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真情告白】「阿翰宇宙」真的存在嗎?爆紅短片背後細膩的角色觀察

評論
評論

阿翰從 7 月 22 上傳第一支影片開始,經過不到 2-3 支影片立刻引爆網路人氣,推出的第 6 支影片《校慶突如其來的驚喜》現在觀看次數近 400 萬,讚數也達 11 萬。開始經營 Facebook 專頁到爆紅僅短短數週的「Facebooker」創作者阿翰,和我們先前採訪以 YouTube 平台為據點的 YouTuber 相比,影片普遍更短、內容好笑而形式不加修飾、講求即時互動,似乎某種程度上也反映了這兩種平台的生態調性。

經歷近幾週的媒體活動,阿翰正準備重新整頓,排除外務專心拍片,而 INSIDE 編輯剛好趕在壓線前約到了阿翰專訪,希望各位讀者能從字裡行間體會到「阿翰宇宙」精巧的虛擬角色設定,以及誇張得恰到好處的模仿魅力。

只差臨門一腳:平常就愛逗人笑

阿翰自稱平時就愛用模仿和誇張而幽默的反應「帶給大家歡樂」,台北藝術大學動畫系畢業後前往當兵,期間也利用空閒時間拍了 3 支影片放在私人的 Instagram 上。「那時沒多少人看到,只有幾十個讚,」阿翰說自己其實優柔寡斷,一直缺乏動力經營影片拍攝去成為「創作者」。而友人卻相當看好他的潛力,總勸他試試開直播來讓更多人看見他的才華。

「你這麼好笑,把這些藏起來很可惜 。」

這件事講了一年多,阿翰退伍後原本想到日本學動畫,不料友人再推一把幫他辦了粉絲專頁,並取名「阿翰 po 影片」,還鼓勵他一口氣把好笑的影片貼上去。阿翰說,那時候他還是有點退縮,害怕無法穩定產出作品,總想著要留一手把好笑的影片先庫存起來,沒想到前三支影片刊出後隨即獲得驚人迴響。從友人那裡獲得踏出第一步的勇氣後,創作也步上軌道,現在粉絲頁由阿翰自己管理,留言也都親自回覆。

靈感源源不絕

談到影片製作過程,阿翰的創作相當自然隨性,不像 YouTuber 通常腳本、分鏡、演出、後製剪接一條產線,阿翰說他的作品幾乎都是日常睡覺、吃飯時靈感來了就拍,給親朋好友看過一輪,不好笑就刪掉。如果當下不方便拍攝也不會寫下來,就記在腦子裡,「如果忘掉就算了,代表那不好笑才會沒印象。」而且阿翰常使用的錄影工具就是手機上的 Instagram,錄製過程如同平時和朋友分享一樣,沒有公式。「Instagram 影片只有一分鐘,有時候沒(時間)錄完,有時候看到進度條快到,我就會加快進入結尾。」

以他不到一分鐘、極少後製的影片形式來說,阿翰更偏好 Facebook 的互動性。「FB 有即時互動性差很多,YouTube 可以拿來放影片存檔。」至於最強調不修飾的直播形式,阿翰則因怕說錯話而不願嘗試「直播很容易講不該講的話,」阿翰顯露出謹慎的一面。不過他最近倒是突襲了蔡依林直播,還用算命阿姨角色創造了「大冰奶招桃花」的流行。「那是蔡依林啊!」阿翰叫道,「這麼難得的機會一定要努力一下。」

儘管影片刊出前會先讓好友們搶先看來試試水溫,但群眾口味也不是這麼好預測。阿翰舉例,「看『你上輩子是薯條』那支 影片 ,很多朋友嘴角都沒有動過(沒有笑),結果貼出去一發不可收拾。」

現在阿翰一週大約發表兩支影片,這樣的更新頻率不是看數據分析,而是靠自己的「感受」。「我曾經試過一個禮拜不發文,就覺得社群熱度冷卻,開始有疏離的感覺。」阿翰說一開始甚至頻率高到一天一支影片,卻顯得急躁「朋友都說看起來有點猙獰」,而且過度密集的洗版可能反而會讓觀眾覺得疲乏,引起反效果。「一個禮拜一到兩支最健康,」阿翰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而且一週兩場模仿秀,阿翰卻從來不缺靈感,「週期到了就會自己跑出靈感」,他對這樣的「天賦」又喜又憂,喜的是可以不費力地維持更新節奏,卻也擔心「會不會有一天靈感不見就得退休了?」

阿翰也很清楚,自己現在這種濃濃素人感、不加修飾的單人模仿影片形式,自成了一種風格,「放鬆的樣子很難演出來,容易看出修飾的痕跡。」阿翰當然也想嘗試如扮裝模仿等不同形式的創作,但是對於細節的要求以及不想讓網友失望的心情也讓他格外謹慎。「創作者的影片就有這樣的元素,粉絲看的是最簡單的東西,太華麗反而失去節奏。」

「動畫系有教卡通人物的角色表演,可能冥冥之中有學會喔。」

大學念動畫系,對於拍影片有沒有幫助?阿翰坦承自己上課有點混,角色雛形都是從日常生活觀察,再加上一些調整「我(模仿得)其實有誇張化啦!主要是角色的想法很重要,知道他的想法才知道會用什麼樣的聲音、有什麼樣的思維。」

談到角色,有眼尖的網友觀察到,阿翰影片中就算是路人甲也有名有姓,每部影片中角色隱約都有某種關聯,彷彿存在同一個世界,而且在某個時間點可能會相遇,還把這個世界觀稱之為「阿翰宇宙」。對此,阿翰的設定很微妙,「也沒有到宇宙啦,大概就是銀河系。他們之間確實有點關聯,存在我的小小世界裡面。」「以後可以安排他們互相交錯,但有些梗沒鋪好很可惜。」

阿翰表演惟妙惟肖,不禁讓人好奇他是受到哪些影視作品啟發,喜歡的電視劇又是哪部呢?「我很喜歡順風婦產科,一部戲裡面有很多形式和組成都不一樣的小家庭。我國小三年級就把它看完,裡面的角色很像生活周遭的人,不一定好笑,但你會關心他過得好不好。」

模仿國中妹爆紅,客群卻是大學生、上班族

談到觀眾,阿翰其實相當熱愛互動,除了自己回覆網友,看到其他人分享或模仿有時候也會去留言。阿翰通常會回覆影片發表之後幾分鐘送出,或是特別好笑的留言,他對於搶到前幾樓的網友,總認為「這麼支持我應該要趕快回」。

雖然靈感滿滿,阿翰還是會擔心網友不喜歡成品、覺得失望、不好笑。不過相比面對網友留言的焦慮,他倒是很享受在路上遇到粉絲的感覺,「他們會很隨和地說『欸,是阿翰!』」「網路上距離很遠,但是在路上碰到就好像看到自己的學長姐一樣,很自在。」而面對網友建設性批評,他也抱持開放的心情,「有人說角色放不太開或聲調的靈魂沒有表現出來,對我來說找到可以進步的點很開心。」

「三年三班手工薯條~超級好吃!」

阿翰說,他的觀眾集中在 18-30 歲以上,模仿國中女生在園遊會賣薯條的短片雖然爆紅,卻很少 13-17 歲的國中生觀看他的影片,約佔整體觀眾的 5%。「可能我的笑點滿集中,現在還攻不太進國中生族群。」「大部份年齡與我相近的女生很愛,很多上班族說看我的影片很舒壓。」根據阿翰的觀察,觀眾年齡向下發展似乎還在摸索,向上發展卻隱約有機會。

阿翰舉例他在《算命阿姨 來自遠方的客人》影片中,扮演兩光的算命阿姨對著來算命的阿嬤說「1892 年⋯⋯阿嬤你很老欸,你怎麼沒有死?」意外在中高齡族群引起共鳴,「我搭計程車的時候放給朋友看,司機光聽聲音就笑到不行,很有成就感。」阿翰分析,要打入各種族群,就得注意世代用語差異,有些梗客群太窄就不能用。比如年輕人才知道的偶像或流行詞彙就不適合,「像『女神』這個詞就不能用,長輩會比較常用『辣妹』。」

拍網路影片作為一種職業

從第一支影片上傳的 7/22 開始算,才不到兩個月時間,阿翰就已經和 PressPlay 簽下經紀約,速度算是相當快。而尋求經紀人的契機和 INSIDE 之前訪問過 HowHow 面臨的困擾不謀而合:突然湧入邀約而爆滿的收件匣。阿翰一開始收到和名人合作的邀約很開心,後來訊息數量飆升到上百封,漸漸開始力不從心,他笑答「我連房間都整理不好,怎麼整理這個。」阿翰自稱「粗枝大葉又拖泥帶水,不會安排時間。」緊湊的行程要是沒人打點,「我一定會遲到。」阿翰說出找上經紀公司,很大一部分是處理這些業界事務,讓他可以專心創作。

為了方邊參與活動與訪談,阿翰最近才從花蓮到台北租屋,近期密集的媒體訪問行程中,有網友見到阿翰本人正經不搞笑的模樣,指出和影片中搞怪模仿不同,還說「本人比較帥。」對此阿翰則戲劇化地答道「拍這麼近誰不會醜啊!」

關於未來的收入,雖然在 8/22 GEMarketing 的一篇報導中,阿翰透露未來不排斥接業配,不過在這次訪談中,阿翰倒是回頭強調目前會專注在創作上,「這是我心靈上非常大的一個出口。」至於何時開放接業配,他說「也許遙遠的未來會有機會吧。我現在要專心創作,心無旁騖~」

除了創作以外,阿翰也表示非常喜愛與人互動,因此希望有機會可以進行校園演講,「可以和別人溝通是很棒的機會和挑戰。」

最後附上阿翰的 快問快答: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