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赤燭 RedCandle:《返校》反烏托邦為始,以自由為核心

評論
評論

Detention002

《返校》這款遊戲的核心價值很簡單,也很直白,那就是自由」。人稱咖啡的製作人姚舜庭笑著跟筆者說。

如果你問起最近轟動台灣遊戲與網路圈的大事,那非《返校》這款以戒嚴作為背景的台灣恐怖解謎遊戲莫屬。至截稿為止據非官方統計顯示,《返校》短短在六天內已獲得於 Steam 上售出約 24000 套的佳績,然而數以百計的實況主的不停直播,與來自媒體、社群的一致好評,儼然讓《返校》在短時間內成了一股現象。

Detention001
▲《返校》製作人咖啡姚舜庭

「說實在,下午才剛接受兩間電視採訪,實在還有些不習慣。」面對突如其來的走紅,咖啡表示他與團隊現在在心態上與其說開心,倒不如說驚訝更多一些。的確,一款台灣獨立遊戲在發行不到一個禮拜內,就能獲得台灣社會這麼多眼球關注確實前所未見,而其中主因莫過於這是一款以台灣戒嚴時期為背景的恐怖遊戲。「我們其實也有想過把時代設在 1990 民主化開始後的時代,遊戲核心都還是一樣;但最後會選擇戒嚴,其實就是想符合台灣人一聽到『戒嚴』或『白色恐怖』這幾個關鍵字後,油然自心底而生的那股壓迫感。

反烏托邦是《返校》的誕生起點

不過戒嚴這段世界最長,充滿血與淚、苦難的台灣歷史,對《返校》製作團隊赤燭來說,卻也是必須小心翼翼處理的議題;《返校》故事雖設定在戒嚴時代,但並沒有明指年份與發生地。咖啡跟筆者說明 遊戲實際上著重在取用戒嚴的符號與意象,若貿然在遊戲中帶入現實事件卻時代考據不足,那其實是不夠嚴謹,也是不尊重歷史當事者的一件事 ;甚至團隊還因此起了不少爭執。

而《返校》的起點, 源自於咖啡本人對反烏托邦題材的喜好 。在赤燭組成以前,《返校》的原型是一款以 1980~90 年代為藍本,由咖啡獨立製作的反烏托邦的解謎遊戲。「我很喜歡像《1984》,或像押井守的《犬狼傳說》這種充滿反烏托邦寓意的作品;尤其押井守雖然是日本人,但卻能將台灣符號美學展現的淋漓盡致。」這一點《返校》或多或少也有受其影響。

gis0083
▲ 押井守於另一部作品《攻殼機動隊 2 INNOCENCE》中再度運用台灣符碼,Photo Credit: Dentorg's channel

也因此若從恐怖文本的系譜學來看,《返校》是頗為標準,著重反映現實的東方恐怖。「結合戒嚴、台灣民俗鬼怪元等素後,我們期望讓帶給玩家最大的恐怖感是那些背後的意涵,所以有的想享受單純恐怖玩家,或多或少在後半段有點意見。」咖啡笑說。

赤燭這個名字,源自神桌意象的在地感

「為什麼會想叫『赤燭』這個名字呢?」見面不久後,筆者就對咖啡充滿意象的名片設計起了興趣。「其實這名稱是團隊發想三十個名字後投票而來的,從我們的 Logo 來看有勒著褲帶做遊戲,當蠟燭燒的意味(笑);但它在台灣民間常用在神桌上面,是很標準的台灣在地意象。」

略數赤燭成立的經歷,事實上「從一個人到一個團隊」咖啡走了兩年半。2014 年,咖啡還過著在家接外包的生活,但心中一直懷有某種型式說故事的想法;但在 2015 年初,他與現在團隊成員之一的包子(王瀚宇,主程式)與小光(王光昊,關卡設計)搭上線,啟動了《返校》面世的契機。再加上資深企畫東東、主視覺美術的敬恆,以及負責音效/程式的適維,六人在 2015 年 9 月正式設立公司,採共識決,六個創辦人平權的架構一路奮戰之今。(詳情可參考咖啡的部落格《一個人到一個團隊》)

《返校》在美術上的恐怖美學

detentionPress7

談起《返校》美術表現的部分,咖啡細數從原型以來《返校》歷經多次改版所呈現的效果。原本在 2015 時,《返校》是預計發佈在 iPad 上的遊戲,那時還比較像古早的冒險遊戲有固定的欄位供玩家操作;但改到現在已盡量極簡化 UI,讓《返校》在一般狀況下以全螢幕呈現,並配合低飽和,局部亮光,人物平貼等要素強化整體恐怖感。咖啡也表示,細究返校的人物可以發現比例沒那麼寫實,設計符碼也以日系為基礎;但這些跟『人物走路卡卡』的動作表現一結合,反而非常適合恐怖題材。

image031
▲《返校》之前版本畫面,取自 咖啡部落格

一步一腳印,走出實況主信任

「有些人說我們是不是請了很高明的行銷團隊,但真的沒有!」咖啡笑著說,《返校》之所以能在實況主社群中獲得廣大迴響,並非想像中有透過特定公關或行銷公司佈局,而是靠著跟一個一個實況主溝通並且他們試玩,慢慢跟實況主搏感情的作法。「這算是小團隊能做的游擊戰術吧!我們相信最後《返校》的表現如果有水準以上表現的話,自然就會被大家認同並擴散開來。」

繼續致力於以台灣為主元素的作品

談到《返校》目前的銷售以及赤燭未來的打算,咖啡表示現在的銷售量已經到達團隊所預估的中位數,不過離讓團隊比較無後顧之憂,安心製作下一部作品還有一點距離;未來會繼續以台灣在地元素作為創作主軸,但選材會有像科幻等更多元的嘗試(或許就是 StayWithMe?)。

「請繼續支持我們,我們的核心就是做好遊戲。」這是咖啡現在最想對玩家們說的一句話,雖然還正處現象級爆紅的奇幻旅程進行式,但在網路與社群巨大聲浪背後,咖啡與赤燭團隊仍然會在獨立遊戲這條路上,為台灣說一個好故事。

Detention003
▲ 赤燭的夥伴們

若你是受《返校》影響,想更深入了解獨立遊戲的讀者,不妨來今年度的 台北國際電玩展(1/21~1/24)看看,這次台北國際電玩展連續去年也設置了獨立遊戲專區,邀請含台灣在內共計 14 國團隊參展。相信走這麼一趟,能開拓你的遊戲視野,更加感受獨立遊戲的特有魅力呢。

相關文章

《魔獸世界》、《星海爭霸 2》等遊戲今年內不再對應舊版 Windows 遊玩

暴雪娛樂說明,由於微軟目前已經中止提供Windows XP、Vista等舊版作業系統更新與技術支援,同時多數玩家也已經跟進升級到新版Windows作業系統,因此未來旗下遊戲如《魔獸世界》、《星海爭霸2》、《暗黑破壞神3》、《爐石戰記》、《暴雪英霸》等,都不再對應微軟舊平台遊玩。

HTTPS 漸成主流,過半 web 流量已加密

加密流量過半的主要原因是佔據流量主要佔比的主流技術公司,如 Facebook、Google、Twitter、維基百科、Bing、Reddit 等最近幾年都陸續採用了 HTTPS 協議。

市值一夜蒸發 20 億美元!微博 2016 淨利成長破兩倍,股價卻暴跌 16%

在週三盤後發佈超出市場預期的 2016 年第四季及全年財報之後,微博股價週四在納斯達克證券市場出人意料的暴跌了 16%。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