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憂已現,最神秘混合實境公司 Magic Leap 會是下一個倒下的獨角獸嗎?

評論
評論
REUTERS/Mike Blake - RTS5D95
REUTERS/Mike Blake

本文轉載自 合作媒體 36Kr

如果一家創業公司產品原型尚未向大眾推出,員工就已失去信心紛紛離職,這家公司會發生什麼?

Magic Leap,這家在今年年初獲得近 8 億美元 C 輪融資的公司,正面臨這樣的狀況。數位矽谷投資人對 36Kr 表示,他們已接觸了多家從 Magic Leap 離職出來的創業團隊。而一位知情人士說 Magic Leap 矽谷辦公室「士氣低落,人都快走光了」。

一種說法是,Magic Leap 與其前技術副總裁 Gary Bradski 和 Adrian Kaehler 之間的糾紛讓其研發人員感到沮喪,研發進展也隨之放緩。Bradski 和 Kaehler 在技術上頗有號召力,前者領導電腦視覺相關的技術研發團隊,後者則帶領一個被稱為 Special Project 的秘密研發團隊。但在今年 5 月,Magic Leap 對他們提起訴訟,認為他們向第三方洩漏了公司機密,還用公司資源為其自己的新創業公司做準備。隨後這兩位高層從 Magic Leap 離職,並分別創辦了和深度學習與機器人有關的公司。

Jack Russo——代表 Bradski 和 Kaehler 的律師——在公開場合說訴訟中會披露一些證據,有能力的工程師看到這些證據後一定會猶豫要不要為 Magic Leap 工作。

而另外一種說法是,Magic Leap 內部的管理問題已存在了一段時間。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員工說,這家創業公司已有 600 名左右員工,管理團隊大多在佛羅里達,他們和矽谷技術團隊之間缺乏溝通。

這家創業公司在佛羅里達的員工也同樣在抱怨管理上的問題。職場評估社區 Glass Door 上,一名員工說:「佛羅里達的辦公室太擁擠了,辦公室裡吵得你都沒法聽到自己的思考。當有員工抱怨時,他們被告知可在家工作。但你需要接觸硬體而不可能在家工作。管理層,尤其是 CEO,從來不離開他們自己的辦公室,然後他們還告訴員工那些關於噪音和擁擠的擔心是不存在的。」

一些前去 Magic Leap 的面試者也發現了些許混亂跡象。其中一些人聲稱他們在收到人力資源部門聯繫後需要等很久才再次得到回音,短則幾周長則六個月;還有一些人說面試者態度傲慢,並會問一些重複問題。

到今年八月,一個員工在 Glass Door 上說:「不少員工都離開公司了,其中包括完成了大量工作並很有才能的人。開發在慢下來,團隊士氣低落,專案進度也有問題,專案的風險變大了。」

事實上,除了 Bradski 和 Kaehler 之外,負責法律事務的副總裁 Michael Leventhal 也在今年 3 月離職,他此前在這家創業公司工作了三年; 曾在皮克斯擔任高級科學家,後來在 Maigc Leap 擔任首席工程師(Principal Engineer)的 Michael Kass 也於今年 2 月離職。

在總監這一級別,負責 SDK 與應用程式的高級總監 Paul Reynolds 於今年 5 月離職;負責用戶互動和體驗的高級總監 Alysha Naples 於今年 7 月離職;負責內容開發的總監 Todd Echkert 於 8 月離職。除此之外,還有一些從事電腦視覺的工程師流向了蘋果、Google 等正在積極研發 AR 的矽谷公司。

Magic Leap 的目標本就非常有挑戰,現在出現的這些問題讓這些挑戰變得更艱巨。

「Magic Leap 的技術非常了不起。但這意味著各個方面都需要我們自己做:晶片、硬體、軟體開發等等。更不要說我們還需要拿出資源去建立開發者關係,以後還要開拓市場。」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 Magic Leap 員工說。

在今年 4 月《WIRED》雜誌對 Magic Leap 的一篇長篇特寫中,Kevin Kelly 說這家神秘公司使用的技術和 Oculus 以及微軟的 HoloLens 完全不同。它使用了獨特的「光子光場晶片」,並用一種光場顯示技術來讓光束進入眼睛,好讓人們看到真實世界的同時也能看到逼真的虛擬圖像。這樣的技術下,人們看到的虛擬圖像非常平滑,並且逼真得讓人分不清虛擬和現實。這也是 Magic Leap 並不將自己稱為擴增實境(AR, Augmented Reality),而是混合實境(MR, Mixed Reality)的原因。

技術上的大膽與雄心,也許能說明為什麼 Magic Leap 能吸引到如此多技術成果顯赫的人,這其中包括一直對光纖掃描成像作研究的 Brian Schowengerdt,以及在電腦視覺方面頗有聲望的 Gary Bradski。當然,這也部分說明了為什麼 Magic Leap 能獲得巨額融資。一名知情的 Google 員工說, 在投資 Magic Leap 前,Google X 的技術人員參與了技術評估,覺得「技術不錯,並且是幾個正確的方向之一」。現在它的投資者包括 Google、阿里巴巴和高通等,並且已經得到了總共約 14 億美元的融資。

「我所參與的這事願景之大,也許是我以後再無可能得到機會去做的事情。」儘管和 Magic Leap 有訴訟糾紛,但 Bradski 依然在其 Linkedin 頁面上留下了這樣一段話。

但這也意味這 Magic Leap 從技術到產品化上,需要解決的問題非常之多,幾乎涉及到了從硬體到軟體的方方面面。在最近《Fortune》論壇的訪談中,Magic Leap 的創辦人 Rony Abovitz 說 Magic Leap 不得不自己設計研發各個部分,「包括電子元件,晶片、感測器,以及包括互動界面在內的軟體,就像嬰兒期的蘋果(baby apple)」。

除了像蘋果那樣設計硬體、開發作業系統,以及開發給外部開發者的軟體程式開發包(SDK)外,為了讓硬體問世時可以有內容予以展示,Magic Leap 自己開發一些內容,這包括一些遊戲和辦公軟體。

Magic Leap 還做了一些蘋果都不做的事情:用自己的生產線來生產硬體。Abovitz 說為了解決硬體問題,它在佛羅里達原來屬於摩托羅拉的一個工廠中,自己搭建了一條「像航空母艦一樣的產品線」。這通常不是創業公司會自己去做的事情。

如果一定要和蘋果做比較,那引爆了整個行動網路的產品 iPhone 遇到的問題可能都不曾這麼多。至少在 iPhone 誕生之前,蘋果已對供應鏈管理已經得心應手,許多核心技術也已經成熟。

「有一些問題不解決,其它團隊的任務也沒法進行下去。現在能看到整體的進度在某些環節卡住了。」那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員工說。

Magic Leap 龐大的高層團隊也體現了這家創業公司需要觸及的方向有多廣泛。這個團隊除了 Brian Schowengerdt 擔任首席科學和體驗長以進行光學成像方面的研發外,還有一個負責硬體工程的高級副總裁,一個負責軟體的高級副總裁,一個負責設計和用戶互動的副總裁,一名內容長,和一名試圖創造出魔法世界的遊戲魔法師(Chief game wizard)。

除此之外,這個高層團隊中還有為可能的專利戰而存在的專利顧問,為暢想未來而存在的未來長(Chief Futurist),一個被稱為「XO」並且職能無所不包的執行長,以及商務長和財務長。

這樣近似大公司的架構,使得辦公室政治不可避免。一個員工在 Glass Door 上說:「一些管理人員更多擔心的是自己是不是會失去權力,而不是擔心進度,或是公司的成功。」

即使一切順利,Magic Leap 也會遇到 Oculus、HTC 和 Hololens 所遇到的問題:如何說服開發者在前景並不明朗的情況下為其開發應用程式。現在這幾個企業都試圖表現向開發者傳遞樂觀,並不惜用資金支持的方式來吸引開發者,但依然會發現,很多技術和工具的缺失或不成熟正制約著整個生態系統的發展。

但到現在, Magic Leap 也並未給開發者釋放出前景明朗的訊號。這家公司從來沒有詳細闡述過自己的技術,也沒有給出過時間表。即使是最關注這一領域的人,也很少知道 Magic Leap 所說的頭戴裝置究竟長什麼樣。儘管被邀請去體驗了 Magic Leap,但 Kevin Kelly 在為《WIRED》撰寫的文章時也沒能描述裝置外型以及工作原理。

在去年 6 月,Magic Leap 曾在 Twitter 上透露 SDK 發表在即,但此後一直保持沉默。到今年 5 月,Magic Leap 又宣布會和 10 個外部開發者進行合作,但 4 個月過去後,除了盧卡斯影業等兩三個合作夥伴被披露外,依然沒有太多關於外部開發者的消息。

到今年 7 月的一次活動中,Abovitz 自己也說只有幾千人看過自己的產品,而且這些人都被要求簽署了 NDA 保密協議。

如果參考 Oculus 的進度,即使 Magic Leap 能像傳言說的那樣在 2017 年初 CES 上向公眾亮相,它提供消費者發售的時間依然久著呢。Oculus 今年春天開始正式向消費者發售硬體,但它兩年前就已向開發者發售第二版開發者套件 Oculus DK2。

VR 的開發者們也發現,即使硬體已經發售,無論是內容製作還是說服消費者們使用 VR 依然是非常艱巨的事情。AR 和 MR 多少也會遇到類似問題。

「例如,VR 影片所要傳輸的數據量就已比傳統影片大了很多,現在 VR 內容製作者就已遇到了這一問題。如果在光場技術下,所要傳輸的數據量會更加大的驚人。」一位曾在 Google X 工作的工程師說。

技術的超前,以及投資者的認可,這些讓 Magic Leap 一直在光環之下,但這些並不足以保障產品的成功。Google Glass 也許是一個最類似的例子:這款產品誕生於滿是科技天才的 Google X 實驗室;一問世就得到了開發者和投資人的追捧;Google Venture、Andreessen Horowitz 和 KPCB 甚至還聯手建立了一個專門投資與其生態鏈相關的基金。但最終如何呢?它在問世一年後就歸於寂靜了。

最後,放一個彩蛋。你能看到在 2012 年前 Magic Leap 還不曾有現在這般雄心壯志,它只想做一個安靜的視覺特效工作室。下圖是它 2010 年時的網站頁面。

1111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