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政委蔡玉玲:扭轉國家機器,歡迎業界人士到「府」服役

評論
評論

tsai 行政院政委蔡玉玲(圖:蔡玉玲辦公室提供)

至今擔任行政院政委不過兩年時間,卻已是創業者口中「最有感」的內閣成員。曾任 IBM 大中華區法務長、又創辦理慈國際科技法律事務所的蔡玉玲,充分發揮嫻熟科技的優勢,導入業界明快的行事風格,甫上任就推動經貿國是會議網路直播,開啟政府與青年的對話平台,讓鄉民零時差參與。

接著,今年立法院接連通過閉鎖型公司、股權式群眾募資、推出創業家簽證,還有好幾個尚未定案的網路議題在社群平台 vTaiwan 上騰騰開展。載著 3D 列印機、雷射切割機的卡車也正不停歇的巡迴駛入全台近 500 座高中職校園。

在氣氛肅穆的行政院辦公室內,蔡玉玲神采飛揚的與 Inside 分享她集結同仁與社群力量,攜手完成的「不可能任務」。我們可以感受到,儘管踏進政府體系,她沒沾染一絲官僚氣息,充沛的活力、論起亟欲「改變」的熱情,堪比創業者。

也許真是冥冥中注定。前年接下政委一職之前,蔡玉玲剛好正在素有「全球最快樂國度」稱號的不丹旅行。看著當地人雖然貧窮,每天都得攀爬蜿蜒崎嶇的山路,卻仍忘情高歌,彼時台灣卻已低潮許久,她心想著,「我們真的沒道理不開心」。

結束宛若滌淨心靈的禮佛之旅,蔡玉玲返台隔日,街到時任行政院長江宜樺來電,邀請承接法務部長羅瑩雪空下的政委職務。她沒想太多,當下憑著多年對科技深厚的研究與興趣培養而出的直覺問到,「那能不能讓我做虛擬世界相關法案?」早在 90 年代即倡議電商法規,蔡玉玲說,20 年後「台灣法律還是很偏製造業」,非常不利網路時代的經濟運作。當時院內相關領域的人才付之闕如,江宜樺隨即應允,2013 年 11 月,蔡玉玲走馬上任。

試圖解開「法律落後科技」,這具困擾台灣網路創業者許久的枷鎖,蔡玉玲說,「這不是為了誰,這是為了我自己,國家是我的,我是要這裡退休的!我們要一起把它弄好。」

公開、透明、社群,掃除法規地雷

死僵的法規,一直都讓台灣網路創業者怨聲載道。蔡玉玲懷著使命感進入體制,別開生面舉辦經貿國是會議直播,特意選擇台灣技術堅強的平台 livehouse.in。過去處在雲端的部會首長,這下都得直接面對排山倒海的鄉民語言。

Screen Shot 2015-08-26 at 6.32.17 PM

2014 年底,蔡玉玲更以政府官方身份,親自參與 g0v 舉辦的駭客松活動,按社群規矩來,舉手提案,在 318 之前,她早將網路公民參與納入虛擬世界討論議題。「vTaiwan」於焉誕生,行政院若要制定網路世界相關法規,都會安排到這個平台上,徵詢網友意見,目前共有 12 大議題。從準備、討論、草案、定案,全部都在 vTaiwan 完成,會議過程的文字或影像紀錄也會彙整公布,網友提出疑義,相關部會須在七天之內回應,公開透明是至高無上的準則,「不再有黑箱作業」。不久之後,國發會也成立 Join Government,內涵相似,但是 vTaiwan 由政府主動走向民間,凸顯的意義非凡。

蔡玉玲首先下手解套的是在公司法中增定令創業者引頸企盼的閉鎖型公司,今年 2 月經濟部擬定草案放上 vTaiwan,過了網友這一關後,4 月行政院初審通過,6 月立法院「一字未改」三讀通過。她說,其實本來自己企圖「整部公司法大修」,但因涉及上市櫃公司過於艱難,「先突破 70 分也未嘗不可」。何況光是閉鎖型公司一路過關斬將,就令學者、記者大嘆不可思議,「看走眼」。

往後,只要章程寫清,對外公告,外人從商業司網站就可以查到公司資本額、實際現金、勞務分別佔據多少,避免陷入如技術股難以「鑑價」的窠臼。不過還是有部分專家如律師、會計師擔心虛胖造成空殼公司,本月初 傳出 勞務、信用折抵最高上限不超過總股數 25% 的規範,引發創業圈譁然,本來一番美意似乎大打折扣。不過蔡玉玲表示,她已向主管機關反映業界真實的需求。此外,由於閉鎖型公司母法已經通過,比例問題屬於行政命令就可解決的事,修改進程相較彈性快速,創業者無須太過憂慮。

另外,金管會推出股權式群眾募資平台,亦委由蔡玉玲辦公室負責虛擬世界法規調適,三月透過 livehouse.in 進行諮詢會議線上直播。參酌各方網友意見,四月行政院拍板,放寬新創公司募資總額擴大到不超過 1500 萬、投資人上限 5 萬與年度 10 萬的限制。

一切努力,都是要將台灣變成「網路公司的營運樞紐」,「未來的世界面臨的一定是全球市場、全球競爭,全球人才、全球資金,網路無國界。坦白講,政府能管的就是國界,出了國界也沒得管,網路太多東西管不著」。但是蔡玉玲也提醒,要求政府「低度管理」,企業也得相應負起「高度責任」。自己的業自己創,假設不幸搞出爛攤子,也要自己收拾。

別讓共享變掏空,「小政府」有但書

當然,鬆綁監管束縛的「小政府」,並不代表真的放任所有產業自生自滅。極具爭議性的 Uber 自用車載客一案正在 vTaiwan 上 如火如荼徵募人民意見 ,但無論如何,行政院有其不可違反的底限,蔡玉玲說,「Uber 一要登記公司繳稅,二要保障乘客安全」。目前 Uber 雖把公司登記為位於宜蘭的資訊業,司機與乘客的交易卻透過信用卡繞過台灣,導致政府根本收不到稅。此例若真暢行,「之後有人開一間餐廳也仿照一樣的方式,那大家都不用繳稅了,國家就空掉了」。相對來說,「呼叫小黃」這類本身真的只作為媒介工具、不向任何一方收費的平台,納入資訊業才有道理。

打著「共享經濟」旗號的另外一名熱門大將 Airbnb 尚未正式揮軍台灣,不過已有不少房源可供住宿。她認為,出借自己的房屋一角,真正符合共享精神的狀況,法律也許可以釋出空間處理。然而悖離「共享」初衷,投資客以 Airbnb 為平台,出租數間套房明顯牟利,掛羊頭賣狗肉的現象屢見不鮮。這對合法民宿、旅館經營業者來說情何以堪?在這方面就得多加考量。

她也呼籲,很多人都以沒時間參與討論為藉口,但是意見又很多,「不可能一直等你」,否則不斷空轉,事情永遠沒有解決的一天。 週四(8/27)晚上將集合 Uber 與計程車業者代表,以及相關專家學者,召開會議線上直播。我們都知道 Inside 讀者對 Uber 議題相當關心,屆時有興趣的網友請 千萬別錯過 ,實踐公民參與的真諦。另外,九月針對 Airbnb 也會有另外一次會議。

扭轉國家機器,歡迎業界人士進入政府「服社會役」

國家是一部龐大的機器,就像厚厚一本 user manual(使用者手冊),部、會、司、處⋯⋯電子商務相關法規橫跨 15 個部會,虛擬世界調適法規也跨了 10 個。在網路這個領域,跨國界又跨產業,一跨產業就跨部會,每天都花很多時間協調處理這些事情。政府機器很複雜,可是只要 button(按鈕)按對,它就轉了。

DM03

蔡玉玲本並不知情,這個政委的位置必須兼任蒙藏委員會長,須到立法院接受質詢。但很快的蔡玉玲便運用她在企業體內「解決問題」的精神,發現台灣信奉藏傳佛教者有近百萬人,為數眾多卻缺乏能夠凝聚所有信徒的活動,今年首度舉辦「西藏文化藝術節」迴響果然熱烈,參加者回饋滿意度 100%,明年還要聯合故宮擴大舉行,「也要來線上直播,讓全世界一起參與」。她也察覺台灣作為稀土第四大進口國的機會,與生產稀土的蒙古展開深度的經貿合作。

本來以為接下的政委一職不需前進立院戰場,沒想到最終還是必須接受立委的嚴厲考驗,但蔡玉玲毫不怯戰,柔韌的彈性與快捷的反應在此展露無遺。

在部會之間、在人民與政府之間扮擔綱針引線的政委角色,蔡玉玲扮演得更是恰如其分,她設法「按對按鈕」,讓它轉動起來,至少不要偏離世界的前進方向。推動巨大沉重的機器,光用想像就很艱難,但蔡玉玲不居功,她說「公職人員有很多很優秀的!」要從體制內改革的前提,先得釐清政府職權,對於政務不熟悉,已在行政體系待了十幾二十年的助理或參事,成了她的最佳左右手。

executiveyuan

「社會不能沒有政府,但若這部機器方向不對,跟我們背道,我們會很累嘛」,蔡玉玲對著一同前往採訪的 Inside 共同創辦人蕭上農笑說,「大家應該輪流進來兩年,當做是服社會役一樣,把機器導到對的方向。」

她說,「進入政府勢必是一種犧牲」,曠日費時的程序免不了。特別是對於經常奉「快」為圭臬的年輕創業者來說,光想著要與繁文縟節纏鬥就頭皮發麻吧?

蔡玉玲推行的另外一個專案 vMaker,的確讓她吃到不少苦頭。這是一個有趣且令大人小孩都雀躍不已的計畫,本來她預計用六台「FabTruck」卡車跑透台灣 497 座高中職,讓學生們體驗使用 3D 列印機、CNC 銑床機、雷射切割機等工具開啟「自造」小革命,但因採購法、預算編列、司機員額配置等一籮筐問題,拖了半年才搞定。

政府「防弊」措施迂迴曲折,加上台灣民情較習於「責怪政府」,養成公務人員的恐懼心理。高牆隔絕府會與民間,一個慢條斯理、一個急如星火,雙方彷彿默契奇差的舞伴,踏出的永遠是令對方嫌棄的舞步。「所以我才說,應該要有更多人進來了解機器是怎麼操作的,才有正確的期待值。期待值不對,罵死它都沒用。」

其實蔡玉玲先前已邀請過曾任柯文哲競選台北市長時的「軍師」王景弘,協助 vMaker 專案。大學肄業的王景弘,對網路世代卻擁有深刻洞見,她也因此看到公務體系對於學歷的不公平待遇,「現在已經不是博士跟能力必然劃上等號的時代」,希望建請考試院衡量放寬限制,引進更多外部優秀人才,為國服務。

在我交棒之前,我一定拚命跑到最遠

明年總統大選將屆,也意味著蔡玉玲的任期可能只剩一年。

對她來說,與其說是「剩下一年」,「還有一年」毋寧更為貼切。「科技變化這麼快,一年可以做的事情可多了」。如果政黨輪替四年一次,新政府上任摸索一年、做了一年,剩下兩年又說做不了事,或者覺得沒人銜接,前功盡棄,「那乾脆都不要做事了」,這是普遍的思維。

但蔡玉玲卻是這樣要求自己,就像參加接力賽,一棒接一棒,「現在是我接到這一棒,只要我交棒之前,我一定拚命跑到最遠。沒道理先假設我的下一棒就沒人接了。」

白天在行政院忙著擔任民間與政府的「轉譯者」,夜晚下班後蔡玉玲仍不得閒。她從去年開始就找了許多高中職資訊社的學生,請他們自己找議題討論,而她也是其中一名參與者,發言前先舉手。對於正在形塑未來世界的大人,有時豐富的想像力,反而討好不了這群小大人。

比如,蔡玉玲曾對他們說,「說不定你們這一代當爸媽後,小孩都不用再去學校上課了」,只要一台電腦加上虛擬實境,待在家裡就能吸收全宇宙的知識,但他們卻以相當成熟的口吻說道,「我要以我小孩的父母角色鄭重聲明,我希望他們可以跟真正的小孩一起玩!」

仔細傾聽每一個人的聲音,接下來不到 300 天裡,蔡玉玲要繼續竭盡所能,為下一代、為創業者、為國家、為自己,開闢一條通往未來的路。

相關文章

評論