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日本漫畫代理一網打盡後,騰訊準備帶中國創作者「脫貧致富」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iFanr,INSIDE 授權轉載

騰訊動漫和日本動漫產業巨頭的聯繫應該是中國地區最緊密的了——它是中國唯一同時和集英社、角川集團、講談社和小學館達成合作的網路動漫平台。

一年前,騰訊互娛年度 UP 大會,在屬於騰訊動漫的發佈環節,日本最大的出版公司株式會社講談董事古川公平到場,宣佈與騰訊達成合作——引入《妖精的尾巴》、《金田一少年事件簿》及 20 週年紀念系列、《頭文字 D》、《宇宙兄弟》等作品。

媒體將騰訊動漫歲日本漫畫版權上的投入比喻為——市面上的日本漫畫幾乎被騰訊一網打盡了。

但在兩天前,騰訊動漫了舉辦了一場「創作者大會」,這是場活動的主角不再是日本動漫巨頭,而是 320 名在騰訊動漫平台上創作的編劇、腳本、畫手……

「改善生活」的漫畫創作者

12 月 6 日下午,打著追光燈的舞台中央,十字星創辦人鑽咖正在分享主題為《我們為什麼創作》的演講。

這是漫畫讀者 TAOL 第一次見到鑽咖,她在騰訊漫畫 app 中收藏的漫畫中,就有鑽咖創作的《無罪之城》。雖然對作品中那個罪犯的樂園已經十分熟悉了,但見到這樣一個長髮微卷的高個子女孩還是讓 TAOL 驚喜——

鑽咖原來長這個樣子啊,真好看。

2016 年 3 月,鑽咖創作的動漫作品《無罪之城》正式在騰訊動漫上開始連載,後來鑽咖創辦了「十字星動漫」。在這之前鑽咖是一個遊戲作者,曾撰文《富士康的年輕人》。

轉行後的鑽咖很快就嘗到了新奇、有趣和成就感。

還不到兩年時間,《無罪之城》在騰訊動漫上已經有了 21.54 億的人氣值,超過 92 萬用戶收藏了這部作品。

與此同時,十字星陸續在騰訊動漫上線了《總有妖怪想害朕》、《天外人管理局》、《百兵默示錄》、《天機少女秘聞錄》和《黑色曼陀羅》等十幾部作品,不久前,十字星還獲得了騰訊的投資。

在接受採訪時,鑽咖重復最多的話就是感謝騰訊。每次說這話的時候,她眼神裡盡是「欠欠的」調皮勁兒,音量明顯提高了幾個分貝——和鑽咖合作的騰訊動漫編輯就坐在旁邊。

年輕人都喜歡用最直接的方式表達自己。和幾年前在手游創業者與渠道之間的關係相似,對於漫畫創作者來說,與平台打好關係的重要性如出一轍——不管是手游還是漫畫,渠道依然把控著用戶與作品之間的橋梁。鑽咖說到:

打一個比方,之前騰訊動漫給我們做推薦的時候,他直接在幾百萬個 QQ 用戶的彈窗來給你推薦一下。這是無可比擬的渠道,全世界範圍都沒有什麼比這更強了。

騰訊動漫創作者大會到場的 320 名創作者,僅僅是中國十幾萬漫畫家中很小的一部分,但「來參加騰訊這個大會的所有創作者,都因為騰訊而改善了生活水平,這是一定的。」

這個說法,得到了鑽咖、歐筱耶等數位創作者的肯定。

根據騰訊公佈的數據:

截至目前,騰訊動漫全平台月活躍用戶已經達到 1.2 億;簽約漫畫作品達到 888 部,製作動畫 27 部;2017 年回饋創作者總收益 1.4 億元。

騰訊動漫總經理鄒正宇認為,1.4 億的分成款,距離漫畫創作者的整體「富裕」還有不小的距離。

在過去,中國的動漫產業直接談「錢」的場面不多。多數情況下,這個產業經常跟「情懷」兩個字綁定在一起。

但這場大會上騰訊動漫直接把主題定在了商業變現的可能性上——脫貧致富。

這幾個字,也是騰訊動漫主推的作品《狐妖小紅娘》中,主角白月初 T 恤上的文字。

在鄒正宇看來,也是所有創作者的心聲。他認為:

對於整體創作者來說,不能說已經富裕起來了。而且光靠單純發錢,也不是真正的脫貧致富;需要一種商業模式,讓好內容能更容易脫穎而出,並產生商業價值,並持續增長,這才是真正的脫貧致富。

創作者能否「脫貧」,不僅會直接影響到他們是否能定穩定地產出高質量的作品,也會影響整個產業未來的發展走向。於是作為被創作者們叫做「爸爸」的騰訊,決定將現階段的工作重心聚焦到帶領創作者們「脫貧致富」。

落實到具體的政策上來,鄒正宇提出了以下幾個「致富」的方向:

  • 打造精品內容,同時,不以人氣為唯一標準,給每部作品充分成長的空間;
  • 拓展條漫業務。條漫是目前產業裡隨著移動化、年輕化的用戶越來越多逐漸興起的方向;
  • 通過付費模式讓動漫創作更快速、更直接的獲利。今年騰訊動漫回饋給所有創作者的 1.4 億元收益中,其中付費閱讀超過了 8000 萬元,這部分比過去有了 166% 的增長;
  • 幫助創作者進行泛娛樂開發,打造動漫 IP,目前已經有《拓星者》、《妖精種植手冊》等 28 部遊戲作品的改編。
  • 以騰訊動漫為內容核心,騰訊互娛泛娛樂旗下的業務模塊都會為作品分發、運營提供資源——手 Q 平台、瀏覽器平台、微信平台,接下來還會加入騰訊視頻、QQ 閱讀、新聞客戶端等。
  • 投資。目前,騰訊動漫已經投資包括動漫堂、徒子文化、十字星、樂匠、悟漫田、叢瀟、鐵鱗社在內的 10 多家工作室,總投資金額過億。

除了錢,中國漫畫還缺什麼?

不過,對於中國的漫畫產業來說,眼下最要緊的還不是「錢」的問題。

漫畫產業最缺的是故事,這是個事實。比如說畫面,現在有明顯的跡象遊戲原畫領域正在向漫畫產業輸血。但會寫故事的人,很多已經被前一輪 IP 大洗刷洗走了很多。知名的網文作家他們已經通過授權影視版權、遊戲版權實現了財務自由,實體書作者,好一點的去做電視劇編劇一集是 20 萬——他們不會願意再來寫漫畫劇本。

「剩下的人裡面寫的比較好的,抓住了其中的很大一個比例」這個原因被鑽咖認為是公司能夠「撐到現在」的原因。事實上,作為創業兩年拿出十幾部作品,並且獲得騰訊融資,十字星可以說交了一份不錯的答卷。

古川公平認為,中國漫畫市場缺少的是「天才漫畫家」。此前,古川公平出席騰訊 UP 大會接受記者採訪時,他的觀點是「中國的漫畫普遍畫工優良,但缺乏自己的顯著特色」:

在日本,即使一本漫畫上面不寫作者的名字,讀者也能夠根據畫風來準確判斷它屬於哪位畫家。

這些問題,都不是騰訊,或者是任何一家巨頭公司捧著錢就能解決的問題。但用鑽咖的話來說:

中國漫畫產業在騰訊的推動下,盤子做大了很多,有更多人和資本來關注。

這已經是一件非常好的事了。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