賦予機器真正靈魂:東大教授國吉康夫的「攻殼夢」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Paramount

先不論是否符合老影迷的期待,但最近由好萊塢改編,史嘉蕾喬韓森主演的《攻殼機動隊》,確實再度讓不少人討論起人類與機械之間界線的問題。

士郎正宗的漫畫原作開啟探討人機互動的未來可能性,1995 年押井守動畫電影則用哲學討論人類、機器與網路資訊流的界線,而神山健治的 TV 版則是從社會面探討會來生活的樣貌,三種版本方向不一,但討論議題的厚度都十分深刻,這也是《攻殼機動隊》之所以成為名作,被不少資訊科學家與藝術家視為現實科技靈感來源的主因。

那麼在現實中,到底有誰正在實現人機融合的夢想呢?被譽為「鋼鐵人」的 Tesla CEO Elon Musk 是其中一位,他成立了 Neuralink 創投,旨在是投資人腦與人工智慧結合的技術。但今天要介紹的東京大學國吉康夫教授,可就是用上畢生研究生涯,夢想創造出「真正人工智慧」的人了。

▲東京大學國吉康夫教授,與他的嬰兒機器人「Noby」

對, AI 已經開始驚艷我們的生活,AlphaGO 已經贏過李世乭了,不少自駕車已經開始在公路上奔跑,Siri 也能幫我們回答許多疑難雜症。但以統計學為基礎架的機器學習成了現代 AI 的主流,最大特性可以因應資料的特性而彈性地進行調適,並訓練出新的統計模型。對於現實世界中充滿雜訊的大型資料集合, 機器學習的彈性和錯誤通融性(Error Tolerance)都使其較過去的人工智慧方法高更實用 。

只是機器學習的 AI 再怎麼厲害,也稱不上擁有智能動物的「意識」,也沒有知識管理、推理和決策架構和能力。再講白一點,AlphaGO 就算再厲害也只會下棋,除非它的演算法打掉重練,重新學另一件事;它也沒有在缺乏指令之下,自己主動學習其他事物的能力。

但國吉康夫的想法截然不同,他致力於讓人工智慧擁有真正的「意識」,可以像人類一樣思考。因此他研究的路徑跟機器學習的統計模型截然不同, 他認爲 AI 真的需要「身體」才能變得真正的智慧。「人類的行為並不只是由中樞神經系統所調節的電子訊號所決定,反而更多部分是由人的身體特徵,以及外在環境所產生限制因素,相互作用而來的。」

這個假設十分重要。極端一點思考:就算電腦的原生運算能力真能匹敵大腦好了,如果它沒有人類的身體,沒有經過胎兒、嬰兒到幼年的成長過程,它還能擁有人類的意識嗎?

因此他從「意識」的源頭開始研究起,也就是人類如何從子宮中發展智力。在這份 研究報告中 他仿造子宮內的環境,並對胎兒的觸覺細胞進行模擬,研究大腦如何接收資訊。此外,他也跟機器人鬼才,大阪大學的 石黑浩 教授合作過,製造出兩款嬰兒機器人「M3-Kindy」與「Noby」來模擬人類發展意識的過程。跟機器學習把各項學科化作統計模型的途徑不同, 國吉康夫認為發展新的方式,把腦科學、發展心理學、人文科學完美融合進機械工程學中,才有可能創造真正的「人工意識」

除了模擬人類意識的發展過程以外,國吉康夫其他人機方面的研究也很豐碩,像他早在 2010 年就開發出了當時世界首件,可以偵測、紀錄人體運動中身體每個動作與壓力的感應裝;另外他早在 2007 年就成功開發可以蛙跳的機器人。

當然,目前的科學水準要證明「機器是否真能擁有意識」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而且照目前的商業發展趨勢來看,真正具有意識的人工智慧也不可能會成為商業主流,因為這代表他們會因自我意願去抗拒命令,反而跟智慧型機器用來提高生產力的原意正好相反。不過國吉康夫的研究除了試圖賦予機器意識以外, 也能幫助大家更理解人類在每個生命階段的意識發展過程

在這點上,石黑浩也有類似的觀點。除了替代人類勞動、陪伴人類以外,他也認為在透過研發仿真機器人的過程中,藉由探索社會學、心理學以及神經腦科學等,人其實可以更了解自己,並重新思考人類的定義。

或許我們看不到攻殼原作中跟傀儡師一樣完全出自網路巨海的 AI 生命體,但像高擬真生化義體,或 Elon Musk 正想研發的腦機互動,卻也一步一步逐漸出現在真實世界中呢。

本文參考了以下資訊來源: Japan Times科學技術振興機構

延伸閱讀:

相關文章

輸給深藍 20 年後,西洋棋棋王呼籲:「請人工智慧抱持樂觀!」

作為「被機器打敗」的親身經歷者,棋王卡斯帕洛夫並不憎恨機器,而且認為機器能幫助人類過上更富有創造性和愉悅的精神生活。

日本機器人鬼才石黑浩:跟 Pepper 相比,仿真機器人就像法拉利!

石黑浩認為:「日本是個小島,與其它國家隔離。貓和狗,或許還有機器人都將會是家人。我把這種想法稱作是『島國假設』。」

是什麼讓你聞到了 VR 女友的絲襪味道?

VAQSO 公司將與《VR 女友》合作,讓玩家在現場體驗這款成人遊戲時,能夠聞到女主角「櫻」絲襪的味道。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