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設計師眼光探討:2017 年國慶主視覺為何評價兩極

評論
評論

本文獲作者同意轉載 。作者謝采倪,ui / web designer,正致力於用淺白的文字,設計師的角度分享生活中的所見所聞。若有進一步興趣,請見作者 MediumFacebook 頁面。

由鄭司維率領操刀的 2017 國慶主視覺,在 9/14 號晚上透過新聞媒體公開亮相,才短短幾日就引發了許多的討論及正反兩極的評價。

為什麼設計師大多給予「茄芷袋」概念正面評價?

我自己本身是 UI 設計師,以個人的觀點來看,我十分喜歡,覺得是一個視覺和高度都兼具的好設計。

在我的理解裡,整個設計理念藉由「茄芷袋」將民間的顏色帶入設計中,大膽的用紅藍綠色編織成雙十。身為設計師覺得這樣做很勇敢也很聰明,這三種顏色是「茄芷袋」的顏色,透過設計理念轉化後便不再是藍綠黨派的代表色。

很多設計師為了避免爭議都少碰藍綠,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場國家慶典的主視覺總是大紅、大金或用漸層色處理。但這次 2017 年的主視覺卻正面使用了這些在台灣的設計師必須 「酌・量・使・用」 的藍與綠,因此我看到這個設計的當下很感動也很佩服。

鄭司維設計團隊的其他視覺提案和粉絲團封底設計。(圖片來源:鄭司維個人臉書及 中華民國 讚國 慶)

但我在閱讀中央通訊社的 網路新聞 時,注意到鄭司維提到一段話:

『這次的設計,與政治有關,高度上不一樣,也有敏感度,很容易被罵,非常有可能會滿頭包』

這讓我不禁好奇,我的同溫層設計師族群在臉書上一片讚好與和平,那其他人呢?不是設計師的人對這次主視覺有什麼樣的看法?

我花了一些時間在臉書上及網路上爬完文後,發現果然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美好,情況不像世大運那樣大家對設計充滿光榮與驕傲,這次或許是因為牽扯到國慶的政治議題,讓評價變得十分兩極。

2017「一起更好」,成功說服群眾「一起讚好」,卻也引發網民「一起開砲」

正面評價很多,像是 吳姓網友 吳逸文就在臉書上提及:『以前每次到了國慶就是滿街滿谷的中華民國美學視覺轟炸。 今年,終於成功被徹底顛覆。 今年雙十國慶主視覺,創意取材自國民日常中必經的傳統市場,拆解庶民文化符號的精彩演繹。 向 KMT Style 說 Bye!』(→看全貼文 )

有許多人都很認同這次的設計理念:運用台灣在地化「茄芷袋」元素融合編織意象所構成的雙十主視覺,展現台灣 2017 一起更好的團結力量。

吳姓網友的分享貼文,其中有張照片 (看整篇貼文 ) 就有以前中華民國美學的其他各種案例。(來源: 吳逸文個人臉書 )

設計的爭議,抄襲還是巧合?

雖然茄芷雙十在設計圈裡大受好評,但還是出現了網友起底,茄芷雙十的十,在細節及比例上看起來相當雷同 2008 年台灣設計師週的識別。

這究竟是不是抄襲?在設計師圈裡引發了主要兩派,一派認為相似度極高,設計團隊應該要做好功課避免「抄設計」的風波;另一派則是認為,在設計上兩者理念大不相同,只是概念都運用到「編織」,所以才會出現元素類似的情形。

08 年設計師週原設計者否認抄襲一說:『這是巧合』

針對抄襲一說,後來 08 年台灣設計師週識別的原設計師: 李根在 ,已於 9 月 17 日下午公開回應表示:『自己和鄭司維是交情很好的朋友,鄭為人執著,李相信他不會抄襲 (→看全貼文 )。』李根在除了否認抄襲之說外,在發文中也拋出一個很有趣的開放問題:

『如果今天是完全不認識人,對方有類似的作品出現,我是不是可以很肯定地說這不是抄襲呢?』

網民反面評論,總結三大類型

設計圈的好評及抄襲爭議之外,網路上對茄芷雙十反面評價也不少,多且雜。有些太過激進的留言我就不把截圖放上來避免不必要的引戰,歸類後,反面評價可以總結歸類分為三大類:

1. 認為「茄芷袋」是不恰當的設計元素。

「嫁雞隨雞飛,嫁狗隨狗走,嫁乞丐就要背茄芷斗。」這句台灣俗諺讓有些網友表示「茄芷袋」會讓人連結到早期台灣的「貧窮」及「農村」,而讓主視覺顯得俗氣,甚至進一步覺得這會唱衰台灣因此衰退。

2. 認為「紅藍綠」三色配色不妥。

設計理念雖強調三色選色來自於「茄芷袋」的配色,但仍有許多網友認為顏色上,紅代表中國政權,藍綠代表台灣黨派,主視覺的編排外紅內藍綠讓人覺得暗示『紅色獨裁政權包圍藍綠政黨』。顏色話題延伸,還有人覺得:『既然紅藍綠都有了,那把台灣的親民黨橘,新黨黃,台聯土,時力黑放哪了?』

3. 認為「雙十」不代表台灣國慶。

引述維基百科:中華民國的國慶日,又稱雙十節、雙十國慶、雙十慶典、武昌起義紀念日、辛亥革命紀念日等。說法很多,但大宗論述是『雙十不是台灣人的國慶,而是中國的國慶,台灣不該在 10 月 10 日慶祝別人國家的生日』。

有些網友認為視覺上看起來像『紅色獨裁政權包圍藍綠政黨』,並表示只使用紅綠藍其他黨派顏色也該補上。

負評種類中,前兩點關於「茄芷袋是否合適作為概念?」「轉化後的配色是否不妥當?」我想都是比較屬於「個人主觀認知」和「個人品味」的差異所引發出來的觀點。

茄芷袋在過去或許和貧窮做連結,但是在時代變遷後,它成了台灣復古的代表,而且還受到許多國外觀光客的喜愛,為台灣帶來了一定的經濟效益。因此,是要選擇將茄芷袋做哪一種連結,然後評論它是否合適作為主視覺元素,也都取決於每個人自己獨到的品味了。

政治歸政治,設計歸設計。

而關於反面評價的最後一點——『認為「雙十」不代表台灣國慶。』

由於這篇文章我反映的是純粹的設計師觀點及我在網路上爬文後整理的資料,我就不進行任何政治色彩的言論。但反面意見裡我非常贊同社運參與者 老丹 的論點。以下為他 2017 年 9 月 15 號發文的兩段節錄:

『說真的是很有新意的發想與設計,設計團隊做得精采。但只要業主是中華民國,我就覺得不行。特別是這種說是用了台灣的元素,但慶祝的卻是殘存中國的生日,這種表裡的矛盾實在是讓人啞然失笑。』

『無意苛責台灣的創意人,設計師;因為在這樣一座認同錯亂的島嶼上,他們也是同為受害者。希望中華民國不要再消費台灣,利用台灣的美好,包裝不義與荒謬的本質。』

我覺得 老丹 說得很有道理,他清楚設計師能夠做到的極限在哪、責任在哪。

當我們設計師在執行一個專案時,必然會遇到許多問題,能解決的就會儘量解決,這是設計師該做的工作。但有些問題是來自於社會結構,而社會結構都是經年累月而成難以改變,社會的問題該由社會群眾一起解決,而非由經手敏感議題的設計團隊獨自承受。

老丹論述的全文截圖。(圖片出處:老丹 粉專)

網路上的反面評論,批評的到底是這個設計本身,還是在批判台灣的社會現況?

答案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藉由這篇文章拋出這個問題給大家。

目的絕對不是為了引起筆戰。這純粹是因為我第一眼看到 2017 台灣國慶主視覺真的很喜歡,爬文後卻看到了一些立場不同的思維甚至激進批評主視覺的言論,價值觀衝突之下觸發我思考許多才將所想的淺見寫成一篇網誌。

除了中間反面立場的三點及設計抄襲爭議的探討,都是從臉書及網路上爬文彙整出來的外,這篇文章只是我個人的立場,不能代表所有的設計師。

相關文章

評論

知名廠商強力徵才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