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訂便當」開始的網路造山運動——專訪新浪網共同創辦人蔣顯斌

評論
評論

12079877_10153935298243610_4033264022421932941_o

那時的網路還是小土丘,做了一些事就是造山運動。

新浪網共同創辦人蔣顯斌這麼描述 20 年前的網路,仍像未知的宇宙,簡單的一小步就足以在後來形成巨大效應。

那時還是數據機撥接的年代,如同新生兒的嗚咽卻將敲碎世界藩籬,許多新興公司前進學校招生,勾勒「www 改變世界」的大好前景瀰漫在西岸校園,吸引許多已然預見未來的菁英學子奮不顧身解開網路的謎底。微軟因應網路崛起重新定義產品,Yahoo 剛從基金會晉級商業公司,Google 兩年後在加州另外一座車庫破繭而出。

剛自史丹佛大學機械所畢業、正準備飛到東岸進入哈佛大學設計學院實現建築心願,蔣顯斌卻被學長拉到朋友家裡,在熱烈氣氛盈滿整座屋子中,孵育更無遠弗屆的夢——他們即將成為運用網路改變華人視野的第一代,成為「造山運動」的一員。

現在坐擁 6 億註冊使用者的新浪網前身,真的始自一件「小事」。我們專訪蔣顯斌,請他帶我們回顧那段歲月。

從便當到新聞

那年各自等待入學或求職的空檔,三人團隊抱著玩票心態探索網路的可能性。他們鎖定大企業無暇顧及的台灣人市場,採取最直接而實際的方式:發問卷、找問題,發現令異國學子最痛的是,吃不到家鄉味。

找了校園附近由台灣移民開設的中式餐館「戰略合作」,蔣顯斌徒手敲出訂購網頁,每天四菜一飯,供學生訂餐,下午列印訂單傳真給餐館,金流、物流服務付之闕如,就由老闆娘傍晚親自提著大量便當到校「貨到付款」;而現在非常普遍的 email 認證,是因為太多學生訂餐後卻放鴿子才設計的機制。

原始粗糙卻富有實驗精神的訂餐網站,本來生意蒸蒸日上準備擴大規模,卻在一個月後因矽谷掏金熱導致房租飆漲 40%、老闆娘遷居而結束。蔣顯斌笑說,「如果繼續做下去,搞不好從此我們一路就變成全世界最大的餐點 O2O 公司了。」

訂便當這件民生「小事」,20 年來卻幾乎沒人做得好。不過這次的經驗,已足以揭開新浪征服華人世界的序曲。

本來只是「玩玩看嘛」的他們,對網路的魔力上了癮,決定再接再厲,一樣以電子郵件調查,但擴大到北美台灣與中國同學會。排除「吃」,大家最大的困擾是無法即時收到家鄉新聞,畢竟當年報紙、電視仍是最主要的資訊傳遞媒介,但送到海外時都已成過期舊聞了,即使連上網路,中文也都會變亂碼。

他們立即著手解決這個問題,三人兵分兩路,學長窩在實驗室編寫將中文圖形化的程式,蔣顯斌則返回台灣與主要媒體洽談內容合作。那時媒體高層對網路幾乎一無所知,即便出版系統也都還是「剪刀漿糊」土法煉鋼的做法,他還得用「僑民服務」的理由說服中央社讓他們把新聞摘要放到網路上。

為了配合美國東西岸橫跨四個時區,他說,「每天早上 4:30 起床接收新聞,再半手動發佈新聞」,成天浸泡在工作中但甘之如飴,不到一週就成為北美地區最大的華人新聞網站,而後陸續增加交友、職缺媒合等功能,並拓展到電子商務,與新東陽合作販售月餅、牛肉乾等等,讓留學生朝思暮想的家鄉零食。

只是,隨著規模急速擴大,如同許多學生就著學網創業意外成功,他們擺在實驗室的伺服器也因流量暴增被老師拔掉插頭⋯⋯

這是一個「不再只能玩玩」的訊號,尤其是三個創辦人分別向自己所有一等親「義務型天使」借錢借過一輪後,真正的硬仗才正式開打。

斷後路、找資金,硬仗開打

很幸運的,旅居矽谷多年的宏碁共同創辦人邰中和,爽快答應借出 3 萬美金,伺服器終於有了自己的家。做為創業前輩,他不五時就打電話給這三個小伙子確認他們安然無恙,甚至苦口婆心,「你們三個年輕人本來都有大好前途,不要因為我的一點點支持,誤了你們自己的未來。」

然而,從剛開始矇懞懂懂,只不過經過幾個月的嘗試,他們已經了然於胸:網路就是未來。

實現未來需要燒錢,嚴肅、認真、背負責任的錢。憑著在台灣找合作對象的經驗累積了人脈,蔣顯斌自願返台尋求資金協助,但他開了個條件:「所有人都要斷掉後路,不可以留安全網」。

三人有志一同,分別放棄哈佛入學許可、從史丹佛休學、辭掉四大會計事務所工作,與似錦前程告別,踏上冒險之路。蔣顯斌隻身返台,籌募了 50 萬美金,華淵順利擴編。

隔年,年紀輕輕的他們勇於拓荒,制度化後卻在管理上出現瓶頸。邰中和引薦了趨勢科技總裁姜豐年擔綱起 CEO 的領導職位,很快為華淵帶來廣告收益。同時也在他任內執行華淵與中國四通利方的合併,1998 年 11 月,新浪網正式成立。有了充沛資源、滿手現金,三人朝著龐大的華人市場前進。

從一個「玩玩」的訂便當網站開始,到一度成為最受數十億華人最愛的入口網站。投身網路 13 年,蔣顯斌在不同領域中衝鋒陷陣,從雕刻網站原始碼、談判商務合作、讀懂合約,到產品設計、整合兩家公司文化,當過全球產品副總裁,也在台灣、中國分別擔任區域總經理的大任。

他所遭遇過最艱鉅的挑戰,莫過於 2000 年新浪才剛歡慶上市,卻旋即遭受網路泡沫破裂衝擊,股價自 40 美金在飛快驟跌至 1.6 美金。歷經裁員、縮編、重新追求獲利,他形容,為了應對資本市場的運作邏輯,投資人在上市前餵完胡蘿蔔、上市後掏出鞭子抽打,那些年就像疾駛在快車道上,然而即使公司本身穩定成長、卻仍只能眼睜睜看著股市受全球拖累。他們只能更加拚命,壯士斷腕般日以繼夜燒肝,在最短時間暴發最多收入。

2002 年,重心拉到北京,蔣顯斌被賦予新浪無線總經理的大任,乘上手機簡訊爆炸性成長的大浪,從一季總營收 700 萬美金、行動僅佔 30 萬,2004 年暴增到單季營收 5000 萬美金,其中 3000 萬來自行動貢獻,飆漲 10 倍,佔總營收 6 成,新浪終於起死回生。

但也就在靠著行動市場復甦的這一年,蔣顯斌當跑車加速開的身體終於不堪負荷,身心俱疲,大病一場。

〉〉(下篇)蔣顯斌:華人像個忙著發育的青少年,只能收割、無法掌握世界秩序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