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初代 emoji 揭秘:我們的確將大便 emoji 用在冰淇淋上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Peter Miller on Twitter

原文刊登於 iFanr,INSIDE 獲授權轉載。

早在 2015 年,名為 Peter Miller 的網友在 Twitter 上公佈一個「大發現」:當你用 PS 將蘋果的「微笑大便」emoji 放在冰淇淋 emoji 上時,可以完美重合。

看到消息後,不少人紛紛跑出來說:我媽媽也以為大便 emoji 就是巧克力味的冰淇淋。

看來,這次各位媽媽真的是對的。

恰逢今年是蘋果推出初代 emoji 的十週年,曾參與初代 emoji 設計的 Angela Guzman 撰文回顧當年往事。

Photo credit: Angela Guzman on Medium

當時還只是實習生的 Guzman 和自己的導師 Raymond 分工設計了蘋果首批 emoji,而且還確認了多年前網友們對微笑大便和冰淇淋 emoji 關係的推測:

Raymond 將他設計的快樂大便團,回收再放到冰淇淋 emoji 的蛋捲筒上。現在你知道了真相,大概以後都無法忘懷。

Guzman 回憶道,她選擇了「訂婚戒指」作為自己第一個 emoji 設計主題,因為「它帶有像金屬和切面寶石這類具有挑戰性的元素,對於初學者來說挺難的。單是金屬戒指那部分我就畫了一整天。」

Photo via: Emojipedia

隨著練習增加,Guzman 的繪畫速度也不斷提高,逐漸可以一天畫兩個、三個或更多。但無論畫得再快,她還是會花大量時間回頭調整每個 emoji 的細節。

無論是木頭和葉子的紋路,還是足球上的皮革銜接處,Guzman 都歷經了無數次「放大看細節縮小看效果」的過程,以確保每個像素都已充分利用好。

據悉,他們還會將最難畫的 emoji 留在最後。那個穿著紅裙的跳舞 emoji 就是她實習期最後的一個任務,因為她那擺動的紅裙細節是在太多了,最後還是得 Raymond 出手相助才完成。

當時所有的 emoji 設計都得通過 Steve Jobs 的親自審核,才可以正式發佈。

2008 年 11 月,Raymond 和 Guzman 設計的初代 emoji,隨著 iOS 2.2 更新正式登陸日本。生活在其它地方的 iPhone 用戶則等到 iOS 5 才用上原生的 emoij 表情鍵盤。

而到了今天,「emoji 語」早已經成為國際友人社交中一門只可意會不能言傳的溝通「語言」,而且人們對這門「語言」的組成也越來越考究。

為了讓 Google 修改漢堡 emoji 的起司位置 ,網友們認真到逼出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發 Twitter 表示「將放下手頭所有工作來調整」。

當發現蘋果內建 emoji 中所有女裝鞋都是高跟鞋時,藝術評論家 Floriane Hutchinson 在 Twitter 上發起了一個將芭蕾舞平底鞋加入日常 emoji 的呼籲(#IWearFlats),以打破對女性的刻板印象。

有意思的是,雖然現在蘋果的內建 emoji 已經增加了非常多,但用戶在 2017 年最喜歡的 emoji 還是「哭笑臉」和「紅心」,兩個自初代 emoji 起就已有的內容。雖然最開始這兩個 emoji 分別是由 Raymond 和 Guzman 設計,但現在也經歷了多番調整。

不知道你們最喜歡用的 emoji 又是哪個?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

知名廠商強力徵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