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希望台灣政府可以擁抱開放與創新,但 Uber 自己面對監管與法規卻固執己見

評論
評論
20161206-uber-%e4%ba%9e%e5%a4%aa%e5%8d%80%e7%b8%bd%e7%b6%93%e7%90%86-michael-brown-%e8%88%87-uber-%e5%8f%b0%e7%81%a3%e7%b8%bd%e7%b6%93%e7%90%86%e9%a1%a7%e7%ab%8b%e6%a5%b7-1
Uber 亞太區總經理 Mike Brown 與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

在立法院即將審查修法,違規經營汽車運輸業最高可開罰 2500 萬元的前夕,Uber 今天召開記者會,由亞太區總經理 Mike Brown 與台灣區總經理顧立楷邀請五位 Uber 的駕駛分享他們透過 Uber 所獲得的好處,並且呼籲政府應該與業者合作解決網路平台叫車的爭 議,而不是開罰 2500 萬,以消極的作為扼殺創新。

記者會中,Mike Brown 一再提到 Uber 代表著創新的商業模式,透過先進的技術來提供市場理想的解決方案,既可讓司機獲得不錯的收入,又可讓乘客獲得良好的服務,台灣不該在創新與守舊的十字路口做出錯誤的選擇。然而,創新就是無敵的防護罩嗎?難道一個詐騙集團只因為手法很創新,就可以宣稱傳統的法律管不了自己,自己是無罪的?

而 Uber 所邀請來的司機當然也幫 Uber 說了很多好話,例如讓司機開車賺錢的時間可以有彈性,所以想照顧罹病親屬的人,或是需要接送小孩的單親家長,都可以透過 Uber 而兼顧工作與家庭。Uber 對這些司機與他們家庭的實質幫助當然不容否認,但是難道一個黑道只因為照顧了很多幫眾與他們的家庭,就可以宣稱他們有存在的必要,卻不去管他們的存在又是剝奪了誰的工作與機會?

Uber 最主要的要求是認為他們並不屬於傳統的運輸業者,希望可以另立「網路運輸服務業」來管理像是 Uber 這樣的「共享經濟」業者,懇請政府針對網路叫車平台的爭議進行開放討論。不可否認的,Uber 的商業模式介於「資訊服務業」和「汽車運輸業」之間,但衝擊到計程車等傳統汽車運輸業者也是不爭的事實,而政府在管理的過程中,應該針對單一業者量身打造特殊的管理機制?還是協調出一個一體適用的規則,讓所有參與者可以在盡可能公平的基準點上進行競爭?

以 Uber 的要求,似乎想要的是前者,但是這麼一來,不就是透過法規創造出不公平的競爭了嗎?或許 Uber 以自己可以無視傳統的監管機制自豪為一種「破壞式創新」,但一個不願遵守既有規則的行為,到底是「破壞式創新」?還是「創新式破壞」?難道 Uber 最大的創新,竟然是一個業者無視法規的傲慢?政府要 Uber 繳稅, Uber 回應政府應該提出具體的課稅規則。政府要 Uber 投保,Uber 遲遲等到進台灣市場這麼多年,才跟產險業者確認合作關係,但細節至今仍然不清不楚。政府要 Uber 正視司機的勞健保問題,Uber 藉口現在政府還沒有提出「網路運輸服務業」的管理辦法,他們根本不知道怎麼做,繼續把司機當成「夥伴」而不是「員工」,還說因為不是聘僱關係,所以司機的工作時間更有彈性,這樣才是最棒的!

Uber 批評台灣的政府遏止創新的 Uber 在台灣這個市場的發展,只想保護傳統的既得利益,並且認為傳統的計程車司機素質差、服務壞、價格昂貴、一招手就急轉臨停路邊,對用路人與乘客都造成安全上的威脅。對!這些問題的確是存在的,但是說到保護,傳統對於汽車運輸業者的種種監管,顯然不是為了保護業者,而是保護消費者,而 Uber 卻不願意遵守這樣保護消費者的監管,反而質疑這些監管是 Uber 進入這個市場的成本與障礙,是在保護傳統業者的既得利益。真的是這樣嗎?

Uber 一邊說自己是 App 叫車,跟計程車隨招隨停不同,一邊說自己是共享經濟讓資源做更有效率的運用,而計程車空車率那麼高根本是資源的浪費,透過各種話術來解釋自己與計程車的不同,認為自己應該要有專屬的遊戲規則,所以 Uber 的司機不需要有專業證照,任何人有一台車,應該只要幾分鐘的程序就可以馬上開車上路透過 Uber 賺錢。但是當有需要的時候,計程車業者卻又被當成是敵對的既得利益者,而政府則是保護這個敵人的壞蛋。好處自己獨享,壞事都是別人的過錯,有這麼傲慢的業者,的確是很創新。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6-12-06-%e4%b8%8b%e5%8d%889-02-14
Uber 的 App 在 Google Play 上的評價,有不少負評,但也有許多分享「折價券」洗出來的五顆星評價。

所以 Uber 對消費者做到了什麼保護?保險?至今仍然沒有。而先前所發生的 Uber 司機性侵乘客,被認定為是「個案」,Uber 這個平台並不打算說什麼,更沒有做任何的舉動。看來,Uber 的便宜,來自於成本被轉嫁到了消費者身上。如果 Uber 敢說:「你們台灣消費者不要那麼媽寶,什麼都要政府保護,有事情請自己扛起來!」那的確是很創新也很有道理,想被保護的就去坐計程車,付貴一點的車資,想自負責任的就去搭 Uber,用省下來的車資自己買保險或療傷止痛。可是 Uber 絕口不提對消費者的保護,念茲在茲的卻是 2500 萬的罰款修法。看來對 Uber 來說,錢還是比消費者重要太多了。

整場記者會,Uber 把自己定位為「創新」的守護者,只要自己無法在台灣市場經營,就是台灣政府不歡迎創新,市場對於海外的新創公司不開放,還順便酸了一下這樣的作為哪有什麼資格做亞洲矽谷?可是回頭檢視 Uber 這家企業,真的創新嗎?真的共享嗎?Uber 希望台灣政府可以擁抱開放與創新,但 Uber 自己面對監管與法規卻固執己見,Uber 標榜共享經濟善用閒置資源,但是自己都知道計程車空車率很高,卻又加入競爭而讓計程車的資源被閒置得更嚴重。Uber 一定要自己招攬司機成立自己的車隊而無視計程車的監管法規嗎?不是呀!Uber 當然也可以只招攬合法的計程車司機,透過自己的科技提供市場更好的服務,只是不願意這樣做罷了。

Uber 不屑政府的妥協,硬求自己所認可的修法,其實才是這件事情陷入困境的根本。進入台灣市場這麼多年了,台灣政府現在還讓 Uber 持續違法經營,難道不夠放任、不夠妥協嗎?而 Uber 的收入又對國家財政有什麼貢獻呢?Uber 企圖寫公開信遊說蔡英文總統,卻忘記了台灣是個民主國家,該遊說的是人民,如果人民對 Uber 說不,總統又如何能對 Uber 說好?但是不繳稅、不投保、不納管也不把司機當勞工的 Uber,會是人民所支持的企業嗎?

相關文章

Uber 將於二月在台北推出 uberTAXI 服務,與計程車駕駛員工會合作 App 叫車

Uber 宣布,將與中華民國計程車駕駛員工會全國聯合會雙方攜手合作,率先在台北地區推出 uberTAXI 服務,乘客未來可以使用 Uber app 搭計程車,享受安全保障、優質、可靠的行程服務。

翟本喬認錯:我心太軟,應該 2 年前就該開始了

過去,大家常看到翟本喬在公開場合談創新,上媒體針砭時事,卻忘了他其實是一家公司的經營者。

Google 翻譯變準了? 期待未來穿戴式口譯翻譯機可以全球通行

機器翻譯科技的領頭羊 Google 翻譯 (Google Translate),能處理 100 種語言,遍及 99% 網路使用者。今年 9 月底, Google 突破性地把神經機器翻譯 (GNMT) 技術整合在對機器來說翻譯難度很高的「中文翻譯英文」,使得翻譯品質更接近人類翻譯。 Google 說,未來 10 年內,只要戴上耳機,就能翻譯任何語言。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