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上更需要被審查的,不是內容而是演算法-你叫車的手機沒電可能被抬價!

評論
評論

 

本文獲合作媒體 36kr 授權轉載,作者為塗子沛。

歲末年初,會議密集。但這幾天朋友見面,都要討論一下 AlphaGo 重出江湖的事。其連續斬落柯潔,樸廷桓,古力,聶衛平等圍棋高手,創下了 60 場不敗的新記錄。

昨天在騰訊大浙網主辦的一場峰會上,席間有人問,Google 有沒有膽量把 AlphaGo 的演算法完全公開?

何出此問?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戰不虛。」AlphaGo 的雄起,是因為學習了大量人類職業棋手的棋譜,但人類可以提供琢磨的 AlphaGo 棋譜只有區區幾十局,有人認為,這就是不公平。

若演算法公開,人類的棋手是不是就多了一個學習對手的機會,是否就有可能戰勝 AlphaGo?

我對此並不樂觀。

但我認為,在研究 Google 的演算法之後,極有可能出現一家新的公司,開發出一個阿法貓或者阿法兔,戰勝阿法狗(AlphaGo)。據我所知,騰訊就投入有專門的團隊,開發圍棋機器人。

這將極大地促進圍棋水平的精進,人類棋手將從中受益。

又有人問,如此一來,圍棋的終極豈不是機器人的遊戲,人工智慧的比拼?人類棋手只能眼巴巴在一旁圍觀?

我覺得不必悲觀。人跑不過馬,更無法跟汽車相比,但並不妨礙世界各地都還在舉辦田徑比賽。

體力不如動物,腦力不如演算法。

pzitoprd4ud99bon!1200

回到問題本身,我認為 Google 不太可能完全公開 AlphaGo 的算法,因為這涉及到專利,競爭性優勢,一個商業公司沒有公開的義務。

雖然 Google 不可能公開,但卻不妨礙上面提出的問題成為一個好問題。和 AlphaGo 下棋,畢竟離我們的生活太遠,我們應該關注身邊的算法和人工智慧。

演算法對所有人而言,是一個「黑盒子」,除了開發它的公司和工程師,外人無從知曉「黑盒子」裡面的運行機制。甚至開者者都不一定懂人工智慧是怎麼運作出來的,因為那是學習後的結果。

例如,我們都知道,滴滴、Uber 這些共享計程車公司現在都在實行動態定價,遇上下雨天、高峰期,現在都要「加價」,但加價的演算法到底是如何運行的呢?拒絕加價,叫車的優先級別就被演算法降低,甚至被排除,進不了匹配的序列?

還真沒有人知道?

Didi

演算法,自從它誕生以來,就以競爭性商業機密的理由,一直在黑暗、封閉的空間中生長。

2016 年 5 月,Uber 透露,它們的演算法可以讀取到用戶手機的剩餘電量,手機快沒電的用戶是不是更願意接受更高定價?Uber 公司從正面來解釋這個問題。他們的意思是,這可能會讓乘客乖乖地掏出更多錢來,他們沒有趁火打劫,坐地起價。

除了動態定價,還有演算法控制的個人化定價。

ticket

例如在手機上購買機票,演算法可以讀取你大量的消費行為數據,通過「大數據」來判斷你是一名白領,還是一名文青?從而實現同一張機票,可能針對不同的對象,賣出不同的價格,這種千人千價可以實現商家夢寐以求的「價格歧視」。

因為機票還可以有「動態定價」。早 1 小時,晚 1 小時,同一個航班,其價格可能截然不同,理由貌似充分。

個性化定價加上動態定價,演算法的操作空間會有多麼「廣大」?

還有一些演算法骨子裡透著邪惡。比如電腦中的流氓軟體,這些流氓軟體雖然不會影響用戶電腦的正常使用,但在當用戶啟動瀏覽器的時候會多彈出來一個網頁,以達到宣傳和廣告目的。一個被附加了主觀惡意的演算法,它邪惡起來也是非常可怕的。

這是大數據時代、智慧時代的新問題。在對演算法愈加依賴的現代社會,一些演算法會提供貼身服務,讓人如沐春風;一些演算法則可能出現歧視、不公平,甚至傷害公共利益,滋生「演算法腐敗」,成為少數人謀取不當利益的工具。

這樣的演算法,是應該公開的,但我們不要求,誰來公開呢?

這些演算法不只需要公開,甚至還需要接受「演算法審查」。而審查演算法,需要專業的人員,專業的機構,我預計,未來世界各國的政府部門都將增加這樣的機構。我建議,可以率先成立演算法公平審查局,保障消費者的利益。

換句話說,這個時代更需要審查的,不是內容,而是演算法。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