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放棄實習到收掉公司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Unsplash

原文刊於 沒一村生活點滴 ,作者沒一村,目前就讀交通大學電資學士班 3 年級。熱愛 JavaScript,懂一點點設計,喜歡寫網頁和 app,也對創業有極大的興趣。閒時喜歡寫作,經營部落格 〈沒一村生活點滴〉。之後的研究目標將轉向人工智慧。

在準備網路程式設計期末考的時候,我看到了《因為自動飲料機而延畢的那一年》 這篇文章,內容是各種瘋狂和堅持。回頭看看我創業這半年,也算是一段瘋狂吧。恰逢考完網路程式設計,而我還有力氣寫文章,趕緊記錄一下。

實習面試前進 Yahoo 台灣

這件事的開始要回到 2016 年 4 月的時候,那時我剛參加 Sudo 的活動,拿到工研院的暑期 offer。這個 offer 名稱印象中很奇怪,單位的名稱也很奇怪,直到現在我還是記不起來。其實拿到這個 offer 的過程蠻輕鬆的,期間只有電話兩次的訪談。第一次問我大致的興趣是什麼,還有我的一些基本資料。第二次問我 Google 的首頁 UI 要刻的話,你會怎麼刻。

拿到 offer 後,其實時間有那麼點尷尬。4 月初拿到 offer ,4 月底先有一場 Yahoo 台灣總部的面試,還有一次圖文不符的面試。而工研院的 offer 必須在一個禮拜內確認要不要,也就是說,如果放棄了工研院的 offer,然後 Yahoo 和圖文不符的 offer 也沒拿到,那我暑假就得當個無業遊民。

其實比起工研院,我更想要 Yahoo 的 offer ,畢竟 Yahoo 也算台灣很大的網路公司,裡面除了很酷以外,也跟我的向性比較符合。那時候我問了我爸,我該怎麼辦,他很簡單的跟我說:

都很好啊,你喜歡就好!

2 個禮拜後,我到了 Yahoo 的南港總部去面試。其實在這之前,已經有一次書面審核和一次電話面談。換證來到好像是 10 幾樓的高樓,看到辦公室和漂亮的裝潢,整個就是一個爽字。

▲我沒有拍辦公室內部的樣子,就只有拍俯看南港的照片

面試的時候,是一位外國男主管和兩位台灣女主管替我面試。面試的過程大概 2 個小時,一直不斷地講話,加上前一天睡很少,面試完後,整個人快掛點了。好在主管在送我走之前,帶我去冰箱拿了一罐可樂,算是抒解了我的胃和精神。走出大樓的時候,我只覺得我 GG 了,演算法都不會寫。

不過事情竟然比我想像還要順利。隔天,我接到 Yahoo 人資的來電通知錄取了,於是賭一把, 放掉工研院的 offer,拿到了 Yahoo 的 offer 。

一個禮拜後,是圖文不符的面試,雖然說是面試,但其實是聊天。到了之後,面試官直接開門見山的說:

我們看了你的部落格,所以你想要面試,還是聊天呢?

於是我們就聊了一下,他們也告訴我網站哪邊要改進,還有一些粉專經營的技巧。結束後也互加了好友,到現在還會聯絡。

以為到手的實習,又被拒絕

如果最後是完美大結局的去 Yahoo 實習,那就不會有這個系列的回顧了。3 個禮拜後,Yahoo 的人資告訴我,我被美國總公司給 reject ,原因是我大二上不太優的成績。

我讀的是 EECS ,申請的公司是一間軟體公司,電路學、電子學拿 70 多有錯嗎?

跟台灣的人資抱怨後,還是沒辦法。不過我能理解台灣公司這邊也不願意我被裁掉,沒道理自己選的人自己裁。好吧,也只好認了。

就這樣,我暑假的實習,因為各種陰錯陽差, 全部都沒了 。不過對當時的我來說,已經算是很大的激勵了,當時的我,不過是個自學網頁半年的屁孩,而且據面試官說法,以大學二年級就拿到台灣 Yahoo 的 offer 來說,算是很不錯的。

這段找實習的過程其實是很痛苦,也很有趣的,面試的過程中,除了是面試官在面試人之外,同時也是受試者在打量面試官。有些面試官願意跟你多聊,還會告訴你一些不一樣的做法。像我在 Yahoo 和圖文不符的面試,都是很愉快的回憶。雖然我的演算法很爛,但是面試官還是會一步步地引導,人資也是不斷的告訴我現在實習 program 的進度,而圖文不符也會和我交流一些彼此的經驗,到現在也成了好朋友。

實習這件事沒有傷心太久,之前接案的公司,還是要繼續做。到了暑假,把之前接案的公司的工作做到一個段落後,自認我該換個環境思考,於是就主動和接案的公司 say goodbye 了。一樣啦,雖然分手了,但和老闆都還是好朋友。

一封陌生訊息,遇見未來創業夥伴

本來以為又是個漫長沒工作的暑假,突然在七月底,一則陌生訊息改變了我的暑假。

嗨,你好,我是 Rae 。想跟你聊一下。

那時心裡 OS「誰是 Rae 啊」,好友數這麼少,我應該不認識吧。雖然心裡覺得這帳號應該是人頭帳號,我還是加了好友。直到現在,我還是會嘲笑他的人頭帳號,他則會反嗆我「自己自介寫得那麼陽光,什麼歡迎加好友喔,我當然加啊!」

後來便約出來彼此了解一下。聊了之後,才發現是看了我的粉專,想試試看要不要一起合作。到了現場,除了 Rae 之外,還有他的學弟治平,是大我兩歲的資工系學長,也是精通 JavaScript 的高手。

聽了他們的架構和想法之後,突然覺得雙膝中箭,因為對於 JS 的理解和架構的探討,他們的水平完全在那時的我之上。思考了幾天之後,我就決定加入他們了。在我們 3 個合作之初,本來是要幫竹科的一位老闆實現內心的想法,打造一個平台。但一切直到八月初的一個下午,又風雲變色了。

這時候的我,才意識到人生開始不一樣了,事情不會像我想的那麼糟,也不一定會如我的意,那麼順利的走下去。本來以為半年網頁的實力,應該在 Yahoo 第一關面試就被刷掉,卻進到了最後一關。本來以為暑假要去爽吃免費早午餐了,卻被美國總公司拒絕 ,本來以為要虛度整個暑假了,人生卻又因為我寫了粉專,有人看了而寄一封訊息,因此而改變。

比起學校一成不變的段考和學習,這樣的人生雖然充滿起伏,卻是有趣極了。

時間拉回到八月初,那時我在 Rae 家,和他一起看《社群網戰》這部電影,真的是很熱血。這部電影是在描述 Mark Zuckerberg 創立 Facebook 的過程。看完電影後,我們就決定一起做一件很酷的事,那就是創業。

雖然說是創業,但我對於創業,其實不是很了解,什麼 Business plan、公司、法律之類的,我全部不懂,Rae 因為有修過創業的課程,因此他懂的比我多。話雖如此,沒有道地創業經驗的我們,對於創業的認知還是落差很大。

第一個點子:吃飯交友 App

那個下午,我們談了很久,最初定下的想法是做一個吃飯互動分享交友的 app。整個 app 概念,很快的在一個下午就全部定下來了。定下來後,我們就開始寫一些簡單的商業計畫。現在回想起來,那段時間真的是充滿了粉紅色泡泡(不知道這樣形容對不對,不過我找不到比較好的形容詞),總覺得我們這個做下去一定是大熱門。

為了更快速的討論,我們還漆了面白版,然後改造了公司。然後分個 CEO,COO 之類的職位,像是小學生在瓜分班上幹部的感覺。因為 Rae 對於商業策略的研究比我透徹,所以 CEO 就由他來當,然後我就負責 COO 的事。

那天之後,時間還是一樣悠閒,差別是我們準備要成立一間公司來做這件事。我們先在白板上提了很多天馬行空的 idea ,然後不斷的修改,這個討論是非常發散的。我們自以為是地認為應該會有很多人想要用我們的服務,拜託,誰不想要交朋友啊?然而事實證明錯了。

當我們第一次拿這個 idea 去問我們的朋友時,多半都碰了釘子。很多很多的問題我們無法回答,例如:為什麼我要用你的服務?你們的服務有優惠嗎?吃飯就吃飯,為什麼要搞得這麼麻煩?很明顯的,這些基本的問題我們都無法給出一個我們自己都滿意的答案,更遑論徹底的解決。月底本來預定要辦的測試活動,也不斷的延後,後來就直接取消了。

面對各種基本問題的時候,反思整個 idea 是否合乎人性,會比加上各種條約限制來得好。

面對這些問題的時候,當時我們的解法是加上一些很奇怪的限制,例如,怎麼確保參與的人都是真心想要參與活動的人呢?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當時給的答案是「加上一些方式來審核」。齁哩穴,現在回想起當時的思考模式,不禁會噴笑。這種感覺有點像我們英明神武的政府,面對較為新穎的商業模式時,該怎麼辦?加幾條法規,罰一下就好。雖然很好笑,但是 87% 的人的思維都會是如此,因為這樣最簡潔有效。

然後這套一直玩下去,東加一點、西加一點,整個 idea 最後就會變得很擁腫,開會開了一兩個禮拜討論這個疊床架屋的模式令我厭煩,於是在一天的晚上,我直接擺臭臉的跟 Rae 說:

我認為這整個點子變得很爛!

那天晚上,我們為了這個不斷的吵架,最後不歡而散。他跑去睡他房間,我睡公司沙發。題外話,到 9 月初之前的一個月,我都睡在公司的沙發,把自己搞得好像是要幹什麼大事業的創業家一樣。那段時間真的是醒來就討論商業模式,不斷的加想法,不斷的砍想法。

砍掉重練:改做地陪共享經濟

隔天,Rae 跑步回來的時候,我告訴他一個我自認很棒的 idea,共享經濟搭配地陪的概念。這套模式其實中國很多公司在做,而且已經做到爛了,但是我當時卻沒有發現,還沾沾自喜認為是個很棒的點子。他也覺得這是一個還不錯的點子,隔天他馬上就給了我一個想法很完整的版本,把我的概念包得煞有介事。

到這裡為止,我們的經歷了第一次的大轉變,從吃飯交友變到了旅行交友。此外,我們的想法又搭了共享經濟、地陪等概念,現在市面上很多公司大概也是這樣的感覺, 總要給個什麼很潮的名詞,才能夠吸引人,事實上根本是兩回事。沒錯,我們就是那樣的公司。

還是不得不佩服 Rae 的策略,總能給出一些我想不到的點子,例如旅行地陪,他就幫忙提供了交友的元素,讓整個概念又更清晰,更容易向人說明。但即使如此,我們還是陷入了之前那套思考邏輯,不斷的疊床架屋。

整個商業模式發展到最後變得很畸型,很不科學。加上了什麼旅行分支,這是為了給旅客驚喜;參考盲旅,又加了什麼送包裹之類的,搞得像個 RPG 似的。喔不,它真的就是個 RPG。為什麼旅行會變得這麼奇怪?因為我們覺得這樣很酷。

你覺得很酷的東西,事實上別人覺得和屎一樣。

著手寫程式:手機、網頁同步推出,功能全都包

在想商業模式的同時,我們同時也進行程式的撰寫,首先,我們先用 Indesign 拉了個 prototype ,這大概花了我 3 天的時間。圖的部分,來自系上的學長大邱,他幫我們出圖。雖然好像只花了 3 天的時間,但來來回回溝通的成本,花了快一個禮拜吧!至此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

在手機端方面選用潮潮的 ReactNative 。我們本來打算推出個手機版 + 網頁版,一個滿滿的大平台,全部都是 JS 寫的。目標在 9 月底做出第一版,然後可以做活動測試。

到 9 月初前,我們都還在修我們的 ReactNative boilerplate(順便宣傳一下我們的 boilerplate)。Rae 也教我這個還不會 redux 的小廢物。在他替 native boilerplate 加一些很好用的功能時,我正在串 Google api 、語音、錄音、樹枝圖、html 顯示等功能。天啊,為什麼功能這麼多,因為我們覺得這樣很酷,使用者會想要用。

▲串了一大堆東西,花了很久的時間

事實上,在 10 月初真的有做出來,雖然我自認 UI 可能不好看,但功能應該不錯。於是我們便拿著這個版本去做實地測試。

這次實地測試的結果,相比於寫程式和討論商業概念,其實 CP 值蠻不錯的。這也讓我們了解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 早期接觸使用者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話是這麼說沒有錯,我們仍然沒有把這個教訓記在心裡,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我們又走回了程式開發的老路。

▲實地測試的活動投影片之一

時間不夠用:無法休學,開始遠端

由於課業開始變多,我開始思考休學的可能性。在經過一個禮拜的思考及和家人溝通後,我發現無法休學。 Rae 也接受我這個決定。為了最大化我的工作時間,我開始和 Rae 提出在宿舍遠端,節省通勤時間。不過事實上我在宿舍,寫程式的效率也遠高於在公司。從這一刻開始到公司結束,我都是在宿舍遠端。

遠端有好有壞,好當然是我寫程式變快,然後對我來說比較方便。壞而言,是對整個團隊,溝通的效率變得很差,概念的傳達變得很慢。然而, 現在最重要的事絕對不是寫程式,而是溝通 ,不管是團隊內部溝通或者和使用者、供給者溝通,這些的優先權都遠大於寫程式,但我們卻選擇了寫程式。原因是先寫出一個可以動的版本,再拿去給人測試。

寫程式可以解決問題,但也沒辦法解決問題。

在 10 ~11 月的這段時間,因為網頁開發速度太慢。我直接放棄 native 端,加入網頁端幫忙。因為網頁使用治平的 Isomorphic JavaScript 這個比較新的架構,不熟悉 JS 的人寫這個架構需要很多的時間去了解。這段時間,我們花了大部分的時間在處理架構的問題,為的是怕簽技術債。這件事在治平 11 月初走之後,又更加陷入了泥淖。

其實老實說,治平寫的架構算很不錯的,但在一些部分,為了怕之後難維護,我們又修改了很多,為的是讓之後新進的人看得懂。 Rae 怕寫程式能力生疏,也跳下來一起弄,我們這時候的目標是趕快把架構底定,然後要衝了。

為了怕簽技術債,事實上已經輸給和時間的賽跑了。

創業來說,最重要的資本和資源是時間,經過這次的經驗,我更加理解,好的工程師並非都不簽技術債,而是根據現在的情況,做最重要的技術層級選擇。這麼說好了,你可以選擇用 jQuery 幹出一個網站,也可以選擇使用 ReactJS 做。(雖然這個比喻不太恰當,因為 jQuery 和 ReactJS 牽涉到整個架構,是在一開始就決定的)但事實上,我在研究很多新創的網頁時,發現很多都是使用 jQuery,為什麼?因為人好找啊,路上隨便抓個阿貓,都會 jQuery ,但你上哪去找會 Node.js + ReactJS 的人?在新竹開 8 萬都找不到,來了很多都是不太會 React 的⋯⋯

結果在這時期,我又新找了朋友 Larry 進來寫,多人同時對 code 更改和開發功能的結果就是花了很多時間在溝通,彼此的熱情也很快地磨完。

遠端的溝通成本浮現

改架構的同時,商業概念也不斷的在修改。除了 Rae 的朋友和家人給意見外,創創學程的導師以嘉姐也給我們很多的意見,商業模式算是 3 天 1 小改,5 天 1 大改。 這時候的 Rae 負責策略,而我負責程式進度,也就是個 PM。

我的老天爺啊,架構就已經在修了,商業計畫也還在修,導致這段時間變得很混亂。今天開發的功能,可能後天臨時就棄而不用了。或者因為新加功能, database 又要再重新設計。粗估大概有 50% 以上的時間,都花在這種不必要的成本上。為什麼?

因為你遠端!

遠端導致的溝通成本,在這邊完全顯現。事實上,就算我一個禮拜到公司 3 天,也是強烈不足的,更不用說完全遠端,僅靠視訊開會。可是這也是一個難題,因為我是學生,沒有那麼多連續的時間可以在公司。

就這樣,遠端造成的成本隨著時間不斷放大。系統越來越複雜,需要各個模組之間溝通合作。到十二月中的時候,會員中心的部分功能甚至還沒搞定。最小可行性產品遙遙無期,只因為商業模式一直改。那個感覺真的是糟透了。

最小可行產品太肥大

十一月期中創創報告的時候,台下的業師給我們很多重要的建議。最重要的建議就是把系統簡化簡化再簡化。「這個系統太複雜了,這個環節出問題怎麼辦?」、「旅客在地的服務要怎麼解決?」、「交通呢?」這類的問題不斷的考驗我們。

雖然業師給我們的建議是商業實質上的確會面臨到的問題,但對於旅遊業不熟的我們,卻不斷的困在一個思維,便是使用 IT 解決任何可能遇到的問題。我們認為的最小可行性產品,在業師眼中,仍然是大產品,但我們卻沒意識到這個問題。

別傻了,你們才兩個人,想要做多少事?

因為一個念頭,又加了視訊新功能

期中報告以及高手治平的離開給我們帶來不小的低潮,這時候 Rae 提出一個我認為很棒的想法,「部落客視訊功能」。在我們的想法裡面,我們認為視訊可以給旅客很完整的旅行前體驗,而旅客只要付出少少的錢,就可以享受部落客規畫的完美服務。

聽的我都要飛天了!

我記得我當初是這樣跟 Rae 講的。這個想法給我們帶來短暫的高潮,我們認為這樣可以和其它服務做出很大的區別,又可以把 IT 無法解決的問題,在一次視訊之中解決。 最重要的是,市面上目前沒有這樣的服務。

所以這樣子的視訊服務到底有沒有市場,在我們做完了簡單的調查之後,得到的結果讓我們很意外, 大家不太願意接受這樣的服務 。仔細思考之後,我們決定把視訊服務從必要改成選項。

做平台最困難的是要兼顧供給者和使用者。這邊讓一點,那邊進一點,這一來一回都有很多細節要思考。

光是在視訊這個概念上打轉,2 個禮拜又過去了。這之中有太多的細節要著磨,例如:如何避免使用者不付錢?如何避免私下交易?如何讓交易更順暢?為何部落客願意視訊?我們需要在視訊的過程中,滿足客人什麼樣的需求?計價方式如何?這上面的每一個問題環環相扣,牽一髮動全身。

▲網站規畫的手稿

CEO、COO 為技術細節爭執不休

時間來到了 12 月,商業模式進行著,而技術方面也進行著。在這時候,我還花了一些零碎的時間,把之前寫好的 ReactNative boilerplate 發佈。技術的問題因為商業模式動彈不得,把我們搞得烏煙瘴氣,和 Rae 之間有關技術的開會都變得很緊張。

其實之前 Rae 有提過一次要換我來當 CEO ,決定公司的方向,但我拒絕了。當時我的理由是,我對前後端的規畫比他熟悉,策略方面,他比我熟悉,不宜換位。但說實在話,骨子裡我們兩個都是技術人,對於技術方面還是比較有興趣和熟悉,只是因為 Rae 年紀比我大,出社會也比較了解市場,所以 CEO 的位置才給他。

因為我們兩個都是技術人,而且個性都比較強硬,在技術方面,常常為了很多細節吵架。例如要不要 immutable 、要不要 redux action、要不要 reselect ⋯⋯ 無數個夜晚,我們為了這些事情針鋒相對。

「我覺得 immutable 的取值方式太麻煩了,而且還要額外的學習成本、然後如果不小心忘了 immutable 臭蟲又很多。」我說到。

「你只是因為覺得麻煩就決定不用,那你這樣要怎麼帶之後的人?」Rae 質疑我。

⋯⋯

「reselect 這個我覺得沒有什麼很大的幫助,直接取值就好了啊,幹麻要這麼麻煩?」我沒好氣的直接嗆他。

「reselect 會有效率的優勢,還有⋯⋯⋯」他反駁我。

大概這類的對話重複了很多很多次,當時我的主張是,先開發功能,這些之後在有 test 的保護之後,再一次大調,因為我們現在花太多時間在不必要的東西上。而 Rae 持的想法跟我相反,現在把這些一次搞定,之後就不會有改的成本。這兩個想法之間沒有對錯, 我是站在 CEO 的角度思考,而他是站在 CTO 的角度思考。

咦?怎麼好像角色互換了 XD

在經過不少次吵架後,我們倆也都累了,這種事就是吵也不會吵出結果的。加上我的個性很衝,講話很不留情面,因此 Rae 選擇退讓,由我執掌所有技術的事,他專心思考法律和商業問題。其實即便到現在,我還是沒搞清楚 reselect 到底有什麼功能就是了,但我們當時的確為了這些小事開闢了很多戰場吵了很久。但也所幸他比我成熟多了,都在關鍵時刻即時清理這些戰場。

靜下心來,整理權責

那天凌晨,我們在 Messenger 聊了很久(又是遠端 XD),我的室友都在睡覺,房間異常的寧靜,也異常的理性。我們回顧了從 8 月到現在,我們吵過的架,做過的事,討論過的商業模式。但最重要的,還是我們兩個把之前因為遠端的誤會,所造成的戰場清理乾淨,並把責任和職權切割得更清楚。

把事情講開是很重要的,不管是對情人、對夥伴、對朋友都是一樣的。

開始接觸旅行業者,商業模式再度變動

在十二月 20 左右,一些算比較基礎的工作算是完成了,例如:架構的部分,而在商業模式的部分,使用者這一塊,我們自認算是調查 OK 了。收拾好這部分後,我們開始去約旅行社,約部落客。信心滿滿地,想要把供給端的部分給搞定。

別傻了,如果想要事情都這麼順利,那就不叫創業了。去你的創業!

我約了學弟他家開的旅行社,想要跟他們談合作,這天是禮拜四,我們專程跑到大甲去拜訪,也蹺了該天的 NP 和 OS 課。好久沒搭火車,心情很愉快,路上我和 Rae 也聊了不少公司近況和學校的事。不意外地,也戰了一下電資和電工。

拖著一個 coding 快 20 小時,然後已經 20 幾個小時沒睡的身體, 我們上門拜訪旅行社的老闆。在各自自我介紹完後,我們秀出我們的產品。然而老闆卻很專業地點出了很多我們無法回答的問題。在網站方面,其實有很多功能,老闆認為是不需要的。例如替旅客建一個行程,實在是太麻煩了,而且必要性也不高。

▲網站砍掉的部分功能

已經快 30 小時沒睡了,聽到這個簡直要暈倒,只覺得部分功能又白做了。事實上,在這 4 個月來,我們做的事就是一直砍功能,而且是砍掉自己預想很酷的功能。做好的手機功能被砍掉、建立景點資料庫被砍掉、XXX 被砍掉 ⋯⋯,多少東西因為商業模式的關係,一直被砍掉。也再次印證了, 你認為很 OP 的東西,或許在其它人眼中,根本就和屎一樣

老闆很好心地告訴我們一些旅行業的祕密和經營模式,出了旅行社後,我們又換了一個商業模式。Oh man,這已經不知道第幾次更動商業模式了。

失去熱情,公司前途茫茫

創業這件事發展到現在,已經變得不是那麼有趣了。至少在 12 月中以前,任何的項目,我都能夠很認真的去執行,遇到挫折就少睡個幾小時,把它搞定就好。此時此刻,我開始意識到,這個網站之所以離上線還有很長一段距離,涉及很多原因:

  1. 這不是接案或學校作業,做完就了事,根據不斷變化的商業模式,你需要一直做調整。
  2. 這點最重要。因為旅行業我們完全不熟,前方不知道還有多少個坑等著我們跳。
  3. 這是平台!最難搞定的平台!
  4. 我的身份是學生,或許我不應該碰這麼複雜的商業模式。

這個跨年,我和 Rae 的心情都不是很好,除了公司進度的事、商業計畫的事、還有人事要處理。回顧這過程,我已經當了 RD、PM、也短暫當了簡單的設計師、然後還要當 HR ,跑業務,Rae 也是身兼數職,但事情卻以龜速前進著。當時的感覺有一點像初出新手村,就直接去打 boss 的感覺。第一次創業,就直接挑毛最多的旅遊業打。

除了做你喜歡的事,更要做你熟悉的事!

團隊結束了

過沒幾天,我和 Rae 因為技術的事,又在 Messenger 上吵了一架。雖然說是吵架,但其實兩邊都沒很生氣,只是因為文字的來回,誤解了對方的意思。再思考一個周末後,加上他和我自己的一些私人因素,我們就決定收起公司了。壯士斷腕的勇氣是很難下的,這意味著 4.5 個月的努力都會白費,但我們兩個都深信這個決定沒有錯,以公司的立場來看,是好事,以朋友的立場來看,也是好事。

喔對,解散公司時距離期末考,只剩下 2、3 天了,但我自期中考後一頁課程 PPT 都沒翻過,小考不是裸考,就是沒考。課程很難,人生更難。

創新創業期末報告那天晚上,我拿著 1.5 小時做的簡報,大約 8 頁,沒有準備,直接上去即興演說。

第一頁寫著:

Deeperience 邱弘毅

第二頁寫著:

團隊結束了

我想台下的業師大概沒有聽過這麼狂的報告,要學員分享團隊進度,學員卻直接說結束了。台上講話的人,除了是一人團隊(也是因為陰錯陽差,所以我沒有課程內的團員),還穿著短褲手插口袋講自己失敗的經過,這個場景換做是我坐台下,一定也會笑出來。前面瘋狂評論其它團隊的業師,在我報告的時候,似乎都屏氣擬神的聽著。

「你有一種霸氣,你適合當 CEO。」Rae 曾經跟我說。

現在講話的感覺,大概有 0.87% 像 CEO 吧。後來,當我講到一句「比起 30% 的技術, 70% 的業務,我更喜歡做 100% 的技術」時,台下的業師們終於按捺不住,開始發聲,回應起我這句話。每位業師都給了我很多的意見,包含我的業師 —— 以嘉姐。我很感謝他們給我的意見,不管符不符合我現在的情況,都很受用。

「你這樣一個在台上侃侃而談的人,做 100% 技術太可惜了」一位業師直接說。

後來下台的時候,一位業師也轉過頭跟我說:「你做得很棒!」。我感覺的到業師們對我的態度,是肯定的。課後,寬丞老師也找我聊了一下,算是對這學期的一個 ending 吧。

後記

於是 5 個月的創業過程 + 1、2 個月的實習面試就這樣結束了。選擇從「放棄工研院實習」開始記錄這段旅程,是因為那是一個重要的決定。如果我沒有照自己的內心,照爸的話,放棄這個我不是很想要的職位,那就不會有後續這一段追求內心渴望的旅程。

此刻回顧這段旅程,我才真正了解,人生是多麼的好玩和奇妙,也可以多麼的曲折。事情從來都不會像你想的那麼糟,也不會像你想得那麼順利。如果我很順利地去了 Yahoo ,那我就會斷然拒絕那封訊息,不會有後來的創業。

雖然創業是失敗了,連個系統都沒有上線,但我還是享受這一段過程。你說放棄 4、5 個月的努力不會難過嗎?會,但也沒什麼好難過的。如果真的走不下去,又受到其它因素牽制,那壯士斷腕,忠於自己的內心,我想也是另一條路。在我演講失敗經歷過後,馬上又有其它團隊跟我接洽。會不會去是另外一回事,至少人生處處充滿著機會。以嘉姐也和我說,「弘毅你要記住,這幾個月的努力不會白白浪費。」

2016 年 8 月中,當初想法很簡單,因為我們覺得自由行的資訊不夠清晰,所以我們 start 了這個 business。在這段過程中,我們嘗試著建立了自己的一套開發標準,也嘗試引入各種讓團隊更好的方法;我們不斷的精煉想法,希望可以推出一個很簡單好用的服務;幾個月前我還在被人面試,幾個月後,我已經在面試人了。這些改變,如果沒有親自走一遭,根本不會知道,也不會體驗到。

那天結束後,我和 Rae 聊了一下,對於這 5 個月來的努力,對於身邊的伙伴,都發表一下自己的看法。

「你有一種霸氣,你適合當 CEO,但你需要更多的同理心。」Rae 跟我說。

是的,如果沒有這樣共事過,根本不會清楚地了解自己的弱點,我也告訴了 Rae 我內心的想法,期待我們都可以變得更好。如果說要仔細的說明這幾個月學習到什麼,那是說也說不清楚,說不完,因為有太多細節可以講,包含人際、商業計畫、技術。

結束網程設段考的當天晚上,我又看了一次《社群網站》這部電影,做為這段旅程的開始,也做為完美的結束,有始有終。看到 Mark 在寫他的通識作業時,我不禁笑了出來,因為我的哲學英文報告也只花了幾個小時就交了。甚至到了期末考周,我才把 OS 和 NP 的講義攤開來看。喔對,我還會記得好多個凌晨,獨自坐在電腦前,面對黑黑的螢幕趕進度,而外面的天色已經白了。甚至累的時候就直接趴下去睡。有一天晚上,Rae 還傳了以下這段文字給我,看到的當下我就笑了:

蓋茲創業時的夥伴保羅.艾倫也有類似的回憶:

「我到現在還記得,比爾在房間的一角對著電傳打字機,進行 BASIC 偵錯的樣子。他一一翻閱著膝上的列表,確認修正處,以驚人的專注力進行數碼輸入。他經常處在兩種極端狀態,一種是一直喝著可樂,絞盡腦汁激烈地工作著;另一種是睡得像死去一般,他總是工作到精疲力竭後,直接躺在地上睡到不醒人事,且不到十五秒就能完全入睡。我常常早上要到微儀系統家用電子公司(艾倫當時服務的公司)上班前,發現比爾那雙穿著破皮鞋的腳,就露在房間外面。」

取自《成功者都這樣浪費時間》

是的,這是我宿舍的冰箱,當時是滿滿的飲料和好幾罐 2000 C.C. 的百事可樂。

▲這只是一部分的飲料而已

這幾個月,如果真的要以一句話做注解,我想應該是

「忠於自己的內心,做自己想做的事。」

最後,

感謝爸媽毫不猶豫的答應我創業;
感謝室友忍受我的鍵盤聲;
感謝 Rae 忍受我的個性;
感謝治平回答我很多的問題;
感謝 Larry 大邱的幫忙;
感謝幫我們填寫問卷的人;
感謝被我抓著回答問題的人;
感謝所有幫助過我們的人。

相關文章

《速食遊戲:The Founder》觀後感——創業究竟是一個 Life Style 或是一場商業遊戲?

前幾天晚上托 SLP 學長包場的福,看了《速食遊戲》這部電影,感觸很多,一開始看到麥當勞兄弟述說故事的那一段,就沒有辦法輕鬆躺著看了,看到別人的真實創業過程是會覺得肅然起敬的。

HTTPS 漸成主流,過半 web 流量已加密

加密流量過半的主要原因是佔據流量主要佔比的主流技術公司,如 Facebook、Google、Twitter、維基百科、Bing、Reddit 等最近幾年都陸續採用了 HTTPS 協議。

市值一夜蒸發 20 億美元!微博 2016 淨利成長破兩倍,股價卻暴跌 16%

在週三盤後發佈超出市場預期的 2016 年第四季及全年財報之後,微博股價週四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出人意料的暴跌了 16%。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