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出 CP 值最高的演算法!台灣電腦視覺 AI 新創 Astra 成立一年多就獲 NTT 東日本青睞

評論
評論
▲左為 Astra 執行長高宏鈞,右為 Astra 總經理張家瑞

Astra 是 2016 年 9 月才剛成立的電腦視覺新創,不僅說服日本最大固網電信商 NTT 東日本,從原本只想做網路影音加值服務的案子, 一口氣擴大成普及化視覺大數據的契機,更在短短一年多的時間內就交出物美價廉的電腦視覺方案。更在去年第四季獲得亞洲知名創投 East Ventures & KK Fund 注資。

 INSIDE 訪問到了 Astra 兩位創辦人,執行長高宏鈞與總經理張家瑞,請他們來分享和 NTT 東日本提案的過程,以及在短時間內完成專案的血淚史。

不只是賣產品,還要幫 NTT 轉型

張家瑞提到,促成這次合作的遠因,是創業前就有跟 NTT 東日本有過合作經驗,所以獲得了新專案的叩門磚。不過真正加深 Astra 與 NTT 東日本合作關係,在於 Astra 申請成為 NTT 東日本為中小企業客戶提供影音加值服務的方案供應商,卻未於此止步,而是看準傳統電信公司面對世界級網路巨頭的鯨吞蠶食的焦慮,產生把握自身在地優勢發展新立足點的需求,提出了眼界更龐大的方案。

傳統電信依靠利潤愈來愈低的上網資費以及加值內容,對公司轉型助力不大。Astra 從大數據角度切入,搭配人工智慧近年蓬勃發展的電腦視覺演算法,分析攝影機接收到的畫面,並整理成客戶資訊,讓 NTT 東日本還能再利用這些資訊幫助中小企業分析客群與消費行為,一口氣達成虛實數據整合與未來商務行銷的應用。

壓低成本,重點在優化

不過隨著近兩年人工智慧蔚為風潮,靠分析實體店內影像來做成「現實版 Google Analytics」已不再是新奇的點子,各大商務展上也不乏提出相關技術的廠商。那麼,Astra 的產品又有什麼特別,為什麼會得到 NTT 東日本的青睞呢?

高宏鈞舉例,平平是臉部辨識,機場認證用而站定不動和商家來去匆匆的人流分析,應用技術就不同。而相似的產品中,Astra 的價值在於能用極低的價格,達成與科技大廠相同的目的,因此很容易被 NTT 東日本的客戶,也就是餐廳、零售等中小商家接受。

他舉例,亞馬遜 AWS 也有提供臉部辨識的服務,採每分鐘計價 0.1 元美金,但對店主來說,此模式較難估計花費。而 Astra 與 NTT 東日本合作提供的服務採包月制,提供店家的方案每個月定價 2500 元日幣,大約 20-30 元美金,在某些店家的人臉辨識成本更幾乎只有亞馬遜方案的 1/200。對日本商家來說只消一個工讀生 2-3 小時的薪水,就能換得豐富的客戶數據分析,相當划算。

便宜又好用的方案人人都想要,Astra 是怎麼達成如此低的成本?

雖然 AI 是在近年才變成流行,公司草創的 2016 年時資源還相當稀少,市面上競品也不多。高宏鈞坦言人工智慧中的影像辨識說起來沒這麼玄,其實都是苦幹的枯燥工作。身為一家新創自然不可能從頭造輪子,他們不是自行研發演算法,而是進入產品製作,從網路上的開放資源、最新的論文期刊搜羅現有演算法。

「技術和產品是完全不同的思維,我們 90% 都在做產品。」高宏鈞這樣形容 Astra 的產品開發過程。

初期研發團隊甚至曾經 3 個月內就看了 300 多篇影像分析論文,再像拼積木一樣把不同功能的演算法湊在一起,團隊 2 個多月都睡在公司沒回家。經過不斷嘗試和失敗,加上對前後細節的優化及參數調整,才完成了這項低成本下仍能達成任務的「產品」。而這樣的產品比單純監測人流路徑和停留時間,或者僅抓取三個定位點來判斷有沒有人等常見的商店人流系統要精密得多,不僅能計算不重複客數,未來還能推測年齡、性別,甚至紀錄熟客臉孔。

高宏鈞再舉例,若要計算不重複客流量,傳統做法可能是用客人的臉部圖像一張一張比對,「2 萬人就要比對 2 萬次」,非常耗費運算資源。而 Astra 組合既有的群聚分析演算法,就能免除這些消耗。

他為自己的產品下了註腳,「我們的技術不在於發明,而是產品,因此需要兼顧成本和效能。」

彈性配合 NTT 需求客製化

另外,身為 20 人左右的小型新創,Astra 不同於大公司既定的產品方案,可以為 NTT 東日本的需求量身打造產品。張家瑞舉例,NTT 東日本有個中控的需求,Astra 就做他們特製的服務管理提供者(Managed Service Provider, MSP)。

如此一來,NTT 東日本要管理這套辨識服務,不需要派外勤工作人員現場安裝或是除錯,在中控就能開關服務,並掌握所有系統訊息。由於日本人力較貴,導入管理系統不僅 NTT 東日本能將派出人員成本降到最低,店家的網路攝影機也能免安裝隨插即用。

軟體新創找硬體合作難如登天

因為影像辨識需求特殊,現在 Astra 也一併提供方案中的網路攝影機硬體。和許多軟體新創一樣,Astra 直接在製造王國台灣內部尋找硬體合作商,也和其他新創一樣碰到產量太小而難與大製造商談訂製的狀況。

張家瑞表示,這次 Astra 生產硬體也是經歷一番波折,所幸靠著過去認識的製造商,才完成攝影機硬體的出貨。據他觀察,軟體服務要落地必需透過像是手機、電視盒之類的硬體。建議可由政府協助媒合軟硬體廠商,否則現在許多軟體新創找不到資源只能自己跳下去做,一個小模具至少 500 萬台幣起跳,錢燒掉也拿不回來。

應用辨識數據建置會員、行銷系統

雖然現在 Astra 的臉部辨識方案剛「交貨」沒多久,他們已經想好未來該如何應用這些資料,來替日本中小商家、NTT 東日本,以及自己的公司創造三贏局面。

高宏鈞透露,除了前面提到的性別、年齡,還有心情等參考資訊,現在已經提供測試版給 NTT 東日本。未來希望能搭配紀錄消費者常購買的產品及行為模式,幫助 NTT 成為一家數據公司。

隨著服務面向擴大,數據庫也會愈來愈大,Astra 未來的願景是希望能了解每位消費者除了上網以外的所有行為,紀錄足跡與消費習慣。預計今年第二季就會上線會員系統,當常客到店家消費可以提供照片與基本資料加入該店會員,可以獲得折扣,店家也能知道每位客戶的消費模式,甚至能自動集點送贈品。

高宏鈞說,Astra 將循與 NTT 東日本類似的合作模式,於當地業者合作來快速拓展市場。他分享,現在線上廣告飽和,阿里巴巴、亞馬遜等線上零售紛紛往實體店面結合。不同於亞馬遜由上往下併購的路線,Astra 則是透過夥伴廣布平民化的技術方案。

Astra 和 NTT 東日本這樣的大公司合作,自然是拓展市場難得的好機會,不過未來目標當然不放過現在炙手可熱的東南亞市場。張家瑞分享,Astra 在東南亞如印尼當地就要開始一連串的活動,台灣方面也找到了一些合作夥伴,另外廣大的印度市場也在計劃之中。

Astra 兩位創辦人不僅有夢想,更具備執行力,用 B2B2C 的平價商業模式迅速而穩步地,將台灣的視覺產品帶向國際。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