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大學生】:耶魯大學校長新生演講-我們應該成為狐狸還是刺蝟?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原文刊登於 頂思

8 月 26 日,耶魯大學官網 發布校長彼得·沙洛維(Peter Salovey,耶魯大學第 23 任校長,心理學教授)致新生的演講。在這個技術創新呼嘯著奔向未來的時代,我們應該成為什麼樣的學習者呢?公元前七世紀,希臘詩人講述了一個關於狐狸和刺猬的故事,自此之後,狐狸和刺猬成為兩種對稱出現的學習者代表,「狐狸觀天下之事,刺猬以一事觀天下」,狐狸尋求廣泛的知識,刺猬向內追尋世界的根本原則。我們要如何尋求自己的求知之路?耶魯校長講給大學新生的這番話,可能啟迪所有人的思考。

狐狸與刺猬的故事

各位同事、各位家長,尤其是 2021 屆的本校新生們,大家早上好!歡迎你們!特別是馬文(Marvin Chun),今年將正式擔任院長一職。

幾年前,我幫 1982 屆耶魯大學的一個朋友上了一門名叫「偉大的思想」的課(實際上是研討會)。每週,研討會上的學生都會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從不同領域理解何為「偉大的思想」。學生的家庭作業就是觀看不同專家的講座影片,並閱讀原始資料。然後,他們又聚集在一起,就「偉大的思想」進行新一輪的探討。到課程結束時,他們已經能非常熟悉藝術史、政治哲學、演化生物學等領域的主要內容與問題了。我的朋友將這門課程所帶來的教育影響,形容為「涉獵廣泛但淺嚐輒止。」

那年整個夏天我都在思考著「偉大的思想」,反思其課程目標,這讓我想起了狐狸與刺猬的故事。

公元前七世紀,希臘詩人阿爾奇洛克斯(Archilochus)提出,「狐狸知道很多的事,刺猬則只知道一件大事。」當受到威脅時,狐狸表現地非常靈活,它想到一個聰明的辦法,能夠靈活巧妙地去應對這件事情。然而,當刺猬受到威脅時,它永遠只會以一種方法來對應:捲成一個球。狐狸機巧百出、通曉百科,而刺猬一計防禦、見解深刻。

身兼哲學家及知識史學家的以賽亞· 柏林(Isaiah Berlin)爵士於 1953 年出版了一冊 86 頁的小書,將這兩種形象普通化。柏林將刺猬描述為一個思想家:以某個觀點來認識現實,並以此觀點為中心來「感受」現實中的一切,包括自己的俯仰呼吸,喜怒哀樂。總之,可稱為萬事訴諸於某觀點的「歸位狂」。卡爾·馬克思(Karl Marx)與安·蘭德(Ayn Rand)都是刺猬。另一方面,狐狸可謂是百科全書,知道許多事情,會根據當前狀況汲取大量他人的想法和經驗。孔子與亞里士多德(Aristotle)就是最好的代表。

正如柏林所說,刺猬堅持一種普遍原則,萬事萬物都堅持用一種理念來解釋。而狐狸追求更多知識,無論是相互矛盾的或是連接的。

柏林自己也意識到,這種二分法過於簡單化了。我想起一個心理學家的笑話,他們就人類是否能夠分成兩種而產生了爭論。不管怎樣,希望狐狸與刺猬的故事,能夠讓每一個在耶魯學習的人有所思考:要以何種方式度過在耶魯的這段時間。

在大學裡,多學學狐狸

在耶魯,你將接觸一系列偉大的人生哲學,從一些「偉大的刺猬」與「偉大的狐狸」身上學習到很多知識。但是在這個階段,我希望能夠督促你們多效仿狐狸。

通過學習,你可能會用某種觀念或方式來觀察這個世界,但是我建議,你們多學習不同人的思想、多考慮不同人的觀點。盡量都去嘗試一下,然後找出什麼是最適合自己的。

耶魯大學提供的人文教育,最厲害的一點是將你從追求狹隘的、以職業為導向的學習計劃中解放出來。我希望你們能夠好好享受這種思想自由。你們可以選擇各種課程,了解不同領域的人是如何思考並理解這個世界的。你們的導師會給你們介紹一些別人的觀點,並且要求你們進行批判性思考。導師們更期望你們能夠對一些正統觀念提出質疑,而不是一味地認同某種觀點。這項工作將充滿挑戰,但是解放思想、令人振奮。

之後,你們會有很多時間來學習專業知識。也許你將繼續深造,攻讀博士學位,也許會進入一些專業學院。在耶魯,也有許多可以深入研究某篇論文或是某個項目的機會。比如,我在耶魯讀研究生的時候,很多時候都必須是刺猬。刺猬也有許多優良的品質。

多年來,我看到了一代又一代的耶魯學生抓住機會,廣泛地思考與學習。你們也將變得寬思廣學。無論你們畢業後從事什麼樣的工作,這些狐狸的屬性都能夠對你們有所幫助。實際上,像狐狸一樣學會思考有很多好處。

你們都知道,我是一個心理學家。我的研究範圍和教學領域都集中在社會心理學方面。在賓夕法尼亞大學,有一位名叫菲利普·泰特洛克(Philip Tetlock)的學者,他研究了狐狸型與刺猬型人類的能力,以預測未來。(泰特洛克在耶魯心理學系完成了他的博士課程。)(《狐狸與刺猬:專家的政治判斷》)

泰特洛克的研究重點是政治判斷—— 政治家,專家和其他人預測世界結局的言論的準確性,以及各種行為會如何影響這些結果。比方說,美國對朝鮮的強硬外交政策是否會削弱金主席(金正恩)對這個國家的鐵腕控制呢?明年,阿薩德總統(President Assad)是否會失去在敘利亞政權?

專家預測的正確率比較高嗎?

泰特洛克研究了 284 名預測者,他們都是有償提供問題答案的專家,所​​以必須預測未來的各種世界事件。泰特洛克分析了這些人針對 27,450 個預測問題做出的 82,361 個機率估計值,研究他們如何做出這些判斷?在發現錯誤時做出如何反應?以及他們是否會根據新的證據修改預測結果?

他發現,這些專家在這種情況下做出的預測,與你我做出的預測結果是一樣的。注意這一點:在預測未來事件時,那些訓練有素且高薪酬的專家也沒有做出比普通人更為準確的預測。一些談話高手更是固執。他們常常對自己之前的理論過於自信,即使面對看壓倒性的證據,他們也不願意相信自己是錯誤的。如同刺猬一樣,他們堅持著讓他們成名的某種觀點,不屑於了解與信仰相悖的新資訊。

然而,泰特洛克確實找到了一些能夠很好地預測未來的人。他將他們描述為「知道許多小事情的思想家」。他們對一些大計劃保持懷疑態度,他們願意將各種資訊拼湊在一起。也許,更重要的是他們對自己的預測能力不夠自信。換句話說,他們是一群謙虛、會批判性思考、消息靈通且思維靈活的思想家。

簡單地說,他們都是狐狸。狐狸就是最好的預言家。

那麼,狐狸說什麼呢?(我把這個問題留給你們,你們用現代詞語解釋給你們的父母。)狐狸說:「我想仔細地傾聽,去參與、去探索,用我的好奇心,最終超越別人!」狐狸不僅從他們認同的觀點中獲取知識,對於一些他們不同意的觀點,狐狸也會說「帶走」。狐狸是靈活的。面對挑戰時,他們不僅可以做出更好地反應,甚至可以預測到將來可能會遇到什麼困難。

在我們周圍到處都是狐狸,他們塑造了我們現在的生活和世界。前幾天,你們之中的一些人搬進了耶魯兩所新的寄宿學院,或是保利·默里(Pauli Murray)學院,或是班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學院(耶魯大學針對本科生實施學院住宿制,耶魯大學的住宿學院係以其著名校友命名,目前共有 15 所住宿學院)。我很高興能跟 2021 屆的學生們一起開啟新的一年。新學院多麼可愛,多麼充滿「耶魯」風。

是的,即使在 2017 年,你們也還可以入住歌德式建築中。你們當中也有人是入住格雷斯學院(Grace Hopper College)的第一批新生。本傑明·富蘭克林(Benjamin Franklin)、保利·默里(Pauli Murray)和格蕾絲·霍珀(Grace Hopper)——我們的新學院以他們三個的名字命名,他們三個人有著共同的特徵——充滿好奇心,從未停止學習新事物。他們都是典型的狐狸。

富蘭克林完全願意改變他的想法

很顯而易見,作為一名發明家、政治家兼作家,富蘭克林(Ben Franklin)有著狐狸一般的智力。對於那些看似無法克服的挑戰,他都能發明出一些東西來應對。富蘭克林見證了電的破壞力,因此發明了避雷針;到中年視力受阻時,發明了雙光眼鏡;人們需要一種比壁爐更少煙熏味的室內取暖工具時,發明了我們現在所稱的「富蘭克林爐」。我甚至已經不想知道他在發明柔性導管時想要解決什麼問題!

作為一名外交官,富蘭克林對於國際關係的意識形態方面(刺猬的方法)貢獻較少,更多表現為一個靈活的政治家(一種狐狸般的策略)。他獲得了法國對美國獨立事業的支持,向啟蒙運動的觀眾表達了啟蒙思想,向法國同行表達了自己的深刻見解。此外,富蘭克林完全願意改變他的想法,正如他在晚年接受廢奴主義一樣。

默里從未停止學習

兩個世紀後,保利·默里(Pauli Murray)來到耶魯大學完成了法學博士學位。現在,她已經是一位有成就的律師和民權先鋒了。默里在耶魯時,她的朋友埃莉諾·羅斯福(Eleanor Roosevelt)鼓勵她擔任總統婦女地位委員會(the President's Commission on the Status of Women)的委員一職。

正是在那段時間,默里提出了使用第十四修正案來反對性別歧視的新方法,並在斯特林圖書館進行研究以支持她的觀點。那時,法律學者認為這項修正案是在法律上為種族、宗教或傳統,提供正當程序和平等的保護,但在默里看來,這是促進公民權利的另一條道路。不久之後,默里在紐黑文(New Haven)撰寫論文時,寫了一份備忘錄,幫助確保在 1964 年《民權法》中納入基於性別的保護。

默里有多重身份:詩人、作家、律師、法律學者、種族正義的倡導者、以及國家婦女組織(the 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Women)的創始人之一。她從未停止學習,一直在不斷嘗試新事物。在她 62 歲時,她在紐約進入了美國聖公會總會神學院(General Theological Seminary),三年後,她成為第一位被任命為聖公會牧師的非裔美國婦女。在她的一生,她善於傾聽、學習、適應新的挑戰,最終取得了驚人的成功。

霍珀思考超出學校課堂所學到的內容

最後,我們講的是有著狐狸般靈活智慧的格雷斯·霍珀少將(Grace Hopper)。她在耶魯大學獲得了數學博士學位,在珍珠港事件之後,便加入了海軍,在那裡被分配到世界上第一台計算機上工作。在數學方面的知識儲備固然重要,但霍珀不得不思考超出學校課堂所學到的內容。耶魯沒有教她成為一名計算機科學家,這個職業在那時甚至不存在,但她已經學會了思考如何解決問題。霍珀常說,「英語中最具破壞性的一句話就是,' 它就是這樣。'」因此,作為一個終身特立獨行的人,霍珀憑藉她的好奇心和喜歡冒險的精神,最終改變了人類使用電腦的方式,影響了我們的生活。

“The most damaging words in the English language are, ‘It’s always been done that way.’”

2021 屆的所有學生們:我為你們能在耶魯大學接受教育而感到自豪和高興。像富蘭克林、莫里、霍珀和許多其他的狐狸一樣,你們將以廣泛而靈活的方式開拓思維,將學會謹慎地思考,懷疑簡單的答案並獲得知識。你們將接受磨練,學會如何有效地與他人合作。用 耶魯的宣言 來說:「改善當今世界和未來……」我知道你們會很高興自己變成狐狸的。

Yale is committed to improving the world today and for future generations through outstanding research and scholarship, education, preservation, and practice. 

歡迎來到耶魯!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