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奧斯卡頒錯獎」看字型排版的重要

評論
評論
▲犯下一個丟臉的錯誤,以及揪出錯誤間的差別。

在剛結束的電影界盛會奧斯卡獎頒獎典禮上,盡管開場表演充滿活力,各大強片競爭激烈,但大家印象最深刻的,想必還是壓軸的最佳影片大獎竟然頒錯的事件。事件雷同,不免讓人聯想到過去 環球小姐 后冠給錯人的尷尬情形,而這一切又再度引出同一個重點:得獎信封的文字排版意義不明。這篇文章的作者 Benjamin Bannister 就從設計角度分析了這個慘痛的例子,讓我們一起看看文字排版除了漂亮,還有哪些可以改進的地方。

原文為《Why Typography Matters — Especially At The Oscars》,作者 Benjamin Bannister,INSIDE 編輯 Mia 獲授權編譯。

在 2017 年奧斯卡金像獎典禮上,發生了一件大烏龍:最佳影片頒錯了。如果你回去仔細看一遍當時的 影片 ,稍加分析,可以發現在宣布獎項前,頒獎人 Warren Beatty 的臉上透露出情況有些不對。

讓我們先來一步步回顧發生了什麼事:

  1. Warren Beatty 和 Faye Dunaway 出場,準備頒發最佳影片獎,工作人員卻給成了最佳女演員的信封。
  2. Warren 看了卡片,然後停了一下又再檢查一次。(當時觀眾以為是喜劇效果。)他甚至還檢查了信封裡有沒有別的東西。
  3. 他把卡片給搭檔 Faye Dunaway 看,臉上的表情就像在說,「這對嗎?」
  4. 他還來不及跟 Faye Dunaway 說上話,Faye 就自動唸出了卡片內容。(看起來她似乎沒有看完整張卡。)然後就發表成錯的得獎者。
  5. 在奧斯卡獎 88 年歷史中從未發生的錯誤就這樣鑄成了。

我想應該有很多的繁複程序可以確保這件事不會發生,尤其是在奧斯卡盛會上。不過有一點倒是影藝學院可能沒為今年的得獎卡片考慮到的,那就是 字型排版(Typography)。

「字型排版是排列字體的藝術和技術,目的是讓書面語言好辨識、可讀,並且美觀地呈現。」——維基百科

以下是最佳影片得獎者的卡片畫面截圖,打破了不少我上面引用的規則。

Photo credit: ABC 頒獎畫面截圖。

首先,它可辨識,你可以分辨出每個字母。第二,它還算可讀,不過片名「月光下的藍色男孩」和製作人的名單在視覺比重上相等,而且混在一起。最後,雖然這只是張得獎者小卡,但是並不吸引目光。我認為可以說它的目的性不足。

從正確的得獎卡片,我推論當時 Warren 和 Faye 原本看到的卡片應該是這樣:

這個文字排版 相當糟糕。 我再強調一次, 糟糕透了。 委婉一點來說,就是不好。當然再看一次這張卡,其實每個人都可能犯同樣的錯誤。

「最佳女演員」的字樣印得超小,還藏在底部!

你在電視上,全世界有幾百萬觀眾同時在收看。你有點緊張,同時又得唸出得獎卡片,你通常會由上往下讀(依照視覺慣性),而不會先質疑卡片內容。Warren 臉上的表情像是在說「這上面寫艾瑪・史東。」Faye 一定是跳過了那部分,然後興奮地喊出片名「樂來樂愛你」。

我個人不怪 Warren 和 Faye 兩位頒獎人,而且我認為錯主要在兩者:負責設計得獎卡片的人(不過這真的有設計嗎?)以及給錯信封的 倒霉鬼

一份設計良好的卡片 以及信封(別逼我再去分析那個紅底金字的信封) 也許能避免這一切。

總之,以下是得獎者卡片所犯的三大錯誤:

  1. 大家都知道這是奧斯卡,沒必要把標誌放在最上面。
  2. 「最佳女演員」獎項用最小字體印在底部。
  3. 最該被唸出來的獲獎者名字和第二行字樣大,而且兩者視覺份量相當。

現在讓我們想像一下,在另一個時空,頒獎人拿到的是這份採用相同元素,稍加改良後的錯誤卡片:

對一般人來說,可能看起來沒什麼,但是調整字體大小、位置和比重可以造成 大大的不同, 足以避免可能發生的尷尬情況。

讓我們把改造前後的兩張照片放在一起比較一下,看看這細微卻又重要的改變。

以下是根據我上面所提的三項批評,所做的改進:

  1. 標誌不在卡片上方,大家都知道這是奧斯卡 。我把奧斯卡標誌移到底部 ,因為在這個情況下它是最不重要的資訊。
  2. 獎項名稱「最佳女演員」,移到了頂端, 因此這條訊息是第一項映入眼簾的。因為 一開始就講清楚了 ,所以不會弄錯獎項。
  3. 艾瑪・史東的名字比電影名稱「樂來樂愛你」還 大, 因為她是得獎者。 得獎者應該是所有資訊中最需要強調的 ,比如電影標題就應該用小一點、細一點的字體。(我知道因為有的得獎者名字比較長,為了每張卡都一致放得下,最大就只能到這樣了。)

就這樣。設計師只要做到這樣就好了,只要做好以上三件事。我猜今年奧斯卡可能沒有排卡片設計師的預算吧。

卡片改過以後,就算頒獎者拿到錯的卡,他們也會先看到「最佳女演員」,不然就是「艾瑪・史東」,不管怎樣都會發現這不是頒給最佳影片的,然後大概會請主持人吉米・基墨或製作人換成正確的卡片。如此一來這一切就不會發生了。

卡片設計和文字必須只展現必要的資訊,讓閱讀者一目瞭然。

身為一位創作者,字型排版的技巧是必備的基本功,而且不只是設計師,就算一般人也該考慮學一下。字型排版可以讓履歷結構穩固、讓報告更激勵人心、讓網頁設計層次分明——而且頒獎典禮的卡片設計絕對用得上。

最後,我希望向 美國電影藝術與科學學會(又稱美國影藝學院,為奧斯卡主辦單位)獻上我為第 90 屆奧斯卡金像獎得獎卡片設計的模板(我的設計收費非常公道,而這只是我腦中眾多點子之一)。這版本的卡片乾淨又容易閱讀,上面只有必要資訊,甚至連「奧斯卡」的字樣都不需要,有獎座圖像就足夠了。

還有,恭喜「月光下的藍色男孩」贏得最佳影片獎!

▲奧斯卡得獎卡片,正面 mockup 稿,photo credit: Benjamin Bannister
▲奧斯卡得獎卡片,背面 mockup 稿,photo credit: Benjamin Bannister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