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析公關操作:谷阿莫狂因為他玩得起,但絕對不是 Youtuber 的好榜樣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截自 谷阿莫 Youtube 頻道

相信不少讀者這兩天被谷阿莫事件鬧得滿城風雨吧!自從片商提告的新聞一出,立刻引起一陣討論風波,INSIDE 昨天也轉載了《X 分鐘看完電影系列短片侵害著作權嗎?》,從著作權角度跟大家深入分析,谷阿莫到底可能會遇到哪些法律風險。

但說實在,若從商業與公關操作角度仔細觀察,先跟大家講一個令人無力的結論: 許多人都為他白操心了,因為很可能谷阿莫根本沒那麼在乎官司贏不贏,起碼在民事部分。

為什麼?有兩個很重要的線索,第一個是他那段《我被警方搜查之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在網路上的適用》裡透露了一些蛛絲馬跡,說過這段影片之意見「已經跟律師」討論過了,顯示這段影片並不是屁孩的情緒性反射發言,而是「經過律師諮詢」的公關行動。

大家可以思考一下:如 果谷阿莫想在訴訟上多爭取法官的同情增加一點勝算,那他的公關策略不是應該用平鋪直敘,或是類似徐重仁道歉所採用的溫情軟性口吻,而非一如他往常影評略帶嘲諷、挑釁的風格嗎? 而且「已經跟律師過」這個線索還透露了很多可能性,包括他本人跟知識糖果已經跟律師討論過訴訟停損點,預估之賠償金額、判有期徒刑的可能性... 等等,這些在商業訴訟上都是非常基本的預設。

第二個線索就更有力了,相信有很多讀者也知道,谷阿莫去年年中就拿到了來自中國高達 3000 萬人民幣,約 1.3 億台幣的 A 輪投資。而且根據 蘋果日報報導 ,谷阿莫的公司年收可達約 2221 萬元台幣。 根據台灣過往著作權訴訟平均判賠金額來看(請參考附註),就算要賠,很高機率也是賠幾百萬就能了事。比起賠償,藉由輿論創造更大聲量,並吸引更多中國投資人(因為他們不太在意台灣訴訟),並把商業模式進軍對岸才是對谷阿莫現階段利益最大化的做法 。更大膽一點的說,只要沒判有期徒刑,對谷阿莫與知識糖果都不算上重傷。

但萬一真告贏,引起片商們群起效尤呢?不無可能,但到時就看谷阿莫是否會移出台灣,前進中國。

雖然二創灰色地帶很大,還是有一些常規可循

在這起事件中,網路上有很多聲音都在討論「合理使用原則」究竟有多大,谷阿莫自己也說過「Youtube 認為我符合網路著作權合理使用原則」。我們知道,事實上這是非常大一塊的灰色地帶,而且無論國內外都還沒什麼統一標準與界線,若發生糾紛,最後還是只能由當地法官依照個案處理。

但即使灰色地帶這麼大,其實還是有一些些的常規可以依循:像 Youtube 自己就對 合理使用原則有比較詳盡點的說明 ,雖然在「合理使用四大因素」你還是可以看到一些比較模糊的部分,但它也列舉了「註明版權擁有者」、「免責聲明」、「娛樂或非營利」、「加入原創素材」等四個許多創作者會遇到的迷思。美國電影評論教主 Screen Junkies(Honest Trailers 誠實預告片)在素材上也都獲得片商授權使用。

▲Honest Trailers 誠實預告片在素材上都獲得了片商授權,Photo Credit: 截自 Screen Junkies 官網

而且在網路時代,影音、電玩等內容經由網路粉絲再製後,增加宣傳效果已經成為業者樂見之事。有許多人擔心谷阿莫一事判決一出以後,網路二創的空間會被大幅壓縮,可是實際上的狀況雖不是百分之百,但許多廠商只要在沒傷害商業利益的前提下,還巴不得有越來越多粉絲為他們進行二創散播。

從這裡可以簡單歸類出兩個網紅、Youtuber 從事二創的建議原則:1. 學習 Honest Trailers 的方向,盡量使用已公開,甚至是直接獲得廠商同意的素材進行二創。2. 仔細拿捏、評估二創內容散播出去後,到底會不會傷害到原廠商的商業利益。

但谷阿莫絕對不是個「好榜樣」

谷阿莫會引起眾多網友憤怒、撻伐,其實更多人是看不慣他故意耍白目的美學風格,認為他壓縮、抵毀了電影人的心血結晶。他平時的美學風格這點見仁見智,姑且先不論;可是這次他表面維持一致,骨子裏卻強硬且高調的態度,很明顯是一次刻意為之的公關操作,加上「可能」濫用影片素材的風險,絕對不是手邊沒什麼資源的素人網紅值得效法的對象。

他狂,是因為他仔細算過,有資本玩得起。無論你是否喜歡或討厭,支持或反對谷阿莫,這都是該認識到的現實。

附註:根據臺大科法所碩士高愷均的分析,民國 97 年-103 年智慧財產法院之著作權判決共 112 案件裡,102~103 年的平均判賠金額為 496,875 元(約 50 萬)。除了 98 年微軟一案判賠金額有高達一億七千六百萬以外,其餘都未超過千萬之譜。詳情請參閱臺大科法所高愷均碩士論文《臺灣智慧財產法院損害賠償判決實證研究》。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