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腦波決定故事結局,互動實驗小說《Snow White is Dead》

評論
評論
Photo Credit: SMI Eye Tracking/Flickr
Photo Credit: SMI Eye Tracking/Flickr

原文刊於 愛范兒 ,INSIDE 獲授權轉載。

Hannu Rajaniemi 是一名科幻作家,同時也是生物科技新創公司 Helix Nano 的共同創辦人之一。最近,他與朋友 Sam Halliday 得到了 EMOTIV Epoc 頭盔,一個比較簡單的大腦掃描儀。兩個人開始思考,在編寫故事的時候,這種設備是否能用得上呢?於是,他們搞了一部實驗性作品:「Snow White is Dead」(白雪公主死了)。

▲EMOTIV Epoc,Photo Credit: EMOTIV
▲EMOTIV Epoc,Photo Credit: EMOTIV

「最終,我們把『Snow White is Dead』稱作是『neurofiction』(神經小說)」Rajaneimei 說,「它是一本互動小說,就像是兒童圖書系列《Choose Your Own Adventure》(驚險岔路口) 一樣,不過,讀者並不是有意識地進行選擇。」在 Wired 網站 的 Podcast,Geek's Guide to the Galaxy 中,他談到了這部新奇的小說。

在愛丁堡國際科技節上,兩個人展示了自己的作品。在閱讀那本書的時候,讀者佩戴上 Epoc 頭盔,然後,根據讀者對於「生死」場景的傾向,故事情節會分化為不同方向。「我覺得,人們喜歡這種體驗,」他說,「他們喜歡掌控事物的感覺,即使這在某種程度上是種幻覺。」

他說,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展示,以後,這種技術還會帶來更有趣的應用。比如,當人們閱讀他的小說時,掃描一下他們的大腦。「從科幻的角度來說,如果我們能夠知道一種激發『驚喜感』的元素,就能寫出包含更多此類元素的故事。那應該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在這一期的 Podcast 中,Hannu Rajaniemi 還談到了其它有趣話題。

關於 LARP(實況角色扮演遊戲)

「北歐 LARP 已經成為一種現象,包括了丹麥、挪威、瑞典和芬蘭的遊戲。從敘事、實驗性的遊戲機制、沉浸式的玩法、規模等方面,這些遊戲極具野心。因此,你可以看到,在芬蘭到瑞典的大型遊船上,人們在玩科幻遊戲,或者,一些大型的 LARP 以難民為主題,吸引了成百上千的玩家。因此,從藝術角度來說,LARP 是很有野心的。而且,這種遊戲還有政府資助。據我了解,挪威某個內閣成員是個活躍的 LARPer。」

Photo Credit: Tom Garnett/Flickr
Photo Credit: Tom Garnett/Flickr

關於生物科技

「實際上,我正計劃寫個以生物科技為主題的故事,更多專注於這些技術不可預測的負面效應…… 我的想法是寫出一個「黑暗的生物科技新創公司」。最近,我了解到一件有趣的事情,在現實生活中,整個科技新創公司的生態系統都存有黑暗面。因此,非常成功的網路犯罪分子變成了黑暗『天使』,或者說黑暗的風投,然後,他們資助下一代的網路犯罪分子。在經歷過新創公司的起伏後,我想要揭露這樣的環境,以及如何把這些鬥爭映射到不久後的未來黑暗生物科技世界裡。」

關於隱私

「我的第一部作品《The Quantum Thief》(量子盜賊) 中,大部分情節都發生在火星上的城市國家 Oubliette。在那裡,最基本的價值之一就是隱私。Oubliette 有著無所不在的電腦和感應器,並且達到了很高的奈米科技水準,但是,那裡有個名為 Gevulot 的系統 ,掌管現實中的隱私設訂。Oubliette 的居民有種『隱私感』,能夠在無意識中決定自己與誰分享記憶或者與誰進行交流…… 這是因為,我要講述一個不遠將來的偵探故事,而老式的偵探工作想要進行的話,你必須對科技的能力做出一些限制。」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