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享健身倉」大戰正式開打,但你會想用嗎?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 騰訊科技 ,INSIDE 授權轉載

共享單車」、「共享雨傘」、「共享籃球」……共享的概念早就成為了中國創投圈的熱詞,而在北京新近出現的共享健身倉,看起來更像是下一個「共享」相關話題的帶動者。

4 到 5 平方公尺的密閉健身房內,配備有跑步機等運動器械,自助門禁按時付費,用戶可以通過手機 APP 端線上預約、掃碼開門。在健身人群迅猛增加的今天,這樣的迷你健身房,會成為未來大眾健身的新模式嗎?

人民幣 0.2 元每分鐘,但清潔問題怎麼辦

近日,北京東部的部分小區出現了名為「覓跑」的共享健身倉,這也迅速引起了廣大市民的關注。

據悉,覓跑的健身倉配置有空調和空氣淨化設備,還採用智慧門禁和運動倉內置電子螢幕,運動器械主要分跑步機、動感單車、橢圓機等主體倉,其中跑步機佔多數。手機 APP 端線上預約、掃碼開門,整體的配置以自助和智慧化為主題。

目前北京市內有 5 處健身倉可供使用,主要集中在朝陽、通州等北京市東部的高檔小區內。只需下載「覓跑」APP,再用身份證註冊登陸,交人民幣 99 元押金便可以使用共享健身倉。

從掃碼開倉門開始,APP 就會顯示計時,價格為 0.2 元/分鐘。而健身倉內包括了跑步機、空調、空氣淨化器和電視等設備。居民大多表示,由於這個健身倉剛剛出來,還未嘗試使用。

不過,一位平日熱愛健身的周女士也表達了她對於共享健身倉的看法:

「有了這個肯定是方便的,但不知道具體的體驗會是怎麼樣。畢竟是密閉空間,雖然有空氣淨化器,還是比較擔心跑步環境的衛生和跑完後的清潔問題。」

走訪時也發現,由於剛剛投入,共享健身倉的使用情況並不算理想。而由於「覓跑」APP 剛上線,也存在很多問題:

運動倉圖無法顯示具體地點,需要放大地圖查看,無法獲得與健身倉的準確距離;遮擋不足,不方便更換衣物;健身倉空間有限,設備單一;有的電視設備無訊號等。

此外,如果在裡面發生運動傷害,健身倉內是否有緊急救護設施,而如果一旦出現意外,外面的人能否及時破門而入進行救護?

當致電「覓跑」客服時,對方表示 APP 系統正在完善,至於其他資訊,則不方便對外界透露。

投資方一小時內就選擇「覓跑」

從網上的資料來看,「覓跑」成立於今年 7 月,是一家共享自助運動倉的提供商。「覓跑」的創辦人畢振是「餓了麼」早期成員,根據他的團隊在北京的實地調查,10%的白領用戶有購買健身卡,但保持健身習慣的並不多;95%的用戶有運動需求,但運動習慣仍未完全保持,場地和設備限制是一大原因。

於是,「覓跑」也就應運而生。在畢振看來,「覓跑」主要投放在小區內部,通過打造「5 分鐘運動圈」,來滿足更多人的運動需求。

「室外運動是剛需,自助運動倉可能是切入這一場景的最有效方式」。

畢振向媒體透露,整個「覓跑」團隊預計在北京投入共計 1000 個共享健身倉,而按照日均使用 5-6 小時來計算,單個健身倉每天收入在 70 元左右,成本 2 萬元的健身倉,回本時間約為 8 個月。

隨著「迷你健身倉」的概念落實,立即吸引了大批的資本。

據報導,共享健身倉項目「覓跑」在一周內獲得由獵鷹資本、經緯中國、信中利資本合鯨創投等投資的連著兩輪共 2500 萬元融資,估值超過 1 億人民幣。

獵鷹創投董事總經理李圓峰透露,團隊在一個小時內就決定投資覓跑,並完成了打款。在他看來,「覓跑」的出現,將會引領一批共享運動設備的新風潮。

「‘覓跑’首創的 7×24 小時共享快樂運動倉,能夠有效地改善全民身體素質問題,很有社會價值。可以預見的是,共享運動設備將迎來今年新零售的又一風口。」

博睿體育 CEO 李宜澤也表示,社區健身市場的確是一塊大紅利。

「現在(共享健身倉)可能還在概念階段,未來健身倉改良,是有機會的。當然改良的可行性、安全性,收費模式都是很大的挑戰。」

「社區健身市場需求空間巨大,但是不是能被健身倉分享到是需要仔細研究。」

開啓健身房領域的變革?

共享健身倉的出爐,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大眾對於健身的新需求。

2016 年,中國國務院印發的《全民健身計劃(2016-2020 年)》提出,到 2020 年,每周參加 1 次及以上體育鍛鍊的人數達到 7 億,經常參加體育鍛鍊的人數達到 4.35 億,體育消費總規模達 1.5 兆元。

而與此同時,根據中國國家體育總局《2016 年健身教練職業發展研究報告》資料顯示,2015 年中國健身房市場規模增長 14%,健身俱樂部數量增長 20%,國家職業資格持證教練數量增長 77%。健身市場的規模越來越大,搶蛋糕的現象也不斷出現——線下傳統健身房、線下新型工作室和線上健身運動 APP 都在搶佔著飛速增長的大眾健身人群。「覓跑」就屬於最新版的線下新型健身房。

相比於傳統線下健身房,大量新型工作室由於其「便捷性」逐漸更受到了大眾的青睞。新型工作室由於規模小、靈活性更好,往往可以下沈到大型連鎖無力觸及到的商業辦公和居住區域。之前的樂刻、光豬圈其實都屬於這類新型健身房。以樂刻為例,300 平左右的場館,99-199 不等的月卡費,都屬於新型健身房的嘗試。

根據 2017 年 2 月的統計數據,樂刻在全中國的門店總數約為 80 家左右,基本實現了收支平衡。

而佔地面積更小、強調更私密性的「覓跑」,則開啓了「迷你健身倉」的新模式。

雖然「覓跑」在形式上無限接近之前由集裝箱改造的「超級猩猩」,但是後者仍然可以容納 8-9 人健身,像「覓跑」這樣僅僅容納 1-2 人,面積在 4-5 平的迷你健身倉,則屬於全新的嘗試。不過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公司創始人張慶卻表示,共享健身倉是借用了「共享」這個概念,本質上其實還是「社區 MINI 健身房」。

「客觀上說,消費者健身的確存在就近就便的需求,但這種需求的剛性如何,還需要冷靜觀察。」

張慶同時表達了對於共享健身倉現階段問題的隱憂。

「若只有便利性,而設備單一,缺乏氛圍的話,能否具有吸引力是需要打個問號的。其次是經濟性,這種模式需要有廣泛布點,有足夠多的終端,但是硬件投入以及維護成本和收入難成正比,除非開拓廣告等收入來源。」

而「覓跑」剛剛登陸不久,另一個和它幾乎完全一樣的共享健身倉「抖吧」也隨即登陸北京,甚至和「覓跑健身倉」出現在了同一小區。甚至,它有比「覓跑」更多的優點——室內 WIFI、場地更大、無需押金。摩拜單車和 ofo 爭奪市場的戲碼,彷彿在健身領域又一次再現了。可是,當資本大批流入,共享健身倉固有的缺陷卻更加扎眼——健身後的洗澡問題無法解決,跑步環境衛生又怎麼提升?

有網友就直言不諱表達了對共享健身倉的質疑——「這樣的共享健身倉,到底是為了健身,還是僅僅為了噱頭?」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