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變醫療驗血行業,身價超過 75 億美金的 31 歲女創業家 Elizabeth Holmes

評論
評論

14995888777_0625af6053_kPhoto Credit: TechCrunch

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一位金髮妹子 Elizabeth Anne Holmes。別被這姑娘的外表騙了,人家可不是混時尚圈的。現年 31 歲的 Holmes 如今是富比士富豪榜的全美創業女首富,是混科技圈的, 而且還單身。 19 歲就從史丹福退學的 Holmes 於 2003 年創立一家叫做 Theranos(來源於英語單詞 therapy 和 diagnosis)的公司,主要的研究和經營方向是革新目前的生化診斷鑑別技術。

最近 Holmes 在 接受 Inc. 雜誌訪問的時候表示 :「我才知道,過去並沒有任何市值數十億科技公司的女性創辦人-CEO,我不敢置信,現在仍然不敢置信」。

財富雜誌報導 ,Holmes 正撬動一個價值 800 億美元的市場。而她的 Theranos 歷經幾輪總額 4 億美元的融資後,估值達到 90 億美元。融資階段,Holmes 稀釋的股份還是比較少的,目前她仍持有公司超過一半股份,身家在 45 億美元左右。儘管直到去年,Holmes 的公司即使在矽谷都不怎麼為人熟知,但 Theranos 的投資人和董事會名單絕對亮瞎眼,我們大致看看:

  • 主要投資人:
    - 參與投資 SpaceX 和 Tesla 計劃的 Fisher Jurvetson
    - 矽谷傳奇人物,投資甲骨文、美國國家半導體和 Macromedia 的 Don Lucas Sr
    - 甲骨文創辦人兼 CEO Larry Ellison
    
  • 全明星董事會成員:
    - 美國前勞工部長、前財政部長、前國務卿 George P. Shultz
    - 美國前國務卿、前國家安全顧問 Henry Alfred Kissinger
    - 美國前國防部長 Bill Perry
    - 美國前參議員 Sam Nunn 和 Bill Frist
    

你大概會好奇,這姑娘有啥能量可以讓這些大佬願意給她投資、站台,事情是這樣的:

Holmes 雖然早早退學,但她也不是無腦瞎折騰,她清楚自己要的是什麼。在這過程中,Holmes 專業技能、知識的積累是一部分原因,剩下的大概就是家庭因素了。Holmes 的父親一生致力於公共事業和人道主義救助,並在美國國際發展署中擔任要職,經常會遠行諸多發展中國家給予幫助。在這樣家庭環境中成長的 Holmes 多少會有種看盡人間疾苦的感覺,久而久之就琢磨著要做一件造福全人類的大事兒。

後來,小 Holmes 讀家族書籍時,被她曾曾祖父的事蹟震驚了。老爺子是一戰老兵、工程師發明家、外科醫生……辛辛那提大學醫學中心就是以老爺子名字命名的,根本就是無所不能的樣子。所以,8 歲的 Holmes 立志做一名醫生。但是,小姑娘見血即倒,暈血暈的不要不要的。

成名後接受採訪時,Holmes 是這麼說的:

每當想到一根針扎入體內,帶著鮮紅液體緩緩流出時,我就被極度困擾……所以小時候每次驗血前,我總會花好幾個星期來平復心境,嘗試讓自己更專注,不受其他因素干擾。

成年後的 Holmes 說啥也不肯扎針驗血了。最近一次被扎要追溯到 2007 年,因為團隊核心人員必須買保險,公司那群老董們逼著 Holmes 挨了一針,扯遠了,說回正事兒。

Holmes 的商業頭腦從小就有。因為父親從事的國際援助事業也曾去到中國,Holmes 也就一起在北京兩所高校進修過普通話。她一踏入中國高校就被落後的訊息科技設施嚇到了,才高中的她就開始把自己寫的 C++ 編譯器賣給中國國內大學……

高中畢業順利後,Holmes 順利被史丹佛錄取,而且還被提名為總統學者。拿著學校發的 3000 美元研究資金,Holmes 跑去找到她化學工程課的教授 Robertson,央求後者同意自己使用他的實驗室,這 3000 美元就當是使用費,要知道當時跟著 Robertson 做研究的都是一幫博士,Holmes 作為一個大一新生也的確太惹眼了。不過 Robertson 還是答應姑娘的請求。他說「看待、解決複雜技術問題時,Holmes 總能從新穎的視角切入。這一特質是我看中的。」

同年夏天,SARS 爆發,亞洲是疫情重災區,新加坡基因組研究院要一批學者共同參與研究。得益於幼時研習過漢語,Holmes 通過申請來到了新加坡,參與探尋 SARS 病毒的研究。不過 Holmes 畢竟不是生化專業的,沒有接受過專業訓練的話一開始挺不適應,但這對 Holmes 來說都不打緊,姑娘藉著咖啡因的刺激沒日沒夜的練習,很快就進入角色。與此同時,有著史丹佛傳統理工背景的 Holmes 覺著基因組研究員的檢測水平過於落後,所以一回到美國,她就寫了個專利,通過皮膚貼片,透過即時監控血液裡藥物成分變化,來判斷病人是否獲得了預期的療效。當 Holmes 拿著專利給 Robertson 教授看的時候,後者簡直不敢相信這是一個大一新生的作品。

再後來,Holmes 不想讀書了,覺得太耽誤事情。她把創業的想法跟 Robertson 說了。教授覺得這麼早就放棄學業是不是太冒險了點,Holmes 說,

我提出的這套方案將完全改變現有的醫療檢測認知,將極大改善檢測效率……我不想做一些簡單的修補工作,我要創造一個全新的技術。”

兼職創業一個學期,Holmes 就退學全身心撲到 Theranos 上去,她談到融資話題​​時挺淡然的,表示與其稱這些業內大佬”投資人”倒不如看作是戰略合作夥伴。

我更希望公司之間能共同協作,一起朝著我們先期規劃的願景前行。

Holmes 的願景是什麼呢?通俗點來說,如同賈伯斯改變手機行業那樣,改變醫療驗血行業。

像現在有些化驗只是在耳部、指尖取少量血化驗,檢驗結果當場立等可取;但如果是生化、肝功能、手術前等檢查的話,抽血多是一針管,分好幾個小試管做不同檢查,檢驗報告的時間就要多花幾天了。而 Theranos 只要採集患者相比常規化驗不到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的血量,耗時約 4 個小時,就能檢測出大約 70 項生化報告。具體的專利技術是商業機密,目前外界無人得知。

通過 Theranos 進行生化鑑別,不用再像以往醫院或專門檢驗機構那樣扎針抽血。簡單取一兩滴血即可完成絕大多數檢測,出具報告的時間大大縮短,同時費用也比醫療機構收取的便宜不少。另一方面,悲天憫人的 Holmes 想解決醫療驗血最後一英里難題。通過董事會大佬們的牽線搭橋,Theranos 成功和美國沃爾格林連鎖藥房(Walgreens)達成合作夥伴關係。Theranos 會在後者的門店裡搭建獨立櫃檯,以方便附近居民能享受更便利、價廉同時現金的醫療技術。現階段相關事宜已經在加州和亞利桑那州展開,後續會推進到全美超購 8200 家 Walgreens 門店裡。當然,這些設想都需要行政審批方面配合,Theranos 正等待 FDA 允許個人通過他們的服務網點進行檢測。

聰慧、努力、善良的 Holmes 現在掌管著超過 500 人的團隊,手上握著 82 項美國本土專利和 189 項外國專利。除此之外,她身邊圍著一群牛人。在 Holmes 握著一把專利的時候,Theranos 也遞交了 186 份專利申請,和在學校裡作為 Holmes 導師一樣,Roberston 在她退學創業後依然扮演的導師的角色。他無償幫助 Holmes 度過最初的困境,提供專業學術方面的建議和意見,一幫就是 6 年,直到 2009 年,才接受薪金,受聘成為 Theranos 顧問。最近,他又放棄了兩份終身教職,加入 Theranos。可愛的老人回過頭做了當年自己學生做的事情。

下面是她在 TEDMED 2014 的影片:

相關文章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