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oid 之父 Andy Rubin 新挑戰:讓 AI 無所不在

評論
評論

Andy Rubin▲Andy Rubin (Photo Credit:  Joi Ito)

原文來自 Wired《Andy Rubin Unleashed Android on the World. Now Watch Him Do the Same with AI》,作者 Jason Tanz。台灣康泰納仕集團授權提供 / Inside Mia 編譯。

數年前,以創造 Android 系統聞名,最近剛離開 Google 行動網路部門的 Andy Rubin ,最近在加州的廢棄火車站幫他老婆蓋了一間 Voyageur du Temps 烘焙坊,店名是法文中時空旅人的意思。店如其名,這間烘焙坊重現了古老的歐洲糕點,還大費周章地從日本聘請鑽研烘焙古法的師傅,並購入了全美國西岸只有兩台的專業烤箱。

對工程的熱情與躁動

從這裡可以看出 Rubin 的處事風格,為了純粹的興趣,就能投入大量的時間精力和工程才華。另外,他也會將這種統整大把資源的能力,運用在一些充滿未來感的產物上,像是機械手臂和在家中安裝虹膜掃描器等,甚至在這間古典的烘焙坊,他也妝點了一些尖端元素,親手寫了一套銷售程式,也開始寫封閉式收銀裝置(closed cash)的軟體,將來不用收銀員就能收款、找錢、紀錄消費,Rubin 甚至還為店面後方的會客室造了一套磁力鎖系統。

打造 PDA、 Android 的推手

Rubin 常邀請朋友和同事來這間會客室,一起嚐嚐可頌,順便討論未來該做些什麼。Rubin 一生幾乎都貢獻在行動運算上,他 1992 年任職於傳說中 Apple 的創業團隊 General Magic ,在那裡他創造了最早期的無線 PDA,Motorola Envoy,1999 年創立 Danger 並隨後製造了智慧手機的原型產品 Hiptop,2003 年共同創辦了 Android,並於 2005 年將它賣給了 Google。

在智慧手機設備還不發達,前途一片混沌的年代,Rubin 提供製造商一套共通的語言和工具,點燃了智慧手機熱潮。Android 自此成了史上應用最廣的消費型科技,今天已存在於手機、平板、手錶、電視、健康監控裝置等超過 2.5 萬不同的產品中。

人工智慧是下一個挑戰

Rubin 讓智慧型手機從概念變身為普世現象後,卻對此失去了興趣,謎題已經解開了,儘管還是有許多創業家前仆後繼投入 app 開發,但對於把工程視為藝術的 Andy Rubin 而言,這只是在乾掉的顏料上加幾筆點綴,而他需要一張全新的畫布。

Rubin 認為人類正在電腦時代的轉捩點,如同麥金塔和 Windows 取代 DOS、網路繼起,現在又來到智慧手機時代,他認為接下來數十年我們將迎來新的平台,那就是人工智慧。

Google、Facebook 和微軟已經投入數十億美金開發神經網路,包括理解人類語言和辨識臉部等程式技術,下個十年人工智慧將大幅成長到我們今日無法想像的樣貌,Rubin 推測它會從雲端為全世界的裝置提供服務,就像今日每個裝置內多少都含有軟體一樣,以後將很難看到不含任何人工智慧成分的裝置。雖然難以想像,不過你可以試著把一般汽車對比無人車,再將這樣的概念套用到身邊所有物品上。電視可以同步翻譯外語、保全系統可以區別家人和侵入者的臉、爐子可以自動判斷晚餐煮好沒。

活在未來的男子

根據 Rubin 所說,2013 年時他和 Larry Page 討論過他對這股趨勢感到躁動,並且一致認為是時候改變了,同年 3 月, Rubin 就離開了 Android,並在 Google 新的機械部門工作了一年,卻發現 Google 想製造的機器助手至少需要十年做基礎研究。

然而 Rubin 等不了這麼久,「他無法忍受世界現狀,」他的摯友 Marc Andreesen 說道。「Andy 看到的是 5 年、10 年,甚至 15 年後的世界,當他環顧現在的世界,腦中想的就是『天啊,我們怎麼還在這裡?』」

矽谷中的先知們已經坐不住了,提出許多實現未來願景的方案,卻沒一個吸引 Rubin。他大可以留在像 Google 一樣的大公司裡研究 AI,但這無法滿足他。在他眼中再創新的公司,都還是存在某種官僚制度,而且缺乏冒險心態。他也可以加入 VC 或者 Highway 1 之類的硬體育成中心,不過他也不會滿足於為新創公司提供意見,他想要自己動手做,可是如果光是成立一家新創,和成就 Android 的偉業比起來又太過小兒科。

2014 年他離開了 Google,據他朋友所說,這推了他一把,原本就超乎常人的雄心壯志,現在更進了一步。「他可能希望 5 年後的成就能讓 Larry Page 後悔讓他走,」Andreesen 說。

playground_global▲Playground Global 櫃檯

Playground:顧問、育成和工程團隊的綜合體

幾個月後, Rubin 成立了一家號稱全新型態的公司 Playground Global。這間公司有點像是顧問公司和育成中心的綜合體,他們會投資硬體新創,但不只提供資金和意見,Rubin 還提供一組全明星工程師團隊,成員包含他一路上在 Google 、General Magic 、Apple 等共事過的資深夥伴。這個團隊陪在 Playground 的新創團隊身旁,協助他們打造智慧機械的硬體及軟體。

Playground 的野心遠遠超越建立單一產品或公司,他是要為明日的 AI 打造標準的通用零件,成為先鋒們的百寶箱。他想要讓所有人都能自由取用這個平台的軟硬體工具,而不限於有合作的新創,如果成功的話,就會像 Android 對智慧裝置的影響一樣,為 AI 建構出一整套基礎架構,讓整個世代的創業者都能夠做出智慧無人機、智慧家居,甚至是完全成熟的機器人。

Rubin 表示核心概念就是要創造一座點子增幅器,能夠迅速將想法變成有影響力的產品,這個目標似乎很適合 Rubin 這種急驚風,可以縮短時程,加速未來降臨,就像時光機一樣。

對機器人的熱愛

Andy Rubin 神采奕奕地快步走進會議室,瘦高、禿頭,身上穿著低調的休閒衫和牛仔褲,之前總是散發難以親近氣質的他,現在全身充滿閃閃發光的熱情。「我幫你做了一份鬆餅!而且只要按個鈕就完成了!」他邊說邊展示三片軟綿綿的鬆餅。他收集了各式各樣的小玩意,今天帶來的是他最近的收藏,一台低音喇叭大小的長方型金屬,從中能轉出鬆餅。Rubin 再轉出了兩片,嚐起來還不錯,我們一下就吞掉了。

自 1978 年念高中的時候開始, Rubin 就一直保持這份孩童般的好奇心,他在 R2-D2 玩具上裝了遙控裝置,並連上電腦,讓它穿越走廊,直達他兄弟的房間。「寫程式的孩子總是活在自己的世界裡,但當你把它應用到 R2-D2 上,它就走出了電腦,進入真實世界。」

Rubin 相當喜歡機器人,他最初兩家公司名字都跟機器人有關,Android 就是機器人,而 Danger 則是取自電影「LIS 太空號」的機器人。而有點諷刺的是,現在他第一家不是以機器人命名的公司,可能才是真正帶他們邁上世界舞台的機會。

將 AI 帶進現實

據他觀察,現今大多 AI 的重點都集中在建造大型神經網路,彙整豐富的資料,而這些資料絕大部分都來自網路。像是 Facebook 檢查上傳的照片;Google 的 RankBrain 用搜尋紀錄解析沒看過的查詢;微軟 Skype 的翻譯功能則是消化了網頁和影片註解,才學會了把西班牙文翻成英文。不過我們可能忘記了,網路之外的宇宙還很寬廣,Rubin 提出,要讓 AI 完全發揮它的實力,我們得將它導入現實世界。要達成這個目標,我們得利用上千台裝置,從環境中搜集資訊,當然會有文字和圖片,不過也要一些聲音、地點、天氣和其他感應數據。Rubin 想要讓這些裝置遍布全世界,使用這些環境訊息訓練巨大的神經網路。這樣可以創造一種正循環,新的裝置把 AI 變得更聰明,而更聰明的 AI 就能讓裝置有更好的表現。

解決硬體門檻讓創業者放心

現在要製作這種智慧裝置已經變得非常容易,感應器和 CPU 價格很低,中國製造商也開始搶著接小規模的訂單。但就算和以往相比已經「非常容易」,其實還是很複雜,因為製作原型和商業生產有很大的不同。

這點就算硬體很簡單也一樣。比如說你想要讓行車記錄器也能追蹤車輛位置,或自動上傳影片,那麼首先你需要 SOC,也就是含有 CPU 和一些週邊的半導體,你也可能需要 LCD 顯示螢幕、相機模組和影像處理器、連著電池的電源管理迴路、接著天線的 GPS、以及同樣需要天線的無線網路介面等等。而以上這些還只是電子系統,你還要處理設計和軟體,要讓這台裝置愈小愈好,而且還不能太耗電。一切準備就緒大概要花上一年,而到時候硬體又更新了,所以你得先預測一年後的元件會長什麼樣子,然後根據這些猜測來設計,要是猜錯,那這款行車記錄器就永遠不會上市了。

現在每個硬體創業者都得自己處理這些問題,沉重的負擔讓他們無法專心開發產品。在 Android 釋出前,智慧手機的製造者們也曾面臨類似的挑戰,要怎麼管理記憶體、下載內容和第三方 app 通通都是問題。Android 提供了系統之後,就將製造商從以上麻煩中解放了出來,造成智慧手機市場百花齊放。

這正是 Rubin 想要用 Playground 打造的平台,提供軟硬體元件,好讓創業者能專心製造有趣的設備。Playground 內部的 Studio 工作室負責提供這些元件,假如你要做一台無人機,需要安裝麥克風,那就可以直接找 Studio 經驗老道的工程師們,而且他們也了解明年的麥克風大致會長怎樣,所以也不用擔心你的設計功虧一簣。「這些硬體都模組化了,」Rubin 說。「幾年後你只要帶著你的點子走進來,我們就可以為你重組這些模組。」

短期而言,Playground 的目標是優先幫助底下的新創團隊,讓他們能開發得更快,勝過競爭對手。但最終目標還是要將平台像 Android 一樣,開放給所有人使用,「我堅持培育一個點子,時候到了就將它開放。」Rubin 說,他已經看到未來,每個孩子都能利用 Playground 的工具在 Kickstarter 上發表自己的智慧硬體。

Bruce Leak▲Playground 共同創辦人 Bruce Leak

物聯網的發展方向反了

這一切如果成真,Playground 就有兩項優勢:第一,他們底下的創業者要成立公司時會優先找他們投資。更重要的是第二,Playground 的科技會成為新一代產品的核心技術。這就是 playground 最大的野心,就像 Windows 之於 PC 、Android 之於智慧手機一樣,為上千裝置提供共通的基礎架構。「一種標準化的架構,能為有趣的裝置開啟一個新世代。」認識 Rubin 十多年,紅點投資的 Jeff Brody 說道。「這是一切背後最最重要的概念。」

這個「最最重要的概念」聽起來有點耳熟,過去幾年眾人盛讚物聯網,Google、蘋果、Samsung 等公司也紛紛建立了生態系,然後再說服製造商為暖氣、冰箱、燈泡物件加上通訊功能。但是 Rubin 說他們把順序弄反了,系統應該是為了人氣產品存在的,而不是製造產品來配合生態系。「我所做的這些投資、模組和科技都是一顆顆種子,將來會長成下一代的生態系,」他說道。

playground_cable▲Playground 辦公室天花板垂掛著網路纜線

無人機和 AI ,和 Playground 相輔相成

Rubin 說等待未來到來,感覺就好像卡在車陣中一樣,「當我直覺認為這件事應該是什麼樣子,那我會想知道現在是什麼阻擋了我們,」他說。這就是他創立 Playground,並替底下的新創團隊清除創新路上的所有阻礙的原因。有些公司就設在 Playground 總部裡,共同創辦人,同時也是 Rubin 在 Apple、General Magic 和 WebTV 的同事 Bruce Leak 說,在 Playground 大部分的事情都不用問,每間公司都配有書桌和會議室,不過若想另覓辦公室也可以,不會強迫。天花板上垂掛一條條的網路線,隨時隨地都可以接上網路。如果需要光學鏡片或需要 3D 列印,這裡還有兩間製造實驗室,分別由前 SpaceX 工程師和前蘋果筆電設計師負責管理。如果有更複雜的需求,也可以向位於開放空間前方的 Studio 工作室提出請求。

playground_gallery fabrication_lab▲Playground 製造實驗室

Rubin 的腦如果是棟房子,一定住滿了各種想法,混雜在一起爭先恐後地衝出來,想要大大地衝擊整個世界。我在 12 月拜訪了他們長得像停機坪一樣的辦公室,整間辦公室內瀰漫著躁動不安的情緒, 其中一家做神經網路半導體的公司 Nervana 就在開展雲端 AI 服務的風口,可以爬梳大量的金融資料並揭發詐欺,或用上百萬筆匿名健康紀錄來追蹤疾病的散播。Playground 另一家新創 µAvionix 的創辦人 Paul Beard 正在和 Leak 討論如何將他開發的輕型無線通訊器,變成能即時追蹤所有無人機的一套系統。Leak 認為,美國聯邦航空總署不會點頭,但這是必然之勢,所以他們會將這項功能安裝進去,但預設關閉。

就像電影「瞞天過海」一樣,這些各有長才的公司合力就能跳得更高更遠。現在 Playgroud 也有 AR 頭盔和物聯網的公司技術支援,可以協助 AI 和無人機專長的新創,而且這些還只是已公開的專案而已,實際上共有 12 家新創。這些公司搶著邁向成功的同時,也在 Playground 留下了許多軟硬體資源和知識。

DH_9883_04_0094.tif▲Playground 共同創辦人 Peter Barrett

親手打造新專案

Rubin 和 3 位共同創辦人都是經驗豐富的老手,聚在一起準備在最後大幹一票。除了 Leak,Rubin 還找來了 General Magic 的夥伴 Peter Barrett 以及 Danger 的共同創辦人 Matt Hershenson,而且還得到了強力的資金後盾,投資者包括 Google 、HP、 富士康 、紅點投資和騰訊。

但是 Rubin 並不只是想退居幕後當首腦,除了提供平台以外,他也利用這些支援,親自著手打造產品。

Rubin 對自己的計劃守口如瓶,比如說之前謠傳他在打造新的 Android 手機,他只透露其實是為了得到及時的世界地圖影像,打造的行車記錄器,而對於更多的計劃卻表示「不便透露。」聽過他計畫的人都難掩喜色,「他們進行的計劃品質都很好,而且絕大多數都是革命性的想法,」騰訊的探索長 David Wallerstein 說。「3 -- 5 年內, Playground 一定會推出能顛覆我們思考的產品。」

Matt Hershenson▲Playground 共同創辦人 Matt Hershenson

阻礙重重:AI 隱憂、強力的競爭對手、太過躁進

世界充滿上千台連接著智慧網路的機器人,而人類對這項科技卻一知半解,Rubin 對未來的想像,和大家對於進步的定義可能天差地遠。哲學家 Nick Bostrom 將這樣的技術稱為「超級智慧」,並認為潛藏的危機,將威脅到人類的生存, Elon Musk、Stephen Hawking 和比爾蓋茲等科技人也有相同憂慮。Rubin 對此則充滿信心。「我不信天網之類的東西,我相信整體來說科技能增進人類福祉。」

不過 Rubin 眼前還有更急迫的危機,那就是各大科技公司都是他的競爭者。微軟打造了一個能收集並分析感應器資訊的雲端平台,每週可以收集到上億份資料;Google 將它的 AI 做了開源版本,名叫 TensorFlow;Facebook 在 12 月也將運行自己 AI 的伺服器設計公開;Elon Musk 最近則是展開一項非營利的組織,叫做 OpenAI,用「最有益於全體人類的方式」,召集了頂尖研究員一同打造開源的人工智慧專案。

另外 Rubin 也可能因為太過急躁而跌跤,他的預測可能是對的,但社會、文化和科技的基礎卻還沒發展好。他之前也曾犯過這種錯。「看看 Danger 就知道,」科技預測家 Tim O’Reilly 說。「他是對的,但時機未到。」

當然,就算押注過早還是有可能押對寶。2004 年 Rubin 曾經贊助 Sebastian Thurn 10 萬美金(約 300 萬台幣),幫他開發無人車專案。他們兩人是因為買了同一台研究型機器人而相識,後來逐漸變熟,Thrun  在 1999 年進史丹佛的時候,Rubin 還請了兩天假幫他找房子,所以當 Thrun 需要資金來製作一輛無人車,並參加 Darpa Grand Challenge 大挑戰時,那時候剛開始創辦 Android 的 Rubin 便非常樂意貢獻,「他用自己的名義寫了一張個人支票給我,不是用公司的名字。」Thrun 說。好幾年後 Thrun 才發現當時 Rubin 幾乎快要破產,「我熱淚盈眶,」他說。Rubin 聽到這段往事只是聳聳肩。「我有自信能賺到錢,」他說。「我寧願將它花在有趣的事物上,或者有潛力做出成就的人身上。」一年後 Rubin 邀請 Page 參觀第二場 Darpa 大賽,Thrun 的車得了第一名, 兩年後 Page 便雇用 Thrun 到 Google 領導無人車計劃,近二十年後,當初從興趣開始的專案,現在將要成為改變整個社會運作的重大創新。

或許早在 Rubin 15 歲替 R2-D2 寫程式,讓它滑進兄弟房間的那刻,就開啟了這段故事,雖然這比不上無人車,但接下來將整合進我們生活中的上千台智慧裝置可就不容小覷,這樣的未來將比智慧手機帶來更多顛覆,甚至能重新定義這個世界,我們會被一大群智慧機器包圍。Rubin 認為在此之前我們還得等上數十年,對他來說可能太久了,但對我們來說大概會像坐時光機一樣快。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玉山、lBM、LINE 三強聯手,打造金融界全台首位智慧 AI 顧問!

玉山銀行今天協同 IBM、LINE 一起推出了「玉山小i隨身金融顧問」,藉由 IBM Waston 自然語意分析能力,使用者只要透過 LINE,就可 24 小時跟人工智慧諮詢房貸、外匯,以及大家最常用到的信用卡問題!

Android 擊敗 Windows,正式成為全球第一大操作系統

Android 設備產生的流量在 2017 年 3 月首次超過了 Windows PC,從後者的頭上摘走第一大操作系統的王冠。

Google 的 TPU 核心成員離職了,他們想創造「下一代 AI 晶片」

Google 早期 TPU 計畫的幾位主要成員相繼離職,他們與矽谷一位風險投資者 Chamath Palihapitiya 秘密創立了一家新創公司,該公司名為 Groq。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