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是真經濟還是偽需求?中國 JJ 傘獲數百萬人民幣天使投資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JJ 傘

原文刊登於 36Kr,INSIDE 獲授權轉載。

共享雨傘品牌「JJ 傘」近日獲得了昂若資本數百萬人民幣天使輪融資。

忘帶傘、懶得帶傘這種即時性需求是共享雨傘切入的需求痛點,從用戶避免浪費、重複購買的心態考慮,共享雨傘的存在也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另外一方面,共享單車、共享行動電源完成了「共享經濟」的市場教育工作,培養了用戶習慣。另外,在共享雨傘出現之前,很多公共區域已經開始提供「愛心傘」的服務,但由於需要人力營運,成本付出較大,共享雨傘也能夠解決這部分的需求。

共享雨傘的營運模式可以分為「有樁」和「無樁」。前者像 ubike 同時鋪設雨傘和智慧傘架,用戶依靠設備自助完成借還動作;後者則可以理解為雨傘界的 ofo、obike。

JJ 傘為「有樁借還」,將裝置放置到人流量較大的商業區(大樓、商場、醫院、銀行以及地鐵站等),為 B2B2C 的形式,除了投放裝置外,團隊還負責日常的營運和維護,包括雨傘數量的調度和更新等。

使用上,用戶在借還時可先在微信公眾號上查看周邊 JJ 傘的位置和對應裝置上即時的雨傘數量,掃描 QR code 之後即可從傘架上獲取雨傘,使用結束後在任意一個 JJ 傘設備歸還即可,押金為 30 元,前 12 小時免費,之後收費為 1 元 / 12 小時。據瞭解,JJ 傘的一套設備成本為 3000 元,同時包括了傘架和 28 把雨傘,雨傘的成本為 30 元 / 把。

JJ 傘從今年 4 月下旬開始在深圳投入營運,第一批投放了超過 3000 把晴雨傘。根據官方提供的數據,使用人次在 15000 次以上,第一批投放雨傘的平均使用頻率為 2.6 次 / 天,其中有 30% 以上的借還行為超過 12 小時。現階段,JJ 傘已經和 500 個商家簽約合作,進行設備安裝,下一階段會繼續投放 1000 台設備,在每個商戶的投放量上,2~3 台或 3 台以上的商業地點佔了簽約用戶的 30% 以上。

有樁借還的公共自行車在使用中需要面臨的問題是,由於車樁的數量固定而自行車的數量並不可控,還車十分不便。但是,創辦人張世民認為,「有樁雨傘」並不會遇到類似的問題,除了雨傘方便攜帶,不能立即借還並不會對用戶造成影響外,另一方面,雨傘在使用時間上通常以「天」為單位,因此「潮汐現象」的壓力會比較分散,而 JJ 傘設置的以每 12 小時為一計費單位的模式也使得用戶的還傘時間相對寬鬆。

至於變現,第一方面為租金,隨著網點鋪設密度和消費習慣養成後頻率的提升之後可以實現;其次,作為一個天然的廣告載體,傘面廣告也是能夠嘗試的方向;另外,用戶流量也能夠帶來一部分收益。

還有一個現實問題是,共享雨傘的消費頻率和天氣掛鈎,因此在營運過程中受地域和季節的因素影響相對明顯:在長江以南雖然降雨量大、降雨時間長,將來可能成為共享雨傘的「主戰場」,不過,雨季長、降雨量大的另一面是,當地居民本身已經養成了隨身攜帶雨具的習慣;北方地區整體降雨較少,降雨和高溫天氣主要集中在夏季,因此,共享雨傘能夠切入的即時性需求到底有多大仍需驗證。

除了使用頻率外,具體線下營運成本、產品損毀率等也是需要探討的細節。

從共享汽車、共享單車、到共享行動電源,再到如今的共享雨傘,可共享的越來越小,下一個會是什麼呢?

根據公開訊息,我們整理了中國已經進場的共享雨傘玩家:

JJ 傘:今年 4 月開始營運,在深圳、海口、廈門等地進行投放,獲昂若資本數百萬天使輪融資;

OTO 雨傘:今年 3 月在上海發佈,尚未投入營運,計劃首批投入 5 萬把,並投放 1000 個借還樁;

魔力傘:今年上半年成立,在廣州地鐵沿線均有投放,營運規模在千把左右;

共享 e 傘:「雨傘界 ofo」,獲四野創投會(深圳)1000 萬元天使輪融資;

「春筍」雨傘:預計於 6 月北京和上海鋪設首批 10 萬件產品,有樁借還模式,獲 500 萬元天使輪融資,投資方未透露;

支付寶:和商家合作,用戶在 APP 內查詢到借還地點後即可掃碼借還,以推廣芝麻信用的信用借還服務為主。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