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了五天終於出面!祖克柏回應劍橋分析事件,但他並沒有道歉

評論
評論

本篇來自合作媒體 GeekPark,INSIDE 經授權轉載。

《紐約時報》和《衛報》報導稱,一家名為「劍橋分析」的英國數據公司利用從 Facebook 開放接口中獲取的 5000 萬份用戶數據,在 2016 年幫助特朗普在總統競選中勝出。

消息傳開之後,輿論的矛頭指向了 Facebook,為什麼沒有保護好用戶的數據?為什麼要開放給第三方企業?除了已知的數據洩露以外,Facebook 還把用戶的數據出賣給了哪些人?

Facebook 沒有道歉。3 月 16 日,公司法務副總裁刊文表示,他們已經封了「劍橋分析」及其母公司的帳號。3 月 17 日文章更新稱,所謂「數據洩露」的指控「完全錯誤」,用戶使用「劍橋分析」的應用並在知情條件下提供了自己的個資,系統沒有被入侵,帳戶密碼及相關敏感資訊也沒有被盜。3 月 19 日週一,Facebook 發出公告,稱已聘請獨立審計機構對「劍橋分析」及事件洩密者展開調查。

從頭至尾,祖克柏沒有露面,但無論是普通用戶還是監管者,他們都希望祖克柏代表 Facebook 官方出面做出解釋。明尼蘇達聯邦地區法院的參議員 Amy Klobuchar 在電視上說道:「我覺得他應該向美國人民解釋一下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我們有多少人受到了傷害,還有最重要的,他們打算怎麼解決這件事。」

網路上,針對 Facebook 的批評指責像浪潮般一波接著一波,這家社群巨頭的回應引起了很多人的抵觸情緒。在推特上,「#DeleteFacebook」(刪除 Facebook)成為了熱門話題,像之前的「#DeleteUber」一樣,它從一個簡單的話題標籤進化成了時下最熱門的網路運動。

祖克柏大概無論如何不會想到,Facebook 有一天會淪落到「狼性創業公司」的相同處境。在這場瘋狂的「革命運動」中,他緘口不言,連這一事件的員工討論會也沒有出席,而這樣的沉默也遭到了網友和媒體的反覆抨擊。

就在鋪天蓋地的輿論批評越來越失控時,沉默多日的祖克柏終於現身,台灣時間今天凌晨三時,他在個人的 Facebook 帳戶上更新了針對這一事件的回覆。

在 937 個單字的回應中,祖克柏坦言沒能保護好用戶數據的 Facebook 沒有資格為用戶服務,他整理 Facebook 應對這一事件的時間軸,並列出了即將落實的應對策略。以下是祖克柏發表在個人帳號上的聲明全文。

我想就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的情況分享一些最新的訊息,包括我們已經採取的一些舉措以及未來針對這一重大事件的行動計劃。

 

我們有責任保護你們的數據,如果我們沒有做到,那麼我們沒有資格為你們服務。我努力了解了這一事件的細節,並思考如何能夠保證這類事件不會再次發生。好消息是,阻止類似事件發生最為有效的舉措早在幾年前就已經落實,但我們也犯下了一些錯誤,能做的還有很多,我們要站出來採取行動。

以下是這次事件的時間軸:

2007 年,Facebook Platform 開放平台發布,我們希望能為更多的應用提供社群能力。在日曆上你應該能看到好友的生日,地圖上應該能看到朋友們住哪兒,通訊簿裡也應該能看到他們的照片。為此,我們授權讓人們能夠在其他應用中登陸 Facebook 的賬號,並將他們的好友資訊一同分享給第三方應用。

2013 年,一位名為 Aleksandr Kogan 的劍橋大學研究員創建了一款性格測試應用,安裝這款應用的用戶中有近 30 萬人分享了他們的 Facebook 數據,包括他們部分的好友數據。考慮到當時 Facebook 平台的規則,Kogan 得以獲取這些用戶數以千萬計的好友數據。

2014 年,為了杜絕應用對數據濫用,我們宣布對整個平台做出大型調整,這些應用能夠訪問的數據自此受到了極大的限制。最重要的,類似於 Kogan 的應用不再能夠獲取其用戶的好友數據,除非這些用戶的好友們同樣授權了這款應用。我們同時要求開發者們必須在獲取我們的許可後才能向用戶徵求敏感訊息。這些舉措能夠防止類似 Kogan 的應用獲取今天海量的數據。

2015 年,《衛報》記者發文稱 Kogan 將應用獲取的數據分享給了劍橋分析公司。這違背了我們的開發者規則,即不得在沒有用戶同意的情況下分享數據。所以我們立刻在平台上封禁了 Kogan 的應用,並要求 Kogan 和劍橋分析透過正規形式證明他們已經刪除了全部不當獲取的數據。他們提供了相關證明。

上週,在《衛報》、《紐約時報》和《Channle 4》的報導中,我們發現劍橋分析或許並沒有如他們所證明的那樣將數據刪除。我們立即禁止他們使用我們的任何服務。劍橋分析聲稱他們已經刪除了所有數據,並同意接受我們聘請的審查公司進行法務審查。同時我們也在與監管部門合作,一起調查事件真相。

這起事件是發生在 Kogan、劍橋分析和 Facebook 之間的信託違背事件。但同時也是 Facebook 對分享自己數據並希望我們妥善保管的用戶們的信用違背。我們必須解決這個問題。

就此,我們已在 2014 年為阻止惡意獲取用戶信息事件採取了幾點最重要的舉措,但還有很多要做,下面我將簡單指出幾點:

第一,我們將調查所有在 2014 年我們改變平台策略、限制數據獲取之前使用大量數據的應用,同時將對所有存在可疑活動的應用進行全面審查。我們將在平台上封禁所有不接受審查的開發者。此外,如果我們發現這些開發者中有濫用用戶個人信息的情況,我們將封禁他們,並通知所有受這些應用影響的用戶,包括此次事件中被 Kogan 利用數據的用戶。

第二,我們將進一步限制開發者對數據的使用,以預防類似濫用情況的出現。例如,如果你 3 個月都沒有使用某一應用,我們將取消開發者獲取你的信息的資格。當你使用 Facebook 帳戶登錄該應用程式時,我們將減少你個人數據的分享——只提供你的名字、頭貼以及郵件地址。除了從我們這裡獲取許可以外,我們還將要求開發者簽署一份合約,向用戶申請獲取其貼文或其他私密訊息。在未來幾天裡,我們還會發布更多的措施。

第三,我們希望用戶對授權獲取信息的應用保持知情。在接下來的幾個月裡,我們將在每個人的主頁動態牆置頂一個小工具,方便用戶查看授權應用名單並取消授權。在隱私設置裡,這一工具已經開放,現在我們將把它置頂在信息流中,以確保每個人都能夠看到。

除了 2014 年採取的幾點舉措之外,我認為如果我們要繼續保證平台的安全,以上幾點是必須要做到的。

我一手創立了 Facebook,自始至終,我都會對所有發生在我們平台上的事件負責。所有保護社區而需要我做的事,我都會認真對待。儘管劍橋分析的事件在今天不再會發生,但這並不能改變已經發生了的事情。我們將從這次事件中總結經驗,以保證我們平台的安全,同時讓我們社區中的人們更加放心地前行。

我想感謝所有相信我們使命、和我們一起打造更好社區的你們。我知道要解決這些事件,花費的時間比想像中要更久,但我向你們保證,我們將順利解決這次事件。從長期來看,我們將建立起更好的服務。

在祖克柏發布回應貼文之後,Facebook 的 COO Sheryl Sandberg(雪莉·桑德伯格)轉發了祖克柏的發文,稱:「如他所說,我們知道這事對人們信任的嚴重違反行為,對我們作為的不足,我感到非常後悔。」

民主黨參議員 Edward Markey 在 Facebook 上回覆祖克柏的聲明:「你需要來一趟國會,宣誓為此作證。」

祖克柏在萬眾期待中給出回覆受到了媒體和輿論的強烈關注,主流媒體紛紛在第一時間發出針對此回應的評論。

Axios 刊文《祖克柏沒有說這些》表示了對祖克柏時隔多天之後發出回覆的失望,稱祖克柏並沒有道歉,也沒有解釋個資濫用為何沒有在 2015 年得到絕對的控制,甚至,他也沒有表示是否會出席國會的聽證會。

《彭博商業周刊》刊文《飽受抨擊、失去信任,Facebook 扮起了受害者的角色》,表示所有的隱私問題都是 Facebook 產品的問題,尤其對這家公司而言,這樣的問題無處不在。     

《衛報》在報導中稱,「五天瘋狂的輿論批評,英美兩國立法部門同時發起的傳喚和調查,經歷了這些的 Facebook 似乎終於明白,責怪用戶不能理解其複雜的服務規則是遠遠不夠的。」

《連線》發文《馬克·祖克柏沉默帶來的傷害不可逆轉》,「儘管他回應了這次事件,但他並沒有回應其中潛在的問題,等到祖克柏意識到並作出彌補時,一切都為時已晚了。」

在網友的評論中,有很多人對祖克柏的答覆表示讚許,但也有不少人提出了與主流媒體相似的質疑,其中被網友質問最多的,就是祖克柏和桑德伯格為何沒有在回應中道歉。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