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硬塞書摘】就業的終結-你知道就業機會正在減少嗎?

評論
評論

《就業的終結》為《Inc.》推薦三大必讀創業書之一,作者 Taylor Pearson 與第一線創業家的數百次互動,以及最近數十本的書籍與研究報告,寫成《就業的終結》一書,告訴大家如何投資於創業技能,在生活中創造更多的自由、意義和財富。

然而,千萬不要因此以為這是創業者該讀的書。事實上,創業者已經踏上創業之路了,而真正需要這本書的,其實是那些還在就業狀態,不知道自己其實應該開始培養創業思維的就業者。不是要你去創業,而是要你避免在職場上沒有立足之地。

就業盛極而衰?

=======================================================   

親愛的麥克斯:   

你的職位已被住在菲律賓的瑪莉莎取代。   

她擁有倫敦大學學位,而且非常樂意以 10 美元時薪做你這份會計工作。   

謝謝你長久以來為公司的付出。   

人力資源部 敬啟   

=======================================================

  1. 工作機會跨國轉移。
  2. 運用軟硬體等機器,取代藍領工作的概念已成事實,而現在它們也逐漸取代知識性的白領工作。
  3. 取得學士、碩士和博士學位的人數已經飽和,使得學歷的價值不如從前。

這些變動都指向相同結局,例如亞特蘭大一家法律事務所要求所有的員工都擁有大學學歷,因為「對雇主來說,現在是買方市場」。事務所裡跑腿、處理雜務的員工是從不錯的大學畢業;接待員年薪 3.7 萬美元,卻肩負 10 萬美元的學生貸款。

文憑商品化──MBA 和律師找不到工作?

我們是不是過了大學學歷已經夠用的時間點?也許需要研究所的學歷?美國的法學院畢業生的就業率連續第 4 年下降,來到 84.5%。雖然整體的就業數字成長,但是法學院的畢業人數卻成長得比律師職缺的需求要快。

即使擁有高等學位的人能夠找到工作,學歷的價值卻正在下降。根據調查,薪資的中位數 4 年來遲滯不前。更重要的是,在整個職場生涯中,企業管理碩士學位的價值也是原地踏步。

美國的律師過剩,可能是「高學歷個人的就業機會短缺」最明顯的例子,但即使在被視為就業保證的 STEM 領域 [STEM 是指科學(science)、技術(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與數學(mathematics)] 的人要找到工作,還是比 10 年前更為費勁。

我們能夠理解進入門檻低的低技術性工作正受到全球化和技術進步的影響,但為什麼學歷較高的人也受到影響?

經濟時期的轉變

過去 700 年,西方的經濟成長水準前所未見。西元 1300 年坐在小屋旁泥地上的歐洲農民,無法想像今天中產階級美國人所享受的生活品質。

由於我們的社會在近代歷史上 3 個不同的時間點,探索出經濟進步受到的瓶頸,並且克服、改進,經濟才有可能突飛猛進。

最近的一次是當制約因素轉變成需要做更繁雜的工作。因此嬰兒潮世代上學念書,學得一技之長和取得文憑,培養能力因應那個制約因素。由於這個原因,我們才得以享有今天的富裕生活。

但是現在,儘管高學歷者多於以往,美國經濟從 1960 年到 2000 年間,每年增加 250 萬個工作,轉為在 21 世紀的頭 10 年每年減少 10 萬個工作。

就業成長並不只是減緩,而是反轉衰退。

每一次經濟轉型,我們都見到投資在上一個制約因素的報酬率遞減。一般人會將目前的經濟困境歸咎於全球性的經濟哀退。這樣的看法是錯的,我們不是置身於全球性的裒退之中,而是正處在兩個截然不同的經濟階段間的轉型期。

當經濟體受到的制約因素在階段之間變動,投資更多錢在以往投入就會有成效的事情上,並不會提升產出。這就像花更多時間在健身房,而睡得不夠和吃得不健康,結果適得其反。

克服經濟和事業生涯中的制約因素

大部分機構和個人都沒有注意到制約因素的轉移。他們在數十年或甚至數個世紀之後,繼續致力處理上個經濟時期的制約因素。我們現在就看到這樣的事。

個人正努力獲得更多的知識。人們回到學校,取得更多的文憑。即使文憑的報酬率不斷下滑,學生還是繼續砸下愈來愈多的錢去取得。

鑑於文憑和知識是上個世紀的稀有資源,他們這麼做並不令人驚訝。過去 100 年來,取得更高的文憑確實是個好策略。

認清制約因素除了有助於我們探索出明顯該做的事情,也帶來力量。從制約因素的角度去思考,這是種流程思維而非事件思維。

就業的限制

愈來愈常被人忽略的事是:你放棄了控制權,你沒辦法在就業的範疇之外做決定。如果市場力量令公司搖搖欲墜,你的就業前景也轉趨黯淡。

這是許多人沒有見到的就業視角,他們在保護自己的下檔損失方面,做得不是很好。在就業機會愈來愈多、工資日益上漲的世界中,就業才安全,這是二十世紀大部分時候的狀態。

但是自 1980 年左右起,情況不再如此。2000 年之後,人口成長以 2.4 倍的速率超越就業成長,本世紀當然不再是過去的狀態。

就業不只因為將金錢和時間綁住,限制了內在價值的上檔利益,也使就業者放棄了控制大權。

時間是最寶貴和唯一真正受到限制的資產,但是在就業的範疇中,除了投入更多的時間,我們沒有其他槓桿,我們失去了控制力量,沒辦法因應市場的變動。

損失規避心理

我們不敢做出選擇,往往不是因為害怕壞結果,而只是因為結果未知。

這個原理稱為「損失規避(loss aversion),這是指人們對於「獲得」與「損失」存在著認知落差。對於同一件東西,我們傾向放大失去它的價值損失,但低估得到它的價值。

舉例來說,有人提議擲硬幣賭博。如果是人頭,你將贏得 150 美元;如果是背面,你會輸 100 美元。在這場博弈中期望值明顯是正的,但是實驗證實大部分人要看到 150% 到 250% 的期望報酬率,才肯下注。

這是人類演化而產生的心態。如果你走在非洲大草原上,聽到矮樹叢中沙沙作響,這時有 90% 的機率能讓你飽餐一頓,但有 10% 的機率是獅子,這時你最好別去一探究竟。只要選錯 1 次,你的基因就會從人類的基因庫裡消失。

現代世界中,在生死存亡關頭和攸關性命的職涯選擇上,這仍然是個好策略。但是不論是在日常生活或是職場中,我們都很少遇到如此艱巨的情境。

新一代人如何爭取權利

共和國的權力比君主制更為分散,但不是完全自由。

我們這一代努力爭取自由的其中一種方式,是「占領華爾街」的抗議行動,他們呼籲擁有權力的人「公平」與「正義」。不管公平和正義是什麼,他們忘了,這個世代擁有更多的機會,不是為了要求被給予權力,而是從既有結構中取得權力。

就像 Airbnb 沒有要求希爾頓飯店給予權力,而是善用科技和網路,自己去取得權力,並以小得多的規模做這件事。

如果這一代選擇主動爭取,我們能夠創造的自由程度將超越人類的想像。20 年內,你在個人生活中能夠創造的自由,絕對有可能超越今天許多人的想像。

與其從人家給你的選項中做選擇,不如自己創造選項。與其從菜單中點菜,我們比以前的任何世代更有能力成為廚師,設計將戰勝選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