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務與軟體才是物聯網重點,民進黨科技政策真準備好了嗎?

評論
評論

taiwannextPhoto Credit: 路透社

作者蕭瑟寡人,典型「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個案。沒事看書充飢、有閒寫文聊聊時事。現專注於教育育成與科技創業。 個人臉書連結費德智庫 共同創辦人暨專欄作家。

 

大選落幕,台灣見證了第一次的「完全」政黨輪替。或許是因為蔡朱民調懸殊、也或許是兩大黨爭的戲碼依舊,這次選舉激情很空洞。

我們進步了嗎?

進步,不可否認。中華民國跛腳走來一百餘年,承諾之民主憲政,黨產政治下仍維持訓政本質。這次除了民進黨拿下行政權與國會絕對多數,學運素人也透過時代力量擠上立法院。台灣總統民選後二十年,終於有條件將政黨競爭之賽局正常化。或許,這將是罷黜黨團協商架構的第一步。

自務實面觀之,台灣未來的政治板塊可能擺脫愚蠢的「藍綠」語言,轉而形成以具體訴求和執行力主導的政治生態,而不再逢藍、逢綠必反。至此,我們點到重點了:「可能擺脫」而非已擺脫。而這次選舉後教人更深層省思的是:

台灣選後十年的走向還未明朗,而這次選舉多少顯示出台灣年輕的民主政治與國家重要議題仍有一段難以跨越的鴻溝。而蔡英文總統和新國會將接下的重擔,恐怕比歐巴馬接下的美國還要更沈重。

面對紅色帝國

若你問一年輕人當初反媒體壟斷運動、太陽花學運是在抗爭甚麼?

恐怕很多人會跟你說:「反對中共黑手伸入台灣」。

這種回答,告訴我們一件事:台灣不是公民意識抬頭,而是經濟困境引爆了台灣對於對岸政經強權的恐懼。

反媒體壟斷遊行本意不應是反旺中,也不是反對中共的勢力伸入台灣,而是反對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沒有妥善監督台灣媒體業,使旺中集團收購控制多家媒體以及頻道業者,被指為壹電視無法上架以及嚴重置入性行銷之背後主因。真正的問題不在於旺中本身以及其傾中立場: 若台灣為一成熟民主國家,今天不管是親美、親日還是親歐集團都不應該有機會壟斷媒體和封殺內容業者;同理,親中集團在台灣也應有發聲權。我們講求的是公平的監督機關與監督程序。

而太陽花也不是反中國介入台灣經濟,而是在沒有通過兩岸監督條例的情況下去強行通過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簡稱服貿)。問題不是在於中共如何透過黑箱服貿來滲透台灣的經濟: 若台灣為一成熟民主國家,今天不管是美國﹑日本、韓國還是歐盟都不應該透過黑箱作業來強行通過不受民意監督之經貿協定;同理,若台灣與中國透過合法立法與行政程序簽定協議,台灣人也不應該去因對方是中國而抗爭圍堵。我們講求的是公平的監督機關和監督程序。

台灣違憲脫序的事件不勝枚舉:從近年的羈押陳水扁與審判過程、陳雲林訪台、林益世賴素如案的自由心證,一直往回回溯至江國慶案、尹清楓案、陳文成案等,唯獨到了媒體壟斷、服貿、洪仲丘案、阿帕契案才引爆了數十萬人的大規模抗爭。

雖然過去一兩年的抗爭行動原先的出發點有程序正義基礎,真正醞釀抗爭情緒的是台灣經濟衰退、中國影響力與日激增,壓迫了台灣人的安全感造成的情緒反彈。 如今選舉結束,大家以為台灣已經有機會扭轉命運,然而這種想法是種民智未開的天真。

中國對於台灣的影響力不是一日形成的,台灣人若對於一敵對國家(註:若一國家多次聲明將武力入侵、部屬飛彈意圖攻台而且還對台發射導彈試圖恫嚇台灣民眾,更不用提台灣之中華民國與之仍處於內戰狀態,這種國家就就叫作敵對政權。)有戒心,早該在李登輝時期時之「戒急用忍」時就該有所堤防,如今再來如何防堵中國產業與其 紅色供應鏈 為時已晚。

如今, 中國是台灣最大出口和進口國 ,中國進口就將近兩成,對中國出口則佔將近四成。中國為一專制政權,其有能力一夕間斷台灣經濟命脈,只是此舉是否值得放棄政治籌碼的問題而已。中國對台影響力大增不是政治人物(與政客)的決定,而是台灣私企資金長久以來的流向所致。政客與多數人一樣,不過是識時務事。不管是如何政黨輪替,台灣的進出口現實難以朝夕扭轉。

故此,這次最大的勝利者應該算作時代力量,旗下諸多素人一舉攻進立法院。相較之下,1990 年的野百合學運參與者, 二十六年來在台灣地方政治努力 一路直上才在全國政壇開花結果。七十年代的美麗島事件參與者亦是經歷數十年的努力。能夠在幾次學運後便將一群從未有參政經驗、無需面對兩岸政治現實的年輕人以「清新」形象送上全國政治舞台,也算是打破了先例。

產業與人力結構

九零年代來臨時,面對人力成本與薪資上漲而獲利空間受限的台灣代工企業,理當像二戰後的日本企業一樣,從幫美國人代工開始,直到自己投入研發,最後在電子、重工業、汽車等產業痛擊美國對手,造就了二十世紀後半的日本榮景。如今,日本經濟雖低迷,其累積的研發產能仍在世界佔有一席之地。

反觀台灣,解禁後,台灣企業紛紛西進,利用中國的廉價人力和天然資源來降低成本。這還不打緊,台灣製造業外移後並未積極投入研發,使得台灣的高知識人力缺乏新就業機會。以陳水扁任內的 兩兆雙星 為例,台灣對競爭對手南韓的對策就是向美商、日商繳納權利金,自己則只專注於生產。最後兩兆雙星造成台灣廠商過度擴張又未掌握核心技術,最後被三星等南韓大廠各個擊破。

長久以來不重視研發和轉型而造成的產業空洞,不是換個領導者就能夠改變的。

物聯網到底想連甚麼

這次物聯網(Internet of Things 或 IoT)成了選戰的焦點之一。不只蔡英文陣營幕僚提出的產業政策,還是朱立倫陣營的 產業方針 ,都把物聯網當作台灣產業的救命仙丹。

首先敝人希望多數台灣人能對物聯網三字有正確的認知,才能夠有效監督政客之產業政策。所謂物聯網,跟雲端、大數據一樣,是種行銷用的噱頭詞(Buzzword),而非有明確定義的新科技或是新應用。就好比雲端一詞基本上就是「存在於伺服器端的服務」、大數據就是「很多資料」,物聯網說穿了就是「把所有東西連上網路」。物聯網的產品和技術領域包山包海,從汽車、冰箱、手錶到農業灌溉、智慧型太陽能板,全部都可算是物聯網。

因此,除非台灣未來所有的家電和工業裝置都沒有網路化和資訊化的意願,不然基本上是「不可能」不參與物聯網經濟的。基本上拿物聯網出來當作「政策方向」,就好像說「未來我們國民應該多吃飯來增加GDP!」一樣無聊。

而在大選前,小弟一拙文討論到台灣過去的資方思維持續將產業動能導入低毛利的代工產業。台灣未來的產業該思考的問題不是會不會參與物聯網經濟,而是到底要怎麼參與?

拿個實際的情況來討論好了:若我的冰箱可以增測冰箱內的各種容器類型與其重量,當我冰箱中標示為豬肉或牛奶的容器空了,冰箱可以設定自動向送菜服務訂購。而當我回到家時,我的手機會自動依照我的位置向送菜服務公司預約時間。送菜服務接著可利用無人機將商品送至門口,然後透過手機訊息告知我至門前取貨。

以上應用,需要冰箱和食品容器能夠在資料上互通才能辨識容器類型和內容重量。智慧型冰箱公司則必須加入送菜服務公司之應用程式介面(API)。而送菜公司則須整合無人機的飛航功能與公司物流系統來確保貨物在預約的時間內送達。(註:目前為止送菜服務如 FreshDirect 仍需手動預約、亞馬遜才剛開始嘗試送貨無人機試飛,而智慧型冰箱目前還沒有成熟的內容控管系統)要將這整套系統整合成便利的服務,除了硬體設備外還需要軟體與資料緊密配合。硬體廠商除了賣設備的一次性收入和一些維護費用外,所有服務產生的收入幾乎都被軟體公司拿下了。

以上可見,物聯網經濟其實是整合性服務導向經濟,軟體和資料才是智慧型整合運用的核心。如果台灣照著老路走,到最後只是設計製造智慧型冰箱、智慧型容器、無人機等,面對開發中國家更便宜的人力和製造成本,不用十年,台灣廠商的獲利標準必定又是毛三到四。

所以,光是喊物聯網是沒有用的。台灣還是需要正視軟體研發和軟硬整合問題,台灣人因為只專注於做手機而錯失行動科技的大餅,若用同樣的眼光看待物聯網,最後也可能錯失新服務業的大餅。

台灣創業界的泥沼

創業二字,也是充斥這次選戰版面的噱頭之一。

講創業,不為了別的:因為經濟不好了,若不轉型只能吹噓創業

輔助創業這口號喊了恐怕不下八、九年了。而國家從國發會、科技部、中小企業服務處到大專院校都在喊創業,再加上競標的法人團體(如資策會)、各類私營加速器和地方政府機構,台灣每年砸百億台幣在「搞創業」恐怕不在話下。

過了將近十年了, 台灣新創生態 相當於一個美國二線城市。以台灣在製造業的國際地位,這成績還有進步的空間。這段時間內中國 窮追猛趕 ,印度也 快速成長 。台灣公家的資金都花到哪裡去了?台灣還是不改表面功夫的習慣,做事沒有考慮到專業師資、管理流程等配套措施,只是 規劃個實體空間就隨便交差

而台灣老牌加速器至今幾乎沒有重要成功出場案例(註:成功出場,或 Successful Exit,意思就是公開上市或被併購,也就是股東股權已清算)。很多人推說是因為這些加速器太年輕了,但有趣的是,美國知名的加速器除了 Y Combinator 有十一年歷史外,其他都在十年以下。就連台灣人最喜歡哈拉的舊金山 500 Startup 加速器,也不過成立了五年多而已。很明顯,問題不是「時間長短」,而是台灣 不健全的培育機制

而未來政府的計畫呢?期將上任的蔡英文團隊打算在 桃園又另外搞創業計畫(亞洲矽谷),也曾經說過會 繼續重用資策會

請問我們台灣的創業基地還不夠多嗎?我們的創業培育計畫還不夠多嗎?

今天的世界資本市場是流通的,如果台灣有很多優質的新創公司,國際級創投和培育體系今天在台灣的投資互動一定會更密切,根本不需要 我們去塞錢請別人進來

而今天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困境呢?

首先,台灣的科技人力即使有技術,在思維上已經跟時代脫節(從台灣大部分的網站就可以看出來了,給你幾個例子: 這個這個這個)。台灣在達康泡沫之前還算是資訊產業甚早起步之國家。而達康泡沫後,美國資訊產業的復甦之路從擴大線上服務(取代單機應用程式)、擴大電子商務服務版圖、內容發表平台、社交網路、服務化架構(Service-Oriented Architecture)、雲端(架構雲與平台雲)、行動運算、分散式運算(大數據基礎技術)一路走來,都是不斷地將服務和運算能力模組化,讓工程師可以快速組合、快速開工、快速修改,更減少了團隊間的相互依賴性。這些服務的出現對資訊產業最大的衝擊就是管理模式從以待辦事項和品管為主的瀑布式管理(Waterfall method)走向執行週期更彈性、更短的敏捷式管理(Agile Method)。產業風氣改變使得今日的美國工程師比達康泡沫前的工程師更能獨立作業、更富有創意、更具有規劃能力。我們的產業已經長期落後,我們的技術人才在乎的是成品交差,而不是團隊合作的流程。

第二,台灣的人文風情和現代的科技新創文化格格不入。台灣的社會講究名次地位,是個重面子不重裡子的文化,造成的問題就是台灣創業家不喜歡問問題(而新創事業的成功九成都是靠師資、人脈、網路去激發,並不是傳統埋頭苦幹就可以成事)。台灣不講究團隊合作,從台灣產業跟南韓到現在對抗中國的情況就可以看出,台灣人沒有別人團結;而說到培育創業,曾經有訪台的外國創業家跟我說他覺得台灣很不可思議,這麼小的地方而且成功案例不多,連輔導師資都這麼難找的地方, 台灣培育中心和加速器竟然不懂得合作分享資源 !在矽谷、紐約,不同的創投和加速器之間常常合作交流。最後就是台灣人崇尚短線利益,而不願意去做長期投資。沒有甚麼人想投研發、也不想投資員工,喊創業只想做新聞和收割。 合作的意願沒有,鬥爭搶功勞倒是煞費苦心

第三, 政府施政和立法 有待加強,輔助不足反倒是扼殺台灣新創公司很用力。

第四,我們台灣人甚麼不動,動嘴最行。連產業育成計畫都可以交給「經濟研究學者」去寫,為什麼我們會把國家未來產業的命脈的執行策略交給連 產業都沒碰過的人 呢?我們的培育計畫和加速器又怎麼會是由 沒有自己成功創過業的人來主導呢 ?我們的嘴砲鬥爭文化是已經深入國家各層級,請問我們還要談甚麼實質發展?

最後,台灣的大環境持續惡化,危及到很多商業模式的可行性。綜觀 B2C(企業對使用者),台灣平均薪資過低,可支配收入過少的情況下台灣人只願意花錢在買手機等實體商品,而願意花錢買軟體服務,因此正慢性的謀殺著台灣的民生科技創意。綜觀 B2B(企業對企業),台灣製造業和科技業毛利持續下滑,也直接降低了公司花錢在企業用軟體的意願。久而久之就是企業無法透過科技增加效率而毛利更進一步下滑的惡性循環。若整體民生和經濟問題不解決,台灣的市場對於新創事業只會越來越嚴苛。

所以,新政府你準備好了嗎?

我誠心希望新政府能拿出魄力、痛定思痛。請人民監督新政府不要再浪費公帑造蚊子館,請把國家的錢拿出來把我們出走國際的菁英請回來協助產業升級。請新政府不要再把產業大策交給中研院,與其自作聰明班門弄斧寫計畫,不如把資金拿來補助成功的創業家來操刀。最重要地,希望新政府能夠動手進行稅制改革,不要再讓台灣的財富被塞進閒置的房地產。

請問,新政府你做得到嗎?

歡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帳號,關注最新創業、科技、網路、工作訊息

好友人數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