匿名社群 APP 都是死於同一個問題,關係重大卻注定無解?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原文 作者 Miranda Katz 是 Backchannel 的編輯助理。她在文章中首先解釋了匿名社群應用程式崛起的背景,然後以 Secret、Yik Yak 和 Whisper 為例探究匿名社群應用程式失敗的原因。經過梳理發現,大眾在匿名情境下的黑暗面似乎永遠無法避免。這不僅讓我們思考匿名社群應用的未來,也啟發我們思考人性的本質。

Donald Trump 當選總統四天後,一個失敗的匿名社群媒體應用程式的前 CEO 發布了一條 Twitter:Secret V2 即將到來。它對於我們太重要了。在大約一年半前,Secret 關閉了,因為網路霸凌的盛行,也因為來自 Yik Yak 的競爭。

後來,美國逐漸意識到問卷竟然不能反映國家的政治傾向,人們才開始注意那些沉默的人的力量。震驚的民主黨人用懷疑的眼光看著右傾的朋友,想知道他們是否因為害怕被攻擊而不敢在主流社群媒體上發聲。

同時,在 Reddit 上,一個 Trump 支持者死黨社區已經膨脹到有大約二十七萬訂閱者——現在已經接近三十八萬訂閱者。他們在社區裡討論他們對 Trump 的喜愛和對 Clinton 的不喜歡,還有在匿名的掩護下,發表一些粗魯偏執的言論。在那裡,Trump 的支持者們自由地表達著自己的意見。但是,一個不知道這個網站的自由選民可能永遠看不到這些觀點。這讓 Secret 的前首席執行長 David Byttow 的腦海中出現一個問題:如果我們的社群網路中的人都這麼自以為是,那我們看到的這個世界的言論是真實的嗎?

最初的 Secret 應用程式在 2014 年初被推出,它允許用戶匿名發文並且查看來自他們好友的匿名文章,Byttow 認為這是:「反 Facebook,在那裡你可以真正說出代表你最真實的自我的話語,而不是最好的自己。」

Secret 和類似的匿名應用程式如 Yik Yak 和 Whisper 被譽為社群媒體的未來。它們解決了 Facebook 的實名制爭議以及 Instagram 的炒作策劃的問題。匿名應用程式回到了單純的留言板的形式,將早期互聯網文化帶到了生活中,但是同時也重新改造了它們來適應社群網路時代。儘管籌到了兩億美元的資金,匿名應用程式仍然是社群應用程式的毒藥。理由很簡單:

一個線上社群網路的唯一目的就是將人與人連接。沒有名字,人們說的話變得可有可無,沒有意義。

在 2014 年的秋天,Yik Yak 突然崛起——ACB 安靜了。忽然之間,好像所有的學生都在用這個應用程式,在上面發布尖刻的俏皮話、意見、聚會宣傳,並且時不時還有惡意的八卦。我的朋友和我愉快地將我們的一個好友送上熱門,並得到數百個讚的截圖發給了對方。這是完美的拖延工具——ACB 已經成為主流,並採用了漂亮的設計。Yik Yak 當然有更大的野心,希望自己可以成為年輕一代的 Twitter。

與此同時,Secret 自身發展壯大,作為一個隱藏的中心,內部流傳著矽谷惡名昭彰的八卦——在這裡,人們可能會去傳播 Evernote 收購的傳言,或討論哪些創業公司使用大麻作為面試的採訪恐嚇戰術。Secret 和 Yik Yak 成長迅速,分別在前七個月籌集到了三千五百萬美元和七千三百五十萬美元。他們非常上癮,Byttow 說道,到今天,人們告訴他,他們仍情不自禁地刪除並重新安裝 Secret,他們和自己的社群慾望進行鬥爭,希望自己能夠不再在社群應用程式上浪費時間。他希望將 Secret 打造成 Instagram 和 Facebook 的真正的競爭對手,一段時間以來他的夢想看起來可能要實現了:在它揭秘了其誕生地矽谷的內幕消息後,Secret 登上了八個國家的應用程式商店下載榜第一位。

但過旺的人氣會帶來更多的犯錯機會——還有更多的審查。因為 Yik Yak 遍布大學和高中校園,家長和管理員越來越擔心它會促進校園霸凌。學校開始在它們的網路中禁止應用程式的使用,並請求學生將它從手機中刪掉。Secret 也被證明是極難適應的,因為其用戶群擴大了。Byttow 說這個團隊「不能涵蓋它,不能控制它,並且它讓我們忘記了最初的願景。」

那些負面的帖子塑造了它們的聲譽,而不是應用的其他屬性。

「突然之間,有很多人花大量時間參與這些匿名應用程式的活動。」南加州大學數位社群媒體項目主任 Karen North 說道。應用程式黑暗內容的發現開啟了一陣負面的新聞。「是有問題的行為讓它變得有新聞價值,而不是它的匿名屬性。」North 說道。

兩家公司都在忙於清理用戶的低俗言論。Secret 建立了一個由九十個全職版主組成的團隊,但難以進行有效的審核。應用程式是以朋友群為中心的,不良訊息可能細緻入微或者被編成代碼,而減輕這些內容需要了解發布訊息者背景。

Yik Yak 做出了更加巨大的設計變化——並發現其行為疏遠了用戶。在 2016 年 8 月,Yik Yak 將自己原來的可選「化名」變為了強制性的,因為化名會讓用戶對他們發布的訊息更加負責,從而遏制不負責任的人。用戶表示抗議,認為這個舉動「違背了 Yik Yak 的整個想法」。在十一月公司放棄了這個想法,道歉並讓這個化名再次變得可選,但是已經造成了傷害。該應用程式的核心用戶,只能在完全匿名的情況下聚集到色情的內容上,已經對這個應用失去了興趣。當我查看我母校的 Yak 的最近記錄時,出現在熱門上的帖子,一度得到超過數百個贊,現在最多只能得到大概三十個贊。

與此同時,Whisper 沒能上升到一個新的高度,但也沒有下降到和 Secret 或 Yik Yak 一樣的高度。它渴望成為一個不依賴社群圖的一個社群網路。該應用程式具有尋找附近的人和組建群聊的功能,但是推送預設顯示世界各地的用戶的熱門帖子。

「如果你想對某個人有意義,對於你來說讓他們看到會很重要——如果他們永遠看不到帖子,那就沒有意義。」

領投了 Whisper 三百萬美元的 A 輪投資的 Lightspeed Ventures 的合夥人 Jeremy Liew 說道。如果你的受害人根本就沒注意到他被欺負了,那你的霸凌是不會讓你滿意的。

Whisper 已經使用機器學習系統解決了自己的審核的挑戰,這個系統被稱為「仲裁者」,它自動刪除違反其規定的帖子。一個超過一百三十人的大型安全團隊也會去解決人工智慧可能會錯過的更高階的問題。但是除了不能和朋友或相關社區連接以外,Whisper 有一個主要的問題:它很快就會讓人覺得無聊。該應用程式是快速、合法的——並且和大多數人都沒有關聯。

2015 年 4 月,Secret 夭折了。截至 2016 年 12 月,Yik Yak 已經裁掉了其百分之六十的員工,並且在上個月,The Verge 報導稱公司正在轉向一個非匿名大學課程協作聊天應用程式上。與此同時,Whisper 已經成為「未來的媒體公司」,目前是蘋果應用商店社群應用程式下載榜的第八十六位——緊隨一個灰色應用程式,它幫助用戶獲得免費的 Snapchat 粉絲。

從互聯網早期的公告板到當今的 Subreddit,匿名性在網上總有一席之地。但正如 Secret、Yik Yak 和 Whisper 所發現的那樣,匿名社群網路是一個矛盾的東西。一個依賴社會關係的匿名應用程式太容易導致相關的違法行為,並迅速成為反社會的因素。一個缺乏現實的世界或地理聯繫的匿名應用程式與此同時正在努力變得讓人上癮。或多或少會起效的是一個匿名或化名小組在利益周圍行動,在那裡,人們的身份並沒有參與的激情重要。

在 Byttow 看來,匿名社群媒體的一個致命缺陷是,使用應用程式並不會得到好的結果。用戶無法在匿名操作時建立關係或破壞自己的聲譽。

有時候人們可能想以匿名的形式分享一些訊息,但這並不足以支撐一個網路。讓應用程式變得棘手的是正面強化:更多的粉絲、更多的朋友、更多的轉發。「對於大多數想和一個觀眾溝通的人來說,」North 說道,「人們想要因他們的所說所做而受到讚揚。匿名滿足了這些人的需求。」

不過 Byttow 再次嘗試,伴隨著 Secret 的再次推出。他現在將其開發為一個子計畫,所以許多挑戰仍然未得到解決。他計劃將其設為邀請制的,以讓它保持小規模並易於管理。這將解決審核的問題,也許將有助於保持社區的感覺——目前,Byttow 說他「對於能和自己的朋友一起使用感到有興趣,看看會發生什麼。」

匿名社群媒體程式做了一些錯誤的事情。最大的錯誤是它們的獎勵機制(比如按讚機制)並不能擴展到真實的身份。

至少這是我的情況:在我大學時期發布的 Yak 多次登上熱門頁面後,我厭倦了將截圖發給我的朋友…然後取而代之,開始發布推特。

相關文章

矽谷菁英工程師匿名社群 Blind:前百大科技公司限定,註冊門檻超高

說到工程師,他們夜以繼日敲程式碼的背影總會在我們腦中一閃而過。在智慧手機成為標準配備的今天,不知你有沒有好奇過,勤奮的工程師手機裡究竟都有哪些 app?

企業社群行銷的下一步:直播,需要三種元素

在 2016 年,已經有許多企業開始透過網路直播來進行一些行銷活動,除了原本的單向投放廣告之外,在直播活動中,可以讓你跟粉絲的互動更加頻繁,好的互動當然也會讓你的企業形象加分。

數位國家如何實現?詹宏志:Uber 是兩種傲慢碰撞造成的兩敗俱傷

國民黨籍立委許毓仁昨天召開數位經濟基本法草案第二次公聽會,而民進黨籍立委余宛如今天則舉行數位國家促進會的成立大會,頗有互別苗頭的意味,立委鄭運鵬則兩場活動都有現身,並且在致詞時表示:兩黨的方向一致,但路徑不同。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