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 愛聊科學】節能減碳會傷害經濟?從科學的角度來聊聊!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Science

美國總統川普片面退出《巴黎氣候協定》,他主張是為了要讓美國人得到公平的對待。其實他應該是不爽《巴黎氣候協定》對美國採取較嚴厲的規定,卻對例如中國等發展中國家較寬鬆。

姑且不論中國大量排碳,排到各大城市白天都烏漆嘛黑、伸手不見五指,暗示中國除了築網路長城和逮捕維權律師之外,國家管理能力的落後和無能。有人也說,中國的發展,還不都是為了填滿沃爾瑪廉價超市,以滿足美國人極為浪費的消費主義胃口?

政治上的道義與責任美國即使能夠躲避,那麼環境的反撲呢?

節能減碳真的會傷害經濟嗎?

不過也許環境的反撲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到來,但是經濟的不好現在就馬上感受得到。所以更直接的問題,就變成:節能減碳真的如川普政府主張的那樣會傷害美國經濟嗎?這個問題已經有多到可以淹死人的政治口水和嘴炮,我們更需要的是科學上的解答。

最新一期的《科學》(Science),有兩篇針對環境變遷有關的論文,提供了新的研究證據,讓我們在進行公共政策辯論,嘗圖探討經濟活動與環境保護之間權衡的環境監管問題時,能夠有所本。

第一篇論文是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公共政策教授項中君(Solomon Hsiang)領導的研究 [1]。項中君等人收集了記錄了六個經濟部門(農業、犯罪、沿海風暴、能源、人為死亡率和勞動力)對短期天氣波動反應的國家資料,他們把這些資料與來自一組全球氣候模型的機率分佈相整合,用來預估各種場景下的未來成本。

針對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影響方面,他們預測了氣候變遷對美國南部產生的負面影響,以及對美國太平洋西北和新英格蘭一些地區的正面影響。他們評估,氣候變遷整體而言,會讓美國出現大規模經濟損失,並且可能出現史上最大規模的財富轉移,財富將從窮人流到富人身上。

美國經濟活動將因氣候變遷移向北部和西部

研究指出,美國的南部州和已趨向炎熱、相對地貧困的中西部州,將因為經濟活動移向北部和西部,而蒙受最慘重損失。如果目前的趨勢持續下去,美國最貧窮的三分之一郡收入恐怕會大減兩成。他們估計,全球暖化每上升攝氏 0.55 度,美國經濟將損失掉約 0.7%的 GDP。

擅長利用數學模型分析氣候變遷對人類社會及經濟影響的項中君等人,早在 2015 年就(Nature)發表的論文也就提出,地球越來越熱反而會冷卻國家的經濟成長 [2]。他們指出,到 2100 年時,氣候變遷將使下個世紀全球人均 GDP 減少 23%,並且擴大貧富差距,遠比過去預測的還要大。

人類的衝突與氣候變遷有強烈的因果關係

除了破壞經濟發展,氣候變遷也增加人類的暴力衝突。項中君等人在 2013 年的《科學》(Science)[3],回顧了 60 個歷史、考古學、犯罪學、經濟學、心理學、地理學等領域的量化研究發現,人類的衝突與氣候變遷有強烈的因果關係。

除了分析歷史上帝國的衰敗或是戰爭等皆與氣候變遷有關外,他們還統計出,若平均氣溫上升一個標準差,將會增加 14%的群體衝突機率,如暴動、內戰,並且也會增加 4%如謀殺、強暴的個人暴力可能性。

全球燒毀面積在過去 18 年中下降了約 25%

除了經濟發展,人類也對野火活動產生也了重大的影響,在另一篇最新一期《科學》論文中,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的 Niels Andela 等人使用衛星數據顯示,儘管存在氣候的影響,全球燒毀面積在過去 18 年中下降了約 25% [4]。人類正在打斷這些地區古老而自然的燃燒和恢復的循環。

調整降雨變化率後,燃燒面積的下降仍然很大,在覆蓋著地球上五分之一的熱帶稀樹草原(savannas)中的變化最大。火災一直是維持健康草原數千年的重要因素,野火滋養了許多大型哺乳動物。

沒有偶發的火焰,樹木和灌木將侵占稀樹草原,減少大型哺乳動物的生存空間。

由於農業擴張和集約化,牲畜數量急劇增加,加上農田擴張,新建築和道路分割了草原,減少高度易燃的乾草。燒毀面積的下降對未來大氣、植被和陸地碳匯變化都產生了影響。越來越少的火災減少了氣溶膠濃度,改變了植被結構,並增加了陸地碳彙(通過光合作用將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吸收並固定在植被與土壤)的幅度。

這是禍是福仍難料,失去四分之一火災有利於增碳儲存和減少肺部有害的煙霧。但是,大氣中的煙霧下降也使得更多的陽光到達地球表面,從而提高全球暖化。

這些研究當然仍有許多的不確定性,但很肯定的是,人類活動和氣候變遷有弊也有利,公共政策的討論必須立基於更多的科學研究上,才能夠有更準確的判斷依據。

過度強調或是過度忽略氣候變遷對經濟造成的影響,其實都是忽略了以科學證據來協助政策判斷的做法。

參考文獻:

1) S. M. Hsiang, et al. Estimating economic damage from climate change in the United States. Science 356, 1362–1369 (2017)

2) M. Burke, S. M. Hsiang, E. Miguel. Global Non-linear Effect of Temperature on Economic Production. Nature (2015).

3) S. M. Hsiang, M. Burke, E. Miguel. Quantifying the Influence of Climate on Human Conflict. Science 341, 1235367 (2013).

4) N. Andela, et al. A human-driven decline in global burned area. Science 3556, 1356-1362 (2017).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