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不在特效影片!Magic Leap 也許錯的是過度誇大自己的能力

評論
評論

140856842

本文轉載自 合作媒體騰訊科技

美國科技媒體 The Information 的一條新聞報導,讓今年大火的 AR 公司 Magic Leap 陷入空前的危機。The Information 稱,Magic Leap 過去發表的多個展示 AR 技術的神奇影片,其實是由一家影片特效公司 Weta 製作。

在過去的一兩年中,Magic Leap 成為一家神奇的 AR 公司,迄今為止已經獲得了 14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市場估值高達 45 億美元,投資機構包括 Google、阿里巴巴以及矽谷知名風投公司 Andreessen Horowitz。

Magic Leap 之所以獲得巨頭的投資,是因為這家公司過去宣稱自己擁有史上從未出現過的先進技術,能夠在現實世界的場景中產生虛擬畫面。但此次 The Information 的報導,再加上今年不斷鬧出高層離職的新聞以及始終未能推出新產品,Magic Leap 的前景已經十分不妙了。

Magic Leap 做的究竟是什麼?

此前外界對 Magic Leap 知之甚少,該公司對其產品研發進展也諱莫如深,騰訊科技曾聯繫到 Magic Leap,想要就產品進展、技術應用等問題尋求回應時,對方回覆說:「現在不評論,你懂的。」

Magic Leap CEO Rony Abovitz 曾公開表達過自己對公司的定位:「你可以將我們看作是科技生物學(Techno-biology),我們認為它是電腦的未來。」

今年 7 月,一直遮遮掩掩的 Rony Abovitz 終於宣布,他們的產品正在生產線上進行調試。按照 Rony Abovitz 的說法,Magic Leap 能把虛擬變的更加逼真。這款產品十分了解人眼、大腦和中樞神經是如何工作的,然後將大腦運用到這一過程中。所以這個設備的設計邏輯不是如何呈現畫面,而是利用自然界已有的東西,並直接進行互動。

如果你還不明白 Magic Leap 在做什麼?我們不妨把當前知名的 AR 產品(HoloLens、Meta)和 Magic Leap 做一個對比:

HoloLens

140856819

在各種各樣的 AR 頭盔中,微軟的 HoloLens 是當前唯一能夠進行實物體驗的。這款裝置看起來就像光環和太陽鏡的混合體,但實際上佩戴起來相當舒適。無論你處於什麼樣的室內空間,都可以看到全息世界。

HoloLens 可被用於瀏覽網頁,前往遙遠的世界旅行,或是玩沉浸式遊戲。你可能需要花點時間學習如何使用它,但你只需要學會兩個手勢,就可以同其全息界面互動。有了這些工具,你可以自由自在地行動。

儘管 HoloLens 還屬於未完成產品,但其表現相當惹眼,而且非常了解自己的侷限性。HoloLens 的經驗建立於被用於開發遊戲的傳統開發平台 Unity 上。它適合開發全息體驗項目和在電視上創造虛假環境的工具,與現實世界中的體驗幾乎沒有太大差別。

HoloLens 配有微軟自己設計的訂製晶片 HPU,它可以即時處理大量數據,幫助理解並建立空間地圖網格。它還提供即時位置追蹤微矯正訊息,可調整用戶頭部做出的任何微小動作。

HoloLens 安裝有多部向外的鏡頭,它們可以觀察你的動作,查看你所在的空間。此外,深度鏡頭還可以用於人體跟蹤、3D 重建、人機互動等。大量傳感器可測量你的動作,讓全息圖變得越來越逼真。

Meta 2

140856821

今年 3 月,Meta 最新推出的 AR 頭盔 Meta 2。它會將全息圖投射到佩戴者的眼鏡上,你可以用手與這些全息圖互動。

Meta 與 HoloLens 最大的區別在於,它不想創造類似我們今天正在使用的全新計算環境,為此他們轉向神經科學尋找答案。我們的大腦如何理解全息界面?它們如何自然互動?Meta 希望他們的操作系統能夠創造我們大腦能夠簡單理解的環境,不需要你去學習如何使用。

如果你聽說過 Meta 創辦人 Meron Gribetz 的描述,你可能發現 Meta 2 的界面看起來非常熟悉,很像《鋼鐵人》或《關鍵報告》中的場景。如果你想與全息圖互動,你需要像對待真實物體那樣對待它。如果你想拿起它,需要緊緊抓住。如果想要不同的畫面,可以將其翻過來。

這些動作都非常自然,但這種界面可以讓你更好地操控全息圖,包括打開它們、改變顏色、以開發人員設計的任何方式操作它們。最大的問題是,如果沒有這些動作的參考框架,我們的大腦會如何做出反應?神經科學能夠準確預測我們每個人如何與數位化和全息化訊息互動嗎?Meta 是這樣認為的,但其在現實中將如何工作還有待研究。

Meta 有許多優勢,同時面臨著許多取捨。HoloLens 選擇將小螢幕融入到整個電腦中,然後戴在你的頭上。Meta 選擇截然不同的方式,使用更大、更具沉浸感的螢幕,其解析度可達 2560×1440。Meta 還包括大量絕好的運動感測器和鏡頭,你可以在它們的預定網頁上找到所有規格。然而,最令人感到印象深刻的是,你可以用 949 美元購買 Meta 2 的開發者套件,其價格僅是 HoloLens 的 1/3。但問題是,你依然需要使用 3 公尺長的線纜將其與電腦相連。

或許這就是 Meta 為何專注於實際應用,同時忽略遊戲應用的原因。嘗試在 Meta 2 上玩第一人稱全息射擊遊戲時奔跑,不被線纜絆倒算你幸運。眼鏡緊貼在臉上可能為你提供最身臨其境的真實體驗,但絕非所有人都喜歡這種方式。

Magic Leap

如果早期的展示能夠成為現實,Magic Leap 可能提供完美的混合實境(MR)體驗。我們彙總一下 Magic Leap 發表過的所有特效片:你可以在房間裡查看各種訊息,比如天氣預報、圖表、網頁以及線上購物等。這些東西不再僅限於電腦螢幕上,你可以在房間裡隨意走動,與真實物體的全息投影互動。

HoloLens 也採用這種方式,但最終利用整套手勢進行互動。基於展示,我們發現 Magic Leap 似乎可更智慧化地了解你的手部動作,進而進行更自然的互動。但其在可控環境之外是否依然有效,現在還不清楚。

全息投影很容易受到光線、窗戶以及鏡子的影響,大多數情況下,具體的互動方法可幫助 HoloLens 克服這些視覺干擾。如果 Magic Leap 能克服這些問題,並理解自然動作,我們會對這項技術將更加期待。

三者區別

你可能已經注意到,HoloLens、Meta 2 以及 Magic Leap 三種裝置正使用稍顯不同的方式,嘗試打造當前盡最好的混合實境體驗。但是技術的侷限性絕對會限制它們第一代產品的性能。下列圖表明確顯示了三種設備的最大區別:

140856829

事實上,這些裝置的區別十分明顯:HoloLens 選擇了便攜式的處理能力,提供較小的觀察區,但幾乎可在任何房間使用;Meta 2 擁有更高品質的圖形和更大的觀察區,但要求與電腦綁定;Magic Leap 似乎想要結合上述兩種裝置的優點,但我們還不知道其如何能夠提供 Meta 2 的體驗 + HoloLens 的便捷。

Magic Leap 正面臨最強大質疑

雖然設想很好,但 Magic Leap 很可能誇大了自己的能力。大多數投資者入局是因為看到了它那些令人眼花繚亂的展示影片,但展示涉及的一些相關技術仍在研發之中。該公司的前員工說,其中很多技術都不會出現在該公司打算發表的一款商業級頭盔裝置中。

根據外媒的報導,Magic Leap 面臨的質疑主要集中在以下幾個方面:

1、行銷手法有逾矩之嫌

如果用戶的期望過高,這主要也是 Magic Leap 的行銷方法造成的。 Rony Abovitz 喜歡使用花俏的詞彙來形容仍在開發中的技術,引發了神秘感和誤解。他稱投影機或螢幕為「空間光調製器」。用於將光反射到眼睛中的光學器件是「光子光場晶片」。他將 Magic Leap 的擴增現實或混合實境稱為「影院實境」。

前員工說,Magic Leap 的市場行銷有逾矩之嫌,公司發表的一些影片,號稱使用了 Magic Leap 技術,但這些影片實際上是由特效公司製作的。例如去年 3 月,公司發表了一個影片叫做《Magic Leap 辦公室的日常》。它是以員工的視角來拍攝的,一開頭好像很正常,但突然之間,機器人就從天而降,拿著玩具槍,把敵人打開了花。

該影片在 YouTube 上的觀看次數達到了 340 萬次,它的目的是展示人們如何使用 Magic Leap 頭盔裝置玩遊戲。在一年多的時間裡,公司一直用這個影片來招募員工前往南佛羅里達州總部工作。「這就是我們現在在辦公室裡玩的遊戲,」Magic Leap 在該影片的描述中寫道。

但兩個前員工指出,當時公司並沒有這種遊戲。該影片實際上沒有使用任何 Magic Leap 技術來拍攝。它是由紐西蘭的特效公司 Weta 工作室攝製的。該工作室還為《瘋狂麥斯:憤怒道》和《哈比人》這樣的電影做過特效。前員工說,這是一個「勵志概念型」的影片。公司有些人覺得這種影片誤導了公眾,之後 Magic Leap 真的開始製作一個與影片中類似的遊戲。後來,Magic Leap 發表了透過其原型裝置拍攝的影片。

在接受採訪時,Rony Abovitz 說他本來想保守公司的秘密,但是大眾對他們的興趣太大了,以至於別無選擇,只能公開行銷他們的產品。

但這種興趣可能正好就是他們向投資者和其他人做的產品展示引發的。直到現在,這些展示的詳細描述都屬於嚴密保密的內容。Magic Leap 本周給 The Information 做展示時,使用的是一個笨重的、類似頭盔的裝置,透過多條電纜連接到距離大約六英尺(2 公尺)外的桌機上。其中一個展示的背景以《星球大戰》為主題。機器人出現在前景中,而當背景中大型太空船的發動機開動時,風扇就會向戴著 Magic Leap 裝置的人身上吹風。

在另一個展示中,一個小仙女向一個實體燈飛去,並用魔杖關掉了它。一個綠色的怪物坐在桌子上,巨大的電視螢幕似乎漂浮在房間裡,分別播放著《瘋狂麥斯》和 CNN 節目。小型的《星球大戰》式太空船在房間裡嗡嗡飛動。

雖然它顯示的圖像看起來類似於 HoloLens,但是當頭盔移動時,圖像會有些抖動,顯得模糊不清,這個問題在 HoloLens 上沒有這麼明顯,Magic Leap 表示正式發表的裝置會解決這個問題。

2、製造和銷售的問題

Magic Leap 做了一件讓行業專家和員工驚訝的事情:它決定在佛羅里達州的工廠裡製造一個關鍵零件——繞射光學元件。對於新創公司來說,這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因為製造這種零件不僅難度大,而且成本高。每塊玻璃片上的微觀結構必須完全相同。任何缺陷都會讓它們變得毫無用處,所以這種類型的顯示技術使用的絕大多數繞射光學元件都會因為缺陷問題在工廠裡被銷毀。

Rony Abovitz 說,自己製造繞射光學元件意味著 Magic Leap 可以更快地開發產品。他說公司沒有其他選擇,因為 Magic Leap 正在發明真正的新東西。

前員工提到過,Rony Abovitz 如何使用 Magic Leap 籌集到的資金是個問題。另外一個問題是,改公司的員工隊伍比較龐大。 Magic Leap 現在有 800 多名員工,分布在以色列、紐西蘭、達拉斯、奧斯汀、山景城、舊金山和西雅圖的辦事處。

硬體公司 Nest 的第一個產品開始發售的時候,公司只有 75 名員工。 Oculus 被 Facebook 以 20 億美元收購的時候,也只有 75 名員工,而且當時它已經在向軟體開發者銷售第二版 VR 頭盔了。但 Rony Abovitz 說,和目前正在使用同類技術的其他大公司相比,Magic Leap 反而更加精簡一些。

如果 Magic Leap 成功地做出了產品,它可能就會面臨著一個更大的問題:它要如何銷售這款產品,又有誰會買它?

HoloLens 零售價為 3000 美元,而且微軟主要是把 HoloLens 出售給企業,用來提高員工的生產率的,例如讓現場工人(例如電梯維修人員)在修理機器或組裝零件的時候看到說明指示,或者讓醫學生用它來研究人體,而無需使用真的屍體。

但是 Rony Abovitz 說,Magic Leap 頭盔裝置針對的是消費市場。從它的特效影片來看,這主要是一個影片遊戲和娛樂裝置。但該公司也表示,人們也可以在辦公室裡使用它,用它代替電腦螢幕。

一些人不看好 Magic Leap 的市場前景,和 1989 年時任天堂發表 Game Boy 的原因差不多。因為 Game Boy 是小小的黑白螢幕,所以一些人對它的前景感到懷疑。但 Game Boy 成為了一款大熱產品,因為它有趣又好玩。 Magic Leap 需要用一個合理的價格來打造一款消費裝置,然後需要一個精彩的軟體來刺激人們購買這個裝置。

為了讓開發人員在硬體發表之前開發出精彩的軟體,Magic Leap 計劃為軟體開發者提供開發工具包。但是早期開發人員無法購買到硬體裝置,並在家裡使用它們。他們必須前往特定的地點,比如舊金山和西雅圖,在那裡開發軟體,因為只有那裡才備有裝置。這和大多數公司的做法大不一樣。公司通常會把裝置銷售(或發放)給世界各地的開發者,希望他們能在裝置上架的時候已經創建好了內容。

小結:只能用產品來回應質疑

關於 Magic Leap 的質疑早已有之,只是最近的「造假」報導又將其推上風口浪尖。其實細想一下,即使是真的造假,似乎也有情有可原之處,畢竟產品沒有實現,利用特效影片向外界、投資人展示自己的產品理念也無可厚非,而有的媒體也發現,在此前的影片中,Magic Leap 已經加上了特效公司的 Logo,這說明 Magic Leap 曾用過這種方法隱晦地表示「我們就是特效影片」。

Rony Abovitz 承認 Magic Leap 公司面臨著巨大挑戰,但是他仍然十分樂觀。就在昨天,Rony Abovitz 發表多條推文,並轉推知名投資者的推文,以此否認造假報導。他表示,等產品發表後,包括質疑者在內的所有人都可以試用公司的產品。

Rony Abovitz 一直保持著極大的信心,他認為 Magic Leap 技術將取代手機、平板電腦、電腦和電視,人們將透過 Magic Leap 眼鏡來創作和設計作品,讓世界變得個性化。Rony Abovitz 堅信他可以證明懷疑者是錯誤的。「我們正在進入這部電影的第三幕——就是有炫酷結局,有死星爆炸的那一幕。」他說。

但如此樂觀的心態、強大的信心,需要最終的產品來證明,Magic Leap 準備好了嗎?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