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愛聊科學】金錢心理學:真的施比受更有福嗎?該慷慨還是該獎勵自己?

評論
評論
A woman gives money to a beggar on a street in Pontevedra, northwest Spain. REUTERS/Miguel Vidal

「施比受更有福」,是許多文化和社會的共同智慧,然而果真如此嗎?

人類社會能夠從他人的慷慨行為中受益,例如捐錢給慈善機構、或投入自己的時間當志工等等,可是對布施的人呢?經濟學、心理學、生物學和哲學等學科,都試圖解釋慷慨行為的可能動機。

因為慷慨的行為太常見了,過去提出的一些原因,例如幫助親戚、互惠互利或贏得名聲等等,只能提供有限的解釋力,畢竟慷慨的行為是有代價的,在無法贏得名聲或回報的情況下,還要為別人利益付出自己的資源,不符合傳統的理論。

慷慨行為的可能動機是因為能增進幸福感

近年有心理學的研究顯示,慷慨行為的可能動機是因為能增進幸福感。例如,加拿大英屬哥倫比亞大學的心理學家 Elizabeth W. Dunn 等人的研究就發現,花錢在別人身上能讓幸福感增加 [1]。

該跨文化和年齡的研究顯示,與花錢(或糖果)在自己身上的人相比,花錢(或糖果)在其他人身上的受試者,回報了更高快樂程度。有理論認為這是因為積極情緒(也稱為「溫暖的輝光」)會驅動慷慨的行為。

Elizabeth Dunn 本人寫了本科普書《快樂錢:買家和賣家必讀的金錢心理學》(Happy Money:The Science of Smarter Spending),就是要透過心理學和行為經濟學的方法告訴我們,人皆有側隱之心,把錢花在他人身上,會比單純僅花在自己身上更快樂。

樂善好施的人肯定比小氣鬼快樂,偶爾花錢在送禮請客外,捐款給慈善機構或公民團體,除了自己快樂,還能擴大快樂到別人身上甚至社會上,何樂而不為?

真的是這樣嗎?科學根據怎麼說?

儘管慷慨行為的動機是非常重要的,但過去並還沒有對連繫慷慨和幸福的神經基制有所理解。在之前的神經造影研究中,慷慨的行為和幸福感大多被分開研究。

科學家已知利他有關的行為,與「右顳頂交界區」(temporo-parietal junction,TPJ)的活動有關。具體來說,人會做出利他的抉擇、慷慨的抉擇,或是克服自我中心的偏見,是與他們 TPJ 的功能活動有關。

卻也有研究顯示,由於幸福感與和獎勵及愉悅有關聯,所以會引來獎勵相關的腦區參一腿,如腹側紋狀體(ventral striatum)和眶額葉皮層(orbitofrontal cortex,OFC)。

例如,在由健康受試者參與的一項研究中,紋狀體的活動,與暗示獎勵而引起的幸福感有關。最近,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的神經科學家 Robb B. Rutledge 等人,提出了幸福感與紋狀體的活動直接相關的神經模型 [2]。

REUTERS/Brian Snyder

然而,慷慨行為推動幸福感的確切神經機制尚不清楚,引起德國呂貝克大學的心理學家 Soyoung Q. Park 等人試圖設計出實驗做進一步的研究。他們在發表於《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的一項新研究中,利用功能磁共振造影(fMRI)來研究慷慨如何與神經層面的幸福感相關聯 [3]。

設計一個慷慨能否帶來幸福感的實驗

為此,他們召集了 50 名志願者,參與一項金錢支出的任務,並分析他們的大腦活動狀況。他們告訴參與者,連續四周,他們每周會得到 25 瑞士法郎。其中一半的參與者被告知這些錢全部屬於他們自己,並被要求制定支出計劃(比如,請自己用餐);另一半參與者則被告知這些錢是給別人的,他們也要寫下支出計劃(比如,請一個朋友或自己的另一半用餐)。

然後,受試者再進行一項獨立決策工作,在實驗中能選擇表現得更慷慨或不慷慨,他們再用 fMRI 測量那些的參與者的大腦活動。

在實驗前和掃描後,參與者回報了他們的主觀幸福感。他們假設承諾慷慨捐助他人的參與者,在決策過程中會表現得更為慷慨,並且與對照組相比,回報的幸福感增加得更多。他們預測,慷慨與幸福之間的神經聯繫,將涉及從事慷慨行為的大腦區域(如 TPJ)與調節幸福感的大腦區域(如腹側紋狀體)的功能交互作用。

實驗結果證實了他們的假設。他們發現了,慷慨行為和幸福程度的顯著提高,反映在 TPJ 活動在慷慨決策中的增強,以及在做出慷慨抉擇時,TPJ 和紋狀體的的連結。因此,他們得出結論,這些大腦區域的交互作用把慷慨與幸福給聯繫起來。

慷慨不只是讓別人感覺更好,更是為了讓自己感覺更幸福

慷慨和幸福是可以促進個人健康和社會成功。然而,在日常生活中,人們低估了慷慨與幸福之間的聯繫,從而忽視了對社會付出的好處。他們誤解了,大部分人以為把錢花在自己身上和花了更多的錢後,幸福感將會有更大的增加。

科學家的研究提供行為和神經證據,支持慷慨與幸福之間的聯繫。人能從慷慨的行為中獲得幸福,參與同情心和社會認知的大腦區域活動,要壓過與獎勵相關的腦區產生的自私動機。這些發現不僅對神經科學有重要意義,而且對於教育、政治、經濟和個人健康都可能有重要的影響。

結語

我們很多人從自身的一手經驗中知道,為別人做一些良善或慷慨的事,會有一種溫暖的感覺。科學家現在明確地告訴我們,慷慨的行為確實可以觸發我們大腦的神經生物學變化,能夠增加幸福感和滿足感,甚至比獎勵自己更有效。

參考文獻:

1) Dunn, E. W., Aknin, L. B. & Norton, M. I. Spending money on others promotes happiness. Science 319, 1687–1688 (2008).

2) Rutledge, R. B., Skandali, N., Dayan, P. & Dolan, R. J. A computational and neural model of momentary subjective well-being. Proc. Natl Acad. Sci. 111, 12252–12257 (2014).

3) Park, S. Q., et al. A neural link between generosity and happiness. Nat Comm. 8, 15964 (2017) DOI: 10.1038/ncomms15964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