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gvist:我們把預測上帝粒子的演算法,變成英文學習的人工智慧系統

評論
評論
▲右:Lingvist CEO Mait Müntel,左:COO Ott Jalakas

Lingvist 的 Mait Müntel、Ott Jalakas 這兩位共同創辦人就像常出現在矽谷的創業組合,CEO 自己手握著核心技術,談起創業內容時帶著一絲靦腆卻總充滿了改變世界的熱誠,而 COO 多了一份老練商業氣息,沈穩的在一旁適時補充關於營運、市場的運作策略。不過眼前這兩位並非來自矽谷,而是不時出現在台灣報章媒體,閃爍著濃厚科技與創新氣息的歐洲小國愛沙尼亞。而且如果不說,穿著白色帽 T 的 CEO Mait 就像活脫脫從矽谷來的駭客,而非更令人吃驚,曾獲愛沙尼亞年輕科學家獎的粒子物理學者。

科學新星卻用演算法幫自己跨越語言障礙

故事得從歐洲核子研究組織(CERN,也是網際網路 WWW 的誕生之地)的強子對撞機開始說起。Mait 當時參與了希格斯玻色子的研究計畫,負責以電腦演算推算上帝粒子出現位置的工作。這對一位科學家來說,理應是令人稱羨的工作環境。然而來自愛沙尼亞的 Mait 卻飽受語言溝通之苦:CERN 位於瑞士日內瓦的法語區,不僅出辦公室的日常生活必須使用法語,在研究室內也必須用自己不熟悉的英文跟同事溝通。

▲Mait 在 TED 上介紹自己的 CERN 生活

傳統的線上平台和語言書籍,並無法確切配合他的英法語程度。加上平日繁重的研究工作,讓他實在無法好好學習英語、法語融入 CERN 的生活。「我實在沒辦法好好上課,所以我在想,是不是有辦法透過 CERN 豐富的電腦資源來學語言?」

連上帝粒子這麼難驗證的東西都可以試著推算,那能不能運用在推測人們不熟的詞彙上?就這樣 Mait 決定將語言學習當成一個數學挑戰,並用粒子演算法建立自己的解決方案,學習了 200 個小時後,他自己參加了高中水平的法語考試,而且成績十分理想!

這就是今天所看到 Lingvist 的原型。Mait 解釋若以資料科學跟大數據的角度來看,粒子物理跟語言學習差距其實沒有很大。原本的概念是從「已知」與「未知」的粒子資料,推測粒子的運動規律。語言學習也是一樣,在更改參數後,原本已知與未知的粒子變成了「熟悉」與「不熟悉」的英文單字

然後演算法還能 依照單字的熟悉量與個人情況,判別程度並自動推薦適合的文章、教材給學生。在後台,Lingvist 還能計算學生的遺忘曲線,自動端出個人化的複習計畫,藉由由間隔重複學習,幫助學生把單字短期記憶轉變成長期記憶 ,大幅度提升學生的學習速度,目前無論電腦、Android、iOS 版本皆已備齊。

▲ Lingvist 的操作畫面,可隨時記錄你的學習狀況

「當然會想創業主要還是來自 Mait 自己的生命經驗,但我們也同時覺得語言永遠都是最重要的市場之一,」原從事瑞士銀行業的 COO Ott 補充,「線上語言學習平台很多,但市場上很少人用數學方法去挑戰優化學習歷程,而且這幾年雲端與遠端技術快速成熟,這讓我們決定結合 Machine learning 與語言學習,啟動 Lingvist 。」

台灣是理想的軟體服務首發市場

目前 Lingvist 已支援 20 種語言交互學習,全世界使用者已突破 50 萬的門檻,而且半年的留存率也高達了 20%。Ott 解釋大多是羅馬字母語系,非羅馬字現有阿拉伯文、日文與中文,因市場考量繁體中文目前只僅支援英語課程。但會選擇 PCHome 作為中文主要合作夥伴有兩個因素:一是台灣市場夠特別,二是藉由 Skype 所建立的商業關係。

對創業、軟體與科技圈的讀者或許常聽到一個說法: 台灣 2400 萬人口說多不多說少也不少,而且使用者對新服務接受度高,正是非常適合「實驗」的市場。Mait 十分同意這個說法,並進一步說明 Lingvist 內部有分析過各國早期使用者成長曲線,發現在亞洲裡台灣就是理想中的首發之地 。連科通訊 COO 蔡文雄補充 Skype 過去也正是依循這條路線跟 PCHome 合作,漸漸累積了使用經驗以及全球知名度。

事實上 Lingvist 與 Skype 之間也有非常深厚的牽絆。Lingvist 現任 CTO Tanel Hiir 本人就在 Skype 擔任要職長達九年,看好 Lingvist 極大的潛力直接由天使投資人跳下來參與技術開發;Jaan Tallinn、Geoffrey Prentice 這兩位 Skype 共同創辦人也在投資 Lingvist 之列。透過這層關係,也就不難理解為何 Lingvist 倚重 PCHome 進入中文市場。下一步他們也準備由 Rakuten 共同創辦人小林正忠牽成,進入難度更高但商機也更多的日本。

而且應該有不少讀者會好奇,屢屢受到媒體矚目的愛沙尼亞究竟是什麼樣的國家?Mait 說明 有了傳奇故事 Skype 作為指標,愛沙尼亞年輕世代確實有著崇尚科技創業的文化與活力。Ott 也補充愛沙尼亞人口是個不到兩百萬的小國,因此他們的創業者非常清楚知道從第一天起就沒有本錢做內需市場,只能用盡全力往外奮力一搏 。不過有點意外的是兩位倒異口同聲表示,愛沙尼亞官方對創業者的協助並不如外界所想像那麼多,只要少管一點就是最大的支持了(笑)。

訪談最後問到了 Mait 對人工智慧的未來願景,他表示 AI 的歷史意義就像汽車剛出現一樣,善用它者能在各個領域超越行人,日行千里 。愛沙尼亞媒體也曾用「繼 Skype、TransferWise 之後,第三位爲愛沙尼亞創造奇蹟的人」讚譽 Mait,這位昔日的科學新星現在正帶著他的人工智慧與演算法,大幅減少學語言的時間與辛勞,為不同語言的世人開啟更多連結。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