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企業們,其實你比想像中更需要新創公司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 Guido Giardino / freeimages

作者 TK Chen,目前任職美國矽谷創投 Quest Venture Partner 擔任 Asia Community Partner 一職。又稱「創業甘道夫」,本身創業失敗過三次,期望藉由自己的血淚經驗可以協助更多台灣創業家。目前轉戰創投單位,但仍堅持提醒自己,要用創業家的心態去做任何一件事情。原文刊載於作者 Medium

如果用月光仙子的月光寶盒時光倒流回去 2007,並且問所有人,你覺得 facebook 會不會威脅到 myspace?全部人一定會用”老婆,跟牛魔王出來看白痴”的眼神看著你,並且異口同聲的說:”當然不會啊! myspace 可是有超過一億個使用者,估值超過 120 億美金,facebook 算啥?大學生玩的家庭聯絡簿?回家洗洗睡吧”。結果你我都知道,不出一兩年,facebook 正式超越 myspace,稱霸全球社群服務。而最後在 2009 年,myspace 以 3500 萬美金的價錢售出,跌價超過 99%。

當矽谷知名創投 Marc Andreessen 說”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軟體正在吃掉這世界)”,當越來越多人跳出來說軟體很重要時,不少大企業卻還是將軟體視為一個非常遙遠的事情,可見的未來內都不會造成任何威脅,因此對於外面世界的變化佈局相當少,還是將大部分的資源放在本業上,努力 cost down 以獲取短期財報上更漂亮的數字;企業投資部門也趨保守,甚有將所有公司現金放在定存,追求可預期的低利息,即使這利息可能小於通膨,導致產生寧願不賺或賠錢也不願意承擔風險的有趣現象。而即使有佈局新創,卻也單純的將投資部門的人抓去看新創,但忽略了隔行如隔山的困難,導致無法真的幫助到大企業本身。這樣的思維相當可怕,不只台灣,全球都可看見這種觀念,因此想跟大家分享一下一些案例,從別人的錯誤來期許自己可以更好。

因為太成功,所以失敗了

歷史上不乏這種超級大企業,最後卻被新科技打趴,但總歸來看,最常見的原因就是:因為太成功,所以後來失敗了。這邊舉兩個大家耳熟能詳的例子分享。

1. 柯達 (Kodak):

在 1970 年代 (我還沒出生),柯達一直被公認為是照相產業的龍頭,其中最耳熟能詳的”Kodak Moment (柯達時刻)”應該都還深植在四五六年級生的腦海裡。當時,誰也想不到,柯達竟然會在自己最強的照相領域裡栽了個大跟斗。市場上普遍的說法是,柯達太著重在傳統照相技術上,忽略了數位浪潮的侵襲。這說法對了一半,因為,偷偷跟大家說,數位相機其實就是柯達發明的!登愣!怎麼會這樣?你在開我玩笑吧?自己的發明結果害了自己?

其實更正確的說法應該是,柯達其中一個工程師發明了數位相機,而當他把這想法帶進公司內部時,柯達高層對他說:”阿呦,不錯喔,屌喔,好,現在忘了這個,回去工作!”,柯達的高層並沒有真的重視這項發明,他們當初普遍認為傳統的高級相機才是要走的路,一般的數位相機不應該是柯達要專注的路線。再者,要是公司轉到數位相機,那公司最成功的業務 — 底片的銷售營收不就沒了嗎?這可是滔天大罪,萬萬不可啊,皇上!更何況柯達可是個上市公司,要放棄柯達最強的底片市場,股民們哪有可能會接受?股價肯定會大跌的啊!因此整間公司即使知道數位浪潮時代的來臨,也採取以不變應萬變的最高原則。

而另一根稻草,也是柯達很成功的業務之一,就是照片印刷。當時柯達完全沒有體悟到在數位網路的世界中,大家已經不再需要沖洗照片了,都直接放在網路上分享了,但柯達相當可惜的也沒發現這點。最讓人遺憾的是,柯達其實在 2001 年時為了跟上數位的浪潮,併購了一家線上照片分享的網站叫做 Ofoto,其主要功能是讓人可以在上面分享照片、個人資訊、甚至分享新聞 (誒,等等,這是臉書吧?沒錯,臉書絕對不是最先的點子,而是他們執行得比所有競爭者都好)。

Ofoto 聽起來很好啊,但可惜的是,柯達買了它之後,將這個網站的主要訴求打造成”讓更多人來列印自己的數位相片”,也就是柯達昔日相當成功的業務本行,照片印刷,但卻完全忽略了世界的變化。後果可想而知,當柯達在 2012 年申請破產保護時,把 Ofoto 以不到 2500 萬美金的價錢賣掉。

柯達最大的錯誤,就是以舊有觀念來思考推論新世界的發展,不敢承擔任何風險,手上有著一堆 IP(Intellectual Property) 卻放著不應用,不願面對新科技,甚至視之為敵人,固守著過去的成功,即使自己併購了新科技公司,卻還是本質上不願擁抱變化,最後導致被自己最大的成功絆了一大跤。

2. 諾基亞 (Nokia):

Nokia 的故事就更多人聽過啦。全盛時期 Nokia 幾乎是手機耐摔的代名詞,甚至也早在 1996 年就有智慧型手機的產品出現,手上也握有相當大量的 IP (甚至現在 apple 和 samsung 每年也都還是要付給 Nokia 大筆專利費用)。但也因為幾乎跟柯達一模一樣的原因,管理階層擁抱著過去的成功,而完完全全忽略掉外面世界的變化,導致最後 Nokia 在 2013 年承認失敗,把整個手機事業賣給微軟,且 Nokia 的市值在六年內掉了 90% (還好,myspace 還是比較慘)。

當時的管理階層還遵守在過去的成功模式中,整個氛圍是相當官僚的。公司文化是不許有壞消息,只能有好消息,因此 Nokia 對於 iPhone 的出現幾乎是刻意斥之以鼻,朔造成這是一個小吵小鬧,不足以影響 Nokia 帝國的小玩具。這種把眼睛閉起來,頭埋在沙子裡,祈禱外面世界趕快回到過去的樣子,是導致 Nokia 當時衰敗的主因之一。

Nokia 當然試圖去跟 iPhone 競爭,所以推出了一系列的產品像是 Nokia 5800 和 Nokia N97,但是整個組織的保守加上人人自保主義的文化讓 Nokia 變成是一個難以行動及變化的大恐龍,推出的產品不只落後競爭者一兩年之久,甚至還有嚴重的產品品質問題。

更值得被台灣企業們拿來做借鏡的是,Nokia 其實是一個相當優秀的硬體公司,有著大量優秀的硬體人才,其在製造出另人驚豔的手機硬體的能力也是眾所矚目 (這也是微軟買它的其中一個主因)。但也因為這樣,因為硬體的超強實力,而忘記 (或故意忽略) 了軟體的重要性,太晚在軟體上佈局,最終導致跟不上世界變化,被軟體主導的世界淘汰了其原本最引以為傲的手機事業群。

Nokia 跟 Kodak 都因為相當類似的原因而導致嚴重的衰退,而這些原因,其實都正在不少台灣大企業裡發酵中。

可能的解藥:跟新創公司和創投合作

前提:我目前本身在創投公司服務,之前也創業過,也在大企業裡服務過,因此切入角度會比較偏向自身的觀察及心得。

對於大企業來說,為了不要買到跟 Kodak 和 Nokia 一樣的杯具,其實最快速、簡單且便宜的方式就是投資/併購新創公司和投資創投。

投資/併購新創公司:Google Venture 去年 (2016) 公開的投資新創就有約 55 家,併購的有約 15 家,平均一個禮拜投資一家,不到一個月就併購一家。這樣的速度雖然是有點誇張,但不難看出即使像 google 這種可怕的巨獸,還是常常保持著警戒心,深怕被淘汰。

台灣企業裡像鴻海就相當積極佈局新創;而日本的軟體銀行更是拉攏大家成立 1000 億美金的 Vision Fund 來佈局新創,可見新創對大企業的重要性。科技新創公司的本質就是敏捷,無時無刻在調整自己的產品以配合市場千變萬化的需求。因此在速度上,大公司花再多研究報告的錢,都不會比新創公司親身在市場中衝刺還來的即時和正確。

再者,那些創業家們之所以會出來創業,滿大原因是已經看到一個該產業重要的問題,且已經有初步的解法,比大企業內腦力激盪的課程有效多了;最後,創辦人們大部分都是賭上自己的身家來創業,投入的程度絕對是比大企業內部抓一群 RD 人員來做創意還走火入魔得多,因此效率和成果也會比大企業內部來做還高。

投資創投: 如果以股票術語來說,投資創投就像是購買指數型股票一樣,所以有時較適合第一次接觸創投或不想承擔直接投資風險的台灣企業。基本上創投就是一個公司資產管理的管道,而這個管道不但給該企業有一定的財務較高報酬機會 (可從創投過去表現來評斷報酬機率,當然這是伴隨著高風險),還可以讓企業有個管道可以輕鬆地接觸到廣泛且專業的科技發展趨勢和協助,並可再從中找出適合的項目,以便提早佈局。更何況投資一個創投,尤其是早期的創投,其實是不需要花太多錢,一個 10 年的基金,也就是 10 年之久吃到飽的 GP/LP 關係,金額上或許還低於企業內部自己來的一個新創案子的投資。

有些企業內部會自己成立投資部門,其實就很棒,但有三個先天上的困難要克服:1) 通常這些投資部門的人比較頃向財務專業出身,對於如何評估軟體新創的投資案並不這麼清楚,一來很容易因不了解而錯失機會,二來只接受佔大股,抱持著要主導的態度進去,往往造成阻礙了下一輪投資而加速新創死亡;2) 只看該產業的上下游項目,認為這比較能夠在公司內部提案通過投資,而忽略掉真正威脅可能是從別的產業進來的,就像 Nokia 一直專注在硬體,忽略了軟體 iOS 和 Android 才是最後的致命傷;3) 很殘忍卻也很真實的是,投資其實是很吃關係的。好的案子,尤其是 follow-on 的案子,不會無緣無故出現在投資長的桌子上,往往好案子都是需要靠關係引薦來的,因此較好的方式是也跟外部有好名聲的創投合作來增加案源。

結論:其實都不難,就看要不要做而已

不只在台灣,全球都一樣,新科技的研發和創意其實已經從公司內部的 RD 部門,轉移到新創團隊身上了。企業們不能忽略掉這轉移,只擁抱過去的成功,期望世界不要變太快,溫水不要太快變熱水。不過,好消息是,這其實不難,不管是跟新創團隊或創投合作,對大企業來說,都是一個成本相當低的事情,且保證能夠立即獲得最新產業和科技的回饋,對於不想被淘汰的企業們是一大福音。

再翻開歷史,即使像 General Electric (GE) 這樣大型的公司,也是持續努力把自己當新創公司,把不賺錢的事業群賣掉、pivot、或甚至關掉,到現在變成非常專注在 Industrial IoT 上面,努力跟新創公司合作,就是一個滿好的例子說明,大企業是可以改變自己的,主要差別就在願不願意跳出舒適圈努力做。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