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tuber 真情告白】什麼是高質感下流人?專訪上班不要看呱吉

評論
評論

專訪開始五分鐘後,若不是面前這張活躍在 Youtube 上的面孔,我還真很難把這談開公司談得鉅細靡遺,極為老練的男子,跟敢在台北市長柯 P 面前電奶頭的娃娃臉瘋狂中年劃上等號。

或許很多讀者已經知道我在說誰。對,就是那個美食廢人,也大概是至今唯一敢穿水手服還附顆跳蛋在西門町逛大街的男老闆,「上班不要看」的首腦呱吉。你或許也讀過他當「南宮博士」時在 PTT 或部落格發的文,但他還當過迪士尼的北京辦事處主管、神魔之塔台灣最高營運職、編導演過幾十部舞台劇,這些傳奇般的經歷,也讓他 Youtuber 之路格外與眾不同。

而「上班不要看」影片中那一切搞笑、瘋狂,也都始於他的精心策劃。

從遊戲大轉彎的內容創業之路

你或許會想問:呱吉當過神魔之塔台灣負責人,又是遊戲評論大大南宮博士,怎麼不去做遊戲,跑來當這款搞笑 Youtuber?但正因為在遊戲業沉載十幾年,成熟經驗讓他分析自己格外透徹:「創業要有兩個條件,第一是有進入藍海市場,第二你有某種技術或成本上的強大優勢,可以讓你一進入時就馬上打趴對手;但我發覺我要開遊戲公司,並不具備這兩個條件啊!」

▲呱吉之前就已「南宮博士」的名號打響於 PTT 與遊戲圈

他回憶起 2015 下半年的創業始末,當時待在神魔之塔時其實工作、生活都很穩定,但他逐漸興起自己獨立的念頭,也在與一位工作已久的同事在聊如果要創業要做什麼。「剛好我看到網路影音在興起,我是不專業,但很有興趣。」這個念頭 9 月才開始想,10 月呱吉就提了離職,接著一個月內馬上把房子賣掉,12 月就成立了上班不要看。甚至他相當於 CTO,成立之初唯一熟悉拍片的那位員工還是在某次跟遊戲公司開會時,當天聊一聊覺得他懂影片又很好笑就馬上挖走的!

聽起來很激進,很大膽對吧?想當個網紅有必要搞這麼大陣仗,把自己房子都賣了嗎?但其實呱吉是看準傳統綜藝沒落,網路影音興起過程中一段「失落的環節」。他說明,「傳統綜藝影音產業中有三個角色:發行商(多半是電視)、明星藝人、製作公司。但在扁平化的網路時代,大環境變成只剩平台跟明星,尤其是素人們是靠著野蠻直覺爆紅,直到創意被消耗殆盡用,被新人取代爲止。但我認為在台灣製作公司的角色應該重新出現,去提高、維持每個節目的品質。」

精確的說:「上班不要看」的終極目標,其實是成為一間網路時代的專業製片團隊,在大家面前電奶頭、吃東西耍廢的網紅呱吉,也不是終點而僅僅是一段過程。

員工準則:每個人都有獨立企劃能力!

那這網路時代的專業製片工作室到底長什麼樣?目前上班不要看團隊已有八名員工,呱吉表示點子就是他們最核心的能力,因此找人首重「獨立企劃」,每位員工都具備獨立規劃拍片內容的能力,再來呱吉才會依其專長或興趣,安排如攝影、剪片、混音分派工作下去,之後會把化妝、燈光或特效等專業性較強的部分外包出去,如同一個小型但機動性高的攝影班。

呱吉詳細說明了原則上(但很不準)的拍片流程:以商業合作案為例,會先依廠商要求,召開每次不超過一小時的頭腦風暴,他堅持如果超過一小時大家頭腦會硬掉,如果當天開不完就隔天再討論。概念出來後會跟廠商不斷來回討論,但一旦委刊單簽下去後,就不希望廠商干涉太多。「我們不是代工公司,拍出來的片子不只是業配,同時也是我們必須負責任的作品;如果要流程都到腳本階段了卻還要不停修改,就不能算是好案子。」

腳本擬定之後,大概使用一星期進行前置準備,拍攝約一至兩天即可完成,之後再進行約一週的剪片、混音、特效的後製流程。「但最紅那幾支影片都是一兩天內完成的衝動型作品,哈哈!」呱吉笑稱他們其實是很 Freestyle 的團隊,往往想到好笑的點子,攝影機一抓就出去了,像之前很紅的呱吉考機車駕照,就是一天內隨拍隨做的作品;但他強調點子一旦提了不管多難多瘋狂,「說了就要做」,對內容製作團隊而言,講了卻不執行是最要不得的文化。

▲筆者一進辦公室就被三顆馬屁股嚇到了...

內容產業,洛陽紙貴

不過縱使呱吉創業之初想得很仔細,但上班不要看一路走來還是頗為艱辛,他就笑著建議「如果年輕人只是想當網紅,不要一開始像我一樣成立公司,先拍出一定的成功套路再說。」回憶起創業至今團隊主軸也經歷過幾次調整,像較早期專注在結合科普與搞笑的「十大真相」系列、去年中因應時事的海浪法師,到現在呱吉本人演出的一系列影片。

對內容產業極為敏感的他,向我們解釋了為何要不惜犧牲色相,親自出馬:「有一部分是因為我是不怕出糗的人啦。但其實 2017 以前我本人很少出現在影片裡,一月才開始刻意大量出現。為什麼?因為內容產業需要讓觀眾產生依附感。不像 Apple 這種硬體產品,觀眾對其實不會對一個媒體、一個品牌產生依附感,但明星會。大多數的人會付你錢其實不是內容,而是喜歡你這個人。」上班不要看也跟許多 Youtuber 拍過膾炙人口的影片 ,但呱吉會跳下來自己拍,會是最穩定也最直接的作法。

他拿同業囧星人的故事為例:「囧星人的訂閱數很高吧!可是大家仔細觀察一下,近期她點閱數比較高,比較紅的內容卻偏於閒談、生活類。但她自己最喜歡、最擅長的內容是說書。她成立需要大家贊助的『囧說書』很成功,但這裡就有一個矛盾產生了:她等於是要求那些觀眾去付費訂閱那些觀眾不愛看的內容。而且錢付了,點閱還是沒那麼高。」

▲囧說書募資很成功,但呱吉認為大多數的人會贊助重點不是內容,而是喜歡你這個人

呱吉觀察網路時代的內容產業有兩個特性:1、訂閱很難成功。2、內容作為商品,其價值很曖昧。「成語『洛陽紙貴』指的就是這個道理。」他解釋人類歷史數千年來,智財權的概念其實只出現了百餘年,而且是上個世紀中期,內容才真正有效受到智財權保護,變成一種固定的商業模式;但才幾十年,這種狀況又被網路打破了。

「音樂產業這幾年才發現唱片已經不賺錢,得靠演唱會、活動與週邊;但遊戲業十幾年前就發現這件事發展出課金制了。」而且他認為比起觀看人次,Youtuber 內容能不能產生影響力才是最重要的事,在目前 Youtuber 的生態圈中,像大公司若要找 Youtuber 業配,就很容易被數字表象迷惑,前陣子就有間遊戲公司找了兩位直播主,其中一位粉絲有 30 萬,另一位也有 20 萬;但最後整體規劃很糟,開了直播最高只有 600 人同時觀看,最後影片觸及人數不到 10 萬。

關鍵在「內容企劃」的精緻度

但呱吉坦承影響力很難量化,同時一個 Youtuber 紅不紅也沒什麼公式可言,這點他在遊戲業就感受很深:「中國戲曲界有句老話,演員走紅,是老天爺賞你飯吃。其實遊戲產業或好萊塢也一樣,都是在賭這些作品裡面會不會走紅;不過話說回來,內容產業少數能減少失敗率的辦法,其中之一就是內容規劃到底嚴不嚴謹;不然就是大家彼此聯名互相拉抬,吸引對方的人氣。」

像前陣子台灣幾位網紅聯合舉辦的「Youtuber 運動會」,在呱吉眼裡就很需要製作公司參與企劃。不像之前大家一起煮火鍋這種比較簡單的節目,運動會是很難的題材,會有很多場地器材前置、拍攝視角、節目安排等太多複雜的眉角在。像這次為了讓 Youtuber 享受同樂氣氛,全都舉辦團體項目。但如果是呱吉自己來企劃,就會想規劃多一點單人項目,不僅讓畫面比較聚焦、精彩,整個節目步調也會比較順暢。

這也正是前面提到,呱吉與上班不要看想切入的失落環節,他補充:「傳統大型製作公司其實也蠻積極在做網路節目的,但他們都不夠接地氣,不怎麼成功;網路素人相對來說要紅容易,但品質有一定限制,很難讓 Netflix 這種兼具品質與穩定商業模式的平台看上。上班不要看這間公司的就是拍出新一代觀眾喜歡,但品質也值得被國際平台採購的影片。」

即將募資天使輪,擴大他的製片之路

談起財務狀況,呱吉很大方分享已跨過最危險的時期,最近營收趨於穩定,這 3 個月差不多有 80 萬到 120 萬之譜,已跨越損益兩平的狀況。現在除公司資本額 350 萬,他本人也以借給公司的方式再另外了投入 100 多萬。目前則正積極募集目標 500 萬的天使輪投資。「雖然有跟一些對象討論過,也有 Pitch 給他們,但還沒有確定的投資人出現;會募這輪也不是真的缺錢,而是用在發展其他拍片內容,完成一些以前規劃好的腳本。」

那呱吉接下來會拍什麼樣的片子呢?「南宮博士」又有沒有可能以專業評論遊戲的角色重出江湖?最後筆者以一個遊戲玩家的身份問了他這問題,但沒想到他看得有點開:「我沒想過,是未嘗不可啦;但當初不用這名字是因為覺得時代過去了;現在真的靠實力做出影片成績比較重要。」看來高質感下流人還會陪我們好長一陣子呢。

補充資料:若想了解呱吉與上班不要看更多心路歷程,請參考下方影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