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ity 開發者大會:「Unite 2017」上海實錄

評論
評論

本文來自合作媒體雷鋒網,INSIDE 授權轉載,文中許多用語與場景皆為中國用法,為呈現原汁原味,讓讀者瞭解中國的遊戲產業發展,本文不刻意編輯為台灣用語

每年的四五月份,對內容開發者來說,如果有什麼重要日程的話,Unite 大會肯定算得上其中之一。

五月的東京,前 Oculus Rift 創始人 Palmer Luckey 穿起黑絲,在 Unite 活動上大玩 Cosplay,不亦樂乎,同時,此刻的 Unite 上海站正等待著數千名開發者的到來。與去年相比,2017 年 Unite 大會的舉辦地從香格里拉酒店搬到了上海國際會議中心,抬眼便是東方明珠,浦江的美景也盡在眼低。

在 5 月 12 日的主題演講中,Unity CMO Clive Downie 表示,Unity 5 版本發佈後,所支持的平台從 18 個增加到 28 個,其中既包括 iOS、Android、Windows 等,也涵蓋了一些 VR/AR 平台,如 Gear VR、Daydream、Steam VR、Xiaomi、Oculus、Google Cardboard。

他稱,全球使用 Unity 開發的遊戲佔到整個移動市場的 38%,2016 年遊戲的安裝量達到 160 億次,同時有 26 億台是設備上安裝了 Unity 開發的遊戲。

Unity Analytics 總經理 John Cheng 具體談到中國市場的遊戲安裝量每一季度的增長都非常驚人,2017 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長達到 70%。為了讓開發者更容易瞭解遊戲的下載情況,開發出有意思的內容,他向大家介紹了一款分析工具,通過該工具,可瞭解各個城市遊戲下載情況。例如,廣州的的人口不如北京、上海多,但它是一個高度娛樂化的城市,遊戲安裝量遠超過北京和上海。

主題演講後,從 12 日下午到 13 日,主辦方設置了多個主題專場,包含國內/國外技術專場,AR/VR 專場,以及案例分享專場等,嘉賓分享的內容也從騰訊的《王者榮耀》,到圖形渲染技巧,再到 VR 視聽語言的探索。總的來說,各個專場分享的重點偏向於傳統終端內容的開發,VR/AR 方面顯得有些「湊場數」。

不過,隨著 VR/AR 平台的發展,Unite 大會逐漸加重了 VR/AR 內容開發分享比重,甚至從去年開始他們舉辦了第一屆 Unity VR/AR Vision Summit。

另外,展覽區裡 VR 遊戲和體驗成了主角。下面介紹些展區的情況。

谷歌展台的工作人員又把網易為 Daydream 平台開發的《破曉喚龍者》帶來了,去年 Vision Summit 上網易詳細地說了這款遊戲開發背後的故事,當時排隊體驗的人太多,編輯沒等到,這次終於體驗到它了。當然,等了很久。

不得不說,這款第一人稱的 RPG 遊戲是超出預期的。一進入遊戲後,玩家會跟著提示音和文字先學會如何操作 Daydream 手柄。然後,玩家進入某個山洞中,學習如何使用法器。接著,一步步開始探險,尋找寶物。

因為是第一次玩這個遊戲,編輯在學習法器時,浪費了比較長的時間,結果因為排隊人較多,沒能完整體驗整個遊戲。但有些地方讓人感覺很有意思。首先,手柄的操作。Daydream View 的手柄十分簡單,只有三個地方可以操作,最上面的圓盤和下面兩個小鍵。遊戲中主要使用圓盤來回移動。網易在遊戲里設計了一個和手柄類似的虛擬圓盤,你可以通過觸碰圓盤的周邊進行移動,而不是我們通常像按鍵一樣把圓盤按下。如果需要快速移動,連續按兩下圓盤鍵即可。可能是因為移動速度適當,編輯並沒有感到任何不適,而且還覺得操控圓盤移動很有意思。

另外就是學習法器的場景。雖說是學習,但這裡設置了一些小難度,你需要按照指示完成規定的任務,才能進行下一個場景,而且這裡你可以操縱龍去攻擊目標,視覺上和玩法上也不無聊。

神武互動的《像素大戰》也比較有趣。之前只體驗過單機版,這次發現他們還有多人版。

多人版最多可四個人一起玩,一名玩家佩戴 PSVR,其他三個人使用手柄。手柄玩家的任務是在規定的時間內收集一定數量的金幣,PSVR 的玩家則面對的一群同樣的小怪物,並不知道誰才是它的隊友,如果錯射擊了隊友,金幣數量就會減少,反之,金幣數量便會增多。可能是第一次玩,編輯有些辨認不出自己的隊友,一開始只是胡亂射擊,不過工作人員說其實很好辨認,因為可以從金幣的變化情況進行判斷。

單人版的分為簡單、普通和瘋狂模式。每關任務是打怪,收集金幣,然後購買更好的武器,準備在最後與 Boss 決鬥。比較有趣的是,儘管每種模式下玩法基本類似,但最後的大 Boss 環節會有意想不到的情況。比如,編輯選擇的普通模式下,最後一關大 Boss 有分身的技能,而你需要從他的眼睛判斷哪個是真身。工作人員透露,每關的大 Boss 都有不一樣的設計。

和上款遊戲一樣,互聯星夢的《拯救人類計劃》也是一款能多人遊戲的 PSVR 遊戲,最多可支持三人。

單人版的內容屬於塔防類遊戲,玩家要將怪物打死,保護人類不被帶走。

現場展示的多人版可支持兩個人一起玩,有些像「貪吃蛇」和「消消樂」的結合版本。手柄玩家在地圖上集合足夠的人,將它們送往規定的地點便可得分,而 PSVR 玩家要不斷地投放顏色一些的小人,消掉變長的小人隊伍。

《除夕》也是一款 PSVR 遊戲,開發團隊是萬歲遊戲,之前還邀請創始人姚堃為我們分享 PSVR 遊戲的開發經驗。本質上來說,這也是一款打怪的遊戲,氣氛偏恐怖類,裡面隱藏了一些小機關,像當怪物走近時,可以打爆它附近的紅色汽油桶。

牛卡 VR 展示的《全民舞姬》,有些類似於《音盾》,玩的過程中編輯想起了當年風靡一時的《勁舞團》,那個時候還真想不到有些相像的東西會以完全不同的形式出現。(這不會暴露年齡吧。。。)

英特爾的展台展示了 VR 版的《星際迷航》。編輯興衝衝地跑過去,發現這個體驗就是模擬《星際迷航》里太空艙的形式,然後玩家可以把自己想象成艦長,在控制面板上進行操作。如果把這個體驗放到《生活大爆炸》了,估計 Leonard 和 Sheldon 會激動的尖叫起來吧。

Pinta Studios 的《拾夢老人》。

英雄體驗帶去了 Omni,大家排起了大長隊。

《永恆戰士》是比較有名的手遊,屬於 Glu Mobile 旗下的系列產品,積累有數千萬的硬核遊戲粉絲。威魔紀元把這款遊戲進行了 VR 化,在現場也很受歡迎。

現場唯一一個教育類的 VR 應用,這是可視化計算與虛擬現實四川省重點實驗室帶來的展示。這個實驗室成立於 2002 年,2009 年的時候由省高校重點實驗室升格為四川省重點實驗室,辦公地點是在四川師範大學, 2016 年的時候成立了相關虛擬現實的項目組。

現場展示的是一個化學類的 VR 應用,細節的地方設計的很細緻。展台的工作人員介紹說,他們之前更多是二維仿真教學資料的開發,跟虛擬現實沒有本質的區別。由於化學方面是他們最早接觸的,也比較擅長,VR 的教育應用也是從化學著手。

因為實驗室位於大學,成員也多是教師,這讓他們便於得到老師們的反饋,並應用到 VR 教材的開發中。編輯也有疑問:VR 究竟能不能真的幫助教學?工作人員表示,確實不是所有的內容都需要 VR。他們主要是針對 K12,面對新東西,孩子們很容易興奮,這反倒會領教學效果打折扣,所以 VR 教材的開發要與實際教學的老師密切配合。

Usens 展示了手勢交互模組 Fingo,編輯體驗了一個 Demo,識別精度效果比價好,也沒有明顯的延遲,但手勢識別有一個問題是,你感覺不到任何反饋。

四川電子科技大學的學生展示了一款腦電波設備,腦電波越強,就能在娃娃機裡夾起娃娃。

最後,明年再會!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