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要推基礎程式教育,是曙光之舉還是一場災難?

評論
評論

Visitors try 3Glasses D2 Vanguard by China's Virtual Reality (VR) Technology Limited, during the Spring Computer show in Taipei, TaiwanPhoto Credit: 路透社

日前教育部長吳思華表示,未來自 107 學年施行 12 年國教後,將納入「資訊科技」將成國高中必修課。根據其中含括演算法、程式設計、系統平台、資料表示、處理及分析、資訊科技應用與資訊科技與人類社會等 6 項數位課程。根據 聯合報報導 ,這是要學生們「當個數位公民,增加未來就業競爭力」,將提升學生的運算思維、資訊科技與溝通表達、使用態度等能力。

中小學程式教育已蔚為國際趨勢

的確以美國為首,已開發國家目前吹起了一股程式教育向下扎根的風潮。 歐巴馬在去年簽署了「Every Student Succeeds Act」法案,把電腦科學視為關鍵的學術領域且納入通識教育,並預計使用 1 億美元給各中小學,用以成立電腦科學部門。而英國、韓國、以色列、愛沙尼亞與紐西蘭之前也組成「D5(Digital Five)」聯盟,不斷鼓吹推廣科技教育與程式設計課程。 英國 從 5 歲開始就讓小孩進行英語、電腦語言的「雙語教學」, 愛沙尼亞 這個世上首個開放普選線上投票的國家,同時也是第一個在校園課堂中植入程式的國度;而以色列才在上個月舉辦全國小學生的程式比賽,甚至有程式教育提前到幼稚園的打算。

不僅如此,眾科技巨頭也為這股趨勢推了一把。Tim Cook 曾公開呼籲讓程式教育成為必修課程,蘋果跟公益組織 Code.org 的合作也進入了第三個年頭,在許多 Apple Store 實體店面提供程式碼時間(Hour of Code)教學課程 。Code.org 還甚至號召 Bill Gates、Mark Zuckerberg 等科技鉅子,以及美國前總統克林頓和副總統高爾等人公開呼籲學生學習程式開發,以解決美國嚴重的工程師短缺問題。

但我們學的又會只是制度嗎?

看完例子,不難發現程式教育普及化已經變成一種國際教育潮流,而台灣的教育體系似乎也不得不回應這股以科技為主的時代趨勢。但別忘了在與歐美國家比較之前,大眾也常聽到另一端不同的聲音:台灣教育學習他國體制,往往流於制度的物理層面上,而不會去探討精神層面與社會風氣的問題。這些問題很可能耳熟能詳:台灣教育填鴨、流於形式,就像 INSIDE 之前刊出文章 所述:

「老師可以因為段考而取消基本學科外的體育課、美術課、分組活動、倫理、健康教育等。而科學展覽和藝術展覽在台灣由於獎狀能影響學生的未來(拿市長獎、蒐集獎狀以備升學等),變成家長高度參與而扭曲了其探索式學習的本意。」

所以想像一下,程式教育放進填鴨的體制會變成什麼樣呢?

這個問題或許已能看到清楚的輪廓。就在日前和沛科技負責人翟本喬才在臉書放上了一份高中的資訊科技期中考卷,有三分之一的題目是考諸如「創立維基百科是誰?」「目前唯一獲得杜林獎的華人?」的背誦題目。或許有讀者已看過了這份考卷,而且會說:「這才佔 20 分而已呀!」但這正是問題所在:程式設計教育,是用分數評斷優劣的嗎?而我要知道創立維基百科的人是誰,才算會寫程式嗎?的確,了解自己所學的科學發展史是相當重要的一環,能從精神上更深入了解,手上的成果是前人怎麼累積技術與知識而來。但這種扁平的填鴨名詞,真的有背的必要?


▲翟本喬表示這種教育方式就是學用脫節

除了教育方式是否填鴨,教育體制似乎還要再回答一個巨大的問題:有誰來教?若以國中的角度來看,根據 教育部統計處 所公布資料,現在 104 年度的 201,901 國小四年級生正是適用該課綱的國中生,而目前電腦科學老師有多少人?644 位,意指在人數不增加的狀況下,107 年平均每位台灣國中電腦老師,就要開始包辦 313 位,最終到約九百位,每個學生「演算法、程式設計、系統平台、資料表示、處理及分析、資訊科技應用、資訊科技與人類社會」的課程。而且就算要提升老師人數,要多少才夠?如果真如吳思華所述,是「增加未來就業競爭力」這麼重要的課程,要馬上在兩年後怎麼培育出像國語文、數學與英文動輒人數七八千的教師缺口?

從實際層面上,該怎麼讓程式教育免為流於填鴨?

INSIDE 這次也訪問了長期倡議程式教育的 Appworks 林之晨。他認為程式教育已是不可逆的趨勢,這個大方向是值得肯定的。在將被電子設備圍繞的未來社會,從長期來看讓大眾更理解程式運作的原理,有助於讓人們免於陷入被電子元件宰制的「被動狀態」;不一定要真的會寫程式,但人們有了基本概念,將可從中思考出更多元使用電子設備與網路的方式,進而成為控制環境的那一方。不過在執行面上卻是個不停迭代的過程,要讓程式教育免於填鴨式教育,需要靠台灣的業界與網路社群,不斷與當政者開放溝通,讓教育機關隨時更新對資訊科學的教育方式。而學生也將從正確的程式教育中,獲得更好的邏輯思維。

TO ACCOMPANY FEATURE TAIWAN-CHINA-TALENT.
▲程式教育該怎麼免為流於填鴨?Photo Credit: 路透社

而 INSIDE 也同時訪問了另一位網路公司 CTO 的意見。從他工程師的角度長期來看確實是用意良善,除了讓更多人知道「程式設計」到底是什麼,對業界而言,可以讓大眾更了解,甚至更尊重資訊工作者;另外也可更小就挖掘出對程式有興趣與天分的孩子,儘早幫助他們發揮潛能。但他也認為程式教育在實際現場,應該是相近目前大眾看待「音樂」、「美術」等科目的目地與態度:該是培養學生欣賞、感受事物的邏輯與方法,而不是粗暴希望他一定成為藝術工作者。而程式設計也是一樣,是教導「運算性思維」(computational thinking),能將巨大的問題拆解成一系列更小、更容易處理問題的能力,可以從中啟發他對資訊科學的興趣,但並不是期望他就成為工程師。

不過還好,現在已有使用開放式教學的資訊科學老師,默默在為台灣的數位環境扎根。INSIDE 曾 報導過 ,早在 7 年前宜蘭縣和新北市的國小老師就開始自發推廣,用圖形化介面引導兒童製作遊戲或動畫的程式 Scratch。但在分數掛帥的思維面前,程式教育在台灣遇到的困難,可能比很多人想像的還嚴峻;畢竟真正的邏輯思維難以用分數計算,如果這堂課程最後不打分數,不影響升學,家長們真的願意重視嗎?再極端一些,台灣有位因對程式設計極有興趣,放棄了「讀建中、上台大」,國中未畢業就全靠自修的廖偉涵。他自我開發潛能,並極具資訊人該有的創新精神或許令人稱羨,但又會有多少家長,願意跟他父母一樣,「有勇氣」可讓孩子自主放棄規定的基礎教育?或許拍案上路之前可以再為學生想一下,台灣的教育體制甚至到社會,真的已做好準備了嗎?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