是我們為何支持《誠實廣告法案》的原因所在。這也將幫助我們提高所有網路政治廣告的標準。

(6)分享資訊。我們一直在與其它技術公司合作,以此分享有關威脅的資訊,與此同時,我們還與美國及他國政府在選舉事務方面展開合作。

與此同時,另一個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我們也不能因此而忽略 Facebook 在選舉中所起的積極作用。

2016 年,使用者在 Facebook 上進行了數十億次的交流和公開討論,這種規模在線下可能從未發生過。候選人擁有直接的管道來與數千萬公民展開直接對話。競選方揮斥重金組織和發佈在線廣告,以便把他們的競選主張更加深入地傳播。我們組織了「出去投票」的活動,幫助兩百多萬使用者註冊參與投票,否則這些使用者可能就不會參與投票了。

安全事務、包括選舉相關的安全事務在內,當然不是一個能完全解決的問題。像網際網路研究機構這樣的組織,的確是非常老練的對手,這種機構不斷變化,但是我們將不斷提升我們的技能,以保持我們的技術領先優勢。與此同時,我們還將不停地打造工具,幫助更多的使用者在推進民主的過程中表達他們的聲音。

 

三、結論

我的優先事務一直以我們的社交目標為重點,那就是連接使用者、創建社區並帶動世界更加緊密的融合。廣告主和開發者不能超越這個優先事項,只要是我在營運 Facebook。

我在大學期間開創了 Facebook,一路走來,我們已經經歷了漫長的一段旅程。如今,我們為全球 20 多億使用者提供服務,每天,使用者都在使用我們的服務來與那些對他們最有影響的人士進行連接和交流。我深信我們所做的一切。當我們解決了這些挑戰之後,我知道,那時我們就可以加以回顧,並把幫助人們聯繫和幫助更多人表達心聲看作是這個世界的一股積極力量。

我發現,我們今天談論的這些問題不僅僅是 Facebook 和我們社區面臨的問題——這也是我們所有美國人面臨的挑戰。感謝你們今天讓我在此發言,我已經做好準備接受你們的質詢。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